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德妃乌雅氏低门矮户出身,无才无德,无胆识气魄,不配“德”字,撤封号……改四阿哥玉牒,记孝懿仁皇后名下,钦此。”

    别看德妃既偏心还爱折腾,她压根没想到,万岁爷会这样对她。

    降位份,改老四玉牒。

    德妃,哦不对,如今是乌雅妃了,她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嘴里喃喃道:“不会的,皇上是心疼我的,不会这样对我,我没做错什么,为何会这样?一定是佟佳氏那贱人,她给万岁爷托了梦,她把老四抢走了……”说着画风就有些变了,她全然没有身为母亲的气度,用最大的恶意揣度胤禛,“那养不熟的白眼狼,我就知道,本宫就知道,他迟早会被佟佳氏抢走。本宫为何早没掐死他,呵呵……不知廉耻不认亲娘的东西。”

    这番话,胤禛没福分亲耳听到,康熙却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本来还有些犹豫,改了老四的玉牒他就是真正的嫡子了,表妹二十年前就封了皇后的。如今看来,这个决定真是无比正确,乌雅氏压根看不到自己的错处,只会将罪过往别人身上推。直呼先皇后名讳,出言不逊,又侮辱四阿哥胤禛。

    康熙一直都知道,表妹是真心疼爱老四的。

    她生前求过自己,想让老四成为自己的儿子,真真正正的属于她的儿子。

    那时为了太子地位稳固,康熙没有答应。如今看来,安逸的生活腐蚀了胤礽的脑袋,让他变得盲目又自大。他不满足于区区太子之位,迫不及待的想更上一层楼。

    他忘了老父亲是怎样拉扯他长大,他忘了深厚的父子感情。

    这样的废物,留他何用?

    “永和宫那边继续盯着,给老四宣读圣旨的可去了?”

    李德全躬身道:“回皇上话,这会儿恐怕已经读完圣旨了。”

    康熙没再说啥,只是揉了揉太阳穴。

    李德全没说假话,短暂的安静之后,四阿哥府就欢腾起来,胤禛抑制着内心激荡的情绪,他含泪谢圣恩,颤抖着接过圣旨。改玉蝶……竟然是改玉牒。

    他不是没期盼过,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皇额娘竭尽所能都没办到这事,她死后,胤禛就收起这个念头,回到生母德妃身边。无对比,无鉴别,这些年他日子过的艰辛,不仅要全力完成皇阿玛交付的任务,还要应对额娘时不时的刁难。

    让他给十四补习功课,让他得到皇阿玛的夸奖?

    让他紧着弟弟,有好东西都让过去?

    让他背叛太子,扶持十四?

    让他厚着脸皮索要祛疤方子?

    ……

    让他痛心的事太多,胤禛习惯了忍,他以为终其一生就是这样了,没想到还有逆转之途。成为皇额娘的亲儿子是他的渴望,能够摆脱那不靠谱的额娘和弟弟简直不能更愉快。

    他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笑了笑。

    “胤禛谢皇阿玛恩典。”

    府上女眷也齐声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回真的是赚大发了。

    无论是福晋或者侧室都这么想。

    虽然没有册太子的意思,爷从包衣奴德妃的儿子变成了皇上亲表妹——孝懿仁皇后佟佳氏之子。这简直是改变她们命运的决定。

    嫡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只要不丧德,理所当然的就拥有继承权。

    这么多年来,四爷第一次离皇位这么近。

    传旨的太监走了,府上所有人都处于玄幻状态,持续了约摸一盏茶时间,她们才笑开来。

    “就说德妃是个偏心眼,整颗心都在十四爷身上,完全没把咱们爷当回事,如今可算是好了,虽然没能亲眼见到,总听人说,佟皇后是温柔得紧。”

    “什么德妃?如今已是乌雅娘娘了,妹妹慎言。”

    “对对对,说错话了我掌嘴。”

    她们真的太高兴了,以至忘了分寸,福晋那拉氏倒还镇定,她抚摸着肚子说:“皇阿玛下旨给爷改了玉牒这没错,你们切不可大放厥词乐极生悲。正是多事的时候,低调才好。”

    那拉氏说完就得到了胤禛的肯定:“福晋说得不错,过去怎样现在也不变,我去宫里给德嫔娘娘磕个头,你们都回自个儿院子去,别生枝节。”

