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阿哥府的洗三宴浩大极了,收到邀请的全数到场不说,不受邀的也都变着法混进来。你说丢脸?和瞻仰贾侧福晋七位小阿哥的荣光相比,那就不算事儿。

    这仅仅只是目的之一,他们难得找到这样光明正大的机会给九爷送礼,怎么稀奇怎么来,怎么珍贵怎么来……只盼能得土豪阿哥青眼,传授旷绝古今的生子秘方。

    没错!就是生子秘方!

    贾元春的确没藏私,不过截至目前,受益的就只有皇室中人,尤其是各家福晋,十几位主子一起挺着大肚子简直是本朝从未有过的创举。那灵验至极的药方子通过宜妃娘娘递到万岁爷手中,然后就被皇家把持。

    康熙暗示说,只有为朝廷重大立功的臣子才可以一览秘方。

    这个标准是他主观裁定的。

    众阿哥众福晋众妃嫔一点意见也没有……皇族受益就得了,要是尽人皆知生儿子还值钱?如今沾光的只有阿哥嫡福晋,要是广泛散播,侧福晋和妾虽然地位低,肚子指不定更争气。夺嫡之争岂不是更危险更艰辛。看九爷府上,五年之内,贾侧福晋就生了七个阿哥,要是都按这个标准,各家各户儿子七八十人……养不养得起另说,这规模,分家产的时候怎么了得。胤禟膝下九个小阿哥就已经让元宝悲痛欲绝,成亲时的聘礼还是次要的,等到百年之后阿玛断了气,家产九等分,他能拿到多少?

    哦,错了,不是等分,嫡子拿大头。

    元宝能想到的问题,康熙自然也能想到,本来还沉浸在多孙多福的喜悦之中,想到秘方扩散可能带来的隐患,他就后背一凉。“重大立功”这个条件就是在这般背景下出台的,标准是他在掌握,康熙下定决心,至少在自己的任期内要牢牢把持方子,维护嫡子的权益,让后院安宁。

    他召见过得到秘方的儿子们,给他们下了禁言令。分析了利弊之后,阿哥们的反应和康熙不相上下,尤其是二、三、八、十四……这些对皇位有需求的。

    谁也不想接过烂摊子。

    晓之以理,束之以刑。

    康熙给五阿哥胤祺——也就是现任皇宫暗卫统领下达密令,严禁私下传递秘方,一经发现,不用上报,直接处理。都说康熙是明君,作为皇帝,谁能没点狠劲儿。

    这道密旨普通人是不知道的,胤祺只提点了自家额娘和九弟而已,都是聪明人,很快就理解了康熙的意思,一旦被发现,基本小命堪忧。

    宜妃表示很淡定,她已经有两个如此优秀的儿子,并没有继续生下去的打算,进宫快三十年,她已经不年轻了。自己不用,就更不用说便宜别人了,郭络罗家那边倒是来求了许多回,都已经撕破脸,还能拿这样的好东西便宜他们?宜妃都这样了,胤禟还能拆台?他本就是自私自利的,依他的性子,早先就不会承认自己有秘方。

    ……事实上,皇阿玛高看了那方子的作用,按照帅鬼的说法,方子只在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有效,也不是想生几个就能有几个。不至于造成后院阿哥拥堵的情况。

    元春的确是生了两胎,共七个。

    那是她的体质在作怪,和秘方没多少干系。

    搞清楚方子的作用方式和效力之后,胤禟去了趟五阿哥府,将真实情况向亲哥说明。一来避免杀戮,二来让五嫂别再折腾自己了,能不能再生一个不是药方能够决定的,听天由命吧。

    知道这个以后,胤祺就松了一口气,林家秘方是炒作得好,先是贾是那辉煌的两胎,后有众福晋相继怀孕……大嫂、八弟妹她们恐怕觉得自己祖上积德捡了宝,压根想不到房子的效用是一次性的。再有,也不是百分百能生阿哥,虽然概率很低,也有可能是格格。听说了这个之后,胤祺囧了又囧,他塔喇氏已经生下弘昇,是阿哥,若大嫂和八弟妹也都是阿哥,就会带来一种秘方铁定有效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有人生了格格……那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绝壁会被说成“没有生儿子的命”。

