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孝庄死后,除了科尔沁草原陪嫁来的大宫女,孝惠身边鲜有说得上话的人。五年前,琪琪格嫁给老十,她还高兴了一阵子,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十福晋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冲动易怒总惹麻烦。帮她擦屁股的次数多了,孝惠就厌烦。

    冷落了琪琪格之后,孝惠又孤单了一阵子,好不容易盼来九继福晋,虽然民族不同,她实实在在也是草原上来的。早就听说蒙古郭尔罗特部的福泽郡主是受大巫祝福的……

    这回更爽,一个照面她就震撼了。

    琪琪格只是蠢,俄日敦塔娜还狂妄得不行,嫁过来第二天,当着她的面就大放厥词,说自己是蒙古贵女,怎样怎样,一股子王霸之气,完全不把九阿哥后院其他女人放在眼里。

    这就罢,她不防着贾氏,反而同宜妃的亲侄女杠上了。

    ……呵呵。

    会咬人的狗不叫,稍微有点脑子都看得出来真正难对付的是出身不高的贾元春,从四年前开始,和她作对的所有人都遭了秧,这其中最惨的又要数九福晋董鄂氏。

    正房与侧室之间矛盾从来就没消减过,能够像她这样,西风彻底压倒东风的,除了董妃之外,真没有过。说来也可笑得很,四十多年前,董鄂家的女人践踏她正宫皇后的尊严;风水轮流转,报应就来了。

    贾氏与宠冠六宫的董妃并不相同。

    她不嫉妒,也不闹小脾气,从来不刻意刷存在感,总是微笑着站在胤禟身后,温柔又宽容,受了委屈也不闹腾。她成功走进了胤禟内心,在各方庇护之下生下四个小阿哥。

    想找她麻烦,又拿不住把柄。

    继续纵容,她在九阿哥府的地位会更超然。

    许多事,孝惠都看在眼里,她不说什么也不得罪谁。好不容易看在大草原的份上提点俄日敦塔娜一回,人家还不领情,觉得她一个老太婆看不清局势。

    没有人喜欢被顶撞,俄日敦塔娜成功引起了孝惠的反感。

    从满怀希望到彻底落空,孝惠又回到从前那般,她今年六十五岁,人老了就容易思乡,这半年,孝惠总是想起年轻的时候,她也天真烂漫过,那时天天跑马,看长河落日。她的青春断送在满是勾心斗角的紫禁城,系在福临身上的真心也枯萎凋零。

    五十年啊!

    她在紫禁城里耗过了五十年光阴!

    从曼妙少女到头发花白的老太婆,孝惠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去长生天之前至少再看一眼美丽的大草原。

    这样的心情传递出去之后,大孝子康熙立刻将草原行提上日程。胤禟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他当晚就将这事告知元春,收服兰陵王的任务终于有着落了。

    最先想到的是任务,然后又记挂儿子。

    “元宝他们也去?”

    这却难倒了胤禟,“这样远的路程,按照习惯,他们是不能去的,再聪明也才不到三岁而已。”看元春眉头皱得死紧,满脸担心,胤禟补充道,“赶明爷进宫同皇阿玛说说,这一趟没三个月回不来,把他们留在府中实在不放心。”

    胤禟从不以为后院风平浪静,最看得清局势的是完颜氏,她出身低,没必要折腾什么。郎氏与刘氏就说不好,她们都在留守名单上。稍微有脑子就该知道,比起谋害子嗣,不如加把劲自己生一个,然而,也不是人人都聪明。

    “都是结实的,身体倍儿棒,不用担心路途奔波……妾实在放不下他们,万一奶嬷嬷疏忽,病了痛了可如何是好。元宝那财迷样,奴才们哪安抚得了他,弘暲也是,每天都要读一篇三国故事给他听,否则还不皮痒?……”元春整个是恍惚的,完全陷入臆想之中,她这样,胤禟心里也不舒坦,自家儿子的确聪明,却不是好打发的,这些他都知道,这好似是第一次见春儿这般担忧。她进门四年了,无论是福晋刁难,或者有新人进门,她都没有异样,唯独今天。

    理智告诉他,这是侧福晋应该有的表现。

    大度宽容能同别的女人和平共处才是后院生存的最高境界。

    包括先福晋董鄂氏以及额娘在内,没人能做到。她们的宽容是伪装的假象……唯有元春。

    最初是高兴的,这样的女人才能让男人放心在外拼搏。

    他一直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如今方才知晓,会嫉妒是因为在乎,想弄死别的女人是希望夫君能只看着自己,这是爱的极端体现。他以为春儿是相信世间真善美的,温柔理所应当。直到目睹她为儿子牵挂忧心,胤禟心里想挨了重锤,闷闷的疼。

    胤禟盯着元春看了半晌,絮絮念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的某人终于察觉不对。

    元春眨了眨眼,双手捧上胤禟的脸,却被一巴掌打下来。

    “是遇到什么麻烦?”她又觉得这不可能,四年了,她从未见过胤禟露出这样的表情,空洞洞的,怅然若失的。心里纳闷极了,元春依然戴着微笑的假面,“还是身子不舒坦?”

