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禩还没把福晋郭络罗氏接回来,京城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北直隶地动,京城感觉强烈。康熙第一时间从乾清宫出来,被侍卫护送到空旷地方,他令李德全约束奴才,不得惊惶,又派侍卫去慈安宫保护孝惠太后。至于妃嫔所在的宫中也都派了人,虽然慢了半拍,侍卫分散力量不够大,毕竟……这是完全想不到的意外,能够这么快做出反应已经很了不起。

    康熙的感情复杂极了,这是第四次,他做皇帝以来第四次让人深深铭刻难以忘怀的大地动。

    之前分别是八年,十八年,三十四年。

    地动,又被称做地龙翻身,这代表的是皇帝不仁。

    这是上天的惩罚。

    每次地动之后,都会有对朝廷不利的流言滋生,天地会最喜欢在这种时候出动,大肆宣扬朝廷的过错,让天下汉人联合起来反清复明。康熙相信朝廷的控制力,却依然不愿听到那些伤人的言论。在位四十七年,他不敢说毫无过错,至少也是功劳更多。

    康熙的心路历程挺复杂的,在太皇太后的扶持之下坐上皇位,起初觉得挺幸福的,过了两年人长大了,怎么看辅政大臣都觉得碍眼。老祖宗最爱说“皇帝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皇帝你不能草率而为,你得考虑咱们满人的利益”……

    这样的话康熙听了许多年,他八岁登基,十四岁亲政,于太和殿受朝臣拜贺,大赦天下。以为终于能摆脱老祖宗的念叨,仅仅十天,鳌拜就擅自杀害了同为辅政大臣的苏克萨哈,同遏必隆一起进位,为一等公。说是亲政,大权并不在他手上。

    康熙一路隐忍,厚积薄发,终于在两年后,于武英殿智擒鳌拜,诛尽与他亲近之人,向所有人宣示这江山是他的,由他掌控。

    对他而言,这是巨大的成功,帝王路上的重要决断。他五月十六擒鳌拜,两个月后京城地动,有好事者趁机诋毁,抗议说鳌中堂对大清江山有大功,不应被囚。

    巧合,这必须是巧合。

    鳌拜他太嚣张,该死。

    康熙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他也是这么对群臣说的,文武百官的情绪倒是安抚下来,百姓却不是那么好搞的,你越不让说他们越觉得这里头有玄机,他用半个月时间击溃了鳌拜一党,平息地动之后的流言蜚语却用了半年。这是他继位之后第一次地动,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

    十八年那次也是在直隶,离京城很近,那会儿朝廷上下也敏感得很,他提出撤藩,吴三桂自立为王。之后又是一轮的蜚语流言,他咬牙挺了过来,把这当做是上天对他的考验。世人都羡慕皇家人,等真正坐上这个位置方才知晓,与滔天权势相伴的是压力与责任。

    他彻底成了孤家寡人,防着后宫妃嫔暗害,防着朝中大臣结党营私,防着黎民百姓□□造反……帝王路上步步惊心。

    一旦坐上这个位置,每天都在算计,再没有安稳日子。却没人会拱手让出。他八岁登基,如今年五十五岁,依然想着活得更长久一点。

    康熙倚老树而站,这次地动持续的时间很长,堪称本朝之最,他已经能想象之后这半年会有怎样的风波。每一次做了重大决定之后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想到这里他觉得挺挫败。

    李德全表现得很镇定,一路护着康熙,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意外?

    康熙身边保护者众多,能有什么意外?

    孝惠太后受了惊吓,倒无大碍,她在宫人的搀扶之下很快就从屋子里出来,一路来到御花园里。至于各宫娘娘,她们更是身手矫健,一个个就好似脚底抹了油,房子刚开始晃悠她们就不顾形象冲了出去。

    ……也顾不得这些了,动成这样,万一把宫殿搞塌了,岂不是要把人埋在里头?

