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风波没有掀起,就已经平息了,贾琏就算不听王夫人的劝,也不敢无视九爷的警告。过了三日,就有消息说,那个刚刚怀上的孩子已经流掉了,同时,就如今的局势,贾琏问了几个问题。像是为了表彰他的听话,九爷一一作答。

    王夫人的家信来得更晚些,她提到了这件事,大概是说,事情已经解决,让元春不要担心,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影响到她。上面还写了几件琐碎的事,然后就是满满的关怀。

    说小其实也不小,都是与贾宝玉相关的。

    说他在地动之后就一直胡闹,想去林家,说了不少胡话,还好老爷有魄力,直接禁了他的足,这才没让他出去丢人现眼。

    看到这样的内容元春就脑门疼,她用食指慢慢的在太阳穴上揉了几圈,叹口气。宝玉也不小了,怎么就是长不大,就是不知道体谅家中难处呢?

    万岁爷心里就跟明镜似的,能辨忠奸,知道孰优孰劣。他不会因为宝玉而降低其兄贾珠的评价,也不会因为贾家二房出了个惊采绝艳的人物就无限的纵容。

    你优秀那是一个人的,不能带动全家。

    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元春只是看了,没再回信,她在榻上躺了半天,知道小家伙们下了学回来,这才翻身坐起。在不懈的努力之下,元宝终于打动了帅鬼,同意收他做弟子,传授林家医术,他一路都在琢磨怎么能快些学好医术骗钱,直到进入帅鬼能够监视的范围,就猛的改了口风。

    “如今这天下多灾多难,我只想早日出师,救百姓于疾病困苦之中……听皇玛法说,光是京城,就有不少被垮塌下来的房屋砸伤的人,他们多半是因为放不下藏在的家中的钱财,这才耽误了逃脱的最佳时期,不过……医者父母心,我不能因为这就歧视他们……”这番话是自言自语,却险些让一道回来的兄弟们吐了。

    “从进门开始你就神神叨叨的,说得不恶心听得都快吐了。老三你的确是入了医道,那也还是我们兄弟,是皇孙,别这么作践!你去给小老百姓看病,那是折人家的寿。”

    这话是弘暲说的,很难得,弘晟也点了点头:“二弟说得不错,你消停点,莫给阿玛找事,阖府上下包括满朝文武都知道你是个钻进钱眼子里的,他们会相信你是找回了良心?不对,铁定是认为咱府上有什么阴谋。”

    “就是这个理!万一阿玛被怀疑要造反咋办?你连金子都不要腆着脸讨好老百姓不就是这个意思?”

    ……

    元宝抬头看了看,天还是那么蓝,白云还是那么白。

    这仨兄弟还是这么实在。

    真的都是额娘亲生的吗?不是报错了?

    他这是迷惑敌人的计策,能当真?

    不要钱,重新投胎做人都不可能!为啥要跟帅鬼叔叔学医术,不就是为了更好的囤积个人财产么。为啥要说这番话?不就是为了感动他,然后快些入正题,将林家医术的核心教给自己么?

    元宝想解释,远远的就看到了帅鬼师傅,他咳了一声,说:“金子可以从别的地方赚,黎民百姓决不能不管,没了他们做支柱,咱大清朝根基怎么能稳!”

    “闭嘴吧,这话你也敢说,让阿玛听到还不削你。”

    本来就打算闭嘴了,话是说给特定之人听的,对方知道了就好。元宝没再说什么,倒是弘历,他皱了皱眉道:“黑气越来越重了,我总觉得京城要出事。”

    这话其余三个是不理解的,他们的确是能看到鬼魂,却没感觉到有什么黑气。弘历说过一次,没得到肯定就不再说了,只是悄悄防备起来。

    弘历为什么能看到黑气?

    因为他晋升到阴帅级别的时候接受了阎王的册封,算是地府的编外之人。然后他就多了一些旁人不具备的功能,比如看见团聚在京城越发凝实的黑气,或者说是死气。

    弘历的感觉一点错也没有,又过了半个月,因为发热去医馆看病的就多了起来,起初没觉得有什么,病症的确就和流行性热毒一样。医馆没有特别的措施,给病人拿了药,叮嘱他们多喝一些清热的东西,比如绿豆汤。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日,非但没人好转,去医馆的越来越多。那时候,元春就知道不对劲了,结合弘历的说辞以及帅鬼的推论,这应该是天灾之后的疫病。

