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7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洗三宴没她份,满月酒也蹭不上,贾元春觉得自己不能更伟大。怀胎七月生下四个儿子的是她。来赴宴的宾客怎么能昧着良心将功劳都算在胤禟头上。什么九阿哥天赋异禀,他真那么给力咋就在前面铺垫了这么多闺女?

    胤禟对外人一黑到底,在元春这里还有点良知,他觉得把功劳都算在自己头上不好,虽然在元春身上辛苦耕耘的是他,女人怀孕太辛苦,分娩太危险……能将四个儿子都养得好好的,并且平安生下来,贾元春的功劳大了。

    这混世魔王也有感动的时候,胤禟觉得,甭管元春还是蠢萌的儿子们,都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这份认知让胤禟对元春越发好,得了什么稀奇玩意儿都给她,隔三岔五还赏一些贵重物件。

    贾元春出嫁之前,王夫人恨不得将整个荣国府都陪嫁给她,母亲并不纯善,对她却是极好的,贾元春从不缺钱。即便如此,她依然被土豪九的大手笔镇住了。胤禟封赏了所有在留花院伺候的奴才,给他们半年的份例,小阿哥的奶嬷嬷更是通过层层把关,额娘自郭络罗家筛选了两个,元春的母亲王夫人送来一个,他也通过层层把关选出一个。四个奶嬷嬷到位之后胤禟才发现,儿子们并不热衷于喝奶,

    胤禟急得不行,皇家子嗣娇贵,挑食是可以理解的,不喝奶怎么行?

    刚办了满月酒,胤禟又在兄弟们跟前炫耀了一轮,众阿哥的仇恨值刚锁定在他身上,万一儿子就有个三长两短胤禟要怎么接受?胤禟看着三步之外哆嗦的奶嬷嬷,嫌恶的摆手让她下去,自己亲自往留花院去。

    元春的月子已经坐到最后几天,她坐在暖哄哄的炕床上逗儿子,胤禟就来了。

    最先感觉到他存在的不是元春,而是抱着金条四脚朝天睡在摇摇床上的元宝。从胤禟走进院子开始,连金子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小家伙又锁定了他阿玛。

    他不会说话,眼中的渴望却是做不了假的。府中的鬼魂们不敢靠近小阿哥,在看到贾元春纠结的表情之后,它们意识到或许九阿哥与自己处于同样境地……甚至更糟。

    公平投票之后,胤禟就成为了片区鬼魂同盟里的伙伴。

    “那小子馋成这样,怎么看都是土豪九更危险……亏我当初觉得它是唯一正常的小子。”

    “正常?出生之前还能魂魄离体,他有多正常?”

    “啊喂!土豪你急冲冲做什么?送死还跑这么快的!”

    胤禟闷着头冲,各路鬼魂远远的挤在一起看热闹。胤禟进门就看到睡得四仰八叉的地契和商铺,以及在贾元春怀里磨蹭的元宝小阿哥。胤禟没有害怕,他的脚步没有任何的退缩,他来到侧福晋跟前,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在贾元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提着夹袄的后领子将儿子带了起来。

    “听陈氏说,小子们挑嘴,奶不好好喝。阿玛我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快说说是想吃人参鹿茸还是天山雪莲?”

    ……呵呵,元春的三观直接碎成渣,土豪你真的不懂么?你手里那只最想吃的就是你美味的灵魂。贾元春简直想不通胤禟的行事准则,她深深凝视自信心爆棚的土豪九一眼,聪明人都会趋利避害,他竟然再而三挑衅元宝。

    明知道那小子已经嘴馋很久!

    明知道他完全没有阿玛不能食用的概念!

    眼看着惨案就要发生,元春用魂之力封印了元宝的能力,在智力开发完全之前,她有义务阻止元宝伤害胤禟。新生儿不懂父亲的含义,他们却能凭借气息准确的分辨谁是赐予生命的母亲。被元春拦下元宝也不委屈,他觉得这是额娘在同他做游戏。元宝咯咯笑起来,被提住后领的他吊在空中荡阿荡……