    宜妃那边五阿哥胤祺是加派了人手的,身为关系户的好处就在这时候体现出来,翊坤宫撤离速度快,并且没有拥堵的现象,走得很顺畅。

    其余各宫虽然混乱一些,也都平安撤离。

    娘娘们住的宫殿还挺结实,虽然散了些瓦片,落了些抹灰,大妨碍是没有的。

    历经了短暂的慌乱,宫中局势很快就稳定下来,娘娘们都到御花园里避难,康熙已经开始考虑对策,怎样应付滚滚流言,怎样让那些有意生事的家伙闭嘴。

    今次以前,他就已经成为历史上遭遇地动次数最多的皇帝,成绩稳步上升,从未被超越。

    与其想那些,不如做好灾后的支援以及房屋重建工作,康熙命李德全安排侍卫将御案抬出来,摆在花园的凉亭里,临时处理政事用。他写了五封密旨,给五阿哥胤祺、九阿哥胤禟、大学士张英、九门提督以及顺天府尹……分工合作,渡过难关。

    负责舆论造势,安抚百姓情绪的是大学士张英及他底下的一众文官。

    老五负责宫中安全防备,九门提督负责巡视整个京城,顺天府处理紧急事件,九阿哥胤禟则安排赈灾工作,米粮及银两调度。

    直隶特大地动是对朝廷的考验,也是给百官的机会,要是能在这时候证明自己的能力,得重用的机会就大了。除两位阿哥之外,受到信任的三位官员内心当然是激动的,在这个时候被万岁爷委以重任代表了什么?

    能力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入了万岁爷的眼。

    五阿哥胤祺如往常一样,他将皇宫暗卫做了新的调度安排,至于九阿哥胤禟,他倒是镇定,将自家后院交给福晋俄日敦塔娜和侧福晋贾元春,鞭策了底下的奴才,然后利用鬼魂掌握了京城各大粮商的动作。

    地动会带来许多恶劣影响,其一便是米粮价格疯长。

    京城几大粮商协议调整价格,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九爷断了念想,他在杀手楼雇了一批人,作为回头客,胤禟拿的是折扣价,得的是精英打手。这批人也喜欢为他办事,听说雇主是九阿哥胤禟,抢破头争这个机会。

    “楼主我才从四川回来,您给我派个近点的活,南疆让冷血去,不然鬼面也成。”

    “九阿哥已经是第二次雇佣我们,作为皇子,他后台硬,生意做得红火,从不讲价给钱爽快得很……完全可以当做重点客户培养,同他搞好关系对杀手楼未来的发展也有益处,毕竟,民不与官斗……我想了又想,九阿哥这单生意意义重大,还是让总排名第三的我去。”

    “这么点破事随便去几个也能轻松完成,想偷懒你就直说啊。”

    “我呸!随便派人怎么体现我们的诚意?九阿哥这等风/骚人物,要是出了纰漏得罪了他,有你好果子吃。”

    “要我说,老皇帝都要死了,巴结他有个屁用,一朝天子一朝臣,等新皇继位他还有好日子过?”

    “不懂你就闭嘴,干我们这行最要消息灵通,你到底知不知道如今风头最盛的是四阿哥,他是嫡子,他同九爷关系好着。”

    ……

    在大多数人看来,杀手都应当是冷酷的,穿着一身黑,声音低沉,话很少。

    若此刻有外人在,绝对会彻彻底底的幻灭。

    大清朝民间第一地下组织“杀手楼”,竟然是这样聒噪又八卦的,这一批还是楼中精英,在江湖上排位前五十的高手。

    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喜欢易容成普通人到酒肆和茶馆里头听说书的将各地的趣事。《京城八卦报》期期不落,尤其喜欢贾宝玉与众多美女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按照他们的说法,干这么阴暗的活,平时还不阳光一点?

    胤禟也没觉得能请到真正的顶尖高手,他给了定金,将任务告诉接头人,然后就不管了。三天之内,胤禟收到一份来自杀手楼的《报告书》,上面写明了出任务的都是些什么人,还有任务经过和达到的效果。胤禟看过以后就愉快的付了尾款。

    真是一分钱一分货。

    杀手楼这样的大品牌,值得信赖!

    胤禟只是让他们将京城五大粮商搞定,配合朝廷安排,在关键时期以平价甚至降价卖粮。对于这些刀口舔血的人而言,搞定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他们用的最顺手的就是将匕首抵在对方的脖颈上,逼他做出回应。

    想抬价?

    想发国难财?

    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你说给双倍的价格让本大爷干掉雇主?

    做杀手也是需要信誉的,撇开业界良心不谈,就你这怂样给得起同九爷一般的价钱?

    十万金!

    他答应事成之后付给杀手楼十万金!