    本朝以孝治天下。

    他飞黄腾达了,样子也要做全。

    再者说,乌雅氏的确是他生母,改了玉牒给她磕个头是应该的。

    康熙可以恣意辱骂乌雅氏,因为她偏心眼,她在老四和老十四之间区别对待,胤禛却不能。做儿子的哪能说母亲闲话?进宫这一路,他都在思考,皇阿玛为何会突兀的做此类决定,没经过前朝审议,甚至没传出半点风声。他思来想去不得其法,不知不觉就到了乾清宫外。

    通报过后,胤禛进殿去给康熙磕头。

    “胤禛多谢皇阿玛成全。”

    “哦?你不愿跟着乌雅氏?”

    “额娘不喜欢我,改了玉牒之后就不碍她眼了。”

    这话听了简直心酸,康熙叹口气,过去这些年,他扑在胤礽身上,对其他儿子没有足够的关心。表妹去后,老四回到乌雅氏跟前,的确是三天一刁难。

    想要摆脱这个偏心眼额娘是理所当然的。

    并不可耻。

    康熙点了点头,“老四你的称呼要改了,不能再叫乌雅氏额娘……做什么事都想象佟佳氏,她是真的关心你,从前求过朕许多次,想将你要过去。”那是若是答应了,也不会有后来这些恶心人的事。

    这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胤禛消化不了,康熙心里也累。

    先是老九进宫来诉苦,他一怒之下发了圣旨,然后就听说德妃破口大骂佟佳皇后,狂喷老四。一幕幕就像在唱大戏,康熙心累,他摆手让老四出去,胤禛还没走远,李德全就追上来,“四爷,您等等。”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又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别看李德全只是个太监总管,他是许多人心中的“主子”,众妃嫔众阿哥都不敢得罪他。说起上眼药,没人有李德全的成功率高。他日日伺候在康熙跟前,是深得圣上信任的。

    他说的话,怎么都得信七分。

    “李总管有话说?”

    “奴才只想说一句话,您能达成心愿,多亏九爷。”李德全说完拱了拱手,就走了,留下胤禛胡思乱想。他的心愿是改玉蝶记到皇额娘名下,远离永和宫。所以这圣旨是九弟求来的?李德全又是以什么立场说这话?正义的旁观者?或者胤禟的心腹。

    胤禛琢磨片刻,还是无解,他扭头看了苏培盛一眼,道:“你说,李德全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让爷效忠于九弟以兹报答?”

    苏培盛低着头说:“奴才以为,九爷并没有夺位的心思。”

    ……这么说也对。

    胤禛懒得去想更多,他直接去了永和宫,想要求见乌雅娘娘,却被伺候她的大宫女拦下来,对方不敢正眼看四爷,瑟缩道:“娘娘身体抱恙,不便见您。”

    本以为四阿哥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他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后撩开衣摆跪下,朗声道:“胤禛拜别乌雅娘娘,多谢生恩。”

    屋子里因为打了老四的脸洋洋自得的乌雅妃手里的盅子摔了。

    他以为老四会哭着求她。

    以为还有扭转的机会。

    再不济也要狠狠打他脸。

    没想到……情况竟然反过来。这改口速度真快,乌雅娘娘……这是在讽刺她不配德这个封号?不配为他额娘?还有那句感谢生恩,换言之,只有生恩,无养恩。这是在告诉天下人他这些年都是被虐待过来的。

    乌雅氏简直呵呵了。

    她是瞎了眼才养出这么个白眼狼来。

    四爷没给他生母更多的发挥余地,他实实在在磕了个头,起身就要走,却被一个拳头打翻在地,“你这王八蛋,竟然这样伤额娘的心!你怎么敢!你怎么配做我四哥!!”说着他又要抡拳头,同时还咬牙切齿,“我打你不知廉耻!打你忘恩负义!”听起来冠冕堂皇,实际压根没道理,别说宫里,整个八旗谁不知道德妃娘娘偏心,看看四爷和十四爷后院不同的配置就知道,一个全是满洲卓姓大族家的贵女,一个汉军旗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不过嘛,被乌雅氏泡在蜜罐里养大的十四阿哥说这番话也情有可原……他或许压根不知道自己吃肉的时候四爷只有肉汤喝。

    做人得阳光一点,不能总用恶意揣度人家。

    这当然是在讽刺,呵呵。

    十四爷同他亲哥压根不熟,哪知道人家心里的苦。

    他还要抡拳头,却被老十三掀翻在地。

    “谁让你打四哥!你为啥打四哥!”