    胤禟在床边坐下,见儿子逐个抱过来看了看,刚出生那会儿红彤彤的皮肤已经变成光泽的白,他们并没有变成又瘦又黑的模样,虽不爱喝奶,依然被各种美味的灵魂养得白白胖胖。

    虽然有过五个女儿,胤禟却没亲眼见证她们成长。完颜氏生的大格格作为胤禟第一个孩子,受过一些宠爱,其余四个他甚至没多看一眼。福晋那三胞胎至今只有乳名,对于让他受尽嘲笑的女儿,胤禟喜欢不起来。福晋董鄂氏提过几次,胤禟只当没听到。虽然不太了解奶娃娃都有哪些必经的成长阶段,他用常识推断,这不是营养不足的孩子该有的模样。

    九阿哥对京城商圈既有把握,对儿子们的情况却估不准,郑太医天天在太医院和九阿哥府之间折腾。

    “小阿哥非常好,老夫做了这么多年太医,没见过身体更棒的娃娃。九阿哥您想得太多了,不管他们爱不爱吃奶,老夫以顶戴花翎作保,小阿哥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别让他吃到不干净的东西,以后也都很健康。”

    不用刻意提醒胤禟也知道,他这嫡福晋容不得人,加上三个女儿和四个儿子这样惊天的对比,不做点什么兼职不符合她的个性。董鄂氏后悔娶了董鄂家的蠢货,四嫂才是皇子福晋的典范。

    郑太医这么说胤禟还不完全相信,他又请了左院判徐怀义,这老头是神医界的泰山北斗,他看过之后也是同样的说法。从医这么多年,没见过比这更健康的孩子。

    四胞胎,都是儿子,身体还棒极了。

    这让胤禟连着几日都在傻笑,他也不逼着儿子吃奶,反而开始准备别的不用咀嚼、易消化、不伤胃的食物……既然都说健康,不喝奶也成,东西还是得吃。

    贾元春出月子之后首先要把儿子们抱进宫里给宜妃看看,她虽然见证了生产过程,也是最见到乖孙模样的,刚出生的孩子皱巴巴红彤彤的看不出什么。她早想知道孙儿长开之后的模样,胤禟作为受康熙器重的儿子,拖家带口进宫总是不好的,这一等就到了贾元春出月子之后。

    别看她年前那么臃肿,四十天时间轻了数十斤,虽还没回到怀孕之前的盈盈一握小蛮腰,身子圆润些瞧着越发贵气逼人。元春亲手抱着元宝,别的三只在奶嬷嬷怀中。这样的分配参照的绝对不是喜爱程度,皇宫这么金灿灿的地方,随便拉出个太监总管都是腰缠万贯,把元宝带到这里简直是饿狼进了绵羊窝,不看着怎么行?

    出府门坐上轿子的时候,元宝还没意识到了,进了宫门之后他就发现到处都是自己钟爱的灵魂气息,他妞妞身子想释放鬼魂之力抓几个来饱饱口福,元春一巴掌就拍他屁股上。

    小混蛋扭什么扭,活人的精魂是不能给你吃的!撒娇也不行!

    毕竟早就有神识,虽然出生不过四十多天,元宝已经有别家孩儿半岁那么聪明。懂得简单思考的同时,他也知道打屁屁是丢脸的事。元宝用小胖手捂住脸,乖顺的趴在元春的肩膀上,老实了。

    虽然只是这么小的娃儿。

    虽然他们看起来十分乖巧。

    ……这也不影响天生鬼将的实力,元春带着儿子一露面,宫里积累了多少代的怨鬼都奔走逃窜,他们还有心愿未了,不甘心被鬼将打得魂飞魄散。

    只要有双阴阳眼就能看到,皇宫里的动静多大,几个奶嬷嬷以及巡逻的侍卫显然都没有见鬼的本事,他们各司其职淡定得很,完全不知道从自己身上已经穿过了多少鬼魂。银票小阿哥咯咯直笑,他把这当做有趣的游戏,殊不知那些鬼魂们是用生命在跑路。

    阿哥侧福晋的身份是没资格在宫里做轿子的,元春=一路步行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翊坤宫门口。宜妃知道今儿个贾氏要带乖孙过来,她老早就候着,等贾元春进来,正叫了声“宜妃娘娘”还没把吉祥两个字说出口,宜妃就让她起来。“这么见外做什么?本宫更希望听到你叫额娘,得……不说这些,把乖孙报给我看看。”

    宜妃在同元春说话,自然由她将小阿哥抱过去,元春狠狠警告了趴在她怀里扭扭捏捏的元宝:“那是你玛嬷,可不许胡来,若能讨你玛嬷欢心要多少金子都有!”

