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纳兰容若快速融入鬼魂圈,得知情况的贾元春还有些纳闷。她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是没错的,他是一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认清如今身份、悲春伤秋的美男子。被女鬼奉为男神就算了,那些凶神恶煞的男鬼竟没找他麻烦。自纳兰容若来了以后,府中鬼魂们从组团看丫鬟侍卫偷/情,组团看福晋每日一砸青铜器,变成了有内涵的诗会。每个午后他们都会围聚在花园里的鱼池子旁边行花令对对子。

    有些时候容若也会一个人怀念堂妹茜儿、爱妻卢儿。

    他二十岁初识情爱滋味,与如今的惠妃娘娘相爱。惠妃入宫,容若好似死了一回,他终究没逃过皇上的赐婚,娶了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蕊。说起来,容若与康熙谁也不比谁幸运,两人互挖墙脚,仇恨不要更重!

    容若最爱的女人是康熙的惠妃,而康熙喜欢的青格儿却阴差阳错成了容若的小妾。

    那时出生在富贵人家,那时有娇妻美妾相伴,与落魄文人相交,他们煮酒品赏词作画……虽然夭折了真爱,容若的日子还是很悠哉的。他觉得自己心里苦,茜儿入宫对他打击太大。如今真正成了魂魄他才真正品到这首词的滋味。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知道当时是寻常。

    贾元春没让他消沉下去,她给这个文采斐然的美男子找了一份最适合他的工作——给那四个混账启蒙。本来这事应该由胤禟来安排,财神九太忙,他要赚回皇阿玛五旬寿辰送出去那一百万两银票。他和各地富商往来,同洋人攀交情,他俨然已经不是在赚钱而是抢钱。

    胤禟断了对胤禩的财力支持以后,八爷党落魄很多,直到被皇阿玛训斥不忠不孝无手足之情的大阿哥胤褆站到他身后,情况才好转起来。老八毕竟是惠妃养大的,让登位总比老二老三强。胤禩仿佛没什么改变,他依然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皇子,是诸大臣心中最完美的储君人选。

    老大与老八勾结,三福晋也想给胤祉拉个强力外援,过去一年她已经见识到薛宝钗的本事。刚进门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她蛰伏了一段时间,如今的薛宝钗已经不是人人都能作践的媵妾,而是三阿哥府薛格格。她膝下无子却能用银两给胤祉拉关系。三福晋也是董鄂家的女儿,要她填词赋诗可以……构建后院关系网?她没这天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董鄂氏天天诅咒贾元春。你说为啥?

    谁不知道她同薛贱人之间的关系!

    三福晋与九福晋不同,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她不会出招。薛宝钗是她见过城府最深做事做稳妥的女人,董鄂氏没给她下绊子,没在三阿哥跟前告状,她给自己订下两个目标:

    第一,生下爷的嫡子;

    第二,让胤禟成为爷的后盾。

    这玩意儿若是让别人知道简直笑掉大牙。

    生男生女真不是女人能决定的事;至于拉拢胤禟,她以为族妹是九阿哥的嫡福晋,怎么着也该有发言权,直接找她还可能面临被拒的危险,三福晋修书一封,让阿玛想办法去。嫁出去的女儿要想日子过得好,离不开娘家的支持,董鄂宗族商议之后,觉得三阿哥的确更有希望,然后,怀胎四个月的九福晋就接到这项安排。

    她恨不得杀到三阿哥府掐死那贱人。

    ……策动胤禟,让他加入三阿哥的阵营?

    九福晋脑子不好使这一点人人都知道,即便如此,那贱人也把她想得太蠢了!别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八、九、十从未红过脸,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都散了伙,九阿哥还会站队?董鄂氏没敢直接拒绝,她回了封简信给自家额娘,将自己的处境以及九爷的心思写在上面。这封信第一时间传到董鄂七十手中,老爷子觉得女儿说得也有道理,撇开三、九之间的旧怨不说,胤禟暂时没有站队的意思,这个节骨眼上去游说他是徒劳,不如等小阿哥出生。

    子孙草是董鄂家找来的,没多久九福晋就怀孕了,从这以后,她在九阿哥府的地位又稳固起来,这个时候第一要务是顺利将儿子生下来,不是承受巨大的风险给三阿哥做白工。

    董鄂七十终于肯定了自家女儿的说法,她在四月初诊出怀孕,到现在,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不如等小阿哥出生之后再行动。皇上身体康健一两年之内死不了。

    得到阿玛的允诺之后,九福晋笑得十分得意,她不愿支持三阿哥。

    换了谁继位都好,若是三阿哥,那蠢/逼族姐不是要爬到她头上?

    长老们觉得这是有利于董鄂家的好事,九福晋不这么认为。

    这以后日子就平静多了,纳兰容若成为兔崽子们的启蒙先生,他们上课的地点就在元春的厢房里,固定在每天清晨九爷早朝的时候,有元春盯着,蠢儿子们没敢迫害容若,他们用无数种方法抵制迫害,在亲娘的镇压下都没成功。

    “额娘坏!太坏了!虐待元宝!”

    “帅叔叔说别家都是四岁启蒙的!银票才五个多月大,不要读书!”