    这方子真没有皇阿玛以为的那样可怕,也不会让家家户户都搞出百八十个儿子。

    知道这个秘密以后,胤祺安心的参加了九阿哥府三位小阿哥的洗三礼,也就是他准备添盆的物件还算正常,别家简直卯足了劲,他们准备的东西十分整齐。

    大师开光的金锁,大师开光的金佛,大师开光的金镯子……

    一千面额的银票,五千面额的银票,一万面额的银票……

    平时都抠到家了,这会儿简直舍得极了,胤禟事先没想到会这样疯狂,他准备的盆不够大,四分之一的宾客到前面来放下添盆物件,那铜盆就满了,真是甜蜜的烦恼。

    胤禟吩咐小路子紧急加了几个盆来,看着那一叠叠的银票,一堆堆的金锁金佛,他心都融化了。

    嘤嘤……不愧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真懂事。

    这年头,阿玛不好做啊。

    整整九个儿子,不变着法捞钱怎么养得活?

    添盆这个程序还没走完,李德全就来了,他带来了两样东西:一是万岁爷给乖孙准备的添盆物件;二是一道圣旨。“五阿哥胤禟接旨!”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赐名的。

    等李德全念出来,他们都惊呆了。

    “……(省略二百字)……封九阿哥胤禟为固山贝子,入正蓝旗。钦此。”

    别看康熙说的冠冕堂皇,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不过是借口罢了,康熙爷为啥给九阿哥加封?不就是因为他家侧福晋能生,又给皇家不孕的正室带来了希望么?别家是外嫁女依靠娘家依靠夫君,九阿哥府完全反过来,贾氏辉煌的成绩让万岁爷给九阿哥加封,他如今是贝子爷了。至于贾家,就算整个倒了,就算没人立在朝堂上,也不会对贾氏有任何影响。她做得太好,完全达到了万岁爷对阿哥侧福晋的预期,已经成了标杆性质的人物。

    连满洲卓姓大族的贵女也没她滋润,除了没有嫡福晋的头衔之外,贾元春样样都比别人强。

    羡慕嫉妒恨是肯定的,胤禟接过圣旨,站起来,然后就被热情的宾客包围了,他给小路子使了个眼色让他给李德全封个红包,这才花言巧语对付起这些纯拍马屁完全没节操的大臣。

    元春在月子里,不能见风,虽如此,她也没感到烦闷,府上鬼魂绘声绘色的重现前面的热闹景象。

    “美人哟哟哟,你以后就是贝子爷的侧福晋了,儿子不是白生的!”

    “闭嘴!你个蠢货,美人这样宠辱不惊,被你说成是卖儿子求荣的。”

    “赶在冬月生了也好,等冬猎那会儿就出月子了,这京城眼看就要生事,不太平。”

    “有兰陵王在,我们怕个蛋,府上一定会好好的。”

    ……

    元春自然之道它们是在笨拙的安慰自己,她笑了笑,“腊月中旬正好出月子,再不济还能让容若附身,元宝他们有自保之力,总不会出事的。”

    那不是废话么,地府御封的阴帅能被虾兵蟹将摆平?阴帅是有对付活人技能的,非关键时刻不能用罢了。比起安全方面的担心,她更想知道新来的仨小子都是什么属性。

    弘晟秉持中庸之道。

    弘暲走的武将路线。

    元宝嗜金子如命。

    弘历活脱脱一个半吊子诗人。

    元春不知道剩下这三个会扭曲成啥样,七个混世魔王结伴,上书房做学问的日子一定不会孤单。元春叹口气,“仪式可完了?小家伙还好么?”

    “刚开席,九爷封了固山贝子,不被灌个烂醉恐怕回不来,小阿哥倒不用担心,宜妃娘娘亲自安排的嬷嬷,妥当着。”又有个女鬼说:“这日子贾家竟然没来人。”

    话音刚落,就被容若驳斥了。

    “史太君方才死了七八个月,孝期未过,岂能参加宴席?”

