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房分家已经过去一年,说是分了家产各过各,大房若犯了事,元春的日子同样不好过。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冷了大房快一年时间,拖着也是麻烦,没怎么思考,元春就应了邀请,当晚她就给胤禟报备。

    “有好长时间没应过娘家的邀请,祖母支了好些人传话,说花朝节是林妹妹的生辰,让我回去。”元春靠在胤禟怀中,温言软语的说起这事。

    胤禟从未真正把贾家看在眼里,让春儿回去?

    如果她愿意的话。

    “给爷说说你怎么想。”胤禟抚摸着元春披散的长发,柔顺的,滑溜的。

    将脸埋在胤禟脖颈间,找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她这才说起来:“我并不是容易被煽动的,既然做了您的侧福晋,夫才是天。不过,本朝重孝,我若再三忤逆祖母,传出去不好听。”

    都是实在话,胤禟却觉得比任何的甜言蜜语都好听。

    起初觉得,她是仙女转世,定能带来福泽……他们的相处都本着这样的原则,胤禟对元春很宽容。慢慢的,他发现自己变了,图谋的不只是她带来的好处,还有她整个人。

    无论背地里怎样嚣张跋扈,在他跟前,女人都是乖巧柔顺的。她们想获得宠爱,想稳固地位,想坐拥权力,想一步步往上爬……只需要一眼,胤禟就能看出她们勃勃的野心。

    温柔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

    只有元春。

    她的眼睛是明澈的,没有让人作呕的欲/望。

    胤禟恋上了她漂亮的眼睛,恋上了她的宽容与温暖。完全不纠结,胤禟痛快的答应了她的请求,然后手脚就不规矩了,一层层剥了元春穿的厚旗袍。

    脱掉里层的袄子。

    扒了中衣。

    胤禟抱起仅剩肚/兜蔽体粉面含春的美人就要往床边去。

    他的小丁丁已经起了反应,心痒得耐不住。

    关键时刻——

    “嘭嘭嘭……额娘快开门!!”

    “弘历要进来,开门开门开门!”

    衣服都脱了,人干事?胤禟彻底黑了脸,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恨不得没儿子,生那么多都是来讨债的。元春脸色爆红,她挣扎了要从胤禟怀里下来,想穿上衣服开门出去。欲/火中/烧的九爷肯?

    当然不。

    胤禟扯掉元春最后一层遮羞布,将人放在床上,顺势压下。确认美人逃不掉了这才扭过头:“再嚷嚷老子准揍你,自己找奶娘玩去。”

    这是欲/望上头,怒火中烧啊。

    胤禟刚吼完,元春就掐上他腰间软肉,“有你这么对儿子的?”只有在床上,元春才会闹小性子,胤禟顾不得疼,在她脖颈间蹭了蹭,一路往下,“那混账,就知道坏他老子的好事。”

    元春被她蹭的酥酥麻麻,忍不住哼了两声,“白日宣/淫不怕皇上训你。”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到了床上果然就不同,也不自称爷了,态度软了这么多。听着外头没动静,估摸着弘历已经离开,元春就想顺水推舟应了他……结论真不能下得太早。

    “小四你蹲在门口干啥?”

    “额娘,额娘,弘暲来了,额娘讲关二爷的故事!”

    元春刚把光LUO的手臂环在胤禟身上,就听到响亮的两声。同时,杵在自己身上又硬又热的某样东西瞬间软了,元春整张脸就成了个囧字。她伸手推开被儿子吓软,正处于半石化状态的胤禟。草草穿上衣服,就要去开门。

    四个兔崽子越发了不得了,若不是有弘晟弘暲拆台,弘历已经听了壁脚。

    胤禟穿得比元春整齐,回过神来之后,他黑着脸走到门边,一把拉开,就看到排排蹲的四只。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们齐刷刷抬头,萌萌的看着胤禟,元宝还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跌坐在地。

    见到这一幕,再大的火都发不出来,胤禟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特别将弘历小混蛋拉出来打了屁股。元春最了解胤禟,他比谁都疼儿子,那手高高拿起,轻轻落下。便是如此弘历还瞎嚷嚷:“哇啊啊……额娘救命,打死人了!”

    他不吭气倒好,这么一嚷嚷胤禟真狠狠揍了两下,“男子汉大丈夫,挨打还叫娘!”