    ……呵呵。

    胤禟自嘲的牵起嘴角,笑得十分难看。

    她还在笑,她总是在笑。

    什么宽容大度。那是因为不在乎,她从未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例行敷衍罢了,所以不受伤,所有能全身而退。胤禟很想提着元春的领子大声说:老子是心里不舒坦。

    想问她对自己是什么感觉。

    想看她嫉妒,发疯的嫉妒,想剖开她的心,看看是什么颜色。

    过去的自己多可笑,以为游戏人家做花花大少,却被这样冷酷的女人套了个牢。

    想辩驳,不愿服输,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他——你爱上了这个女人!

    多么可笑的事实。

    哗众取宠的自己。

    胤禟越笑越大声,好似真的遇到了滑稽的事,他捂着肚子哈哈笑着往外走,在迈出院门的时候红了眼圈。小路子从没见主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一句话也不敢说,低着头跟在身后。

    傻子都能看出九阿哥情绪不对,还往枪口上装的那是白痴。

    显然,胤禟没想轻易放过他,“小路子。”

    “奴才在。”

    “你说贾侧福晋是怎样的人?”

    在背后议论是非不是好太监应该做的事,不过……他也顾不得这些,万一惹毛了主子,吃不了兜着走。小路子想也没想,谄媚的说:“贾侧福晋是奴才见过最温柔的人,从不与谁为难。”

    ……娘里隔壁,你就不会说几句难听的?

    非火上浇油?

    胤禟转身狠狠瞪着小路子:“油嘴滑舌的狗奴才!”

    <<<

    贾元春失宠了。

    这是九阿哥府上下一致得出的结论。

    没听说出了什么事,胤禟突然就改了性子,他学老四雨露均沾,后院所有女人每人一天轮着转……除了贾元春。

    没错。

    从那天起,胤禟再没踏足留花院。

    郭络罗氏高兴得给菩萨点了一把香,求神拜佛还是有效果的嘛……丫鬟奴才也放肆起来,克扣月例毫不手软。小路子恐慌得很,虽然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爷怎么就发起羊癫疯来?贾侧福晋这样温柔又识大体的女人哪里找?阖府上下最高兴的是福晋俄日敦塔娜,某天侍寝的时候她还感谢了胤禟。

    终于不限制她找好闺蜜聊天了。

    错怪你真是不好意思,九爷你是有良心的。

    胤禟本来就在赌气,听了这番话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贯彻得很彻底,胤禟忍住了,他甚至没去留花院看儿子,却收效甚微。元春也纳闷了半天,她不知道胤禟发什么风,难道是每个月那几天到了?死过一次的人境界完全不同,纠结不出结果她就放弃了,自在的养儿子看戏。丫鬟婆子甩她脸色没关系,权当没看到,克扣月例没关系,继福晋真是好人,知道这事以后抡起鞭子就将府中管事抽了一顿。

    狗仗人势的奴才。

    元春这样淡定,四个小家伙却忍不住了。

    弘历又做了好几首诗,若是从前,胤禟早夸他了,这回连炫耀都找不着人,“额娘,阿玛为什么不来看弘历?好多天都没过来了。”

    “弘暲也想阿玛了,QAQ。”

    元宝嘿嘿一笑,“书上说男人有钱就变坏,阿玛这么多钱,当然会抛妻弃子了。”

    弘晟一巴掌拍他脑瓜上,“再说没收你金条。”

    ……不说就不说,比起黑阿玛,金子更重要。

    “阿玛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元春简直不知道怎么安抚这些小混蛋,平时不觉得,胤禟半个月不来他们就这样,没出息的。元春没立刻去劫人,她想看看蠢儿子会怎么做。

    又过了三天,他们从留花院溜出去,排排坐在大门口等人。

    胤禟有半个月没见到他们了,心里也想得很,他出现之后弘历立刻冲过来,抱住小腿,“哇……阿玛坏,阿玛不喜欢弘历了!”

    弘历哭得撕心裂肺,弘晟与弘暲也都红了眼。

    果然是他亲儿子,这么乖。

    胤禟想说点什么,还没憋出来就被元宝抢了先,他抬着头,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阿玛你想抛弃我们也行,把金子都给我。”

    ……呵呵。

    果然不应该感动的太快。

    四个儿子里面总有讨厌鬼。

    心思这么歹毒果然要好好管教了。

    胤禟抱着弘历往里走,将小儿子安抚下来,然后揍了元宝屁屁……这些花絮府上的鬼魂都告诉元春了,果然还是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折腾什么?

    “美人,那孽畜这么对你,我们打天下去吧!”

    “就是就是,美人你这么温柔大度,他还这样,良心都让狗吃了。 ”

    “离!必须离!日子没法过了!”

    “说什么生意忙没时间来后院,放/屁,他能骗过大爷我?昨个儿还歇在表妹那儿!”

    ……

    它们知道胤禟的纠结,明白问题出在哪儿。

    凭啥要帮忙?