    “添盆是送到了的,没来人罢了。”

    元春倒没有不舒坦,大清朝最重孝道,孝期参加娱乐活动简直找死。元春想起上辈子姑太太贾敏死后,府上照吃照喝,没有任何改变……母亲应当是没有守孝这个概念的,恐怕是兄长贾珠提醒了她。

    琏哥儿成亲的时候,她和母亲是见过面的,并没有遗憾,她拿了针线篓子过来,绣了一会儿,然后就躺下歇了。这日九阿哥府热闹了一整天,宴席从午间摆到夜里,还有戏班子吹拉弹唱。

    胤禟不负众望的被灌醉了,不仅是阿哥们,所有的男宾都要和他喝两杯……要知道,因为生子秘方,满朝文武几乎都来了。御史台也没拉下,他们是用生命在监督超纲,守在九阿哥府生怕有任何违规违纪的事情发生。

    哦,如今不是九阿哥府,而是九贝子府了。

    福晋们基本没来,都忙着养胎,礼倒是带到了,至于随阿哥们过来的侧福晋状态都差不多。自上桌子起,她们一直在交头接耳。

    “贾氏也是侧室出身,总不会为难我们。”

    “是了……她可是被皇上赞过的,说是本朝侧福晋的标杆,既然皇上的意思是让我们向她看齐……生阿哥是非常重要的事。”

    “我们说再多都是白搭,还是想法子去后院里见一见贾元春。”

    “就算一时问不出所以然来,照着她的样子布置院子总是没错的。”

    ……

    能坐上侧福晋之位的大多有脑子,她们想得很好,只是错误估计了康熙的意思。

    侧福晋的标杆指的是啥?

    指的是她温婉的性子高尚的品格。

    包容,善良,不妒忌。

    绝对不是指一打一打的生儿子。

    侧福晋们没吃几口,就说要去园子里逛逛,结队往后院去了,她们一路直奔留花院,到了门口才被拦下来。这种情况胤禟已经预先想到了,洗三这日府上龙蛇混杂,满朝文武及家眷都来了,谁能保证没个莽撞的溜进后院里,胤禟不愿元春被不长眼的家伙冲撞了,早先就安排了高手守在留花院门口。

    都是他花重金请来的人。

    各家侧福晋来得整齐,被拦得也很整齐。俩“侍卫”拿佩刀挡在门口,摆明了不让进。

    交换了眼神之后,三阿哥府田侧福晋就站出来:“我们府上薛格格是贾侧福晋的亲表妹,她让我带了话来,侍卫大哥行个方便。”

    要是一句话就能混进去,九爷的钱不是白给了。

    两人还是那样,完全没有动摇的意思。

    田氏是聪明人,否则也不会在董鄂氏手下保全下来,她正想补充点什么,就被别家耐不住的抢了先:“守院门的也敢在本侧福晋跟前放肆,不想干了是不是?”

    这话说得好!

    俩面瘫终于有反应了,“想进去可以,拿九爷的手信来。若没有就少废话。”

    ……好凶。

    大放厥词的险些被吓尿,她极力维持着镇定,说:“没听过这样的规矩,找贾妹妹叙旧还要胤禟同意。”

    那侍卫又开口了:“想找存在感你来错地方了,也不看看这是谁府上。”别看他们穿着侍卫的衣裳,实打实都是武林高手,有脾气的。本来吧,像田氏那么温声细语的,人家她那个这舒坦指不定就妥协了,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些不是太子派来的,看她们的表情更像是有事相求。

    人在江湖飘,首先得消息灵通,他们原本不混京城圈,也听过九阿哥府的趣事。九侧福晋更是的称颂的奇人。从她们的身份和贾氏的能力推测,八成是来求秘方的。

    瞧这些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满头满身都是证明身份的,头上金簪子都是八支十支。这么高调这么骚,身上却没个正红色,十来个女人全这样……这说明啥?都是侧室呗。

    早就听说各家嫡福晋都怀上了,说是受了贾元春的恩德,如今看来倒不是空穴来风。

    田氏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那些稳不住情绪的蠢货一眼,上门求人就要放低姿态,你这么吊人家凭啥给你通融?她们拧了拧帕子转身就走,闹到这份上,今天铁定不成,还是择日单独过来。