    要是弘暲肯定一声不吭,他坚决贯彻男神关二爷那套,头可断,血可流,打死也不跪下求。弘历是个小滑头,他不服气的哼哼:“书上说,女子和小人都不好养,弘历是小人,不是大丈夫!”

    呵呵。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胤禟这才松了手,弘历从阿玛的掌控之中脱离,然后“哇哇”哭着往元春那边跑,“阿玛坏!不理他!额娘抱抱!”

    假哭有没有?

    纯属沉寂揩油有没有?

    元春倒没发觉,她将小儿子抱在怀中,嘴里哼着小曲儿。门口那一大三小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借机抢地盘的混蛋。胤禟没再待下去,转身就去洗冷水澡,丁丁虽然软了,火气还没下去。

    胤禟前脚一走,其他三只也围到元春跟前。

    “额娘额娘,阿玛关上门是要对你做什么?”

    “阿玛好凶!”

    “帅叔叔说,阿玛恼羞成怒了,什么素恼羞成怒?”

    元春摸摸儿子的头,可怜九爷,遇到这样的坑爹货。她两句话混过去,然后看了笑得开心的帅鬼一眼:“别教坏小孩子。”

    胤禟是亏了血本,元春却达到了目的,她捡出一只碧玉簪,这是宫里赐下的东西,花样不起眼,那玉却通透的很。用盒子将碧玉簪装好,元春又跑了一趟正房,侧福晋要出府,不经过福晋是很没规矩的事。虽然她已经获得了胤禟的允诺。

    宜妃不间断的刁难的确消磨了俄日敦塔娜的精力,她好久没去过留花院,即便如此,她对元春的看法是没有改变的。元春提起这事,俄日敦塔娜就来兴趣了,她虽是福晋,手中没实权,上头还有宜妃压着。嫁过来之后就出去过一次,还是入宫参加除夕宴。草原上太自由,嫁过来三个月,俄日敦塔娜就抑郁了。

    胤禟并不天天陪她,每天只能见一面罢了。

    额娘不待见她,总能找出法子让她明白自己无才无德。

    本以为太后娘娘能够作为依仗,她被折腾得这么狠,孝惠一声不吭。那就是母亲口中宽容和蔼好相处的姨妈?俄日敦塔娜觉得她被骗了。

    接连的挫败让她清醒了许多,不再恣意妄为,说话做事也有了分寸。

    这天宜妃没让她进宫,俄日敦塔娜正想去留花院找贾元春唠嗑,还没走出正院就遇到正主。“春儿是来看我的?”

    ……蒙古女人不喜欢叫姐姐妹妹,每次听到春儿这称呼,她就会想到胤禟在床上的作为。他总是唤着自己的名字做着让人腰折的高难度动作。元春晃了晃神,笑道:“我总不敢来叨扰福晋,恐怕娘娘交代了活计给您。”

    俄日敦塔娜撇撇嘴,“她就知道刁难我,能有什么活计?”

    “福晋慎言。”

    “你总不叫我小名,福晋福晋的多疏远。这可是我的院子,难不成还会被人听了去?”

    元春笑道:“小心一些总是好的,我今日来是想求个恩典,我那祖母递信过来,让花朝节回去一趟。”

    俄日敦塔娜转了转眼珠子:“好啊,当然好,只要你带我一起去。”

    元春挑眉,甭管动机是什么,她和继福晋的关系的确不错。即便如此,侧福晋回娘家带着嫡福晋一起,这真的好?“我只怕祖母把你当做砸场子的。”

    “噗……”俄日敦塔娜笑趴在元春肩上。

    的确是这样,别说在京城,便是蒙古,大妃与侍妾之流也鲜少有和平共处的。俄日敦塔娜知道自己的脾气,她平时还好,但凡受了一丁点委屈,立刻就要爆发出来,口不择言是轻的,气急了拿马鞭抽过人。她原本以为九阿哥后院所有人都是敌对,感觉到贾元春释放的善意,并且试探了机会之后,她觉得至少可以相信这个人。

