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福晋也是董鄂家的女儿,见堂妹连区区侧福晋都搞不定,便是得宠又如何?贾氏那寒微的出身能翻出什么浪花来?说是荣国府出来的,世袭荣国公贾代善死了不知道多少年,撇开这个不谈,贾元春的父亲只是次子,袭爵的不是他,嚣张也轮不到他。三福晋嫌弃的看了没出息的九福晋一眼,这才看向他塔喇氏那边,贾元春已经收了方才那一股子贱人气息,即便如此,她还是个骚狐狸!

    “只有五弟妹你做得出,自降身份同侧福晋一起,就算老五靠不住了,也不能腆着脸巴结这奴才秧子。”

    “你们听说没有?去年选秀那会儿,贾侧福晋的父亲是个六品工部员外郎,也不知怎么迷惑了宜妃娘娘竟然给九弟挑了这么个……”

    本来这是女眷们集会的地方,正是因此三福晋才敢这样嚣张,她是被堂妹那孬样气疯了。

    说的人没觉得怎样,听的各家福晋却心惊胆颤。

    难怪在宫里头提到董鄂氏就别想有好脸色,一家子都是这样的货色,顺治帝那宠冠后宫的董妃娘娘还有点脑子,这两位简直用生命在诠释作死的含义。各家福晋已经盘算着回去将这事好好同老爷说道,可千万被站错队伍。所有皇子嫡福晋之中,太子妃瓜尔佳氏最聪明,有威慑众人的气势琴棋书画德容妇红都很出色,并且很能找到自己准确的定位。自大婚以后,除了无子这一点,在别的方面,没人能挑出瓜尔佳氏的过错。

    太子胤礽少年时期也出色的很,他是越长越残的典型,到如今太子的威望还不如太子妃。除此之外,别家福晋多少都配不上阿哥。

    大福晋甚至能和媵妾置气,这种比奴才没高贵多少的直接处置了胤褆也不敢说什么,他是志在夺位的,总不能留下败笔。三福晋与九福晋都是董鄂家中看不中用的蠢货。四福晋从不出格,本分内的事做得极好,为人却死板的很。五福晋与七福晋出身都不算高。八福晋倒是长了脑子,她不仅是康熙钦点的妒妇,还是个炮仗脾气一点就炸,谁也不敢惹的……

    在这些不那么优秀的嫡福晋中,最让人惊悚的就是老三和老九家的。

    两人是堂姐妹,假清高,同样的愚蠢。

    三福晋拿身份说事,讽刺贾元春,这本身没啥问题,哪家侧福晋没受过气。她错在拿他塔喇氏作筏子,甚至讽刺老五是个破了相的废物连自家福晋也保护不了……能忍?

    若是从前他塔喇氏没准就真忍了。

    正是有这样的经验董鄂氏才敢放肆至斯。

    可如今,情况已经不同。

    胤祺不愿看着福晋太过伤心,将去掉疤痕以及成为皇宫里暗卫统领这事告诉了他塔喇氏,这一买卖下来,五福晋底气足了许多。没什么比皇阿玛的信任更让人欣喜,爷也说了,若因为这张不得见天日的脸让她受人置喙……甭管是谁,该骂的就骂回去。

    五福晋没有元春出类拔萃的拉仇恨技巧,又学不来八福晋的高招,听了这话她转身就朝前面去。三福晋以为她是没脸见人找地方多了,等她走远了意识到方向似乎不对,董鄂氏心中一惊,立刻朝他塔喇氏追去。

    她不能用跑的,这回折损三阿哥的颜面,以走的方式,这么长的距离怎么也追不上,董鄂氏过去的时候果然看那贱人在告状。

    不仅如此,连他塔喇是说了什么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三哥,我过来想问您讨个说法。”

    ……!!

    这是第一次见到五福晋这样霸气,胤祉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说:“我与九弟的侧福晋贾氏聊天,并没碍着谁,三嫂偏要过来找事,先说我丢了嫡福晋的脸,自降身份同侧福晋往来;又嘲讽我们爷,说他脸……脸……不能撑家业有什么作为;还说额娘瞎了眼给九弟找了这么个侧福晋。三嫂怎么说我都能忍,她这么说我们爷……”说到这儿,他塔喇氏直接哭出来。她情绪非常激动,好在元春反应快,她立刻附议:“本来,爷的生辰,不当闹这样不愉快的事,妾可以任三福晋责骂,妄议宜妃娘娘不能忍。”她挺着大肚子就要给三阿哥跪下让他给个公道,还好胤禟反应快,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将胤禟心里的火彻底点燃,本以为这话恐怕有水分,五嫂哭成这样,春儿都要给老三下跪了,这说明什么?