    这些女人前脚闹过,胤禟后脚就知道了,见她们灰头土脸的出来,不愧是重金聘请的,那俩侍卫真本事。田氏安静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大阿哥府的侍妾吴雅氏却哭哭啼啼告状去了。

    “爷,您可得为妾做主啊。”

    胤褆的心情很不美,从前有个喜欢在别人家宴席上大出风头的女人,她叫董鄂氏,她多说多错倒了霉,如今轮到自个儿家的了?作为一个武将,胤褆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在今天这种场合,别人家洗三宴,这是好事,你非给人找不痛快。胤褆冷着脸问:“所为何事?”

    吴雅是用手帕抹了抹泪,道:“这府上奴才也太放肆。”

    ……不用说了,他娘的,你是三福晋董鄂氏的亲戚吧?咋一个德行?

    “你闭嘴,滚回去。”

    胤褆还想挽救一下,他失败了,九爷伸手拦了一把,说:“大哥不用给弟弟面子,你带她来我府上观礼,想必在府上是很得宠的,虽不是正室,有意见弟弟也得听。”

    吴雅氏不知道这是糖衣炮弹,胤禟和元春都喜欢用的招,她以为自己得到了重视,被阿哥们看在眼了,心里还很得意。“是这样,我去贾妹妹的院子想看看她,走到院门口就被两个没眼力的侍卫拦下来,说什么要进去得有九阿哥的手信,我……”她没说完,也没有机会说完。胤褆反手一巴掌扇过去,“贾氏在月子中,不宜见客,你去做什么?”

    吴雅氏被扇飞出去,脸已经肿起来。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爷应该找九阿哥问责才对,为啥要打她?

    “我做错了什么让爷震怒?”

    “我做错了什么?”

    ……

    胤褆没搭理他,反而是朝老九拱了拱手,“九弟莫气,哥哥在这儿给你赔礼,是吴雅氏做得不对,不该去打扰贵府贾侧福晋。”这样的好日子,胤禟也懒得计较,他大方的接受了胤褆的道歉,继续喝酒。

    吴雅氏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去留花院看贾氏?

    呵呵,她进门六年,以前咋没见你这样积极?不就是为了所谓的生子秘方么?

    伊尔根觉罗家在朝上的人不少,过来观礼的也有好些,听吴雅氏这么说,他们原本的好心情就消失殆尽了。因为大福晋一直没生出阿哥,他们才容忍这么久,后院这些个女人心大了,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好好的洗三宴,因为各家福晋莽撞的行为,让众人生起了不同的心思,胤禟倒是喝得高兴,他没说什么,阿哥们就聊起天来,老大和老八说起自家福晋,都有□□个月,年前就得生。其他阿哥也在交流心得,卯足了劲想赶紧添个儿子,本来,阿哥府上嫡子基本是没有的,各家情况都差不多,好一些的有两个庶子,八阿哥府一个也没有。本来,除了胤褆、胤禩和太子,他们都没啥压力。现在好了,老五家的他塔喇氏已经生了,皇阿玛亲自赐名的,老大和老八眼看也要有动静,等到越来越多的嫡子出生,那些没音讯的就要尴尬。

    都是一起拿的秘方,人家怀上了你为啥没有。

    摆明是自己不行。

    胤禟府上洗三宴的小插曲并没能瞒过康熙,毕竟,想生儿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康熙就没去找他们麻烦,只是再次敲打了众阿哥。元春家三个小家伙的洗三宴和他塔喇氏的儿子差了两天,两相对比,差距就出来了。那日胤禟用四个铜盆才装下银票和各种开光的金器,五阿哥府一个盆解决问题。