    别人的话元宝并不一定听得懂,亲妈的,尤其是同样能御鬼控鬼的亲妈……他们之间的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蠢儿子已经欢脱了:“玛嬷!玛嬷!金子!金子!”

    虽然有点丢脸,总比担心他闹出人命好,元春这才走上前去将元宝抱给宜妃。

    这小子就是最像胤禟的那个,不仅长得像,贪财如命这点也像极了。因为已经从元春那里知道这是能给他金子的玛嬷……虽然不知道玛嬷到底是个啥玩意儿,这不妨碍他甩节操卖萌。

    宜妃刚说一句:“这小子长得可真像胤禟小时候。”元宝就吧唧一口啃到她脸上。

    元春忽然就觉得,他高看了儿子的节操。

    亲亲来得太突然,这却不影响宜妃的好心情,她抱着元宝坐到榻上,然后看向小桃红的方向:“把本宫的金匣子拿过来。”宜妃只是想给元宝挑几件好的,她错不该将一盒子纯金物件都抱出来,想想自家儿子那可怕的属性元春就觉得那画面太丢人她简直不敢看。小桃红很快就将描金匣子抱了过来,她双手捧着让宜妃挑,谁也没想到坐在宜妃怀里的元宝使出吃鬼的劲将匣子整个抢了过来!!

    ……不仅宜妃本人,房里所有的丫鬟婆子都震惊了。

    元春恨不得刨个地洞钻进去,她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生出这个讨债鬼。

    宜妃是谁?那是连德妃乌雅氏也不敢直接得罪的后宫巨头,恐怕只有元宝才敢抢抢她东西。丢脸,大大的丢脸,元春将头垂得老低,她实在不想看到这蠢货给九阿哥府丢人。

    亏得被抢的是九爷的亲额娘,否则不帮他免费出名?

    元春还在庆幸,宜妃郭络罗氏已经捂着肚子笑起来,然后就听到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宜妃有什么欢乐事?说出来朕也听听。”

    康熙前脚买过门槛,元春就转身跪了个实在:“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

    “这不是胤禟那立了大功的侧福晋?带着弘晸、弘暲、弘相、弘历进宫来了?你起来吧,朕有好长时间没见宜妃这样高兴。”即便站起来了,元春也不敢放松,他是知道的……康熙最不喜目无兄弟的。元宝没管俩哥哥一弟弟,就想独占那箱纯金物件,元春恐怕他令康熙不悦。

    宜妃也站起来给康熙问安,然后笑道:“这小家伙,同他阿玛一个样,臣妾让小桃红拿出平日收藏的玩意儿给他们兄弟挑,谁知就被他扑了个满怀,整箱一起抱住了。”

    若是元宝有五岁以上,这样做肯定挨训,他才多大?四十多天而已,知道这是好东西要拿回去已经是极聪明的。康熙也忍不住笑出来:“这是哪个?朕还分不清楚。”

    元春这才想起她刚把人抱给宜妃就闹出这么多笑话,还没来得及报名字,听康熙这么问她立刻开口:“回皇上话,这是三阿哥弘相。”康熙又夸他聪明,还让宜妃这个做玛嬷的大方些,把这一箱子全给弘相乖孙子。元宝笑得更开心,他蹬腿就要让康熙抱,本来以为玛嬷是除了阿玛之外最有钱的,没想到……这儿还有条大鱼。这位新来的爷爷整个灵魂都是金色的,看起来美味极了。元宝一边朝康熙身上扑,一边用萌死人的表情看向对他绝对压制的额娘。

    嘤嘤……让我咬一口,就一口!金灿灿的看起来很好吃!

    蠢货,那是你阿玛的阿玛,不是你的食物!

    元宝觉得委屈极了,额娘坏!不让吃饱饱!

    呵呵,让你吃饱了世道都该乱了,你个蠢货知道这位高大伟岸一看就很好吃的是谁么?他是大清朝万里山河的主人,全天下的金子都是他的!!

    最后一句让元宝虎躯一震。

    额娘他真是什么朝的主人?

    ……是大清朝,蠢货。

    所有的金子都是他的?阿玛的也是他的?

    ……也可以这么说。

    元宝也想当主人,元宝要所有的金子!

    元春觉得她脑子有点不够用,胤禟退出八爷党向康熙投诚,他这蠢儿子就有了当皇帝这样伟大的梦想。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康熙绝对不会将皇位传给胤禟,这是谋朝篡位的节奏?她上辈子是皇帝的女人,这辈子是皇子侧福晋……她立场这样明确,绝对用户皇家,生的儿子怎么就想推翻政权自立门户?