    十四虽然品德不好,血性还是有的,他双目圆睁看着胤祥,同时抬手指向胤禛:“今天谁也别拦我,打死这个背信弃义见人就叫娘的混账。”

    胤禛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收回你的话,现在,立刻,马上。”

    他这么说,十四就来劲了,“自己做了猪狗不如的事还不让说?额娘到底哪儿对不起你?你这么回报她。”

    “这个问题你得问皇阿玛才能得到答案,我从没在任何场合说乌雅娘娘的不是,从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胤禛说完就要走,他懒得和天真烂漫的弟弟争论什么,十四却没有轻易放走他的意思,他伸手,再次拦住胤禛,“你这话什么意思?平白无故的皇阿玛为啥降了额娘位份,为啥改你玉牒?”

    “爷来晚了是不是?关于这个,哥哥我要给你赔罪了,十四弟。昨日四哥找到我,问我有没有祛疤的方子,用处不用我说,都能想到。我自然是没有的,看五哥就该知道,耽搁了一晚,今早我进宫来把事情说给皇阿玛听,希望他借张方子给我,做应急用。皇阿玛问明情况以后就把我轰出去,之后两柱香时间,圣旨就发出来了……”

    十三十四都没听懂话里的意思,老四却明白了,他终于知道李德全那番话的含义。

    乌雅娘娘为啥会撤封号?

    他为何会改玉牒?

    都是胤禟的功劳,他借祛疤方子给乌雅娘娘上了眼药。

    胤禛朝胤禟拱了拱手,表示承他情,以后会还的。

    老十四却皱起眉,按照九哥说的,四哥没错,他是为了额娘求方子;九哥更没错,他甚至拉下脸去找皇阿玛。问题到底出在哪儿?难不成是去疤方子让皇阿玛想到太子造反那日的情况,撤封号只是因为额娘丢下永和宫不管,慌不择路跑了?

    可是,太子造反之后,四哥理应遭牵连才是。

    凭什么他不仅没被责怪,还成了先皇后的亲子?

    十四还在自己的世界里,胤禛就走人了,胤禟在他肩头上拍了拍,也跟着去。本朝新晋的嫡阿哥和最牛/逼的土豪阿哥一次重要会晤,就未来,他们聊了许多。

    不要想多了。

    这个未来指的是“未来短暂的几天”。

    四阿哥府的门槛绝对会被踏破。

    太子前脚出了事,京城里人人自危,四爷就强势崛起了,奴才们还不上赶着去巴结他?虽说佟佳氏是临终前封的皇后,这足够了,虽然耽搁了二十年,她为胤禛的未来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活着的时候养育了胤禛。

    死后还给他带来人人艳羡的身份——胤礽下大狱之后,仅剩的嫡子。

    胤禟一路调侃。

    胤禛无奈的笑。

    从神武门出来,他们分道扬镳,胤禟回府把这事一说,元宝及坐不住了:“快快快,嬷嬷给本阿哥换新衣裳,我要去四伯府上。”真是太过分了,这种事竟然不早说。

    虽然知道四伯是要做皇帝的。

    谁能想到运气来得这么快?

    早知道他应该更努力巴结才对,也不知道之前巴结得够不够。俗话说得好啊,书到用时方恨少,切记不要临时抱佛脚。不用想就知道这会儿四阿哥宾客如云,都去送礼了……现在送礼有个屁/用,四伯是什么人他最清楚,礼照样收,人照样记仇,比阿玛的下限更低。

    元宝风风火火出了门,别人家去道贺都背上厚礼,只有他,不仅啥都没拿,还抱着骗点什么回来的心思。半晌,元春都没说出话。

    儿子天天往外跑,都快成别人家的。

    好伤心嘤嘤。

    胤禟人品虽然不行,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他将元春揽入怀中,“别管那小子,他自个儿知道分寸,倒是那首《小烤鸡》……”这个元春是知道的,小家伙们很爱跳,她挑了挑眉,“怎么?”

