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头痛的生日会

头痛的生日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七点整,原先觥筹交错的大厅突然黑了下来,探照灯打在二楼大理石的旋转楼梯上,官泓瑾和殷翌语首先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跟在他们后面的欧阳诩和牧赫哲两人手中分别牵着欧阳茶和袁酒酒。每一个都郎才女貌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看的楼下客人心脏乱跳,尤其是一些特别容易怀春的少女……然而也会有一些很不高兴的种群,例如气的直跺脚的纪蔓怜和脸色稍显阴沉的殷启承……

    欧阳爸爸站在楼梯旁看着自己的女儿从天而降……一脸的激动与欣慰:女儿又大了一岁啦!而欧阳茶却在郁闷:怎么那么快又老了一岁!

    “今天小女生日,请的都是些生气勃勃的年轻人,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扫你们这帮年轻人的兴了。你们好好玩吧。”欧阳爸爸眉开眼笑的看着身旁的女儿和站在女儿身旁的一群年轻人,今年似乎多了一个漂亮姑娘?真是太好了,自己的女儿终于有同性的朋友了。笑得更加灿烂的欧阳爸爸被欧阳妈妈拖走,顺便也带走了来的那一堆长辈。原先还人头涌涌的大厅顿时空了不少尽管还是有着不少的人……

    一身艳红的欧阳茶走到麦克风前勾人的双眼环视了一下整个大厅,不缓不急的说:“今天大家赏脸来我的生日派对那就放开来玩吧,反正你们父母也不在这里。接下来舞池将会开始放音乐。大家尽兴,特别是一些小情侣~”说到最后,越来越不靠谱,那些好不容易武装起来的女王的威严在这几句话的作用下消失殆尽。虽然说台下的人听着这东道主说的话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毕竟这里大多数人都比欧阳茶要小。正当大家要散开,殷启承和纪蔓怜正要走向这边几人时,欧阳茶把一直站在十步开外的一身紫色长裙又披着霸气披肩的袁酒酒拉了过去:“今天除了是我的生日派对外,我还想给你们介绍一个朋友认识认识。”顿时语惊四座!什么人那么大牌,能让欧阳家的宝贝女儿在她的生日会上介绍!及此,袁酒酒已经有了两眼一翻倒头就晕过去的冲动,如果真让欧阳茶介绍自己的话以后的生活更加不得安宁了!!

    可是,欧阳茶没有给酒酒任何逃脱的机会:“她就是我欧阳茶最好的朋友——袁酒酒。请大家以后务必要和她好好相处哦!”说完这话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拉着袁酒酒下了台。几个男生尤其以殷翌和牧赫哲为最,真心想竖起个大拇指或是拍手叫好……袁酒酒嘴角抽搐着被带到台下去,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来:“小茶姐,你这是要害死我吗……”欧阳茶不解的看着她问:“为什么会这么说?那些人知道了我在罩着你不就不敢欺负你了吗?”欧阳茶可是知道的,袁酒酒在学校被袭击过几回的事,其实这样说起来幸好有殷翌语他们几个经常把酒酒带出去否则酒酒直接躺医院得了不用再来上学了……可是,她有没有想到如果一开始殷翌语没有恶作剧的话,酒酒也能很好的在学校像普通学生一样读书……

    袁酒酒听了欧阳茶的解释,更加无语,难道她看不见台下纪蔓怜那能杀死人的眼神正锁定自己吗?嘿,对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欧阳茶罩着袁酒酒这朵弱小的花儿。可是!纪蔓怜这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虽然吧,上次自己好像已经撂下了狠话来着……

    酒酒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音乐已经响起。大部分的灯光照射在中央的舞池上人们都自觉的让出了舞池心想第一支舞当然要让寿星跳啦。结果……

    “智慧与美貌并重的miss pig,能赏脸跳一支舞吗?”官泓瑾很绅士的伸出右手邀请袁酒酒。大大的问号出现在酒酒脑袋上,不明所以的她歪头看向欧阳茶。只见这罪魁祸首体贴的拿下她身上的披肩,用温柔的能挤出水来的声音说:“去跳吧。”不等酒酒拒绝,官泓瑾已经迫不及待地扯着她走进舞池。千万不要误会,官泓瑾之所以会那么的迫不及待急不可耐仅仅是怕客房中躺着的人发生什么意外,想早点完成欧阳茶给的任务罢了……在他们两个踏进舞池的那一瞬间围着舞池的来宾们默契度极高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欧阳家的大小姐是有多重视这个朋友啊?!居然把这重要的第一支舞让给了她!

