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狸遇上大金毛 > 第20章 被发现了

第20章 被发现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迫下线,绿色的界面暗了下来,常念心里却没有多大起伏。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已经把聊天记录提前存档。

    虽然聊得时间不长,话题几次被姜鸿带歪,却也让他了解到了足够多的信息。

    就像他猜想的那样,这是一个兽人当道的世界,雄性负责养家,雌性负责生崽——所以说,那些各种颜色的小狐狸们,绝逼不是宠物!

    常念对于男人生崽这种逆天的行为没有太过惊讶,毕竟那节操碎一地的发小连兽人这种超自然的进化物种都能写出来,让他们多进化个子宫生个崽啥的也就不那么稀奇了。

    常念内心难得各种忐忑——他无法判断自己是雌是雄。

    这是因为,绝大多数兽人幼崽刚生下来都是兽类模样,看不出雌雄。三岁后的成年礼上,小兽人们会第一次变成人形。自此之后,雄性可以在兽形和人形之间自由转化,雌性将会一直保持人形的模样,再也不能变为兽形。

    尽管年龄到了,但常念还没有成年——突然有些不想成年!

    其实,对于雌性兽人的认知,常念受到了固有观念的影响,不自觉地拿这里的雌性和地球上的女性划上了等号。

    在地球的时候,常念就对那种美丽却脆弱的生物敬而远之,到了这里,他自然不希望变成这样的存在。

    实际上,兽人部落社会结构原始,食物匮乏,生存环境算不上好,优胜劣汰之下,存活下来的兽人无论雄雌自然都是最强的。所以说常念的担忧完全是多虑了,即使生为雌性,除了生崽这一点其他各项机能绝不会比地球上的男人差,甚至还要强。

    或许是大自然自有它内在的法则,长期以来兽人部落雌雄比例相对平衡,所以雌雄配搭自然是天道所归。

    常念下意识地想到泰格和茶茶,泰格和茶茶都可以变成兽形,他们俩都是雄性。像这样两只雄性公然在一起,放在这里也算惊世骇俗了吧?

    所以说,雌雄配搭什么的简直弱爆了,像泰格和茶茶这样的才是真搅基啊!

    常念再次为姜鸿的恶趣味寒了一把。

    话说回来,常念的心情真是好呀,绝对不亚于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欢乐气氛。

    以前以为自己是只狐狸,再怎么受宠也不过是个宠物,即使有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灵魂又样?还是改变不了短短十几年的寿命。

    常念想过出去见世面,想过找方法修炼。

    现在好了,地位高了,寿命长了,想要回地球也有希望了。常念顿时有种天更蓝了,水更清了,阳光更明媚了的感觉——虽然现在将近天黑。

    如果放在以前,即使有再大的惊喜他都能把得住劲儿,绷得住脸。

    亲身经历了才知道,闷骚不是不疯狂,只是未戳中G、点。

    以前那些得个奖啊,评个先进啊,收到一大箱子情书之类的根本就不算什么,重活一世,从人到动物再从动物到人,从志得意满到一无所有再从一无所有到兽途灿烂的心情才叫刺激。

    常念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真想大吼几声,向整个魔幻大陆宣告自己的存在,然后向遥远的家乡宣布自己即将回去的信息。

    他确实这么做了。

    “我一定会回去的——”

    天色已晚,家家户户都燃起篝火,四周静谧一片,因此常念才敢如此放得开。然而,他还是不够了解这个世界,他还是看低了兽人强大的听觉和视觉。

    百米开外,一位古铜色肌肤,即使大雪遍地也不畏寒冷j□j着上身的兽人,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包括常念清晰的喊叫声,嗓音稚嫩,却如重锤般敲进了他的心头。连日来的疑惑终于在这一刻冲破桎梏,再也压抑不住。

    半年前,他家的毛毛还是个懵懵懂懂,爱闯祸、怕见人的小狐狸;

    半年前,他家的毛毛从来没有一次能记得回家的路,更别提主动按时回家吃饭;

    半年前,他家的毛毛只有让茶茶操心的份儿,怎么懂逗阿父开心、帮阿父做事?

    半年前,他家的毛毛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白毛小狐狸,根本不会说话……

    而且,从来没听说过有未成年的小兽人会说话,甚至连他们这些成年兽人变成兽形后都不会说话。

    如果不是清楚地看到自己儿子嘴巴一张一合,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如此稚嫩的嗓音,泰格或许还可以骗自己是风太大,听错了。

    泰格呆立在原地,越想越心惊。就连小狐狸离开了河边都没有发现。

    常念沿着兽人们清理出来的小路往回走,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伫立路边仿佛冻僵了的泰格。

    他很清楚,泰格不可能轻易冻僵,所以刚刚发生了什么几乎不用怀疑。常念在懊恼自己不小心的同时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长达半年的小心翼翼,也够了。

    泰格看到常念后,一如既往表情严肃,只说了句:“早点回去,你阿父很担心。”这还是泰格第一次面对面和常念说话,一直以为他听不懂。

    常念点点头,率先走在前面。

    泰格愣了一下,看着儿子一甩一甩的尾巴心情很是微妙。

    ******

    常念等了一晚上,以为泰格会对他说点儿什么,或者会对茶茶说点儿什么。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不过,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常念觉得怎样都好。至少他自己没有一点焦躁的情绪,反而像是卸下一个重担般轻松无比。

    很快,部落里发生的事把常念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第二场大雪悄无声息地到来,仿佛一夜之间,温度陡然下降了十度不止。