    三福晋好样的,董鄂家教出来的好女儿。

    五阿哥已经将他塔喇氏接过去,元春也被胤禟揽在怀里,老五和老九脸色都很不好,最先发难的还是胤禟,他疯起来比老十更甚,皇阿玛来了也指不定没用,胤禟勾了勾凉薄的嘴唇:“也不知三嫂是受了谁的蛊惑,三哥非但不管教反而纵容她?嘲讽五哥,刺激贾氏,对额娘还有异议……我这个侧福晋是皇阿玛亲自把关的,她如今怀着孩儿,三嫂百般刁难意欲何为?”

    本来真不是什么大事,董鄂氏只想找回娘家的脸面,刁难贾元春算不得过错,她是说错话给了人一击必杀的机会。

    天知道,看到元春朝老三下跪的时候,胤禟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这是老天爷赐给她的仙女,他不能给元春嫡福晋的位置就已经感到内疚,董鄂氏那拎不清的蠢妇天天找碴就算了,别家的还这样排挤她。

    她应该值得最好的对待,自己总是令她受委屈。

    仿佛自进门以来,元春总是在奉献,真么温柔善良的好女子竟然被老三家的这样刁难。

    胤禟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他脑子已经被愤怒占领,没办法做出正确决定。胤禟朝五阿哥那方看去,希望他能拿个主意,成为皇宫里的暗卫统领之后,胤祺作风铁血了许多,他根本没给老三商量的机会,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让三嫂给他塔喇氏以及贾氏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不挑衅她们。”

    被兄弟拿捏让胤祉赶到牙疼,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胤祉却没有点头。

    首先,董鄂氏代表的是他的脸面,怎能轻易向两个弟弟低头。

    然后,他担心引起董鄂家的反弹,福晋在她娘家说话很有分量。

    瞪了太久没得到答复一扭头就看到不远处怨气森森的三福晋,胤禟连生辰宴也不顾了,他带着元春就要进宫去,胤禩想拦他,这事闹大了真不好看,谁也不知道皇阿玛会偏帮哪方。胤俄却对老九的做法表示了由衷的支持,祝福他在皇阿玛那里得到公正待遇。宴席变成了笑话,九福晋只得赔笑脸将他们送出去。将所有人打发离开之后,她来到自家堂姐,也就是三福晋身边,轻蔑地说:“我的好堂姐,你真以为在皇阿玛心中你的地位会高于我们爷?你的莽撞让董鄂家族为你蒙羞。”

    ……!!

    谁都可以对三福晋说这样的话,九福晋不行。

    她是为什么才让那两个贱人拿住话柄?还不是想在堂妹灰溜溜败退之后找回董鄂家的尊严。她正想说点什么回敬,就被三阿哥拉着往外走,胤禟已经带着他那挺着大肚子的侧福晋进宫去,若他们不主动回击,总有倒霉的时候。

    这时候,胤祉依然相信康熙会偏帮于他。

    与胤禟的不务正业相比,他更符合皇阿玛对儿子的要求。这时候,除了盲目信任老九的胤俄,恐怕没有人觉得他能真正让老三吃亏,圣旨下来之后却震惊了所有人。康熙压根不听三阿哥自辩,强令董鄂氏向被她侮辱的所有人致歉。

    康熙批示的“受害人”都有哪些呢?

    五阿哥两口子首当其冲,然后就是胤禟与元春,还有翊坤宫宜妃。

    这个名单让五福晋感到绝望,她想说点什么挽救一下,看到康熙的表情之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早知道皇阿玛这样偏袒胤禟……事情还没闹大的时候给他道个歉多好,如今,董鄂氏不仅要恳请那些被她侮辱的原谅她的罪,还得闭门反思三个月。本来,已经钻到钱眼子里的九阿哥胤禟还要求了相当数量的经济赔偿,康熙没有同意,毕竟他的裁断已经向着老五和老九,太过分了影响也不好。最重要的是,你让老三和你谈诗论词说风月完全没问题,让他给钱……呵呵,把命拿走还比较快。要钱,没有。

