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宿舍

宿舍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哦,是这样啊。谢谢大侠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喝过杨梅汁酒也醒了不少头也没那么痛了就开始开玩笑。嗅到自己身上有着一股酒味,她皱皱眉:“我先回海玲珑了。真的谢谢你啊。”道过谢后抬脚就要走又被欧阳诩拉住了手腕:“想谢我就答应我件事?”酒酒深知欧阳诩内里的腹黑,警惕地说:“你先说给我听听要我答应什么事。”

    “就是,这次长假陪我一下。”欧阳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嗯……”酒酒迟疑了一下,“好吧。就这样定咯!拜拜。”摆摆手走出小木屋,一眼都没仔细看看身后这座简朴而精致的白色木屋,自然也没注意到身后有个人注视着自己……

    站在淋浴蓬头底下让温热的水冲刷掉身上的酒气,关上蓬头甩甩头发上的水珠裹着浴袍就走出冲凉房。“透明,玻璃碎了,晶莹……”手机铃声响起。嘿嘿,这个可是她千方百计在殷翌语录专辑的时候偷偷弄来的新曲《血红木偶傀儡》。这首歌忧郁的调调和殷翌语那魂淡的气质简直是七不搭八嘛,想起来就让人发笑,都把这首歌的感情定位给颠覆了。当然,迷倒那些歌迷小朋友倒还挺行的。按下手机接听键,里面一个后悔带着焦急和一丝不易察觉的伤心的声音:“姐,你在哪?”

    “额……”当这声音传到酒酒耳朵里的时候就被定义成做错事的小孩在惭悔外加被抛弃的小孩在撒娇埋怨……“我?在宿舍啊。昨晚不是喝的有点多吗?我就没等你先回来了。呵呵。”即便她知道不应该骗自己的弟弟可是心里总有声音说,不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结果大脑的中枢神经还没讨论出个结果归它管辖的嘴巴已经说了谎话。

    “是么?那就好昨晚打了那么多个电话都没人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既然你没事,那就好,很好……”酒酒察觉到袁任哲的语气有些异样以为他是为昨晚的事觉得不好意思当即说:“昨晚的事不用放在心上啦,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电话那边沉默着,许久传来的,是忙音。酒酒终于觉得很不对劲了,这弟弟一反常态啊,以前这种类似的事也不是没有过第二天解释清了也没什么。不行,还是找找他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还是没人接电话……”酒酒在电梯中气得直跺脚,电梯门一看她就像股风一样冲出海玲珑一眼就看到站在树的阴影下的袁任哲,急冲冲地扑过去抓着他看来看去嘴上还絮絮叨叨的说:“你没事吧?听你说话那语气简直像个活死人,都把我急死了。是不是病了?还是哪里受伤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嘛,快点说,老姐帮你搞定!”给袁任哲进行了全身检查也没见哪儿有伤有痛。袁任哲看着这个比自己还矮小半个头的人围着自己打转,一手定住她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用沙哑的声音说:“这里痛。”酒酒恍然大悟:原来是情伤……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抱住袁任哲说:“被甩了没关系,你还小呢。而且啊,你那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想和你交往的女生都从故宫大门口排到**广场了!不怕不怕,不要伤心啊!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偷偷出去到外面吃一顿好的怎么样?好啦,不要再为这种小事闹情绪嘛,就这样定咯!”袁任哲抱着眼前的人无语地听着她说的话却无奈的不得不只听不说,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要那样安排,现在真他妈后悔还来不及……不过,她为什么要骗自己……那个声音应该是男的吧……

    昨晚,袁任哲出了酒吧包厢看不见人追出去后望着宽广的格林广场更是一缕鬼魂都没有立马掏出手机拨了n次电话终于等到有人接了脱口就问:“你在哪?”谁知道,那边一个男声淡定地问:“你是哪位?”向他一世英名居然在那时候脱节愣是慌张的挂掉了电话……匆匆赶到海玲珑在门口守了一夜没见人回来,还以为她已经回到宿舍结果正准备走的时候却看到她走进海玲珑门口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的,再想到手机那边的男声……他是慌了。见眼前的人已经松开自己噼里啪啦的说着话,更加坚定提前实行计划的决心,到那时候就真的百无禁忌了……