    “不读书!不读书!”

    ……

    呵呵。

    这种程度的抗议,要是有用,宝玉当初何必受那么多苦。

    元春无法忍受亲儿子变成弟弟那般,只同丫鬟们玩耍,不学无术!

    提到宝玉元春又想起大哥贾珠,这届春闱已经结束,不知他考得可好。元春没写信去问,当晚她就在胤禟跟前提起这事,老九也是才想起大舅子通过了去年秋天的乡试,已经是举人老爷。会试在三月份,三场都已经结束,按照往年的习惯早该出结果,因为康熙爷的寿辰在五月,今年正好满五旬,耽搁放榜。

    按理说四月初就该放榜,然后要参加复试,获取殿试的资格。

    往届殿试在四月下旬,于保和殿进行。

    胤禟摸摸儿子圆滚滚的小肚子,笑道:“爷瞧着放榜就在这几天,春儿安心等消息,贾珠是有大才的,没那么容易落榜。”元春知道大哥学问好,上辈子若不是累死了也能为朝廷效力。胤禟这样说她更心安,只等礼部放榜。

    五月二十五,榜单就贴出来,荣府派了小厮候着,第一时间传回喜讯。元春甚至没法安心等在厢房内,她老早就来到前院,等了一个多时辰门房来禀,荣府有人来了。那人满脸喜色到元春跟前跪下,“恭喜侧福晋,珠大爷中了,进士第六十三名。”

    元春那兴奋劲儿简直不可抑制,她让大丫鬟拿出一个锦盒,让他交给贾珠,又给了几粒金锞子打赏。

    “谢侧福晋赏赐!奴才定不负所托!”

    进士这种程度,普通书生考中是祖坟上冒青烟,世袭爵位的官家子,毕竟它没有达到直接授官爵的地步。贾代善是世袭荣国公,府上爵位当由长子贾赦继承,为世袭一等将军。二房这边就尴尬了,贾政折腾了两届连举人都没考上,得老太太喜欢才买了个官职。在位二十年也没能进一步,还是靠女儿变成正四品官。贾珠只比元春大两岁而已,就已经中了进士,六月初参加复试获得资格考试就能到保和殿面圣。一切都太顺利,连着王夫人走路都是飘的,她悲剧了这么多年,可算是苦尽甘来。女儿元春是九阿哥胤禟的侧福晋,有四个儿子傍身,长子是会试第六十三名……

    王夫人是个实在的,她压根没奢望有个状元儿子,能中头甲……哦不,二甲就够了。

    当晚元春就将这个消息告诉胤禟,在土豪阿哥眼中,这不算什么,为了照顾元春的心情,他也给贾珠准备了一份贺礼。

    最关键的是拿下殿试资格,若能考中状元,并且得到皇阿玛赞赏,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土豪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胤禟送了半个巴掌大纯金的文曲星,本来是给贾珠的,因为老太太几句话被供到了贾家祠堂里。这是甚至还记载到《贾家纪事》之中。XX年X月X日,九阿哥赠大师开光文曲星一座,纯金打造。

    ……元春没工夫关心文曲星的事,放榜之后的第二日,她从众鬼魂口中得知,纳兰容若很会猜康熙的心思,他在康熙十五年中进士,授三等侍卫。

    古人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贾元春既是女子,又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小人。威逼利诱齐上阵,她用尽了手段让容若昧着良心猜测殿试可能给的题目,甚至还交代了答题心得。元春将容若所说的记好传给母亲。父亲最古板清高,若被他截获定不会交给大哥,母亲则不同,元春在给她的信中写到,这是非常可靠的消息,里面不仅提到了当今圣上钟爱的策论类型,还有可能被选择的题目,让她避开父亲交到大哥手中。

    薄薄的几页纸被王夫人当成传家宝收着,等贾政出门以后才去珠哥儿房里。金榜题名并没让贾珠忘乎所以,他正在做最后的复习,五日之后就是复试,这是殿试前最后一道门槛,一定要通过!

    见王夫人进门,贾珠以为她又拿了哪家的贺礼过来,揉揉太阳穴问她什么事,王夫人将屋子里伺候的丫鬟全都打发出去,这才将叠好的信纸交给他,“这是九侧福晋给你的,我儿仔细看看。”王夫人说完就走,贾珠展开宣纸,头几行是来自妹妹的恭喜,她说得到一份非常靠谱的殿试提要,让他参照这些好生准备。贾珠同贾政不同,他虽瞧不起作弊的行为,却不排斥考题预测。贾珠将整封信的内容草草看过,总结这份资料的不仅才华横溢还非常了解当今圣上的心思,他提到的重点恰恰是最容易疏漏的地方。

    贾珠将内容记在心中,烧了这份手稿,无论能否通过复试,无论殿试的结果如何,至少不能给妹妹惹麻烦。贾珠没想将荣府发扬光大,那是大房的事,促使他奋进的原动力正是元春,亲妹妹在阿哥府这样的龙潭蛇穴,若没个靠山还不被别的女人生吞了?

