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御赐状元府没有阿哥府邸那么高端奢华,却也不比荣国府差很多,只是园子小了些,就连王夫人这般好享受的也没有半点不适应。元春与王夫人并肩行走,她们在府中转悠,小阿哥也跟着。这里是前朝重臣的宅邸,他死后换了好几任主人,康熙只换了块牌匾而已,稍微拾掇了院子,就改成了御赐状元府。

    元春也看出来了,这里许多鬼的打扮并非大清朝时兴的,本朝男子也束发冠,他们用的是金玉镶嵌各类宝石,不在头上戴帽子。让人惊讶的是这里累积的鬼魂比九阿哥府只多不少。蠢儿子们就来了劲,他们扭屁股、舞动双手来表达对游园的赞同。

    “好多美味,银票想吃……吃吃吃!”

    “额娘商铺也想吃。”

    ……

    学会报备,得到元春的应允之后才去行动,这是被折腾太多次之后总结出的经验,简单地说他们学乖了。府上阴气太重不宜住人,元春害怕大哥和母亲出什么事,她没有犹豫就放纵了儿子们。

    “欧耶耶耶耶!额娘您真好!”

    “世上最美最美的额娘,地契爱您!”

    “女神我们生孩子吧!”

    等等!!好像乱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元春一巴掌拍在元宝肥溜溜的屁股上,“小王八蛋调戏老娘,简直欠揍!”元春揍了儿子之后,将怨念的目光投到容若身上。你娘的……让你给这四只启蒙你就让他们直面发/春的女鬼?以至于现在元宝都能说出这样时髦的话了,对他额娘!

    见元宝挨揍,银票扭得那个欢腾。

    “额娘才没空和你生孩子,她要和我睡觉觉!”

    贾元春觉得脑门突突的,涨得发疼。这一刻,他突然就觉得,蠢儿子要造反也好,调/戏女鬼也罢,都随他,只是别把油腔滑调用到她身上。元宝瞎闹腾这会儿,他两个哥哥已经生吞了好些恶鬼的魂魄,等他回过神来,鬼魂们的逃了个无踪无影。

    从前不对盘的恶鬼也团结起来,就在刚才,他们从那四个小子身上感觉到了先天压制,这意味着再强大的厉鬼在他们跟前就是一盘菜,想怎么夹怎么夹,想怎么吃怎么吃。

    “娘咧,这四个小子真可怕,老子差点就被逮着了。”

    “至少也是阴将级别的,都躲好,千万别被发现!”

    “嘤嘤这宅院空了这么久,一开张就是这么可怕的家伙,娘,娘你在哪儿?儿子要跟你回老家!这里太可怕!”

    ……

    元春没想浪费时间去超度这些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按照她两年的经验,越新鲜的鬼愿望越好达成,死的久了找个东西都麻烦,最怕给无头鬼找脑袋,给色/鬼娶媳妇,简直是噩梦!!比起赚任务奖励,更重要的还是将宅邸清理干净,谁家都有一群鬼,这是正常的,一旦超出标准同它们住在一起的主人家就会悲剧。

    夜夜噩梦缠身是轻松的,被吸阳气英年早逝也有可能。

    贾元春鼓励元宝拿出锁魂钩,加快清理速度。事实上不用她催促蠢儿子已经在敞开肚皮往死里吃,锁魂钩嗖的飞出去,回来就能带着个不断挣扎的倒霉鬼。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小阿哥们最欢腾畅快的一天。他们不用听容若先生讲《三字经》。

    王夫人将贾珠应考这段时间府上发生的事捋顺说了一遍。

    二爷对结果并不满意,老太太还甩脸子给她看。

    毕竟已经是阿哥侧福晋,元春对本朝制度比她们更了解,按照母亲的意思不服丧是不对的,老太太所说也不完全正确,给姑太太服丧是应该的,穿素服却不是本朝规矩。……《清通典》里说,按照亲疏远近,本朝区分了五个等级。“已婚的姑、姊妹、侄女及众孙、众子妇、侄妇等之丧,都服大功。”