    按照金银兑换比例,就是百万两银子。

    你就算高价卖粮,清空了仓库也赚不回这一笔,还想和土豪拼财力?

    为了扩大生意面,杀手楼出任务的那些人非常好心的提醒了这些个粮商,“雇我们出场的那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自觉配合是最好的,若谈不拢,他能有无数的法子做了你。”

    可不是么?

    九阿哥胤禟不是会多管闲事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站出来了,必须是皇上的安排。民不与官斗,皇子岂是区区商人惹得起的。用威胁的法子达成目的已经是给面子,若不配合,杀人是轻的,只要扣个罪名,抄你的家,再多的米粮都要充进国库,正好拿来赈灾。

    这年头,干啥都不容易,杀手也是要学文化的。

    威逼利诱加暗示,他们完成了这单任务,胤禟在得到消息说各家粮店都重新开放,价格平稳并没有疯长迹象的时候,就松了口气,他这才将尾款付清。

    “我们杀手楼开门做生意,接过无数的单子,做什么的都有,最爽快的还是九爷您。只盼着绿水长流,以后还能合作。”来的是副楼主七夜,他是个儒雅隽秀的白面书生,手里拿了方折扇,风流又倜傥。

    倒是会说话,难怪能把生意做大。

    胤禟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笑着说:“我们已经合作了两次,别的不说,我有个愿望想说给七夜副楼主听。”

    “……您说。”

    胤禟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下,“皇阿玛已过知天命之年,对朝堂的掌控力远不如从前,未来几年,京城局势瞬息万变,你们正好做生意,不过……我希望在接到同本阿哥相关任务的时候,你们能派人给我透个风。”

    七夜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道:“我却做不了这样的主,我们杀手楼养这么多人,没道理坏口碑断生意。”

    胤禟想说什么,就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然后便是小路子通报的声音:“侧福晋来了。”

    若是换了别人,包括福晋俄日敦塔娜在内,来书房见胤禟都是要申请的,除了元春。她有一双阴阳眼,不仅能看见,还能催动各路鬼魂,府上发生任何事都逃不出她的监控。

    七夜皱了皱眉。

    他没想到这时候会有女人打扰。

    作为一个杀手在外人面前是不能轻易表露情绪的,无论是惊讶或者别的什么,他端起茶碗喝一口,思考接下来应当怎么做,也就是转眼间,元春就进来了。

    毋庸置疑,她就是得到消息然后有目的的过来。

    为了帮胤禟增加筹码。

    进入书房之后元春笑着给胤禟请了个安。

    “爷在会客,春儿过来做什么?”

    “您忘了我有什么本事?这客人身份贵重,妾也想见一见的。”说着她就将视线转到七夜那边,“这位便是杀手楼那位以铁扇做武器的,玉面副楼主?幸会。”

    七夜颔首,“贾侧福晋果然是个人物。”

    嗤,不是人物?还能是牲畜?

    围在旁边凑热闹的鬼魂都忍不住吐槽了。

    胤禟险些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元春倒是淡定,她想了想,说:“你恐怕觉得我们爷口风不紧,竟将这样的消息透露给我。我得提醒你,本侧福晋知道的可不止这些,比如你的第二重身份。”

    七夜皱了皱眉,脸色僵硬了些,他依然没有松口承认,反而试探性的回答说:“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如果你想让所有人知道杀手楼的副楼主在台面上竟然是那样的身份,完全可以继续装傻充愣。”元春对自己的消息来源很有信心,那不是从鬼魂们口中听说的,而是在平台上购买了地府出品的道具。这是黑白无常友情提示的,上次被弘历召唤询问三福晋阳寿,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情况,系统配合升级,刷新了道具。

    有一种符纸很物美价廉,对着特定人物用它可以查出对方的出生以及死亡日期,若偶然得到完美级的符纸还能看到对方的死因。

    这个符纸有个漏洞。

    它显示的时候第一行会标注此人的姓名以及出身。

    举个例子:

    爱新觉罗玄烨

    大清朝皇帝

    生于1654年5月4日。

    卒于1722年12月20日。

    病死。

    生前积累功德……,下辈子投胎做……。

    元春试了试,就得到了理想效果,这位副楼主身份真是不一般,人前人后两个样。许是她表现得太笃定,七夜脸上自信的笑容已经收敛起来,他沉默了很久,才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不多,也不少,你这代号源自于家族的姓氏以及你的排序,说得可对?”

