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狸遇上大金毛 > 第5章 姜鸿开窍(修)

第5章 姜鸿开窍(修)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丛林里的清晨总要比别的地方来得晚一些,太阳升起老高之后,才能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照到木屋里。

    小木床上,一只雪白的小兽和一只金毛小兽正相依而眠,清晨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晕起一圈淡淡的光环,这场景只能让人想到一句话: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然而,这静好的岁月只持续到了白毛小兽醒来。

    常念还没睁开眼睛就先皱了皱眉头,虽然足足睡了一个晚上,身体上的疲惫感还是丝毫没有消失,甚至有了加重的趋势。身子重得很,像是被大石头压了一夜。

    常念清醒过来,听到了身旁清浅的呼吸。常念无奈地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近来异常熟悉的一幕——那个前些日子被他救回来的小金毛,正双手双脚扒着他睡得香甜。

    自从有了这家伙,小木床的一半都要和他分享。前提是这家伙能在睡前乖乖洗澡。

    其实在二十几年前,常念也曾是个活泼开朗有爱心的孩子,在大街上看到了流浪猫流浪狗也会吵着爸爸妈妈领养回家。无奈常妈妈是位医生,对于这种事绝对明令禁止。等到长大了,有了条件自己居住,却没时间没心情了。

    所以养小动物就成了常念从童年时期到青年时期一直都没有达成的一个愿望。

    好在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随处都有适合宠物遛弯的场所,更重要的是“便宜主人”很开明,或许对他们来说宠物不嫌多,养一只和养两只没有什么区别——反正常念是这么想的。

    常念抖了抖身子,试图把小金毛从身上抖下来。虽然成功率很低。果然,小金毛在常念抽风一样的抖动之下不仅没成功掉落,反而扒得更紧了。

    常念淡定地张开尖尖的嘴,使出最后绝招,狠狠咬下去。

    关于“动口”这件小事,常大教授向来都是有文人的良知而无文人的清高。大丈夫欲成事偶尔不择手段,不爽的时候咬个人咬个兽对他来说不算啥。常念觉得,偶尔忠实于自己兽类的角色,也挺爽。

    小金毛痛呼一声,咧开一口尖牙,眼看着就要发飙。但是,当他睁开眼看到常念的时候,立马转换态度,朝着他谄媚地“呜呜”了两声。下一刻胖胖的身子往前一压,圆圆的脑袋凑过来,朝着常念尖尖的嘴巴尖尖的耳朵就一通乱舔。

    尽管常念事先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躲闪不及。期间毫不留情地咬了好几口,对方却毫不在意,那样子俨然一个傻兮兮的小忠犬。

    其实常念从未和其他人或者动物有过什么亲密的接触,就连姜鸿之前粘着他也只是口头上占占便宜。所以突然遇到这么个厚脸皮的小金毛,对常念来说喜欢多于讨厌。

    例行“晨闹”结束了,常念把小金毛拖下床,循着香味就蹦到了屋子中央的木桩上。别看小金毛不足一个月而且胖胖的,身体的冲击力以及灵敏度却高了常念不只一个档次,长大了也绝对是个强悍的主。

    常念抖了抖浑身的小软肉,不甚在意地想:领导者都是用头脑指挥的而非手臂。

    早餐毫无新意,依旧是两碗浓浓的肉汤,两片厚厚的豪猪肉。一连好多天都吃这个,让偏向素食主义的常念有些难以下咽。

    相反的,小金毛却眼冒绿光,一脸谗相,肉食动物的本质暴露无遗。尽管口水都要滴到碗里了,小金毛还是克制住兽类的本能,再三比较了一番,最后把那片略大些的肉片往常念面前拱了拱。

    常念咧开尖尖的嘴巴,笑了,直接把木盘推到小兽鼻子底下:“都是你的。”

    “呜?”小金毛歪着脑袋,金色的瞳孔中露出疑惑。

    常念像守门的石狮子一样半蹲着,抬起一条前腿,不甚熟练地拍拍小兽的脑袋:“你吃吧,我喜欢喝汤。”说完,还特意低头喝了一口,发出夸张的声音,然后一脸回味的表情。

    小兽终于信了,于是欢快地摇着小尾巴,扎到木盘里开始大快朵颐。

    常念失笑:要不叫他金毛呢,这胖嘟嘟的外形,浑身金黄色的皮毛,再加上超高的智商,真像从地球托运过来的金毛幼犬!

    不过,话说回来,常念在林子里也转了一月有余,这里的动物群落他也大致摸透了,怎么就没见过金毛这样的品种?常念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

    自从屁股后面多了个小跟班,常念在小狐狸们中间的地位高了一大截。只要到了有小狐狸的地方,他都能受到夹道欢迎。

    就连很多人类看见俩小兽一前一后地在丛林里溜达,也会忍不住感叹:“这就是毛毛从兽溪救得幼崽?毛毛真是了不起呢!”

    常念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从溪水里救了一只疑似变异版金毛的小兽吗?至于这么激动?虽然那条溪水是传说中幼崽们不能靠近的“兽河”。

    虽然常念救兽的举动受到了上至“人类”下到“宠物”们的一致称赞,事后却足足忍受了茶茶两天两夜魔音穿耳般的教训。原因很简单,兽河是兽神赐给大家的神物,是给人们举行成人礼的地方。传说未成年的人或者兽都不能轻易踏足那里,否则会遭受灭顶之祸。

    不过,茶茶嘴里的“人”指的是兽人,常念怎么也想不到这一点。

    最后,茶茶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既然毛毛能从兽河中平安回来,就说明得到了兽神的承认。我和你的兽父也就放心了。”

    茶茶不顾常念的挣扎啃咬,紧紧地把他抱起来,贴在胸口,呢喃道:“什么时候能变成人才好呢!”