    从这点看,贾敏的确符合条件。

    可关于孝袍,朝廷也有规定。官家子弟同平民大不同。

    死个姑嫂没人会辞官戴孝,朝廷也不会允许他们穿着素服去各部。是以在孝袍的样式上做了改革。依据丧服等级不同,领口、帽结、靴子的颜色不同,女人也只是短暂的拆头撂辫而已……穿素袍,蒙白布是前朝的规矩。没官职的汉人依然可以依祖制,有官职的按旗人的规矩服丧。

    王夫人借儿子的光在老太太跟前横,她不是不知道五服制度,而是不愿意为死对头穿孝袍。元春将本朝的规矩说了说,让母亲忍一时之气,莫让别人抓住大哥的把柄。王夫人还有些不乐意,元春又说:“姑太太同父亲关系好如何?讨祖母欢心又如何?活着才是资本,死了啥也没有。”

    元春一番话让王夫人豁然开朗。

    贾敏嫁过去的时候林海正好被康熙御笔点为探花郎。几年之内节节高升成为兰台寺大夫兼扬州巡盐御史,贾敏顺风顺水成了正三品御史夫人,她那时多嘚瑟,本来应该是夫妻和睦举案齐眉,贾敏那肚子忒不争气。进门六七年无所出,好不容易怀上了,还生了个赔钱货。林黛玉出生之后的第三年,贾敏终于生了个儿子,林海为嫡子取名为林锦玉,锦玉活到三岁,于今年春天夭折,贾敏从那时一病不起,拖了两个月就断了气。

    王夫人的身份不能与贾敏相比,直到元春成为九阿哥府侧福晋她才从六品官太太提升到四品。与贾敏相比,她不仅没文化还不通情理,还不会讨贾政欢心……王夫人唯一的优势是能生,儿女还都有本事。

    被元春这么一点拨,王夫人心里又畅快起来。

    女儿说得对啊。

    她同死人置什么气!

    将府中厉鬼清干净之后就到了午膳时间,王夫人安排了两桌席,爷们一桌,女眷一桌。小聚之后元春就跟着胤禟离开了御赐状元府。坐在马车上胤禟就说:“你大哥有真才实学还懂人情世故,不出三年成就定超过贾政,春儿也能多个后台,可开心?”

    那是自然。

    虽然老太太、大房全部。父亲贾政以及宝玉都还是老样子……大哥活了下来,母亲也在改变。这足够令元春欣喜,她抱着弘历依偎在胤禟怀里,什么也不说。

    福晋的肚子越发大了,恐怕又得是双胎,胤禟去太医院请人来看,又撞上老熟人。郑太医简直没想到自己同九阿哥这样有缘,从太医院出发的时候他还安慰自己也可能是小感冒小发烧。郑太医的美梦在见到胤禟的时候被打破,土豪九让他仔细看,福晋到底是几胎,能不能生个儿子。

    郑太医没大放厥词,他点点头说一定尽力。

    作为国手,并且是妇科专家,他当然有压箱底的技能,看男女也是其中一项,郑太医相信自己不会出错,只怕九福晋根本就没有生儿子的命。

    他来到福晋的正院,看了胎形,把过脉之后心里就有数了。他不动声色的给胤禟递了个眼神,然后往外走。

    “老夫瞧着是两个小阿哥。”

    “真的?”说不激动是假的,四年了!他盼了四年的嫡子终于来了!

    九阿哥这样激动让郑太医更说不出后面的话……九福晋坏的的确是男胎,好似用了什么邪术,小阿哥恐怕不会健康。郑太医还在犹豫胤禟就让小路子看赏,他挤出一抹笑接过沉甸甸的红包,在转身那一刻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

    只要九福晋生出的是两个儿子,别的与他没什么关系。

    做太医有个行事原则,问什么说什么,没问的别多嘴。

    胤禟虽然厌恶董鄂氏,他开始频繁去正院同小阿哥培养感情。福晋还以为她又抓住了胤禟的心,她开始用柔情攻势,每天画不同的妆引/诱胤禟,这起到了反效果,怀着嫡子还这么折腾真的好?该死的董鄂氏心思简直不正!