    大地动的确影响到京城,因为没死几个人,所以没引起足够的重视。可是,在地动的中心,也就是北直隶地区,所有房屋全部垮塌,死的人达到了七成。

    六七八这三个月是全年最热的时候,尸体□□在外面,没入土,很快就起了斑点,疫病就扩散开来。首先是当地,然后是相隔不远的京城。

    这场疫病就是由这些尸体带来的。

    半个月时间,病毒开始在京城散播,又过了五天,情况加重,京城里五分之一的人都出现了发热的情况,老九家因为天天同阴魂老鬼打交道,对这玩意儿早就有了抗体,至少留花院这边被感染的可能性很低。为了护住家人弘历又召唤了已经忙不过来的黑白无常,对方的说法是,这场瘟疫是注定的,就算你暂时阻止下来,也会有别的意外发生,身为沟通人间和地府的特使,最好还是不要插手,当然,只是保护九阿哥府这么一处,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弘历摆出一副“我们再好好谈谈,你不答应就别想安稳工作”的架势,白无常盯着他看了半晌,终于妥协了。

    “鬼娃也要体谅我二人的难处,这是阎王爷决定的,你坚持的话,我等就回地府去替你问上一问。”

    这样才对嘛。

    弘历点了点头就放人了。

    申请的结果也没好到哪儿去,白无常回来的时候拿了个黑色的瓶子,上面写着【瘟】字,他将这个递给弘历,然后传达了阎王的意思,大概有三个方面:

    第一,九阿哥府是受保护的,不被瘟疫牵连。

    第二,赐一瓶驱除尸瘟的灵药,早吃晚吃都来得及,只要在出现斑点之前。

    第三,这是最后的退让,绝对不会再开任何后门,就算是地府

    到这份上,弘历也不好再提要求,他将瓶子握在手中,抓了抓后脑勺说:“多谢两位大哥。”

    ……呵呵。

    他们都死了多少年,叫祖宗还差不多。

    黑白无常对了个眼神,然后就在迷雾之中走远了,不能再和这小子说下去,又阴险又贼精。

    弘历装作没看到三哥元宝期冀的眼神,第一时间将瓶子交到元春手中,并说明了用法,元春揭开瓶盖倒出来点了点数……阎王爷也真够抠门。

    其实就只有三颗,撇开已经受到保护的九阿哥府,贾家以及宫里的宜妃娘娘还没着落。元春打开超度系统的地府交易平台,逐一看过之后发现上面有限购的还阳丹,不过需要的功德值非常多,元春攒了这么久,也就只够买一颗而已。

    功德值这玩意儿,留着又带不进棺材,元春想了想,果断买下一颗。等胤禟回来,她将四个大的打发出去,又让奶娘将三个小阿哥抱到隔壁房间,吩咐鬼魂们盯着,有任何事立刻报告,这才打开描金瞎子将一黑一白两个玉瓶拿出来,放在桌上。

    胤禟看着她的动作,挑眉问:“这是什么?”

    元春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爷最近在忙什么?”

    “京城里感染热毒的人越来越多,医馆都爆满,完全忙不过来,皇阿玛找我商量由太医院配好药,户部采买,分包,直接发下去……看这情况,若不快些阻止热毒扩散,恐怕要出事。虽然太医院说并没有大碍,熬过去就成,爷心里总觉得不对,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感觉还挺敏锐,元春稍微措辞,然后说起前因后果来:“这的确不是普通的热毒,应该说,根本就不是热毒。医馆拿的药一点用也没有,太医院也是草包,这样下去,京城要出大事。”

    “春儿你……仔细说说。”

    将人撵出去本就是要告诉胤禟真相,元春坐到他旁边,叹息道:“是地动引来的祸事。”

    胤禟还是不懂,他也没插嘴,而是继续听。

    “京城这边只是塌了些房舍罢,死伤极少,万岁爷又很快颁布了应急措施,并没有出什么纰漏。问题不是出在京城,而是北直隶地动的中心地带,那边死伤惨重,又一直没有官兵去清理,这样热的天,尸体放不住,都发臭了。这不是热毒,是瘟疫,尸瘟。再有两日头一批被传染的就该起斑了。”

    瘟疫这玩意儿老九当然知道,大清朝有过那么几次影响力大的,人员伤亡简直惨重,很久都不能恢复元气。从前最多的是鼠疫,闹了几次已经有基本的防范和治疗方法,尸瘟是什么?

    元春站起来,走到桌边,将两个玉瓶拿过来,郑重的交到胤禟手里:“弘历能看到一些包括我都看不到的东西,早几天他就说过,京城里到处都是黑气,压抑得很。那是死气,这回伤亡铁定会惨重。我与儿子们合力,只堪堪能护住咱府上,若是出去,就很难说。这个黑色玉瓶里有一颗解尸瘟的药,必须在长斑之前服用,也可以预服,永久生效。白色这个瓶子更难得,这是还阳丹,普天之下只此一粒,只要肉身没有腐烂,就算灵魂被勾走,也能召唤回来,时效是人死后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内。”

    胤禟不懂得瘟疫的区分,他却看得出,这回真是到危难时刻了。

    若是平常,春儿绝不会将这样的药拿出来。

    他想了想,将黑色的瓶子收起来,把白玉瓶塞回元春手里,“这太珍贵,还是留着备不时之需。”