    首先,宾客砍掉一半。

    其次,添盆物件也廉价许多。

    胤禟是统计过的,别的不算,光洗三那日收到的银票就有超过二十万两,这样一笔款子,他都没敢直接收下,而是立刻统计出来报告给康熙。

    超过二十万还不够确切,具体数据应该是二十八万五千五百两。

    还有金佛金锁金镯子一大盆。

    康熙简直没想到,那些天天在他跟前哭穷的大臣家底竟这样丰厚,一次洗三宴收入二十八万,那十几桌席也才吃了五千两银子。真是赚大发了。

    作报告的时候,胤禟字里行间都表达出——我并没有扣下来的意思,这是儿子们的。

    他是考虑到儿子太多不管日常开销或者请先生娶媳妇儿都要钱,胤禟尤其不愿苛待元春生的儿子,只得厚着脸皮和康熙讨价还价。都说是给孙子的,康熙也不好抢,心里不平衡的他给九爷安排了好些活计,让喜得贵子的他忙不过来。

    得知这个结果,最高兴的是五阿哥胤祺。

    洗三宴的巨大落差终于能够弥补了,这些个大臣也太会拍马屁,他才收了三万两不到,老九那二十八万也忒让人眼红,就算是亲哥哥……也忍不了。

    其他兄弟的想法也差不多,一来感慨天道不公,有钱的更有钱,穷的更穷。二来,他们准备向胤禟看起,生儿子之前一定要搞点噱头,让人前仆后继来送礼。

    二十八万收入被存进小阿哥的金库里,谁也不让动,府上又恢复到从前那般模样。元春安心坐月子,小阿哥被四个没良心的哥哥当玩具折腾,俄日敦塔娜天天往留花院跑,就想拐个儿子回去。

    她没有成功,这是显而易见的。

    冬月过得太快,只是一转眼就要到小阿哥满月。

    为了多捞钱,九爷连节操也不要了,他将帖子发遍了京城,诚邀满朝大臣。除此之外,还特别安排了两桌席,请京城富商过来,都是生意场上经常往来的,甭管是真有交情还是虚与委蛇,至少收到帖子的全部表示会备重礼上门道贺。

    胤禟将富商的心里把握得很好。

    一旦钱多的用不完之后,他们更多的就想要社会地位。

    京城里早就传遍了,众阿哥之中,老九家的门槛是最难迈的,满朝文武谁都想巴结他,全都不得其法。能接到胤禟的帖子那是荣幸之至,这样的机会谁会拱手让人?

    上次添盆,准备的物件必须拿出来让所有人看见,这样大大影响了物品的价值,太过贵重的东西也没人敢送。满月就不同了,他们完全可以把贺礼装进盒子里,系上红绸,谁能知道里头都有啥?这样的认知让大臣们疯狂了,他们拿出压箱底的宝贝送来,本来,本朝送贺礼并没有落名字的习惯,他们为了让胤禟知道哪个是自己送的,多么有诚意,竟然在盒子里放上一张信笺,上面写上贺词然后提上落款。

    ——XX旗,XXX,携全家贺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傻子才会送贵重的礼物不留名。

    大臣们财力有限,最风/骚的还是难得有机会参加京城最高层次宴会的富商们。

    士农工商,在大清朝,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

    能够接到九阿哥府的帖子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不能更大的荣幸。

    他们送来的贺礼才是弥足珍贵,为了成功进入八旗贵族圈,为了让九阿哥胤禟刮目相看,为了显示自己的确有实力……他们彻底豁出去了。

    两个巴掌高的金佛不算啥。

    比成年男人的大拇指直径更宽的粉色珍珠项链不算啥。

    前朝董其昌真迹不算啥。

    祥云图案的暖玉枕头也不算啥。

    元宝已经抱着金佛流口水了,胤禟尽量稳住情绪继续拆,他将每一件贺礼登记入册,写上是哪家送的,大概值多少钱,特别备注【董其昌的《岩居图》以及那尊金佛已经被元宝扣下,基本要不回来,请皇阿玛慎重决断。】

    康熙气得不轻,不为那尊金佛,只为董其昌真迹。

    说到这里我们就得介绍一下这个人。

    董其昌,前朝书画家,字玄宰,号香光居士。他是万历十七年的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擅山水,笔致清秀中和,恬静疏旷,温敦淡荡。他喜欢以佛家禅宗喻画,对后世影响极大。董其昌的书法出入晋唐,自成一格。存世作品极少,大多被康熙收藏。

    他手上有《秋兴八景图》和《昼锦堂图》,还有一册随笔,一册文集,一册字帖。

    康熙是董其昌的真爱粉,他的字就是临摹的董其昌。

    “是元宝不是弘历?他拿《岩居图》来做什么?”康熙竟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

    胤禟还没觉察,笑道:“那小子说要拿去给他四伯,说四伯最喜欢香光居士,连字也是仿的他。”这个解释不仅没得康熙夸赞,反而让他黑了脸。

    拿给老四?