    音乐响起舞池中的两人翩翩起舞,官泓瑾很是诧异的挑了挑眉:“你什么时候华尔兹跳得那么好了?”他可是记得当初袁酒酒刚加入sky kingdom第一次和她跳华尔兹的时候自己的脚差点就残废了的。“练舞的时候殷翌语教的。”袁酒酒低头看着鞋尖耳根微红,那时候好像只是一时兴起两人跳起了华尔兹后来不知怎么就演变成轮到殷翌语陪练的时候总要跳一段华尔兹了……官泓瑾又挑眉,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他们两个居然从那时起就有奸情了?!不过,他们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呵呵,那就先预祝你们百年好合?”两人跳着来到舞池边缘官泓瑾在酒酒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把发愣的酒酒交给蓄势待发的牧赫哲。牧赫哲带着灵魂出窍的酒酒回到舞池中央:“酒酒?怎么了?”有些担心的语气令袁酒酒回过神来:“哦,没什么。咦?怎么变成你了?”牧赫哲见眼前这个人迷糊的样子有些无奈,这样呆会不会被人拐走卖掉啊……酒酒没听到牧赫哲的回答只能安静下来全神贯注的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各样的目光顺便跳着舞……牧赫哲心满意足的看着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的袁酒酒,心里想到:“终于还是信任自己的。”终日冰冷的脸逐渐融化抹上了一层暖意。“嘶——”四周响起一片吸气声,那个传说中的面瘫牧赫哲居然笑了!!这个女生真不简单啊!!难道圈子里的四位名扬千里的少爷都要与这个女生共舞吗?众人心里升起这么一个疑问。就好像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想一般,牧赫哲带着酒酒再次来到舞池边缘把酒酒交到欧阳诩手上。

    “诶?!还来?!”袁酒酒皱着小脸已经有些不喜。下一秒欧阳诩可怜兮兮的语气就让她脸上的不喜瓦解:“酒酒难道嫌弃我,不想和我跳舞吗?明明瑾和哲都跟你跳了的……”老天爷,你明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雌性能拒绝的了欧阳诩这种妖孽的这种说话语气。于是酒酒被欧阳诩再次牵回舞池和中央……

    “酒酒,今天你很漂亮。”欧阳诩轻轻扶着袁酒酒的腰,双眼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你知道这裙子是殷翌语设计的吗?”酒酒想不出他这么问的意图,于是点头。“果然知道了啊。那你知道这裙子是特意为你设计的吗?”这回,酒酒小盆友震惊了:纳尼?殷翌语特地为我设计的?!“原来不知道啊。”欧阳诩目光似是随意的飘向看着他们的殷翌语马上又把视线挪开,“那你有和语说自己的心意吗?”酒酒听他这么一问,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我们的距离太大了。”欧阳诩听了眼睛突然一亮:那是说自己还有机会吗?可惜马上又暗了下来:上次她也有用过类似的借口拒绝了自己呢。自嘲的笑笑,继续没话找话说,至少此时的酒酒是这么认为的:“那你有想过其实语也是喜欢着你的吗?”回答出乎欧阳诩的意料。“有想过。可是,喜欢却不一定能在一起不是吗?他家里还有个难缠的母亲逼他和纪蔓怜订婚,外面纪蔓怜更是顶着殷家未来媳妇的名目横行霸道。不管怎么想,结局总会不如人意的。”欧阳诩静静地听着袁酒酒说话,心里对殷翌语的那点怨恨暂时被同情替代,看来酒酒受那些小说荼毒甚深啊居然能这么想,难道她把殷申忘了?同情的目光投向殷翌语,两人移动着慢慢靠近舞池边缘,就要和殷翌语交接,欧阳诩恶作剧般突然远离了殷翌语。这个行为让殷翌语恨得牙痒痒。两人又“深情对视”了好一会,欧阳诩才把酒酒送到殷翌语手上。