    元春摇摇头,“在瘟疫结束之前我不出门,就不会有事,这三个小的只要不出府门,就绝对安全,那四个混球不用担心,都是开了阴阳眼整天同阴魂往来的,不会被死气缠上……当然爷也安全得很,这个倒不用担心。瘟疫奈何不了我们,再说,咱府上还有号称大清朝医术第一的林家人,不会出事。还阳丹放在我这里根本发挥不出效用,还是爷带着,没准能派上用场。”因为私心,她已经扣下了两粒药,那是要送回娘家的。

    胤禟不知道这个□□,在他看来,一粒药就是生的希望。

    额娘和五哥正好用得着。

    从元春这里得到确切情报之后,胤禟就进宫去过,他向康熙提起是不是有瘟疫蔓延的可能,毕竟,从未听过热毒还有传染性。对老九,康熙并不怀疑,他召了好几位太医同时进殿,将这种可能性说给他们听。

    邹齐朝胤禟那方看了一眼,心里信了七成。

    作为太医院第一人,他还没开口,其他几位就叽喳起来。

    “没听说谁家瘟疫会发七八天热的,早该起斑了。”

    “地动带来的灾难已经过去了,这是谣言!铁定是谣言!”

    “到底是何人说这样的话扰乱民心?请万岁爷严厉惩处。”

    ……呵呵。

    康熙毫不客气的朝胤禟那方指了指:“老九方才说起,他建议拿出瘟疫的应对措施。”

    抢答的太医一个个面如土色,这话是九阿哥说的?他吃错了药才插手管这样的事,说好的一心一意捞钱呢?

    “这,相比九阿哥并不清楚热毒和疫病的区分,咱大清朝开国以来也爆发过几次大型的瘟疫,在太医院也能找到相关记录,一般过程是,发痒——长斑——腐化——死亡。我们已经掌握了鼠疫的应对之法,就算碰巧被九爷说中,也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应付。”

    “臣同郑太医的见解相同。”

    “臣以为,九阿哥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我们做太医的自有一套判断方法。”

    你一言我一语,他们说得好不热闹,胤禟嘲讽的勾起嘴角,很快,他们就会知道自打耳光是什么感觉,这次瘟疫绝对是大清朝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老掉牙的鼠疫,而是尸瘟。四人身体发生病变传播的病毒比八竿子打不着的老鼠严重多了。发热只是前兆而已,这些第一批被“选中”的人,若能扛过发热期,并没有长出斑点,那就是平安度过了,好似天花一样,以后也不会再感染。至于那些进入第二阶段的,连抢救的机会也没有,必死无疑。

    想要对抗尸瘟,着手点就是这漫长的发热期。

    这些个大臣心里惴惴不安,胤禟却没有同他们计较的意思,这种不用两日就能揭穿真相的事,打嘴仗实在没意思。他耸耸肩:“本阿哥已经提醒过,既然太医院的大人都这么说,那就这样吧,我得提醒一句,大丈夫一言九鼎,说的话可要记住。”

    他话音刚落,邹齐往前进了一步,他拱了拱手,道:“禀万岁爷,臣以为,九阿哥说得很有道理。如今正是伏天,是疫病的高发期。虽然症状像极了热毒,会传染这一点就很值得我们思考。但凡是会传染的病,就没有轻的。”

    邹齐号称本朝医术最高者,这样说是红果果打了同僚的脸。

    几人表情变了又变,终于没忍住。

    “臣坚持之前的说法,这不一定就是瘟疫,也有可能是带有传染性的热毒。”

    康熙皱了皱眉,“真不想听这样模棱两可的话,是或者不是,不一定是什么意思?让朕猜测结果拿出应对措施不成?”

    到最后还是一场闹剧,没能拿出一套方案。

    邹齐和胤禟都觉得瘟疫的可能性更大,要做好防范工作。其他太医则坚持认为瘟疫不可能烧这么久,早就该进入下一步。康熙没有章程,吩咐他们严密观察,一旦有任何新变化立刻呈报上来,同时要做好防范工作。

    乌鸦嘴就是这样的,康熙这么说了之后,当天夜里,最初发热的那批百姓就出现两极分化,其中极少的一部分人退了热,恢复正常。生育那些都进入到长斑期。

    当夜,众太医被临时召集,看到这份报告之后,他们脸色就难看了。

    白天信誓旦旦的向万岁爷保证说,一定是热毒,瘟疫没有这样的,当晚就有了新变化,还是朝着他们最不愿看到的方向去。想起九阿哥的表情,除了嘲讽还是嘲讽。

    “这……怎么会这样?”

    “真的是瘟疫不是热毒?”

    “这瞧着也不像是鼠疫啊!又是什么新花样不成?”

    “得了,别说了,都想想办法拿出个章程,省得万岁爷怪罪我等。”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回归,存稿没了,今天将就看吧。

    因为没有按照历史轨迹走,这场瘟疫是新皇登基的铺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