    那混账不知道老四不是仿的董其昌,而是仿的他?!

    胤禛幼年时非常崇拜自家皇阿玛,什么都照着来,字也是临摹康熙,他对董其昌的欣赏是后来才培养起来的,根本不是真爱脑残粉。

    心塞!完全心塞!

    若元宝在这儿,铁定要挨一顿揍。

    给老四送狮子狗还差不多,董其昌的字难道不应该送给最需要的人?

    康熙原本以为他收藏了对方所有的真迹,从画到字到手稿。

    在今天,他郁闷了。

    胤禟对书画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的字也没有套路,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董其昌这个名字只是听过而已,他压根不知道这就是康熙的真爱。大多数时候,康熙并不喜欢儿子或者臣子猜他的心思,这不是好现象。这会儿他却恨不得揍老九一顿,这混账连亲爹的字都不认识,不知道他就是学的董其昌么?

    应该装作不知道呢?

    还是提醒他?

    康熙还没想好,胤禟又问他,这些送上门来的贵重礼物是退回去呢?还是收着?康熙当了这么多年皇帝,还没听说还有退贺礼的,嫌贵重你就别收,收了又还回去是啥意思?打脸是不是?“那尊金佛和董其昌的画卷就算了,别的你收好,都给朕的乖孙留着。”

    九爷压根不知道康熙经历了怎样的挣扎,想到《岩居图》问世,他却要拱手让人,心简直不能更痛。段时间内他不想见到胤禟和元宝了,不孝子不孝孙啊!

    元宝还有一个月才满四岁,他对康熙的了解非常有限,听阿玛说已经报告过了,果然抱着卷轴屁颠颠去了四阿哥府。

    “嘿嘿,四伯,元宝有好东西给您。”他一脸的求表扬,将卷轴捧到四爷跟前。胤禛摸摸他的头,这才接过来,展开一看…………香光居士《岩居图》。

    胤禛原本是个急躁的,有一次被康熙训了,然后才搞成了冷面王。

    他深吸两口气,还算镇定的开口:“这图哪里得来的?”

    “小弟弟满月的时候有个冤大头送的礼,”正说着,元宝就叹气了,“都说了要妹妹,额娘却生了三个弟弟,好悲伤!”

    ……别人家求都求不来,你这么欠扁真的好?

    胤禛觉得,再让他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大义灭亲。

    陷入自我世界的元宝并没有感受到四爷的情绪,他捧着心肝说:“之前的嫡额娘有一个弟弟,郭络罗额娘有一个,撇开元宝,我额娘还有六个……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等哪天阿玛蹬腿了,有八个兄弟要和元宝分家产!听说按照本朝规矩,嫡子和长子要多分,祖宅也归他们,阿玛要是留下一百万两,元宝连十万都分不到……”说着他就开始抹眼泪了。

    元宝这样,胤禛就高兴了。

    “这就算了,衣食住行不要钱啊?请先生不要钱啊?成亲的时候不给聘礼啊?”元宝小拳头握得死紧,他仰头泪汪汪的看着四爷,“四伯,元宝求你个事儿好不好?”

    虽然感觉不会是好事,胤禛还是决定听一下:“说。”

    小家伙扭捏了一下,害羞的说:“要是额娘再生弟弟,元宝就踹了阿玛,跟着您怎样?听说四伯府上只有弘昐弟弟,还是李格格生的,算上四伯娘肚子里的弟弟,元宝能分到好多。”

    胤禛的确很喜欢元宝。

    元宝的确很聪明。

    这却不代表他想要这么个儿子。

    他几句话就让四爷血条空了一半,啥叫跟着他分得多?