    这种程度元春也满足了,她想要得到的不是什么赔偿,而是对其他阿哥福晋的震慑。

    此番进宫,元春与胤禟还算淡定,只是告状的时候情绪起伏大,与他们相比,接契约之力随元春进入宫中的帅鬼简直不能更高兴。他遇到了许多老朋友,皇宫果真是怨灵最多的地方。

    帅鬼愉快的与老朋友打招呼,将它们介绍给元春。

    “这美女我见过的,她总和九阿哥一起来宫里吃饭。”

    “……我猜她是九阿哥的姘头。”

    “姘你祖宗!关系不正当她能大摇大摆进宫来?”

    “九阿哥既炫酷又有钱,跟着他过不完的好日子,美女眼光不错!”

    虽然都是些智商不足的蠢鬼,被这么夸奖元春还是羞涩的表示了谢意。大胜而归的胤禟元春二人组朝着宜妃的坤翊宫去,为了减少三福晋的奔波次数,他们大发善心,准备去额娘那里等着。他们刚买进坤翊宫大门就听到宜妃毫不收敛的斥骂声:“荣妃的儿子能是什么好鸟,敢这么欺负胤禟,还想伤害我未出世的孙儿……本宫非得让她好看!皇上传话都到了,董鄂氏怎还不来?面子真大让本宫候着!……”

    宜妃这性子从某种程度上说与德妃很相似,对于看的入眼的她们一路护着,若是两看生厌有的是办法折腾你。德妃更内敛,她喜欢埋伏在阴暗处等待给敌人的致命一击。至于宜妃,谁让她不痛快就别想讨到好,看八福晋就知道郭络罗家的女儿什么德行。

    胤禟带元春进来,宜妃这才暂停了对三福晋的羞辱,她立刻朝元春迎上去,将她上下打量之后才拍拍胸口长吁一口气:“额娘听说你被董鄂氏刁难,生怕出事,亲眼见到才能放心……贾氏你这性子真是好过了头,对付那家子不能这么客气。”

    还沉浸在与老朋友见面喜悦中的帅鬼听了这话差点蛋碎。

    性子好?

    客气?

    宜妃娘娘您也太天真。

    她若真如你说的那般能在九阿哥后院好好活下去?

    九阿哥府可怜的鬼魂们,天天听她胡说八道,谎话说得比别家的真话更真。

    自契约生成,帅鬼三观彻底刷新,从前他们的相处范围仅限于九阿哥府,如今除了睡觉他们天天在一起,帅鬼这才真正明白贾元春是怎样一个人。与她相比,胤禟太正义。贾元春才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坑蒙拐骗什么都来,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好好一个人怎么就能扭曲到这地步?

    帅鬼正琢磨着,胤祉就带着董鄂氏来了,宜妃娘娘又恢复到高贵冷艳的姿态,皇上既然把人支到她这里来,大约就是欣赏她折腾人的手段。宜妃看着董鄂氏那张娇柔的脸就不痛快,她决定不辜负皇上的期待。既然选秀的时候没学好规矩,宜妃不介意占用一些个人时间好好教导三福晋。

    ……

    经历了这个调/教过程,元春才认识到自己同宜妃之间的差距。

    她总能激起董鄂氏的怒火,将各种帽子扣在她头上,她不反抗那就是承认自己的罪行;若敢顶一句嘴,死不悔改的名声一定会传到康熙那里去。在这种时候,宜妃的口才总能冠绝后宫,她将董鄂氏骂得一点脾气也没有,末了还吩咐她抄一百遍妇德交上来。

    这么多年的相处,康熙还不知道宜妃是什么人?

    他把人支过去摆明了就是要让三福晋受教训。

    胤祉能将康熙的心思猜中几分,董鄂氏好几次就要发作,都是他把人拽住了。

    且不论出身,宜妃可谓后宫常青树,她仅次于先皇后、荣妃、惠妃……是康熙早年的女人。到如今,荣妃已失宠,惠妃也因为大阿哥胤褆的莽撞被康熙迁怒。唯有宜妃,即使胤禟自贱身份当商人,他对宜妃的宠爱也没有减少半分。

    大约是应了一句话,柿子按软的捏。

    惠妃总是老好人做派,没什么脾气,性子软得让人忍不住想骂她。郭络罗氏是个性格泼辣并且自我感觉良好的,甭管斥责或者什么,到她那儿都会变味……因为达不到目的,所以康熙就习惯了不找她发作。