    七月,贾珠去翰林院报道,他以斯文俊秀的形象以及诚恳谦虚的态度很快就得到同僚认可,贾珠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全融入了翰林院,贾政在太常寺依然磕磕绊绊,胤禟曾想将他弄到更轻松位置上去,同皇阿玛提起,却被拒绝了。

    六部没有空缺,太常寺已经是最轻松的地方,做官不是享受,是要为皇帝分忧为百姓做事。

    嫌弃太常寺不好你完全可以引咎辞职,没人会拦着。

    康熙是这么说的。

    贾珠越欢畅就越是反衬出父亲的无能。终于,总是拿来同儿子比较的贾政忍无可忍了……他派大管事亲自去御赐状元府,责令贾珠和王氏归家。父命不敢违,贾珠只得带王夫人回去,刚进门贾政就摔了个砚台在他脚边。怒斥:“孽子!你这孽子!为父不止一次告诫你,进了官场要独善其身!不可与那些心思不正的勾结在一起!你是怎么做的?你像哈巴狗一样腆着脸巴结大学士……耻辱!这简直是府上的耻辱!你让我这做父亲的蒙羞!”

    ……呵呵。

    你可以更大义凛然一点。

    说啊,继续说!

    贾珠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话要对听得懂的人说。王夫人就达不到这样的修养,她压根没想到老爷会这么说自己的亲儿子,珠哥儿是状元郎,他是贾氏宗门的骄傲。王夫人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贾政,“做人不能睁眼说瞎话!做人得有良心!我儿光明磊落没做说不得的是。九阿哥说过,珠哥儿有大才,仕途不止于此。皇上也说我儿的策文是近十年科举最惊艳的一篇。老爷你为什么要听信谗言,为什么要污蔑亲儿子,令亲者痛仇者快!”

    完全没想到王夫人竟有这样的口才。

    贾政心里不痛快,他为官二十年从未得过赞誉,皇榜放出不到两个月,状元郎贾珠之名就传遍京城。他的谦恭好学,诚恳待人也一再受到褒奖。贾珠是贾政长子,本来也应该是他的骄傲,贾政却完全乐不起来。

    为什么他的名字却总是作为反面教材与贾珠同时出现!

    什么白吃皇粮不做事!

    什么卖女求富贵!

    虽然贾政升官的圣旨同给贾元春赐婚是同时到的荣府。

    虽然连老太太也觉得他是占了女儿的光。

    贾政知道……不是的。

    过去悲苦的经历是皇上给他的考验,元姐儿的赐婚圣旨则是通过考验的嘉奖,府中的所有好事都是沾了他的光,珠哥儿的状元头衔也是一样!为什么就没有人看清真相,不褒奖他就算了,还卸磨杀驴把他往泥里踩。

    不能忍!简直不能忍!

    在这样的脑补之中,贾政疯狂了,他有满腔怒气要发泄!

    骂混账儿子一顿已经是轻的,王氏这蠢妇竟敢口出狂言,他脸色越发难看,“闭嘴!你这内宅妇人懂什么!”

    呵呵。

    “我懂我儿是怎样在为府上争面子,也懂元姐儿在九阿哥府的处境多艰难!不能帮助她便罢,这样内讧真的好?”

    若是用哄的,事情没准就已经摆平了,王夫人犯了大忌,她在那么多奴才跟前直接与贾政对上,让他没脸。想达到目的?想和平解决?不可能。贾政一巴掌扇到王夫人脸上,“贱妇你说什么?我靠着元姐儿升官,我帮不了她是不是?告诉你,贾元春能坐上九侧福晋的位置都是沾了爷的光!胡说八道我休了你!”