    这摆明是说他生不出儿子!

    小小年纪就想这么多,算盘打得比他亲爹还精,青出于蓝胜于蓝啥的,真是够了。“九弟家资丰厚,少分点也比跟着四伯强。”

    元宝一脸不信。

    忽悠谁啊?

    都知道您就是下任皇帝了,跟着土豪爹分的是他的家产,跟着您分的是天下!

    胤禛叹口气,真是服了这小子。

    “这图,你皇玛法可看过?”

    元宝抖了抖眉,道:“这是亲亲小宝贝送给您的,同皇玛法有啥干系?”

    ……有啥干系?

    ……这都不知道你还敢送礼?

    ……送错人了知道不?

    “香光居士是你皇玛法最欣赏的书画家。”

    元宝难得这么傻气,他问:“香光居士是谁?”

    胤禛指了指画卷,“画这幅图的,前朝名仕董其昌。”

    卧槽这不对啊,难不成整个皇家都推崇这厮……元宝想说点什么,四爷又开口了:“我学的是皇阿玛的字。”

    QAQ,哭成傻逼有没有,要怎么说出阿玛已经进宫去报告过这个事实?

    心塞!好心塞!!

    元宝昨个儿还在嘲笑那些送礼的,阿玛这么自私,拍他马屁有用才怪。一转眼报应就来了,将皇玛法的真爱捧到四伯跟前,这不是胡闹么?完全是马屁拍在马腿上!元宝受的打击太大,浑浑噩噩就回去了,他没把真相告诉老四,第二重悲剧就在这天上演,胤禛抱着《岩居图》就进了宫,直说是元宝侄儿送来给他的,因为知道皇玛法欣赏香光居士特地拿进宫来。

    呵呵……

    康熙整个是黑化状态。

    你丫是来炫耀的吧?

    本来以为老四是所有儿子里面难得正直的,他错了!错得离谱!

    康熙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幅董其昌真迹,顺便给老四布置了新的任务,将国库最近几年借给各部的银两全收回来……三个月之内。康熙觉得,这是非常残酷的惩罚,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谈钱伤感情,讨债这种活是最惹人厌的。

    四爷能坐上皇位,他是与众不同的,不仅没觉得这是刁难,还觉得皇阿玛是器重他才安排了这样的任务。这是磨砺!是考验!是能力的锻炼!

    他愉快的接下康熙布置的任务,转身就开始琢磨用什么计策能达到目的。

    本来就郁闷得很,老四的反应让康熙心肝疼。

    冬月就是这么收尾的,迈上十二月的坎,大福晋明显感觉肚子沉甸甸的,随时都有生产的可能,她是在腊月初七发动的,喝了两碗鸡汤羊水就破了。她已经生过四胎,经验相当丰富,进产房没两个时辰就搞定了。

    府上嫡长子落地,胤褆这个当阿玛的才刚得到消息说伊尔根觉罗氏要生了,正忙着往回赶。胤褆回来的时候派去报喜的小太监都已经进了宫,听说福晋生了阿哥,他比胤禟还夸张,激动得晕了过去。二十多年啊……伊尔根觉罗氏进府二十多年了,小格格一胎又一胎,从来没个带把的,他遭多少人质疑,如今终于能为自己正名了!

    爷有儿子了!

    爷终于有儿子了!

    五福晋生儿子只是群情振奋而已,连大福晋这个惯会生闺女的都搞了个带把的出来,已经怀孕的简直高兴坏了,八福晋烧香拜佛只求跟着大嫂和五嫂的脚步。

    她还没生出来,冬猎的日子就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更新来了。

    我已经不能直视留言了。

    什么七仙女七龙珠七宗罪七个葫芦娃……

    对于你们的脑洞,我只想说一声:泥垢!

    ---

    排在前面这些阿哥基本都封了郡王啊,贝勒贝子啊,我写文的时候还是统一称阿哥,区分起来太麻烦了,写着写着我脑子要短路,泥们知道就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