    事后,康熙表彰了宜妃的做法,又赏了好些物件到九阿哥府上去,元春以为终于可以安心养胎,母亲王氏的手信到了。按照习惯,前面是介绍府中日常,近日来有些什么大事,家人身体如何……这些内容元春一眼晃过,反而是最末提到的几件事更让她上心。

    第一、薛宝钗年纪轻轻就有贵人相,德才兼备不说她还极具经商头脑,搬来京城半年就想了许多精妙的点子帮助薛家商铺在皇城底下站稳脚跟。

    第二、姑太太贾敏来信,说年末会陪同林海进京述职,顺便领景玉、黛玉来荣府拜见老太太。

    第三、王夫人的侄女凤姐儿来府上小住,琏哥儿对她像是颇有好感。

    元春知道母亲中意薛宝钗,上辈子就是如此,宝钗无论容貌气度或者才情都非常出众,她适合荣府却不是宝玉的良配。上次见面的时候元春已经断定她是重生来的,那么无论母亲怎样撮合,已经悲剧过的薛宝钗绝不会放任自己再次陷入牢笼。

    如果说黛玉是情至上,宝钗的心意之中就参杂了许多利益成分,因为这点自信,贾元春并不担心母亲与薛姨妈王八绿豆看对眼。姑太太贾敏与母亲之间的矛盾阖府皆知,母亲初进门那几年,贾敏待字闺中。也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从一开始,她俩就呈现出八字不合之势,母亲在父亲面前大谈贾敏如何虚伪,贾敏也在老太太那里给母亲上了不少眼药,什么无才无德不配当她二嫂……

    姑太太出嫁给林海十几年,从未归家,即便如此……时间也冲不淡她们之间的仇怨。元春知道母亲当初吃了太多苦头,她没有刻意劝解,至于姑太太贾敏,元春并没有厌恶的情绪,只要想到她活不过明年,仇恨就没有价值。

    最重要的反而是最末那事,贾琏看上王熙凤?

    真是宿命的安排。

    元春在回信里写了许多她怀孕以及胎教的趣事,同时让王夫人莫干预这桩婚事,若能成是他们自己的缘分,不成也怨不得谁。阿哥福晋都没几个好的,给贾琏换个媳妇还能超过王熙凤?

    刚重生的时候元春一味否定,觉得他们做的所有决定都会让荣府陷入危机。如今想明白了却不是那么回事。王熙凤本性是好的,她是母亲身边的一把手,能干得很。元春要做的不是否定她这个人,而是试着接纳她引她走上正途。

    好不容易想明白王熙凤的事,五六天后,信一封书信里提到更棘手的事,薛宝钗好似有了情郎。

    ……!!!

    母亲敢这么告诉她,至少就有七成把握。

    能让重生的薛宝钗轻易相许,对方的家世恐怕不是一般的显赫,元春让帅鬼单独离开九阿哥府,查明真相。鬼魂情报系统总能给元春惊喜,也就出去了半天时间,帅鬼就带着真相回来了。起初,元春还能靠在贵妃榻上懒洋洋听帅鬼说,薛宝钗传说中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意中人名字的时候……她喷了。

    是三阿哥胤祉!

    缘分来了简直挡不住,十几天之前三福晋在胤禟的生辰宴上羞辱她,如今报应就来了。负责任的说,就算薛宝钗以卑微的媵妾身份进入三阿哥府,她也能让董鄂氏喝一壶。脑子的差距是决定性的,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薛宝钗太会讨人欢心,和她斗,高贵冷艳的三福晋绝逼是被玩死的节奏。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若换了别人,元春没准还插一脚,与薛宝钗情投意合的是三阿哥,她只等看热闹。

    虽然不明白天南地北的两个人怎么就搅到一起,这个故事发展线是元春中意的。当晚,胤禟回来就看到元春拿着个话本小说傻乐,连他进门都没注意。胤禟坐到元春身边,将她搂进怀里,险些笑抽筋的某人才顺从的趴到胤禟身上去。胤禟在元春肚子上摸了摸,正想问她遇到什么事这样高兴。话还没出口就感觉到四个多月大的肚皮上冒起一坨。

    这样突兀让胤禟手脚都没地方放,他既想再感受一下儿子的蛮劲儿,又怕刚才是太过渴望出现了幻觉。胤禟半晌没有动静,元春蹭了蹭他脸颊:“爷怎么?”