    好得很。

    贾珠简直不敢相信父亲是这样的癞皮狗,听不得任何劝诫的话,将功劳全往自己身上揽,已经没办法好好说下去了。贾珠跪下给贾政磕了三个响头,扶着母亲就往外走,不顾父亲斥骂与叫嚣。

    什么老子养了你这样的白眼狼啊,你走了就别回来啊……

    呵呵。

    有这样是非不分的父亲,还有完全站在父亲身后的祖母。

    贾珠觉得,暂时别让母亲回去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扭曲成这样。

    元春得知此事是在第二天,她忍不住将房里的瓷器砸了个干净。胤禟进门就看到满地碎片,还有抱着蠢儿子睡大觉的小媳妇。她将元春跟前的大丫鬟招来,问她怎么回事,对方支支吾吾说侧福晋收了一封家信,然后就抑制不住怒气。

    “什么信?”

    “奴婢不知。”

    那丫鬟直接跪倒地上去,这时从里面传来元春的声音:“谁在外头吵闹?”

    胤禟递了个眼神让丫鬟滚出去,他再次进入里屋,在床沿上坐下。胤禟捏捏元春的脸:“出了什么事,我温柔贤惠的侧福晋竟然大发雷霆。”

    元春这才睁开眼,她没好气的瞥了胤禟一眼,“我大哥同父亲闹翻了,他打了母亲。”

    ……等等。

    这逻辑不对啊。

    贾政和贾珠闹翻了,王夫人挨打!

    简直是病得不轻的节奏。

    胤禟将赖在元春怀里的混蛋儿子抱开,然后将元春揽入怀中,他用脸颊在元春滑嫩嫩的小脸上蹭了蹭,“为什么缘故?”

    这事说起来简直丢人,元春沉默半晌,才解释说:“父亲骂大哥不知廉耻,攀附权贵给他丢脸。母亲气不过,然后就起了冲突。”

    胤禟满头黑线,呵呵,贾政那脑子不正常吧,状元爹还不知福?这种神逻辑,肯定不止怨这一点。胤禟见元春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他转身就派了暗线去调查真相。

    事情闹得很大,荣国府上下都知道,胤禟用银两攻势很快就得知真相。

    骂儿子不知廉耻,说女儿是沾他的光才当了九侧福晋。

    买来的六品工部员外郎能有什么面子?

    胤禟可以不客气的说,荣府所有的好运都来自元春,没有她的提点与帮助,要发迹有那么容易?史太君是个偏心眼,贾政又是自我感觉良好从不承认失败的。胤禟还在思考怎样让他们尝到苦头,大老爷贾赦就从扬州回来了,带着林黛玉的同时,还有林如海给的五千两银票。他没有续弦的意思,又怕自己的固执害了黛玉,不得不将爱女送去京城,养在她外祖母跟前。虽然没了母亲,有外祖母教导也不算失体统。

    黛玉不知道父亲给了银票,对于白吃白住寄人篱下她很不好意思。元春不知道她这么快就过来了,是王夫人得到消息在她那儿抱怨。说阖府上下都十分喜爱她,尤其宝玉,恨不得天天同她黏在一起。

    王夫人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林黛玉是谁?她是贾敏的亲女儿。自家心肝宝贝怎能自甘堕落同她搅和到一起!

    宝玉啊宝玉,你没见母亲因为贾敏吃了这么多亏!

    经历了上辈子悲惨的结局,元春对黛玉有了新的认识,她的确不喜欢总是抹眼泪的姑娘,撇开这一点,黛玉有太多美好品德,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和宝玉是天定的情缘。若强行拆散,一个疯癫一个直接命殒。

    这样认知让元春无法负荷母亲的话,她在回信中写到,黛玉虽是姑太太亲生,她们性格大不同,让母亲不要偏见。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来鸟,~\(≧▽≦)/~啦啦啦,这真的是个坑爹文,谢绝考据啊考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