    常念嘴角抽了抽,腹诽:这男人是想儿子想疯了吧?

    话说回来……这世界既然是男男天堂,那下一代是怎么来的?

    部落里除了各式各样的男人就是各式各样的狐狸宠物——莫非,这部落的人因为男男结合生不出孩子,所以培养出了把宠物当儿子养的爱好?

    就连常念自己都被这个想法雷了一下。于是,在常念的心目中,姜鸿的节操彻底碎成渣渣。

    说到姜鸿,我们不得不提一下留言的事。

    这货看文看上了瘾,每天蹲在电脑前坐等曾经属于自己的文文自动更新也根本没产生啥怀疑。甚至兴致勃勃地注册了N个ID,每天在文下留言无数,淡定粉、脑残粉、黑粉他一个人全兼了。

    当然,如此亢奋状态的二货腐男兼前作者还是没有发现常念千方百计刷的那几条留言。直到一篇名为《八一八小透明背后滴真爱攻》的帖子在论坛渐渐火起来,姜鸿才终于有了点觉悟。

    帖子内容简单明了,镇楼的就是两章*文下留言的截图——“别忘了刷球鞋。”

    姑娘们纷纷跟帖:

    黄瓜姑娘:“尼玛,这宠受都宠到文下了,绝逼是催鼻血呀!”

    菊花小姐:“楼上哪只眼睛看到是宠了?绝逼是霸道攻强Xj□j受有木有?ps:楼上咱俩凑一对?”

    老子才是真腐¥女:“JQ满满哦,求围观~~”

    爱你哦money:“围观+1”

    荡漾啊荡漾:求围观,求人肉!

    ……

    作为一个有节操的腐男,刚开始姜鸿也只是“嗤嗤”地笑了几下,纯纯的腐男心小小地震荡了一下。

    但是,当看清留言的出处后,姜鸿的震荡变为震动了——尼玛,《魔幻大陆》?!

    姜鸿捡起仅余的智商,成功想起来,《魔幻大陆》可不就是他自己的文!

    别忘了刷球鞋……别忘了刷球鞋……

    除了从小到大的男神常念常教授,还有谁会提醒他“别忘了刷球鞋”?!

    留言的ID——“念念念念”——这是他在平板上保存了用户名和密码,设置了自动登录的小号。

    姜鸿的心“咯噔”一下,各种联想各种预感纷至沓来。平板在常念手里,他不是一向不看自己的YY小说吗?为什么要写下这么古怪的留言?

    多想无益,姜鸿火速赶到常念家,熟练地找到备用钥匙,打开门锁进入卧室,像往常一样喊着“念念、念念”。

    令姜鸿心惊的是,“念念”并没有回应,卧室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球鞋一个角落一只,桌上放着吃剩的泡面;电脑屏幕黑了,主机里的风扇却呼呼转着,并没有关机——这显然不是常念的习惯。

    这俨然都是姜鸿自己的杰作,所以说常念是突然离开的,或者……一直没回来?

    不,不可能。

    姜鸿甩甩脑袋。回忆起几天前的情景,他一边哭诉一边把平板塞进常念手里,然后常念习惯性地毒舌,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所以说,他是在常念说出那句话之后“睡”过去的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有一道白光,非常刺眼。姜鸿断掉的脑回路在刺激之下自动搭线,于是一切细节变得清晰起来。

    常念对他的平板根本不屑一顾,之前硬送都没送出去,常念就怎么会偷偷拿去用?

    两个人的友谊虽然表面是姜鸿担任主动的一方,但实际上反而是常念关心他要多一些。

    只要姜鸿三天没出现,常念的夺命连环call绝对会打过来,冷冷地问他是不是死在了家里,用不用自己收尸——尤其是出现了那个年轻的淘宝店主家中丧命的消息之后。

    这样的常念,不会不告而别。

    姜鸿下意识地拨打常念的手机,铃音在客厅响起。

    姜鸿拿起来,熟练地解锁,N个未接电话,校方的,项目组的,学生的。

    一一回拨过去,对方各种焦急,均表示常教授已经几个星期不去学校了。

    姜鸿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疯狂地拨打电话,联系一切能联系的人,询问常念的行踪,哪怕是最不可能的人都不想错过。

    没有人能理解他的担忧和着急。甚至绝大多数人都开玩笑地回复:“常念在哪?你姜鸿都不知道别人谁还知道?”

    那一刻,姜鸿无声地哭了。

    念念不见了,他的念念不见了,他早该发现的……

    最终,姜鸿擦干眼泪,报了警。

    常念在本市也算是小有影响的人物,美男教授,社会精英,十大杰出青年。他的失踪可以说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警方不得不重视。

    然而,在派出大量警力多方走访调查之后,警方也变得束手无策——常念近期没有大的心理波动,工作上生活生作风良好从未树敌,没有任何出访记录,他就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诡异。

    作为发小,姜鸿只得了几句安慰。警方信誓旦旦地保证,这个案子还会继续,一旦发现常念的行踪,一定及时通知他。

    然而,谁都知道这只是安慰,现在缺少的只是一具被河水泡发了或者被泥土掩埋了的尸体,本案就可以宣布告结,然后是人们的追悼和惋惜。

    或许,当他们回到警局,转身就会把这个案子的记录束之高阁。每年都会有那么几桩悬案,较不得真。

    尽管如此,姜鸿却没有立场苦苦纠缠,从法律上讲,之于常念,他也只是个没有亲属关系的报案者。

    再过几年,等到那些迷恋过“美男教授”的学生陆续毕业,便不再有人记得常念这个人。除了姜鸿。

    那段时间,姜鸿的心仿佛跟着常念丢了。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唯一支撑姜鸿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他告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要有人记得常念。至少有他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