    不能继续想下去了,有了这一遭,元春已经在担心四十二年除夕抓周的时候他会捞个什么东西。

    金算盘还是……玉佩玉玺。

    宜妃喜欢同胤禟相似的弘相,而康熙,他从弘历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元春觉得,她生出这四个兔崽子就是错误,光元宝就想取康熙而代之,其他三个还没表现出野心,不过,直觉告诉她,都不是省心玩意儿。

    这次进宫依然是大赚一笔,康熙和宜妃都很高兴。元春却是一路假笑,她真的快撑不住了,怎么会有这么暴力凶残的儿子。见到有钱的就想干掉人家。元春觉得,稍微限制他的能力然后就把元宝交给胤禟来管,她真的不想沦落到跟在这混蛋后面给他擦屁股。这种事还是当阿玛的做起来合适。

    元春坐上轿子,将宜妃那描金箱子放在旁边,元宝那蠢货就整个趴到箱子上。以这样的节奏,不用多久就得单独给他开个小金库……名符其实的,里面全是金子。

    母子五人带着赏赐回府,就撞见福晋董鄂氏,瞧她气色好了许多,脸色红润皮肤有光泽。这与元春印象中的大不相同,她还没看出什么,精通医术的帅鬼就一声惊呼。

    “真是想儿子想疯了,她竟吃了子孙草。”

    对于药材,元春知道得很少,她的程度也就停留在人参、雪莲这种层面。“子孙草是什么?这名听起来不错。”

    帅鬼冷笑起来:“要说子孙草的好处,我能说出十种以上。女子服用之后血气充足,气色上佳;只要承宠必怀孕;怀的必定是男孩儿;这种草本身就有安胎神效,只要没直接撞上肚子,滑胎的几率极小……”

    元春眉头已经皱起来,她不相信世间有这样完美的东西,它好处越多,缺点越致命。

    “普通的大夫不知道,万金难求的子孙草有一个弊端,是要吃了它就肯定能生下男孩,这没错,生下的男孩儿必是天残,具体残什么到何种程度得听天命。”

    ……!

    大清朝没有扶正侧福晋的先例,虽然贾元春有生育之功。因为见过胤禟对儿子的疼爱,她越明白他想要一个嫡子的急切心情。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他身为皇子的尊严,没个嫡子撑场面在皇阿玛以及众兄弟面前他总抬不起头。贾元春甚至能想到,董鄂氏怀孕之后胤禟纠结反复的心情,既怕她再生女儿,又希望能有个嫡子。

    期盼太急切,结果就越让人失望。

    元春简直不敢想,胤禟自大婚以后盼到今天的嫡子是个残废,他会怎样失望。

    生个残废比没有嫡子更让人诟病。后者还能说是福晋的肚子不争气,若是前者胤禟也逃不过被指责德行有亏,报应啊报应。

    知道这事之后元春没心情和福晋纠缠,她带着儿子们回到自己的院落,靠在美人榻上发起呆来,进宫一趟儿子们都乏了,放到摇摇床上转眼就睡着,让她蛋疼的是元宝连睡觉也没放开他的描金匣子。

    看到自家儿子这样健康,元春才缓和了沉重的心情,既然吃了子孙草,就说明她至少知道这种草药的好处,董鄂氏恐怕已经算计着将胤禟劫走,同她激缠一夜。有些事防是防不住的,既然她执意找死,下定决心要生个残废给胤禟,元春也阻止不了,她也没那么闲得蛋疼。

    后宫是没有秘密的,元春前脚离开,传言就沸沸扬扬。

    【最靠谱的是纪实体】:九侧福晋出了月子带着四个阿哥去翊坤宫见宜妃,偶遇康熙。

    【夹杂了一定猜测的说法】:这是刻意安排下的“偶遇”,贾氏是个心机者,她用龌龊的手段让皇上喜欢她儿子。

    【脑洞像天坑说法】:康熙给九侧福晋的儿子赐名在前,这已经能说明许多问题,他对胤禟的庶子恐怕非常满意,甚至有那方面的意思。

    谣言从哪里传出来的谁也不清楚,事实证明胤禟并没有被几句话坏了心情,甚至,对皇阿玛喜欢他儿子这事胤禟表示非常得意。康熙对孙辈从来都是慈祥和蔼的,他夸奖四阿哥家弘晖阿哥的时候咋就没人胡说八道。

    听了这些,胤禟兴高采烈的去了乾清宫,他直接将谣言说给康熙听,以玩笑的态度。康熙听得黑了脸:“哪个混账在胡说八道!连朕都敢编排!李德全,查!”