    “你那堂弟,贾琏,你忘了他来求过爷,想经商。”

    元春还是没懂,这和小烤鸭有啥关系?都说是【天上人间】的宣传歌,难不成老板是琏儿?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没理解,胤禟笑道,“他在京城开了家烤鸭店,最近生意火爆得很。”

    饶是她脑子再好使,都想不到结果是这样的。

    呵呵。

    琏哥儿开了烤鸭店。

    还好祖母已经仙去了,否则真要被气死。

    荣国府大房独孙竟这样掉身价,这年头,日子不好过了,逼着去经商。

    “烤鸭店?那歌和他到底有无干系?”

    胤禟摇头,当然没有了。他只是运气好沾了光而已,最近吃烤鸭的真是多,别说自家府上,宫里头频率也很高。

    这首歌虽然是穿越女搞出来的,不过,这个年代没有版权这种说法,曲子刚蔓延出去,贾琏就看到了商机,他让底下的人去偷师,学了那歌那舞,特别订做了黄澄澄的烤鸭装,轮着班又唱又跳。从每天进账百两银子,到千两,数千两。铺子的招牌都改成了“我是你的小烤鸭”。

    就是头两天,胤禟还特地去看过,气氛的确很好,店里有人跳,店外也有人跳,生意比富贵楼还好。虽然也有其他铺子效仿,不管是专业度还是专营度,都不如贾琏这边。

    他只卖烤鸭。

    他香飘几条街。

    他是第一家这么宣传的店铺。

    有大量跟风之后,对烤鸭店的生意稍微有些影响,也是非常赚钱的。胤禟原本以为贾琏会借此机会扩大规模,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说的道理还非常不错。

    为什么不扩张?

    因为如今店太火,太赚钱,吃的人太多。

    怎样的美味都有吃腻的时候,尤其烤鸭这种油腻腻的东西。

    就算这歌再怎么洗脑,连续吃上一段时间谁能不反胃?

    要是扩建,那就倒霉了。

    听他这么说,胤禟才确定自己没看走眼。

    这小子的确有天赋,只他那个只会惹事的爹强多了。

    “如此说来,琏哥儿倒是占了便宜。”元春虽然不会做生意,她手里也有几家陪嫁的铺子,都是胤禟帮忙打理的,中规中矩,每间铺子每年也要盈利几万两。

    元春觉得这都逆天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旺铺,要是在贾家的时候就能赚这么多,史太君铁定不会给她。

    这种程度,在胤禟口中只是马马虎虎,连不错都称不上。

    可想而知,贾琏的烤鸭店有多火爆。

    他能赚钱能自力更生也是好的,当初还是元春帮张氏和贾琏见了一面,那之后,她这不学无术的堂弟就好起来。元春在胤禟怀里蹭了蹭,“元宝又是怎么回事?他这样性急可不多见。”

    说到这,胤禟就笑了。

    “德妃让四哥问我要祛疤的方子,说是生子秘方都能拿出来,凭啥没有别的?我让他等等,转身就进宫去高了黑状。五哥曾经说过,皇阿玛对乌雅氏一直有意见,因为她偏心。春儿你想想,四哥府上除了福晋那拉氏和格格钮枯禄氏,别的全是汉女;反观十四,嫡福晋完颜氏,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格格伊尔根觉罗氏……全是八旗大姓,她做得太明显,三十九年的时候,你们同届选秀,乌雅氏同和娘力争,将钮枯禄氏抢过去指给四哥就是做给皇阿玛看的。”

    说实在话,元春对众阿哥的了解,仅限于他们的名字,得宠程度以及后院大致有那些人,宫廷秘辛她听得少,鬼嬷嬷倒是说了一些,考虑到三十九年那会儿四爷和十四爷都不咋得宠,所以不是重点人物,关于她们元春知道不多。在太子府上倒是听说佟贵妃与德妃有渊源,她听完就忘了,也没刻意去记。

    “妾听闻,四爷和十四爷都是德妃娘娘亲生的,总不该如此。”