    大大的笑容出现在胤禟脸上,“宝宝踢了爷一脚,我儿子怎么这样可爱。”

    ……呵呵。

    还没出生你就知道是儿子?

    没准就是酷似老十的憨闺女,胎教总得有点作用是不是?

    再说了,可不可爱也不是你说了算的。

    儿控真的够了。

    小家伙还算给阿玛面子,又动了两下,胤禟简直高兴坏了,等他从乖儿子成群的幻想中走出来,才想起先前那桩事。“春儿方才想什么那样入神?连爷进来也不知道。”

    元春赚了赚眼珠子,然后凑在胤禟耳边小声说:“我知道一个秘密。”

    又是秘密。

    每次她露出这样的表情都有大事发生。胤禟将心情准备好,这才反问道:“何事?”

    关键时刻不能卖关子,元春嘿嘿笑了一声,道:“三阿哥在外面有个情投意合的情/人。”……在这个时代,情人真不是个褒义词,胤禟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然后又问:“春儿知道是谁?”

    元春点头,“知道,我想了想还是将惊喜留到最后,现在不告诉爷。”

    裤子都脱了,这样真的大丈夫?

    胤禟看着元春就牙痒痒,他在对方粉嫩的耳朵尖上舔了舔,“谁把春儿教坏了,敢这样戏耍爷。”

    ……这不是废话么?

    四个多月的肚子是白挺的?

    你刺激我啊!揍我啊!

    作为京城第一土豪,胤禟手中的情报点不要太多,元春不说他就自己查,很快就让他找到眉目。他的人一路跟着三阿哥,终于见到了传说中胤祉的情/人——皇商薛家独女。

    元春不懂,胤禟还能不懂?

    董鄂氏在朝堂上的确有影响力,他们却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胤祉夺嫡……他必须找一个如胤禟这样财大气粗的土豪给他支持。闹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要说服胤禟简直不可能。在他烦恼的时候,薛宝钗出现在了。

    薛宝钗背后有强大的财力支持,她本人也是才貌双全,你吟诗来我作画,他们太默契。一个有权有势,一个有财有貌……他们很快就进入热恋期,两人恨不得天天腻在一起,胤禟的人能轻易查到真相也是因为爱情冲昏了胤祉的头脑。

    说起来,元春当是宝钗的表姐,她笑得那么欢腾难道是在为自家人高兴?

    没等胤禟猜到元春的心思,三阿哥和薛宝钗的JQ就被撞破了,发现他们的是老大胤褆。在皇位争夺的名单里,胤褆、胤礽和胤祉是劲敌。虽然在中秋的时候胤褆被康熙训得够惨,他基本已经失去竞逐皇位的可能,这却不妨碍他继续仇视老三。

    胤褆嫉妒太子的好运,厌恶老三卖弄文采。

    经胤褆宣传,在阿哥这个小团体里,此事尽人皆知,没多久康熙也听说了。紫薇舍人的他知道的,那是第一代御用钱袋子,薛家传了几代之后就忘记了初衷,他们不知道自己同皇族的联系,只庸庸碌碌做生意。背景介绍完毕后,关于薛宝钗的内容占了好几页,看完之后康熙就一个感觉,若把这玩意儿当真,那薛宝钗简直就是上天入地独一无二的女子。她聪明又伶俐,善良又宽厚,她才高八斗文采斐然……康熙被雷得不轻,他看完整份资料就觉得脑仁疼,胤祉还真会找女人。

    三阿哥的耐心显然没那么好,事情暴露之后,因为一直没从康熙那里得到准信,连着几日他都浮躁的很,终于,胤祉来到康熙面前,希望他能将薛宝钗指给自己。之前董鄂氏犯事,胤祉跟着去翊坤宫差点被喷出翔,想到这里,康熙觉得自己应该给他补偿,再三确认之后,他成全了胤祉。

    与贾元春的好命相比,薛宝钗就弱了很多。

    因为不是官家小姐出身,她连格格都轮不上,只是个不上台面的媵妾而已。

    三福晋董鄂氏最后得知此事,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同胤祉大战一场……无论三福晋的情绪如何,薛宝钗的新身份已经确定——三阿哥府媵妾。