    她有儿子傍身,不贪恋管家权,安于侧福晋之位。

    她宽容大度,性子还温柔的很。

    虽然爷总想将她赶出留花院,虽然后院的女人总想挑拨离间……俄日敦塔娜觉得,这些小打小闹根本破坏不了自己伟大的友谊。

    没错,她们是朋友了。

    俄日敦塔娜坚持要跟元春一道,她探听了因由,甚至表示会准备贺礼。元春拧不过她,只得松口。想到继福晋同行可能引出的后果,她又觉得,这样也不错。不用脑子想就知道祖母在算计。她这样不实在,借林妹妹的生辰引自己入套。元春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俄日敦塔娜实际是个不错的姑娘,在外人面前却总显得倨傲,还是个一点就炸的炮仗脾气。有她同路,祖母恐怕没心思算计自个儿。

    这个最新出炉的计划很快就被胤禟知道了,他简直纳闷。

    俄日敦塔娜是他的嫡福晋,元春是他的侧福晋。

    她们应该大打出手夺宠爱才对。

    为啥却成了他和俄日敦塔娜抢春儿。

    胤禟见识过自家继福晋的粘人劲,若不是额娘发威,她能天天往留花院跑,撵都撵不走的。这德行,加害春儿的可能性近似于零,她一猪脑子,也设不了高级圈套。胤禟很不满意俄日敦塔娜分了春儿的注意,他很想说你个贱妇滚回正院里待着,爷陪春儿去。

    可惜他没用。

    感觉到胤禟的咬牙切齿,俄日敦塔娜甚至到他跟前溜了两圈,成功将胤禟气炸肺她心情猛的就愉悦了。离开蒙古大草原,福泽郡主俄日敦塔娜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

    作为草原姑娘,对着胤禟这张脸她真提不起胃口,怎么就有爷们长得这样娘炮。

    好吧,这样的实话不能说出来。

    比起报复在她身上出大恭的弘爱小阿哥。

    比起同后院女人们死磕。

    比起在太后娘娘跟前刷存在感。

    俄日敦塔娜选择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以气死胤禟为宗旨,和他抢女人。这是另一种报复,谁让胤禟不宠她,谁让她有个折腾人的额娘,谁让他娶的小老婆都这样气人。

    气过胤禟之后,某蒙古女人整个都舒爽了,她甚至给了郭络罗氏一个灿烂的笑容,险些将人吓尿。

    有病就回去治啊,别出来吓人好不好。

    在这样的氛围之中,花朝节到了,回娘家,尤其是应对不知道在盘算什么的老太太,元春觉得,她还是摆出架子九侧福晋的架子比较好。元春上了个梅花妆,穿着金橘色旗袍,头上插了八只金钗。碰了头才知道,俄日敦塔娜一点不比她素净。她穿着正红色旗袍,头上金钗,手上金镯子,腰间还别着一条金柄软鞭。俄日敦塔娜模样本就艳极,一身行头太打眼,同她一起,元春都显得低调了。

    她们各自带了两个丫鬟,还有小厮捧礼物盒,元春没带儿子们出来,将容若留下照常上课。元春想扶俄日敦塔娜上马车,蒙古疯婆子却翻身上了马。

    这么高调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去砸场子了?

    “福晋……”元春无奈的唤道。

    对方显然没打算听她的话,元春只得爬上马车让他们快点跟上。

    俄日敦塔娜没在京中活动,她在贾府门口翻身下马,那一身行头吓尿了站在门口迎客的赖大。

    “这是九侧福晋的娘家?”这么问更不对味,管事的躬身作揖,“您是哪位?”

    “我是九阿哥胤禟的继福晋,听说府上办酒,过来看看。”

    o(╯□╰)o

    真的只是过来看看?真的吗?

    您提着鞭子是要干鸟?

    赖大整个都不好了,不放这姑奶奶进去,怕惹出祸事;放她进去,又怕砸了场子……在富贵人家当个管事怎么就那么难!他还没想好怎么办,又有一辆宝蓝色的马车到了,赶车的小太监自觉趴在地上,元春踩着他的背下来:“福晋动作倒快。”

    喂,喂。

    大姐儿,九侧福晋……就这一句真的好?

    您就放心把这泼妇放进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真人,京城里早就传遍了,九阿哥新娶的继福晋和八阿哥家的母老虎是一路货色。这样的场合,您将她放进去合适?

    赖大还在挣扎,元春就挑起眉。

    “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迎福晋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不及了嘤嘤,字数差点明天补。

    我想说,继福晋她就是个蛇精病,一点就炸,炸了就大放厥词拉仇恨的那种。她喜欢的肌肉猛男,不是九爷=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