    胤禟摸了摸她的脸蛋,“你应当听过德妃的事,她是四妃之中出身最低的,原本是伺候佟佳氏的宫女,因为貌美被皇阿玛看上,半推半就成了好事,之后就有了四哥。佟贵妃一直没有儿子,乌雅氏虽然成了主子因为位份太低不能自个儿养,她主动将四哥抱给佟贵妃,之后就一步步往上爬,之后乌雅氏又怀了一胎,是个阿哥,皇阿玛赐的名,叫胤祚,这个孩子却注定活不了,祚字有两个常用的含义,第一是赐福;第二是皇位。妃嫔们都觉得这个阿哥的存在威胁到她们,他没活多久就死了。本来是名字惹出来的祸事,乌雅氏却迁怒了四哥。”

    说到这儿,他陷入了回忆。

    “我那时没出生,是后来听说的,六阿哥死后,德妃娘娘去找过四哥一次,还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们母子就僵着了。除了在皇阿玛面前做戏,她从不提起四哥,只要从他嘴里听到四哥的名字,大多是咒骂。佟贵妃和乌雅氏之间有解不开的仇恨,就算佟佳氏死了,乌雅氏也不能原谅‘背叛’她跟着佟佳氏吃香喝辣的四哥。”

    “老六死的时候,四哥跟着太子,他们受宠极了。”

    今天之前,元春的认知还停留在,德妃搞掉佟佳氏的孩子,用手里握的把柄让对方放弃追究,没想到还有四阿哥胤禛的事。她是有七个儿子的母亲了,完全无法理解德妃变态的想法。

    是她亲手把儿子送出去的。

    应该担心胤禛在皇贵妃跟前过得如何才是,怎么会有母亲因为儿子过得好憎恶他?

    只因为对方和养母相处和睦所以产生了背叛的感觉?

    呵呵。

    可是最先背叛的不是她自己?

    把儿子送出去的就是她本人。

    为了让佟佳氏放过她。

    为了更好的前程。

    卖子求荣这招用得不要更好。

    “我没法子认同德妃的做法,虽然明白了她的心思。”元春叹了口气,“四哥能走到今天,也真是不容易,佟贵妃死得那样早,回到德妃身边能有好日子?”她从未见过这样扭曲的女人,都是亲儿子,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客观的说,四阿哥在各方面都比十四强太多。

    胤禟不想再分析乌雅氏的心里,他笑着说:“春儿你听爷把后面的说完。”

    “什么?”

    “你只知其一,只是给四哥改玉牒的话,我也不能看一出好戏。皇阿玛方才下了圣旨,撤了乌雅氏‘德’的封号,以后就只是乌雅娘娘了。”

    这个决定元春倒是想明白了。

    皇上本来就对乌雅氏有意见,再加上太子造反那日,她抛下整个永和宫,自己逃命去了,这也罢,还被逆贼撞了个正着,左右脸上两把叉。

    康熙一见她就想吐。

    只是撤掉“德”这个封号还是轻的。

    哪个少女不怀/春?

    哪个男人不好/色?

    <<<

    这两道圣旨引起了轩然大波,乌雅氏被撤了封号,她就位低一等,没资格同其他三妃并列。荣妃、惠妃和宜妃轮番召见她,看似同情,实际是嘲讽。

    以前宜妃和德妃也过不去,她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都有两个儿子,都是一个贝勒一个阿哥。本来,差距只在孙子上,贾氏太能生,她膝下几个小子又很得皇上宠爱。

    从这个冬天开始,一切都改变了。

    老九又得三个儿子,被皇上封为贝子。

    老五因为抵御逆贼立下奇功,在满朝文武的拥戴之下,越过郡王这个坎,直接封了和硕亲王,赐号恒。本来身份上就有悬殊,这个节骨眼上老四还改了玉牒,彻底被佟佳氏抢了去。

    德妃变成乌雅妃。

    老四成了别人家的。

    她膝下就只有十四胤祯。

    不说别的,前头有这么多厉害的兄长,他想站起来没那么容易。

    如今的乌雅氏在三妃眼中那就是渣。

    “如今也不能唤德妃姐姐了,还是叫……乌雅妹妹吧。对你的遭遇,本宫真是同情得很,脸被划花了已经是噩耗,怎么又丢了儿子呢?”