    原本今天一早殷翌语拿着一部新的笔记本到教室想给袁酒酒结果人根本就没来,问牧赫哲说不知道,问官泓瑾也说不知道。最后欧阳诩打电话来说袁酒酒昨晚喝醉了在静归的木屋住了一晚现在回了宿舍。他就立马要走不幸地被牧赫哲察觉也要一起去,反正在教室也没趣官泓瑾也拖了个小尾巴。然后……来上课的老师看着教室最后一排只有一个学生安安静静的坐着其他都不见了人影气得秃顶更加油光可鉴。然后……他们三个刚到海玲珑门口就看见袁酒酒生龙活虎地从里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来扑到那位万年第一身边忙活了好一阵子。殷翌语固然看得有些莫名的生气可看看一旁牧赫哲气得已经开启极地领域,冷死人的气场让他不敢说半句话。也对,最生气的应该是赫哲,他有什么理由生气呢……而作为一个旁观者,官泓瑾兴致勃勃地探究在这四人中间到底有什么八卦,探究的自得其乐。

    把弟弟哄好的袁酒酒目送袁任哲离开不知道又去哪里瞎混以后想回宿舍把剩下的词曲检查好再睡个回笼觉,养足精神晚上带袁任哲逃出学校到小吃街火拼,却在门口遇到三尊大神:“嗯?你们也在这啊?”

    “是啊,还看了一出好戏。”殷翌语紧了紧拿笔记本的手,怎么自己这话说得那么大股酸味……官泓瑾看到殷翌语说完话后神色有异在心里偷笑:“嘿嘿,小样露马脚了。”牧赫哲似乎丝毫没察觉殷翌语的异样只是紧盯着袁酒酒问:“你昨晚喝酒了?”官泓瑾听牧赫哲问话,马上转移焦点,他原以为袁酒酒会先和牧赫哲胡搅蛮缠一番再正经回答,因为她和自己说话不都那样的吗?可是……

    “额……是啊。”酒酒一开始就认罪了……官泓瑾张大了嘴,下巴都快要搁地上了:这,这还是袁酒酒吗!!

    “女孩子要少喝酒。”官泓瑾的世界观在崩塌:这是牧赫哲那个大冰块!!!

    “哦,昨晚是特殊情况。平常很少喝。”酒酒噘噘嘴像小孩子不满大人唠叨却不得不应付一样。

    “你记得我说的话就行。今天是语要找你。”牧赫哲点点头把话题转向殷翌语。殷翌语神色不太自然的说:“昨天说好要给你台笔记本的,拿着。”说着把笔记本塞到袁酒酒怀里。酒酒立刻双眼冒光:“真的给我?谢啦!!”此时,官泓瑾的世界观已经被颠覆了,大脑已经停止运作所以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不请我们去你宿舍坐坐?”画面犹如静止了一般,如若不是风吹过的沙沙声和被扬起的衣角发丝旁人绝对以为这是一幅画。众人沉默,官泓瑾终于回魂想到刚刚自己吐的烂槽想解释又被酒酒的一句:“好啊,上来呗。”给打断了。然后是殷翌语的:“随便反正在哪里都是一样工作。”最后是牧赫哲的默许。

    电梯里的众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酒酒想起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郑重地对殷翌语说:“翌语小朋友,有件非常紧急的事情必须告诉你。”停顿一下酝酿酝酿气氛,她再说:“那位纪蔓怜贱人就住在我那一层。还有,电梯已经到了。”严肃的表情掩不掉眼里的狡猾和幸灾乐祸。官泓瑾恍然心里安慰着自己:“原来她是想整蛊语所以才会一反常态的啊。”而牧赫哲神色自然他知道酒酒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是最本真的反应至于答应让他们上来这件事嘛……估计是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开始算计语了……殷翌语愣呆呆地被兴高采烈的官泓瑾拖出电梯。袁酒酒带路然后指指2003号房间说:“嗯,那位就在那里面。要打个招呼么?”

    “不用!”殷翌语马上出声阻止。酒酒强忍着笑说:“哦,真是可惜了。不过现在她应该在朴墨宫上课?”歪头思索着。走在她身后的殷翌语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看着前面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货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剁了吃!走到酒酒的宿舍门前,拿出钥匙开门。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宿舍有人从里面开门的声音齐齐回头,是2003号,纪蔓怜!倒吸一口凉气,酒酒知道这次要失算了立马开门把他们几个推进屋里关上门还顶在那缓缓转身,从猫眼里看情况,把整条走廊的景象都收入囊中。看见一个比纪蔓怜高一些瘦一些的女生从纪蔓怜房间走出来手里好像还提着一袋垃圾。酒酒转过身看着殷翌语疑惑地说:“不是纪蔓怜。那个人是谁?”听了这话,牧赫哲凑到猫眼处看转身叹了口气说:“是萧筱。”另外两男生皆松了口气又叹了口气。酒酒见这情形好奇心像猫一样挠着自己的心,马上问:“萧筱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