    胤禟一脸受伤,“原来都是假的么,我儿子那么可爱皇阿玛为啥不喜欢他们!”

    ……呵呵。

    康熙以前真不知道胤禟的属性是这样的,他用大拇指在太阳穴上揉了揉。在胤禟再次开口的时候冷淡的说:“闭嘴,滚回去。”

    皇阿玛害羞了。

    害羞了。

    胤禟怀着这样的念头甜滋滋的从乾清宫出去,面对各种谣言都笑。回府之后他径直往留花院去,途径花园却遇到临水池而歌的董鄂氏。她若正经些,胤禟不介意好好说几句话,他没想到的是身为嫡福晋,董鄂氏净干得出这样自贱身份的事,这是什么破布衣服?什么打扮?胤禟的确喜欢过病西施、扬州瘦马……他却不希望自家福晋一脸贱.相。胤禟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懂分毫,他走到福晋跟前,捏着她的下巴尖道:“在等爷?”

    董鄂氏娇羞的低下头。

    胤禟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可是爷一点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计划失败的董鄂氏。

    她不会觉得胤禟有什么错,该死的是贾元春!

    生儿子了不起?

    侧福晋算个什么东西?

    且看她得瑟,董鄂氏摸了摸肚子,等本福晋生下爷的嫡子,有的是法子折磨她!

    元春不知道福晋又恨上她了,她正在给元宝念《孝经》,再不教育他什么混账事都干得出来,胤禟进来就元春用温和的声音念书,他的儿子们全都用小手捂着耳朵,摆明了死不听。

    “噗……春儿在做什么?”

    “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兄友弟恭。”

    胤禟到元春身边坐下,挑眉道:“他们在皇阿玛跟前干了什么混账事?”

    元春扭过头来直面胤禟:“原来连爷都知道了,元宝在翊坤宫抢了额娘的金匣子,不仅如此,他还到在皇上跟前撒野,差点扯了万岁爷腰上系的镶金玉佩。”

    ……胤禟真的想说:乖儿子,干得好。

    不过春儿气成这样,他也不能拆台,只得强忍住笑意,清了清嗓子道:“春儿你放手去做,爷没有任何意见,完全支持。”

    呵呵,你儿子好不容易饶你一条狗命,这么甩节操真的好?不怕把元宝惹急了勾你魂魄?

    就连元春也看不过去了,她倒不是为元宝叫屈,而是用一种见鬼的眼神盯着胤禟:“爷这样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都不管你儿子,妾一个内宅妇人能做什么,可怜的儿诶……”

    本来捂着耳朵的元宝竟然咯咯直笑,胤禟瞬间就怒了。

    “春儿你莫操心,以后就由爷来管,非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规矩!”

    虽然元春也不是很放心,不过能把烫手的山芋丢给胤禟也是好事,从自己手中教出个时刻想着干掉康熙翻身做主人的儿子……太刺激。

    元宝以后要乖乖听阿玛的话哦~!

    ……!

    想当大清朝的主人也要亲口告诉你阿玛哦~!

    ……!

    呵呵,真敢说,胤禟揍不死你个混蛋。

    元春也听府上鬼魂们说了,福晋已经在后院那总是在死金鱼的水池边唱小曲儿勾引过胤禟,似乎是惨败收藏,府上众鬼甚至还开盘,赌董鄂氏什么时候才能拿下胤禟,以怎样的方式。

    往后第三日,答案就出来了,连番勾.引不成,董鄂氏终于出了绝招,她把胤禟骗到正院,下药强上了他!

    听说这事的时候元春正正在喝茶,然后被搞得吞不下去又不好扑出来,差点呛个半死。

    董鄂氏真是能人!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上11点更新之后,我去洗了个澡,然后到生死时速码《和珅》的蠢货那里拉稳了仇恨哈哈哈哈。然后我就想到一个时髦的单词“no zuo no die”!~!

    只睡了一个半小时又开始写这章,我不该嘲笑别人的,凌晨三点起来码字睡过去好几次,简直睁不开眼,真是报应。

    刚写到这么多,先更新,晚上会加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