69书吧 > 酒色蜜语 > 蓝山公园

蓝山公园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桌菜肴清淡又不失奢华,酒酒白了一眼对面文质彬彬地吃着饭的殷翌语腹诽道:“虚伪!平常怎么不见他那么斯文!”这样想着动作越发不讲究还专夹殷翌语想夹的菜,看着他太阳穴上青筋突突的跳着又不敢在殷申面前发作就越发得意。一顿饭下来殷翌语吃的疲惫不堪,可是又没有丝毫时间可以停歇。

    “下午到蓝山公园乘蒸汽火车然后沿岸骑马,晚上在附近的私人农庄吃晚饭。”殷翌语合上手中的红皮本子。

    “出发吧!”酒酒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说过的吧,我们要一起去玩的!”殷翌语紧握双拳,心里咬牙切齿地道:“那好像是以事情圆满结束为前提的,好吗?!”嘴上却不得不说:“车已经准备好了停在外面。”酒酒狡猾的笑着,殷申一副事不关己地作为旁观者看着这两个小辈暗自交锋。

    蒸汽火车上,酒酒端着杯热咖啡得意地笑着,看了憋屈的殷翌语一眼又一眼。殷翌语憋着心里那团怒火:这个死猪头!明明答应我搞定这件事的,现在是神马情况?和老头子联合起来整我?!酒酒把咖啡放到一旁,清清嗓子拍拍他的肩说:“不要那么着急,我答应你的就会做到,现在放松去玩嘛。”殷翌语听了她的话叹了口气:“怎么可能放松玩!这可以说是爷爷给我的一次阶段性测试。怎么能不用百分之两百的精力去应对!”酒酒听着他的话皱起了眉头:“你就真这么想?”殷翌语点点头。“所以啊,你根本不懂老头子的苦心。”酒酒摊了摊手,“你这样子可是让他有些失望呢。殷翌语,加油吧。”殷翌语听着酒酒的话有些似懂非懂的感觉,没等他问出来酒酒就起身走到了殷申旁边坐下。殷翌语犹豫了一下还是留在原来的位置上。殷申半阖着的眼在那一瞬间挣了开来下一瞬间又合了起来,酒酒坐下小声说:“喂,老头子,这可是你自己种下的恶果耶,你不可以这样就撒手扔给我哦。”殷申声音几不可闻地说:“谁说我撒手不管啦?我不是找你帮忙吗?而且我也料不到小时候那些事会对他影响那么大……”语气中似乎有一丝后悔与无力。“反正只要你答应回国就好啦。殷翌语的事小菜一碟。”酒酒拍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殷申眼睛眯成一条缝瞥了她一眼说:“你也是这么跟翌儿说的吧。”

    “唔,”酒酒思考了一阵,“差不多吧。”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会答应。”

    “嘛,其实本来我是不确定的。不过发现你的时候就百分百肯定了。”

    “发现我?”殷申摆出来的淡定出现了一丝崩溃。

    “嗯,您这位设计名匠花园设计确实很好。你回去站在今天我在凉亭站的位置看看,大概就会知道了。”酒酒留了个悬念。

    “你这鬼丫头……”殷申吃了个不重不轻的亏,脸上的淡定彻底消失了。

    马厩中,酒酒和一匹纯黑的小母马大眼瞪小眼。殷翌语早就稳稳地坐在另一匹高大的马上看着酒酒在那干站着不由得觉得出气,心情也不禁舒畅了些。

    “翌儿,帮一下那丫头。”殷申撑着支拐杖站在一旁,“骑马这事儿我老了玩不起,你们年轻人慢慢享受,我找老朋友去。”殷翌语好心情一下被打回原形,他维持着表面的从容从马背上下来站好点头说:“好的,我明白了。”目送着殷申离开,他目光凶狠的望向袁酒酒:“你这头……”

    “猪!”酒酒突然转头冲着殷翌语喊了一声,把他怔住了,“好啦,老头子口风松了些,那是已经成了百分之九十九。现在陪我玩吧!你放松不了也不要害我放松不了啊。”酒酒抓起缰绳冲殷翌语眨眨眼。殷翌语深呼吸,托着酒酒的腰把她送上马背,递过缰绳:“抓好,我牵着马走。”酒酒在马上向远处眺望呼吸了一口户外新鲜的空气绽开一个笑容:“啊——好漂亮啊——”殷翌语牵着马无语地看了眼某只在乱吼的猪。

    “殷翌语,你也去骑吧。你这样牵着我两个人都觉得无聊。反正我已经上来了,现在也会骑了你也玩一下呗。”

    “……”殷翌语不答话。

    “难道你是怕待会老头子又会回来看到你没有帮我?”酒酒笑眯眯地问。

    “谁说的!骑就骑!”殷翌语好像被人说中心是一样跳了起来,马上松开牵马的绳子走回不很远的马厩牵出自己的马,“得儿得”、“得儿得”的跑来。

    “走,现在这边是春天,你早上说想看的那片花就在这附近。”殷翌语扯住了马潇洒的停了下来。原本就是为了骑马而穿的服装,鼻尖的汗珠上下颤抖着,或许是因为殷申不在场而放松地露出了笑脸,殷翌语柔和的笑像冰锥一样刺痛了酒酒的心:“很熟悉……嗯,不过最近都和他瞎混可能不经意看过他这个样子吧。”酒酒没一秒就释怀了。“诶?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她挑眉看过去,似乎在示意:你会有那么好心?