    七夜=叶七。

    他是叶赫那拉氏嫡系第七子。

    这个解释让对方一震,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贾元春:“你曾见过我?”

    元春摇头,“不曾。”

    “那是如何得知?”

    “因为我想知道。”

    “……”七夜受了极大的打击,这年头内宅妇人都这样炫酷?还给不给杀手活路了?他欲哭无泪的看着九爷,“您既然知道我是谁,何必今天才揭穿,早知道小的给您折上加折,搞好关系。”

    马甲被扒之前,他镇定得很,有模有样的和胤禟谈条件,元春三两句话的功夫就把他底气搞没了。就算是叶赫那拉氏嫡系少爷,能和当朝九阿哥相提并论?老底被揭,他若敢胡来倒霉的时候多了去。再说……他不经常出任务都能被摸清底细,那些经常见到的不是早就暴露干净了?

    难怪他能肆无忌惮提出那样过分的要求。

    现在看来,杀手楼要重新立规矩了——同九阿哥相关的任务拒接,有此类需求另请高明。

    胤禟没比他好多少,心里也是惊涛骇浪。

    这厮竟然是叶赫那拉家的老七。

    呵呵。

    放着功名不考竟然当了杀手,还坐到了副楼主的位置,这消息若是传出去,简直要翻天。胤禟心里震撼,面上却分毫不漏,他笑得和善极了,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衣衫,道:“君子不强人所难,本来,你若愿意答应我这小小的要求,也不至于被揭老底,可想好了?能不能做决定?还是请你们楼主过来我亲自同他说一说。”

    “不不,我就应了您,别说通报,只要是同您相关的任务,我们杀手楼统统不接。您高抬贵手给笑得留条活路,这事要是让我老子知道,非得被打断腿。”

    叶赫贝勒的后人竟然干起这种勾当。

    简直是给家族抹黑。

    这事若曝光出去,杀手楼造的孽都要算到他头上,以后真是不用活了。

    胤禟明白里头的奥妙,他没把叶七往死路上逼,同意了对方的条件:“只要你小子本分做人,不站错队,爷当然不会做这种不仁不义之事,若是危及江山社稷,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我这底细都让您搞明白了,还敢做什么手脚?”他当然是想过的,一瞬间干掉胤禟并且成功逃出去的概率有多高,预估的成功率让他放弃了冒险。

    九爷是什么人,敢单独见他能没防备?

    还有这位福缘深厚的侧福晋。

    和她作对的有几个能讨好?

    最重要的是,杀手的直觉告诉他,这房间里潜伏着凶兽,他一旦出手,还没碰到九爷自己就得先倒下。干这行,直觉是非常重要的。

    叶七妥协了。

    他不得不妥协。

    杀手楼这位倒霉的副楼主离开之后,胤禟才挑眉看向元春那方:“他的身份,春儿如何得知?”

    “我说我猜的,爷可相信?”

    “只要是你说的,爷当然信。”

    元春嗔他一眼,笑道:“我学了一道鬼符,能追踪他的名字和身份。”

    胤禟的第一感觉就是庆幸,他庆幸自己娶了这个福缘深厚并且本事大的侧福晋,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得皇阿玛信任,同五哥一道站在超然的位置,帮额娘在宫中彻底站住脚,多子多财多福……大多是元春的功劳。

    能够娶到这样的侧福晋是上辈子积德。

    元春从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以及得到的东西,胤禟却总觉得亏欠了她,别的不说,侧福晋这身份就太低了些,正房她也住得的。瞧那蒙古来的续弦……空有漂亮脸蛋,无才无德无宽容之心,惹到她就是一顿鞭子。她都能成正室,真是难为元春。

    有句话叫,你非我,岂知我之愿。

    胤禟觉得嫡福晋的位置好,元春却觉得如今就很圆满,有个将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夫君,有那么多儿子傍身,宜妃娘娘也是和善的,万岁爷更不会刁难她。元春求的从来就不是惊天的荣华,而是过上安逸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康熙朝一共发生过三次八级以上大地震。分别在七年,十八年,三十四年。我写文的时候是以符合剧情为基准,不符合历史,这一点虽然大家都知道,还是做个说明,万一误导了学生那就罪过大了。说起来,我上学那会儿是文科生,不过偏得严重,地理灰常好,历史简直不堪入目,所以我从来不写历史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