    德妃毕竟是从宫女爬上来的,知道本分是什么,她位份降了,不能和宜妃抗衡,被刁难也只能忍,当务之急是除掉脸上这两把叉。

    “宜妃娘娘菩萨心肠,多谢体恤。”

    我呸,体恤你?

    宜妃挑起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你也配!

    “乌雅妹妹真会说话,难怪能讨皇上欢心。只是……本宫真的一点也不关心你,看你这么倒霉,我就高兴了。”宜妃冷嘲热讽一番,然后就打发她出去,只怪德妃从前太会装腔作势,拉的仇恨贼满,失了势就悲剧了。宜妃在前,惠妃荣妃紧随其后。后宫里就是这样,你位份高,你得宠,所有的人都围着你转,危险也伴随着你;一旦失势那就更悲剧,在宫里混的谁没两个仇人?你没落了,人家就会把你往泥里踩,宫女太监也是看人下菜的。

    乌雅氏是真的悲剧了,最可笑的是,她依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固执的将账算在四阿哥头上。

    她以为如今的四爷还是从前那个。

    玉牒都改了。

    身为嫡阿哥的他还会忌惮一个没有封号的妃子?

    换了老九这样没节操的,恐怕已经到乌雅氏跟前去刷存在感了,四爷不爱计较,他没找乌雅氏麻烦,也没去说什么“您永远都是我额娘”这样的话。就是把生母当路人了。

    圣旨下来之后,他去永和宫给亲娘磕头,乌雅氏都摆谱没出来,还有什么好说的。

    别看胤禛平时不说谁的闲话,他心里有数得很,爱憎分明的。德妃和十四阿哥都成为路人,在他心里占有一定地位的就那几个:康熙、死了二十年的养母佟佳氏、与他真心相待的十三弟、非常可爱非常贴心的小侄儿元宝……顺便带上元宝他阿玛。

    对胤禟的第一印象是——八爷党,第二印象是——钱钻子。

    他和胤禩拆伙之后,所有兄弟都想拉拢,唯独胤禛没行动。之后的几年,老九府上越发红火,在皇阿玛跟前也很说得上话,简直是新晋的红人。胤禛想过要改善和老九之间的关系,他还没行动,就被抢了先。虽然还是见面打个招呼,几句话的交情,胤禛感觉到胤禟态度的转变,虽然很微弱,直到元宝侄儿送狗,两府之间关系就密切了。胤禛这才摸清楚老九的脾气。

    爱贾氏,爱儿子,爱收礼。

    爱哄宜妃,爱讨好皇阿玛,爱忽悠兄弟。

    胤禟大约是皇阿玛的人,他没有站队的意思,关键时刻还是会拉兄弟一把,上一回太子能脱离圈禁生活就是他的功劳。

    从前帮着老八花钱买大臣支持的老九很让胤禛反感,这两年,他成功树立了新形象。

    老九是个不错的人。

    这就是四爷的认知。

    对其他人而言,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从太子造反到落马,到五阿哥被封恒亲王,到德妃变成乌雅娘娘,到四阿哥改玉牒成为孝懿仁皇后的儿子。

    胤禛觉得,生活还是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攀关系套交情趋炎附势的更多之外。

    有顺天府、宗人府、大理寺的介入,还有御史台监督。造反案很快就落下帷幕,太子胤礽被革去黄带子,除宗籍,圈禁。这还是看在曾经父慈子孝的份上,康熙已经十分大度了。

    顺天府还有所保留,他们不敢把太子搞得太过分,都知道万岁爷对他亲手养大的二儿子是真爱,万一他哪天想起来后悔了,人头落了地谁能接回来?

    连着好几届顺天府尹都是这德行,宗人府那边就坚决多了,作为管理皇家宗室事物的部门,他们权力很大,撰写族谱,记录嫡庶、名字、封号、世袭爵位、生死时间、婚嫁、谥号安葬等事。宗室想推荐谁入朝做官,都要通过宗人府审核,他们觉得有资格的,才会提交上去。

    太子作为皇室中人,他犯了罪,宗人府当然有说话的余地。拥有最高权力的宗令和左右宗正、左右宗人都是一个意思,太子罪当诛,不可赦。大理寺只提供刑讯的技术支持,他们不发表意见,御史台则表示,宗人府值得信任,他们太公正了。