    “切,我这人从来就信守承诺。不像有些人答应人做事有马马虎虎!”两个活宝又开始斗嘴了……

    殷申站在一个隐于山间绿树的木棚中远远眺望着岸边骑着马的两人神色略微严肃。“喂,申子,你来这就是想傻站着?你不会老得发疯了吧?”一个听起来就欠揍的声音从另一个老人嘴中传出来。殷申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他说:“莫老头,你找到你外孙没?”莫老头似乎有些惊讶地问:“怎么突然的问这个?你今天叫我来是为了说这个?”

    “也没什么,原本那时候不是想让他们两个定下来的吗,后来又有了那样的事……就觉得有些遗憾。”殷申没再继续站着,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红酒往自己杯里倒。

    “这事情我让那个臭小子去做了,可是他居然让他儿子接了这事!真有点气人……”顿了顿,两人都没继续这个话题,“这红酒可是法国hautbrion,给你这种人喝真有点舍不得。”莫老头怜爱的抚了抚红酒瓶。

    “过几天你去我那里,我给你尝尝那瓶petrus。”殷申似有些不屑的说。

    “真的?”莫老头两眼放光。

    “真的。”殷申垂下眼帘藏着其中的笑意。

    “哇塞,这里真的够粉嫩的!”酒酒坐在马上看着那片大大的花海,立即觉得来时路上的那些零星的花都不过是九牛一毛。

    “春天的时候这里多数是樱花、桃花、海棠花自然是粉嫩。”殷翌语离了马背牵着马走,回头看见袁酒酒依旧在马上不肯下来:“袁酒酒,袁猪头,快点下来啦,难得这里这么漂亮不下来仔细看看很吃亏的。”酒酒支支吾吾的说:“不用了,我觉得在这上面比较舒服。”殷翌语直视着她,眼珠子上下滴溜溜地转着:“你该不会不知道怎么下马吧?”

    “谁说的!我……我现在就下!”酒酒颤颤巍巍的把一只脚抬起来要下马,一个没抓稳就要从上面摔下来。她暗呼倒霉,忙紧闭双眼死死地咬着下唇。

    “笨蛋!不会就不会还逞什么强!”殷翌语及时赶到接住了下坠的酒酒,幸好是就在身边,如果再远一点酒酒就真的摔得四脚朝天脑瓜着地了。

    两股不同的浅浅的清香缠绕着,殷翌语环着酒酒的腰,支撑着她好让她不至于脚软得坐在地上。可是,从背后看去却有些不同……“wow,how sweet!”一个老外经过,感叹了一句,趁着两人扭头看他的时候咔嚓一声照了下来。殷翌语本能的想找他让照片删了,结果刚一松手酒酒马上就要滑下去,他不得不再次抱着她。虽然说刚刚第一次因为惊慌而没觉得怎样,可这第二次酒酒的脸却烧了起来。

    “你把我放下,做一下就好。你快去追那老外。”酒酒推开殷翌语,自顾自地坐下。殷翌语也没说什么,只是朝老外离开的方向走去。

    清风吹过,晚霞荡漾。殷翌语回来坐在酒酒旁边。

    “照片删了?”酒酒惬意的闭着眼,也没注意到殷翌语怪异的神色。

    “嗯。他还觉得蛮可惜的。”殷翌语手指拂过裤袋感觉得到一张卡片样的东西。

    “……”酒酒无语了,“走吧,回去吃饭。今晚吃啥?”酒酒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动作生硬地上了马。

    “晚饭一般吃得比较少,今晚是西式晚餐,冷面、蔬菜沙拉、火腿土豆泥、培根汤。”殷翌语也骑上了马想也没想就报出菜名。他突然又说:“我们打赌吧。”酒酒马上心思上来了:“赌什么?”

    “看谁先回到马厩。”殷翌语笑眯眯地说,“先别忙着拒绝,先把赌注听了。如果你赢了,我送你套衣服,我自己设计的日常服装。如果你输了,今晚必须告诉我爷爷到底答不答应回国。”袁酒酒皱皱眉似乎不怎么感兴趣,殷翌语有些急了:“你不要总想着钱嘛,我设计的衣服迟早要成为世界著名的品牌,你现在能免费拿到还不好啊?”酒酒沉默的打量着殷翌语,思考再三点头答应。不过,要她来喊开始。

    双方终于谈好了,赌局即将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