    温热的感觉从腰间传来,让酒酒觉得有那么一点热。殷翌语把手轻搭在酒酒的腰上一时间心猿意马,真想现在就把她拥入怀里。两人都各怀心思只凭着往日练出来的身体上的默契跳着他人眼中美轮美奂的舞蹈。白色灯光下穿着疑似情侣装的两人衣角飘飘一举一动就像事先彩排过一般浑然天成,两人之间有着与前面三人所没有的气场,只容得下他们两个的气场。脚边紫裙飘起落下,肩旁黑纱如风车旋转。这段由五个人共同完成的舞蹈终于结束,音乐一变,原本还在舞池中的两人消失不见仿佛刚才那唯美的画面是一个梦中仙境。而实际上他们两个只是回到欧阳茶身边罢了。从刚刚那段极长的舞蹈中回过神来酒酒环顾四周却没看见官泓瑾,有些了然的说:“官泓瑾去见他的春天去了?”欧阳茶奸笑着点点头:“是啊,还是一副心急的样子呢~~”

    “语!”唉……该来的还是回来的。众人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吧那么久没见到纪蔓怜这二货对她的偏见已经减弱很多了,可惜她这回是和殷启承一起出现的,便令她变得如此的讨人厌……现在的殷翌语有了殷申撑腰便没有再躲避,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朝自己这边走来的纪蔓怜和殷启承。看到殷翌语冰冷的目光却不是射向自己,纪蔓怜顿悟了,她连撞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居然和殷翌语讨厌的人走在一起了,那不是更讨人嫌吗!下意识的远离了殷启承。而殷启承对纪蔓怜这这种小动作当然是非常的恼怒,心里暗骂:“臭婊子,见到殷翌语就和自己保持距离了是吧?呵,也不知道是谁帮他查到这么多东西的。现在要讨好殷翌语所以把自己丢到一边了?!真是好样的啊,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还没等两人走近,殷翌语的手机响起,殷翌语接了电话后脸上轻松的神色一扫而光,留下一句:“临时有急事今天不能好好替小茶姐庆生了,下次一定补。会来。”剩下几人面面相觑脸上多多少少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纪蔓怜在五步开外就见到殷翌语接了电话以后神色大变然后匆忙离开,顿时没有了上前打招呼的心思只是嘴巴一瘪对殷启承说:“我到那边去。”然后一甩米白的裙摆换了个方向走。殷启承脸上有那么一瞬间浮现出了对纪蔓怜的鄙夷被酒酒捕捉到了,双眉一挑,看着挂着张笑脸走来的殷启承。其余几人也是带着少许警惕之色看着殷启承。

    “欧阳小姐,生日快乐。”殷启承眯着眼睛笑着对欧阳茶说。

    “哦,谢了。”欧阳茶不冷不淡地道谢。

    殷启承把目光定在袁酒酒身上,眼底闪过一丝狠戾,面上依然笑容可掬:“这位是欧阳小姐的朋友吧。初次见面,我是翌语的哥哥,殷启承。”袁酒酒心里暗暗吐槽:“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不就是欺压殷翌语这个可怜的灰姑娘的后母的女儿呗~~”(好吧,套用了经典的灰姑娘……)“呵呵,初次见面,我叫袁酒酒。”酒酒也皮笑肉不笑地与殷启承扯皮,反正听他这种大人物不会太在意自己这种小虾米就对了。

    “酒酒,刚刚不是说了有东西要给你看吗?快点去吧。”欧阳诩现出明显地不想和殷启承多谈的意思。殷启承确实不恼,很有风度的说:“既然那你们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有几个朋友在那边。”然后点点头转身走开了,嘴角携带着一抹恶意的笑。

    “酒酒,以后见到那个殷启承就绕道走知道吗?他个坏人来的!”欧阳茶见殷启承离开了马上就抓起酒酒的手郑重其事的好像同小孩说大灰狼要吃你一般……酒酒无语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心里这嘀咕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货色。

    “走吧,既然今天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下面就是泛滥的时间了。”欧阳茶赶着几人离开大厅,把请来的客人扔在那里自己几个则在早准备好的屋子里自己玩自己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