    康熙没有继续包庇太子的意思,看过顺天府和宗人府的折子之后,他留着眼泪宣判,将胤礽从天上打入地狱,除了留下一条命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对太子的惩罚是最轻的,煽动他并且带兵杀进皇宫的索额图之子格尔分以及阿尔吉善处死,诛全家。余下的逆贼也大多是这样的处罚。

    事情就这么落下帷幕,在太子之位上坐了三十年,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胤礽彻底倒台,没有复起的可能,太子府也被抄家,金银和奇珍全部充入国库。

    康熙对造反这事恨得咬牙切齿,即便如此,在胤礽革除黄带子除宗籍之后,他还是伤感了半天。胤礽幼时太聪慧,很依赖他,不管是文治还是武功都很好,远超其他兄弟。在发生这些事之前,康熙压根没想过让其他儿子继位。

    只怪他心性不够,耐不住寂寞。

    大清朝的江山迟早是他的,这么着急做什么?

    如今倒好,胤礽倒台了,他又得为难,剩下的这些儿子真的不好选,他们都有自己的长处,缺陷也都十分明显,最优秀的是老四和老八……短时间内康熙没法做决定,他需要再看看。

    嘛,有胤礽做先例,就算有了决断他大概也不会说,省得再起纷乱。

    不是每个人都能领会康熙的心思。

    多数大臣都拎不清,喜欢和他作对。

    太子倒台之后,老三和老八的动作太明显,康熙还没说啥,胤禟就看不下去了。他终于明白四哥是怎么坐上那个位置的,到这岁数,皇阿玛最恨的就是别人觊觎皇位,这会儿动作越大的越倒霉。

    朝上纷争不断,京城里也有许多趣闻。

    首先是最红火的烤鸭店关门了,说是要做别的生意,不卖鸭子。这简直跌破了京城百姓的眼球,跟风都来不及,人家恨不得卖一辈子烤鸭,这家店老板脑子有坑吧?咋就不卖了?

    这个被热议的烤鸭店就是贾琏的,一个月时间,他赚到了五万两银子,加上母亲张氏留下的几笔款子,足够翻修店铺干点别的事了。他关掉烤鸭店真不是胡来,这一个月鸭子卖得太好,物极必反,烤鸭市场眼看就要崩了,这么油腻的东西谁能天天吃?这只是他关门的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广告效应。

    人家都忙着开店,他却关店。

    这样反常的举动让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事。

    少赚的那点钱就当是打广告了,之后做什么都容易。

    这只是其中一件事。

    还有就是混世魔王贾宝玉从天牢里出来了,王夫人花了大价钱给他赎的身,在天牢门口见了面才发现他瞎了眼,哭了一场之后问他咋回事,竟然是口舌之祸。

    天牢里的土霸王都喜欢《小烤鸭》这首温暖人心的歌,贾宝玉却嫌它俗,不参加排练就算了,他还恶言讽刺。说什么歌词让他瞎了眼……这不就瞎了吗?

    王夫人本来还在悲痛,听到这话就囧了。

    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他。

    《小烤鸭》作为王夫人的最爱,声律和谐,唱法新颖,特别温暖,特别励志。怎么会俗呢?

    算了算了,反正这儿子就是讨债来的,瞎了眼也罢,能在新年里把人接回来已经是幸运,不能要求更多。就照女儿说的,以后好生管教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小烤鸭也不是白写的,哟哟哟,琏儿你便宜占大了。

    女主从太子府上听过佟贵妃和德妃的恩怨,不过,真没有九爷说得这么详细,她之前也没想太多。这文的女主基本是【过自己的日子】那种,她很少把心思放在家人之外的地方。

    九爷总是一个人在战斗233333.

    ---

    九龙夺嫡这个,我其实不怎么站队,虽然男主是九爷,我也不黑四爷。非常倒霉的都是我不喜欢的角色,作者酷爱夹带私货咳咳。

    德妃是讨厌之最。

    不管历史的真相咋样,都不喜欢她。

    ---

    这本书偏向九爷的,新书也是清穿+红楼梦,不过是反穿,男主是从宋朝来的。男主言情,是言情不是*,下一本应该是不站队,摆摊算卦当然要所有人一起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