    媵妾也就是庶福晋,是除了没名分的之外,地位最卑贱者,薛宝钗当然不满意,考虑到她的男人是皇子,若能剩下小阿哥还有机会提位份,薛宝钗这才释然。她进门那天,胤祉摆了两桌宴请兄弟,因为同薛宝钗的关系特殊,元春也露了脸,考虑到肚子已经非常大,她并没有留多久,胤禟带着元春过来打了个照面,然后就打道回府。

    普天之下也不止胤禟一个人是土豪,薛家世代巨商,也不比他差。

    三阿哥金算盘拨得太好,他却忘了作为媵妾,薛宝钗压根就没有嫁妆。

    没嫁妆,家里的房契地契商契都在薛姨妈那儿,胤祉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也没有那么优秀,样样都好有什么用,没钱才是大事。没财力做后盾他怎么能得到大臣们的支持?很多事做起来都不容易。

    胤祉在为银子发愁,胤禟重金打造的那套纯金家具到货了,因为已经被皇阿玛训诫过,胤禟没敢给元春换上,而是运到宫里给他额娘。宜妃知道老九能赚钱,却不知他到底有多少家财,直到收到这套万金不换的家具。

    宜妃的记忆还停留在胤禟小时候,那么安静乖巧的小阿哥竟然成长了今天这样。宜妃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骄傲,又觉得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儿子在渐渐远离她。胤禟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同八阿哥的关系反而不如从前好。

    胤禟与老八疏远,自然就有其他人找他。

    也就是半个月的功夫,大哥胤禵、太子胤礽都派人游说过他,胤禟的拒绝没能打消他的意志,只要他不在和八阿哥搅在一起,钱袋子最终属于谁,犹未可知。为了更好地拉拢胤禟,胤褆带着伊尔根觉罗氏频繁造访九阿哥府,他交给大福晋的任务很简单,同胤禟府上的女眷搞好关系,枕边风往往比什么都有用。对大阿哥的吩咐,伊尔根觉罗氏做得尽心尽力。

    第一天,已经顺利搭上话。

    第二天,初步建立友谊。

    第三天,进一步升温,好友。

    第四天,在很多方面取得共识。

    第五天,达成协议互利互惠。

    这效率让胤褆觉得伊尔根觉罗氏还是有用的,虽然到现在她还没生出半个儿子。等到胤褆让她详细说明情况,大福晋第一句话就是:“我与九福晋董鄂氏……”

    “等等,和你交好的是董鄂氏?”

    大福晋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她点头自豪的说:“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下一个目标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侧福晋贾氏。”

    ……呵呵。

    你可以滚了

    马不停蹄麻利的滚。

    最得胤禟宠爱的就是侧福晋贾氏,得有多蠢才会同怨妇董鄂氏结盟。

    伊尔根觉罗氏本身就是嫡福晋,他的想法和胤褆不同,侧福晋就是高贵一点的奴才而已,再得宠又怎样?这种事当然要找主子商议。她不解释还好,说完胤褆蛋疼得更厉害。果然不该对蠢老婆抱太多希望,她差点坏了大事。伊尔根觉罗氏从扭转局势的关键人物再次变成大阿哥后院的事儿妈,主要负责管理后院,顺便兼职生产。

    大福晋那番作为胤禟不知道,元春是清清楚楚,九阿哥府里哪儿没几个鬼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后院的情况。整个九月,朝廷都在进行势力重新分割,因为之前的圈禁,太子的支持率下降不少,大阿哥更惨不忍睹,如今最大热门竟成了八阿哥胤禩,当然……如果三福晋别这么蠢,胤祉的竞争力也不弱。

    因为没给胤祉提供财力支持,薛宝钗的日子从一开始就不好过,她依然在后院女人之间的夹缝中顽强的生存下来。三福晋恨死了薛宝钗,作为商户女她勾/引了爷,同时她还是贾元春的表妹。

    三福晋因为这个理由折磨她,三阿哥同样因为这个理由没做得太过分。

    如今这朝堂,人人都想拉拢的就是脱离八阿哥党的胤禟。

    而胤禟最宠爱的是侧福晋贾氏。

    胤祉还抱着期待,希望薛宝钗同贾元春关系不错。

    贾元春没工夫管这些破事,秋试已经放榜,母亲传来的消息说,大哥虽不是头几名也榜上有名,他顺利取得了会试资格,只等来年春天应考。这个消息振奋了贾家人。荣国府连着设宴几日为贾珠庆祝,就连存在感极低的李纨也成为焦点人物,她是贾珠的妻。