    难得有机会折腾九阿哥。

    元春倒不是情商捉急,她上辈子深深爱过,后来伤了心,死过一回重心就放在亲情上。一来是刻意回避,二来她压根没想到胤禟会喜欢上她。

    京城第一财神+男神,出身高贵,模样英俊……元春无法想象这样的人谈情说爱。对那么好看的福晋都没好脸色,除了“仙女转世”可利用之外,凭啥真心对待她?

    还没想明白,元春就得到消息,林如海修书到贾府,大概意思是想把女儿接回去。史太君本就抑郁的很,先是分家,府上人走了一个又一个,现在只有宝玉和黛玉能逗她乐,林如海还要来抢人。

    出事之前上赶着把闺女往京城送,如今生怕遭牵连,又要把人接回去。

    史太君不相信这是黛玉本人的意思,那么乖巧懂事的外孙女怎么会干出这样狼心狗肺之事?她破口大骂林如海,将气撒完了就回了信,说什么林府没当家主母,黛玉回去还能嫁好人家?不如留在京城里,生辰宴之后她已经声名大振,退一步说,同宝玉相配也是极好的。

    因为二房高贵了不少,史太君还没将主意打到黛玉身上,宝玉那样好,公主也娶得!

    若不是提前收到女儿的来信,林如海真要被史太君骗了,说得真真好听,生辰宴闹出那样的丑闻,对黛玉能有什么好处?他深切认识到岳母说话不实,也不再写信与之争辩而是做了两个决定。

    首先,请姨妈走一趟京城,亲自接黛玉回来。

    其次,准备续弦。

    林如海与贾敏伉俪情深,他本想守着爱妻的牌位过一辈子,现在看来,为了维护女儿的名声,以后放个好人家,他不得不娶个填房。这个决定很艰难,他在贾敏的牌位前守了一整晚,将这两年的事说给她听。贾家声名尽毁,黛玉不能再跟着她外祖母,否则怎么嫁的出去。

    从那封书信里就能看出,贾家人是自找麻烦,大老爷拎不清,二房贾宝玉又是个色/胚,这样没用的东西还想娶她女儿?做他的白日梦!

    本来,贾敏的牌位供在林如海的卧室里,决定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之后,他将牌位挪去了林家祠堂。

    受到委托去京城接黛玉的是已经过世的林老爷子的长姐,她已经六十多岁,在林氏宗族说话很有分量。知道贾家那些混账事以后,她坚决支持林如海的做法,立刻就要动身。这位姑奶奶年轻的时候就是惹不得的嘴炮,句句话都噎人,厉害得很,出发之前,她给林如海打了包票,绝对将事情办妥,非得让史太君放人。

    史太君前些日子也闹过几场,甚至进宫找过太后,她是要脸面的,总说不出狠话,逼急了就要晕倒。没再收到回信的史太君以为女婿妥协了,她做梦也想不到作死引来了浑人,还有……林如海要续弦了。

    知道这事以后,元春心情不可谓不好。

    这算是林妹妹自己醒悟,由她亲自出面,用相对温和的方式同宝玉道别,就不会重蹈覆辙。黛玉进京也就两年而已,就算滋生了感情,也没到割舍不下的地步。

    若非林妹妹主动要走,元春真不敢棒打鸳鸯,谁知道会不会提前引发悲剧。以黛玉事事稳妥的性子,应该能摆平宝玉然后回去才是。

    元春将心思放到林妹妹身上,她成功的忽略了胤禟,又是半个月过去,没得到理想结果的某人彻底炸毛了,他砸了能砸的所有东西,想去留花院质问元春有没有心。

    他最终也没去。

    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康熙和宜妃包括众阿哥都察觉到胤禟不对劲,试探之后,也不是亏本成了穷光蛋。康熙问过他两回,都没得到理想的回答,就放弃了,倒是宜妃,她将俄日敦塔娜召进宫问情况,这位蒙古来的继福晋是胤禟反常行为背后唯一的受益者,她这一个多月过得如鱼得水,自在的很,一不小心说错话就激怒了宜妃。俄日敦塔娜被狠狠骂了一顿,然后赶出宫去,还是从郭络罗氏那里宜妃得到了有价值信息。

    贾氏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激怒了胤禟?

    呵呵。

    难道她偷人了?

    不应该啊,仙女不都是品格高贵的。

    宜妃左思右想没个结果,只得将当事人找来,胤禟像是在赌气,啥也不说,贾元春最纳闷,她拽着宜妃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因为想不放心将儿子留在府中,想带他们一同去大草原上,胤禟就生气了,到现在也没搭理她。

    ……

    这是真相?

    再聪明的脑袋瓜也提取不了有用信息,喂。

    做额娘的,不放心儿子是理所应当。

    宜妃不觉得贾元春哪里做得不好。

    果然是每个月那几天到了吧。

    因为实在想不通,宜妃甚至找来了太医邹齐,问他男性生理问题,难道胤禟进入了人生的某个阶段,情绪起伏较大?

    邹齐比谁都茫然,他不明白宜妃的意思。

    他要是个现代医生就会不客气的说:“更年期是女人才有的玩意儿,九阿哥不具备那功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