    母亲回信说已经将东西交给大哥,元春这才放下心,为了表达谢意,她给容若放了三天假。

    给九阿哥府四位大爷启蒙真不是人干事!

    给容若放假就等于是给蠢儿子们放假,得知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安排未来三天的生活,弘历在元春脸上狠狠吧唧一口,那声音响亮得让刚回府的九阿哥吃醋了。

    进入六月天气极热,因为担心小阿哥中暑,元春房里摆了四个冰盆降温,晒了半天的胤禟进来就觉得透心凉,比吃什么都爽。他几步走到元春身边,将弘历抱走放回摇摇床上,“不许占春儿便宜,这是爷的特权。”

    元春瞪他一眼,“多大的人,还和儿子争风吃醋。”

    胤禟不顾她的抱怨,将人揽入怀中,蹭了蹭,“也就是小气,春儿是爷的女人,是九阿哥府的侧福晋……谁也不许瓜分爷的福利。”说着,他在元春脸上亲了亲。胤禟想将管家权交给元春,他刚提起就被拒绝了。

    董鄂氏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大,正是她张狂的时候,虽有胤禟的宠爱,这个节骨眼上元春也得避其锋芒。她不怕董鄂氏把儿子生下来,只怕她拿肚子里这块肉做筏子来折腾人。

    “虽然这是爷的心意,把小阿哥交给奶娘照看我实在不放心。郎妹妹做得很好,就麻烦她暂管,等福晋生下小阿哥。”胤禟皱了皱眉,他喜欢春儿淡泊名利的模样,只是……谁知道福晋那肚子争不争气。

    元春依然在留花院过自己的小日子,听说郎氏给福晋张罗的每一餐都十分丰盛,福晋想给她上眼药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这样的气氛里,贾珠通过了复试。这本来是天大的好事,荣府却没热闹起来,自扬州传来的消息,姑太太贾敏去了。

    得知这个消息,老太太直接哭晕过去,王夫人本来想摆个十桌八桌,刚开始张罗贾敏就死了。虽然她等这一刻等了十多年,王夫人完全没感到高兴。再有半个月他的儿子就要进宫去参加殿试了,多大的荣耀,却遇到这样的糟心事。什么时候死不好,非得现在。王夫人连假哭都不行,她黑着脸转身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贾珠知道通过复试之后母亲有多高兴,妹妹也送了好些补品过来,叮嘱他千万当心身体。这之前府上最大的喜事就是妹妹嫁去九阿哥府,那已经是前年,他中了进士,母亲想摆几桌庆祝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谁能想到姑太太会死在这个节骨眼上。

    扫兴还是次要的,真是晦气。

    贾敏出嫁之前同她二哥关系极好,以至于,贾政十分悲痛,若不是有公职在身她会亲自南下给贾敏吊唁送终。

    阖府都沉浸在悲痛之中,除了王夫人、贾珠、李纨、贾宝玉。三个小辈对贾敏没什么感情,他们受王夫人的影响对贾敏颇为不喜。李纨出自书香门第,文采斐然且教养极好,她一直看不起婆婆王氏,这回却同她站到了一条线上。贾母想让府上都改穿素色衣服,王夫人不允。老太太拿着龙头拐杖想往王夫人身上打,却被李纨挡了下来:“就算惹老祖宗动怒,我也必须要说,姑太太嫁去林家这么多年,没理由让贾府为她戴孝,再者……我们爷就要参加皇上主持的殿试,这么做不怕招来晦气?孙媳妇无论如何也要问一问,您到底有没有为我们爷考虑。”

    王夫人恨不得为她鼓掌,有学问的就是不同,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堵得老太太什么也说不出。这是王夫人第一次正视大儿媳妇,她纵有千般不好,能为珠哥儿考虑,能站出来替她挨老太太打……心意难得。

    贾敏是深受老太太宠爱的幺女,她嫁过去的时候,林海还是探花郎,如今已是扬州巡盐御史,深受皇上器重。老太太是高兴的,她觉得女儿苦尽甘来,有好日子过了,谁知竟还走到她前头。

    伤心不是应该的?

    穿素服挂念不是应该的?

    王氏这贱妇!

    老太太只觉得头晕眼花,险些背过气去,她将手边的杯子砸到王夫人身边:“滚!都滚出去!”走就走,她隐忍这么多年,终于熬出头,女儿是九侧福晋,儿子也中了进士。王夫人停止腰板转身就走,李纨低着头紧随其后。

    王夫人记得元春所说,不能做任何出格的事给珠哥儿拖后腿。这么闹过之后,她与李纨反而没个隔阂。李纨出身虽然不高,到底知道维护她,平时话那么少猛一爆发能把老太太噎得放不出屁。

    这么想,她觉得这儿媳还是不错的。

    贾政和她显然不够同心,他回府就听说王氏那蠢妇在母亲房里闹了一场,回到二房他就给了王氏一耳光。“贱妇!竟敢对母亲大小声!你可知道百善孝为先?”

    王夫人被他打的踉跄,索性做到地上,她哭着说:“我儿已经通过复试,再有半个月就要进宫去,贾敏也敢死在这节骨眼上给我儿添晦气!她嫁出去多少年,我凭什么要为她着素服?她算个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