    兽人们出去得越来越早,回来得越来越晚。夜幕降临,部落里飘散的烤肉香味也越来越淡。

    以往每天两顿的炊烟,到后来只有常念家和族长家烧得起了。其他人家渐渐把进食频率缩减成了一天一顿甚至两天一顿。

    常念很清楚,如果不是泰格异于常人的强大,他们家可能也会面临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境况。

    但是,即使是泰格,最近拿回来的猎物也越来越少,好几次他都发现茶茶只是在喝汤,肉都在泰格和自己碗里。

    常念几次坚持把自己的肉让给茶茶,毕竟他还有储备粮,但他拗不过茶茶。茶茶总是满眼欣慰和柔情地坚决拒绝。

    每当这时,常念都会注意到泰格的视线,探究、赞赏或许还有其他。

    常念刻意忽略了泰格的沉默和探究,总有一天他会有一个答案,自己是去是留都无所谓,他坚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常念更加在意的是最近发现的一些问题。

    兽人们的生活理念非常奇怪,他们根本不懂得贮存食物,当天的肉当天吃完,不管下顿,如果有多余的,要么送人要么吃撑了也要硬塞下去。还有就是兽人们只吃肉,食物来源非常单一。

    常念很纳闷,难道兽人们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某些植物也能吃吗?比如,他十分喜爱的地瓜。地瓜块根里含有大量淀粉,甚至比肉还要填肚子。

    晚上,泰格拎回来的猎物块头不小,照例是在河边剥好洗净的,常念分辨不出是什么动物。但是,肯定能放开肚皮吃一顿了,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其他人同样如此,当然也包括呦呦。

    把小家伙带回家之后,常念才知道原来呦呦根本不是植食性动物,他对肉类的偏爱不比兽人们少。估计是以前它太小不会打猎没办法才吃绿叶菜。

    呦呦异乎寻常地聪明也异乎寻常地懂事。

    茶茶对它和常念一视同仁,所以呦呦的小碗里也总缺不了肉。平时它都会吃得很快很急,生怕有人抢似的。但是,每次常念想把自己的肉让出来时,呦呦也会学着做。尽管那委屈的模样看上去是一万个不舍得。

    一个小地行兽都能做得这么好,常念开始希望自己也能做点什么。

    茶茶割下猎物的一条大腿,其他的重新递到泰格手上。

    泰格没有接,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茶茶跺跺脚,有点急了:“你去试试嘛,毕竟那些是我的族人!”

    “茶茶,别任性。”泰格把伴侣搂紧怀里,“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不是吗?他们是不可能破坏规矩的。”

    在生活独立,自尊心极强的兽人看来,无缘无故接受其他兽人的食物,那不是帮助而是侮辱。整个部落,只有老人和幼崽可以这样做。

    但是,最近食物越来越少,更多的老人开始选择绝食,他们不希望青年兽人们冒着生命危险猎得的丁点食物浪费在自己身上。

    “可是我总不能看着他们饿肚子,自己却在这里大口吃肉!”茶茶说着,棕色的狐狸眼里开始涌上泪花,“尤其是那些幼崽,都要比毛毛瘦掉一圈了。”

    茶茶心疼地把常念抱了起来,同时心灵深处也有窃窃的庆幸,幸亏他有泰格,毛毛不会像其他幼崽那样饿得瘦骨嶙峋。

    泰格吻了吻伴侣,转身开始收拾食物。

    原本晚饭是茶茶的工作,但泰格知道他此时肯定没心气儿做这些,没准待会儿还要哭一场。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他们食物多的时候想分给别的兽人家庭,却没有人会接受,尤其在如今食物短缺的情况下。然而茶茶就是不死心,就像他说的那样,毕竟那些都是他的族人。

    对于茶茶的执拗甚至偶尔的无理取闹泰格没有丝毫抱怨,扪心自问,换成他或许会更加坚持、更加强硬。

    常念把一切看在眼里,感觉一头雾水。

    食物送不出去?那些兽人是傻的吗,反正是多余的,为什么不接受?

    话说今天他偷偷跑去秘密基地,路上看到了几个小狐狸,毫不夸张地说真是瘦得可怕,脸那么尖,大大的眼睛都突出来了。

    就连常念看了都感觉心酸,更别说是土生土长的茶茶。他很理解茶茶的心情,所以破例乖乖地待着没有挣脱。

    过了半晌,茶茶悠悠地叹了口气,低哑着声音呢喃:“今天有几个老兽人死了……一共有五个呢……”

    常念心里“咯噔”一下,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怎么回事?”

    “是饿得。”接话的是泰格,“每年冬天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泰格在这里平静地解释,常念和茶茶却无比震惊。

    常念惊的是没想到自己会看到现实版的绝食而死。

    茶茶惊的是常念居然会说话了。

    茶茶甚至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手臂无意识地抬起,把常念抱到眼前,死死地盯着它的嘴巴:“毛毛,你刚刚说什么?阿父没听清,再说一遍好吗?”

    常念闭着嘴巴,眼睛却看向泰格的方向,视线里带着探究。

    常念绝对可以肯定泰格已经知道了他会说话的事,要不然最近不会那么频繁地跟他讲话。但是常念没想到泰格没对茶茶说,他以为他会第一时间告诉茶茶的。

    “茶茶,毛毛已经是成年的兽人了,会说话并不奇怪。”泰格的声音无法形容的低沉稳重,让人无法不相信事情就是他说的那样。

    茶茶看看常念,又看看泰格,中邪似的点点头。眼神自始至终都是直愣愣的,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