    与大哥中举同时传来的还有大嫂怀孕的消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康熙四十一年,荣府时来运转,好事连连。

    与此同时,在元春身上也出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从身体里飘出几个白团子,像是灵魂的模样,又不成人形。还是神医帅鬼见多识广,她告诉元春那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已经启了灵智,有阴阳眼便能瞧见。

    让元春震惊的不是这个消息本身,看到这几个球的时候她隐约也猜到了,元春真正惊艳的是球的数量。

    灵魂和身体当然是1:1,由此可以得出,她怀的是大四喜。

    这个结论让元春纠结了,她已经不考虑肚子里能不能装下长大的四个球,只怕这四个都是格格。想想董鄂氏一胎三个女儿,元春森森的怀疑爱新觉罗家族是不是有生多胞胎女儿的传统。安然度过前四个月之后,元春终于忧郁了。

    胤禟果然看不到那四个白团子,元春却天天同它们在一起……她没再刻意做胎教,而是任由它们在卧室活动,喜欢什么就看什么。大约是看到元春的懈怠,胤禟积极地将金银珠宝往留花院搬。其中的三个球都很鄙视胤禟的行为,比起金灿灿他们更喜欢在胤禟头上滚来滚去……

    ~(~oˉ▽ˉ)~o……滚来滚去……o~(__△__o~)~

    这么调皮,应该是男孩子吧?

    数量这么大还都这么叼,把他们生下来孩子他爹真的能坚强地活下去么?

    总觉得前路不怎么光明。

    还有一只仿佛真的得到胤禟真传,喜欢一切金闪闪的东西,它对银子不屑一顾却喜欢在放了金元宝的地方睡觉。胤禟没带家当来的时候,她都待在元春头上,因为那里无论何时都插着一直金簪子。

    这样的品种真的能达到胤禟的标准,让宜妃和康熙满意?

    元春设想了他们三个往头上爬,一个抱着金元宝大流口水的模样……前路黯淡无光。

    半个月后,胤俄来到府中,目睹了那球欢脱的反应之后,元春觉得若还有怀孕的机会胎教绝壁不能做了。唯二确定属性的一个酷似胤俄,一个同它爹一样贪财,元春努力回忆自己的胎教历程,截至目前,她还没有看到八阿哥的影响力。这也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毕竟府中的各种鬼也给她补充了许多奇怪的信息。元春现在的想法是,宁可与八阿哥相像,也绝不能让它们继承那些鬼样子。

    仵作?捕头?茅山道士?

    把爱新觉罗家的孩子教成这样康熙不会放过她的。

    上辈子唯一的孩子没保住,她总活在痛苦之中。如今好了,一胎大四喜,若能有个儿子,岂不是比大福晋四胎还卓越。没孩子的时候想要孩子,如今有了,她又担心养出怪兽来。贾元春巴不得全府,哦不,应该是全京城的女人一起怀孕,大家都来陪她享受甜蜜的烦恼。

    到十月,天儿就冷极了,元春不在出门活动,一天天困顿起来,她房里总是燃着好几个炭盆,她睡在暖炕上,还裹了两三层厚棉被。元春消停下来那四个球也都依偎在她身边,不再胡乱蹦跶。元春每天会将《孝经》念上一遍,然后摸摸它们。

    胤禟每天都要去早朝,散了之后又要查账簿专研生意经,他白天极少待在府中,傍晚会准时回来,为了同未来儿子培养感情。虽然太医也说不确定,胤禟坚定地认为元春怀的肯定是儿子。

    春儿这么好的田里怎么会长出联姻专用的女儿?

    胤禟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能有三个儿子,一个谈生意,一个查账,一个管钱,多么美好的搭配。

    作者有话要说:打卡更新,晚上有加更,加多少看码字顺不顺利吧。

    昨晚二更之后抓紧时间去睡了会儿,然后起来继续奋斗。因为希望剧情走的流畅,每天都有足够的看点这几天几乎都在码字了……很多时候都觉得很累,想休息,看到满满的支持坚持了下来。

    就是想表达一下对支持我的亲们的感谢。

    没有你们作者真的走不了这么远。

    矫情的话不说了,我继续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