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春天来了:发、情期到了》

    春天万物复苏,兽人们有很多事忙。

    最大的事莫过于中央部落找到了新的驻地,而狐族部落有了新邻居。

    原本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中央部落的兽人们就要搬回兽河北岸了。

    长久的相处下来,两个部落的很多兽人都建立了良好的革命友谊,提到分开还真有点舍不得。更何况,兽河南岸的丛林有更新鲜的果实,更肥美的猎物,更利于生存。

    恰好,回去打探的兽人们带回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原本中央部落的地方,现在已经被大量野兽占领,其中不乏厉害的魔兽,恐怕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大多数兽人都松了口气。

    中央部落的兽人当然希望能在更好的地方生活,狐族部落的也不希望和朋友分开。

    既然大家心意一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趁着天气适宜,赶紧安营扎寨。

    虽然地窖足够宽敞,冬暖夏凉,但是兽人们毕竟不是穴居的种族,长期住在黑暗的地下还是会感觉不舒服。所以要想定居下来,就得扩建部落,盖木屋。

    中央部落并没有在狐族部落的基础上扩建,毕竟世代生存了这么多年,狐族部落的地上布局已经趋于完善,肆意打破的话将会很不合适。

    伯伦决定就在狐族部落的旁边另开辟一片领地,作为中央部落的家园。

    乌木表示没意见。

    兽人们就地取材,一座座尖顶木屋拔地而起。

    与狐族部落追求精致相比,中央部落的审美观更趋向于简洁大方宽敞明亮。

    中央部落学着狐族部落的样子在部落外围圈上了灌木带,更加高大严密。通往狐族部落的地方开了一道缺口,两族兽人可以自由往来。

    就这样,强大繁荣的中央部落和温馨精致的狐族部落做了邻居。

    当春雨洒遍大地,北方丛林的春天真的来了。

    春天是万物萌动的季节,休养了整个冬天的兽人们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蠢蠢欲动。

    狐族含蓄,往年体会不深。今春有了奔放无比的中央部落,引得狐族兽人都热情起来。

    丛林里到处都是发、情的气味,与躲在自家床上嘿咻相比,兽人们似乎更喜欢打野、战,兽河边、灌木丛、密林中,一不小心踏进去,便能听到喘、息声无数。

    常念囧囧地发现,部落之大,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倘若一不小心惊扰了运动中的情侣,不好意思的反而是他自己。

    二号基地也不能去了,环形场地会把外围的声响无数倍放大,各种甜腻的声音刺激着常念的耳膜,这种折磨一次就够了。

    唯一安静些的地方只有树上,常念最近学会了爬树,高高的树梢,清风吹拂,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异常放松。

    常念掏出小平板,点开了后宫聊天窗口。

    姜鸿被常念的上线提醒吵醒,有些纳闷。趁着登陆的功夫在脑子里捋了一遍大纲,按说最近不该有什么大事发生。

    姜鸿带着疑惑的心情点开消息包,看到了常念的留言。

    【鸿鸿念念:鸿鸿,在干嘛?】

    【总裁先生:念念,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鸿鸿念念:没事。】

    【总裁先生:……】姜鸿更疑惑了,按照惯例,常念不会平白无故地找他。

    【总裁先生:念念,是不是不开心?】

    姜鸿发出去之后,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常念曾经说过,无聊烦闷不开心这样的情绪就留给闲人体会的。他很忙。

    等了一会儿,常念的回复还是没过来。姜鸿心里开始打鼓,忍不住又问了句。

    【总裁先生:念念,怎么不说话?】

    终于,窗口亮了一下,常念的回复过来了。

    【鸿鸿念念:男男搅基、偶尔人兽也就算了,你说给他们安排固定的发、情期这种事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总裁先生:念念!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姜鸿惊。

    【鸿鸿念念:你觉得呢?】

    姜鸿松了口气,常念这样说话就证明什么事都没有。

    【总裁先生:我觉得没人敢。】

    【鸿鸿念念:废话。】

    姜鸿嘿嘿傻乐,同时手指不停,在键盘上敲下一串串话。

    【总裁先生:至于发、情期……念念,说实话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兽人本身就有魔兽基因,会在春天的时候特别那啥一下也算正常啊!】

    【总裁先生:而且念念你也知道,魔幻大陆生存环境恶劣,只有春天孕育夏天出生的幼崽才更有可能存活。】

    【总裁先生:所以发、情期这种事其实不是我安排的,是兽人们自我进化过程中群体选择的结果。】

    常念把姜鸿的消息好好读了两遍,然后发现了一些问题。

    【鸿鸿念念:魔兽基因?不是野兽?】

    【总裁先生:是魔兽啦,其实很多兽人都有潜在的控制自然元素的基因,只是很少有人能开发出来。】

    常念默然,这倒不错,有时间拿莱恩做做实验。

    常念还有一个问题。

    【鸿鸿念念:春天孕育,夏天出生?孕期几个月?】

    【总裁先生:三个月——念念你没发现兽人们的成长期很短吗?】

    【鸿鸿念念:三个月出生、三岁成年的确够短的。】

    【总裁先生:这也是特有的生存环境决定的。兽人们只有快速成长起来,拥有了自我保护、独立生存的能力才更有可能活下去。】

    【鸿鸿念念:嗯。】虽然很雷,但的确有些道理。

    姜鸿以为常念又要走了,等了一会儿,窗口还亮着。

    【总裁先生:念念,你还在么?】

    【鸿鸿念念:在呢。】常念回得很快。

    姜鸿吃惊,小心翼翼地发出一句。

    【总裁先生:念念,你真的没事吗?】

    【鸿鸿念念:鸿鸿,我不喜欢这里。】【鸿鸿念念:我想回去。】

    姜鸿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从小到大,常念都是个冷静自持的人,他就像一个强大的王者,绝少泄露内心的感情。

    如今,他说:“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去。”

    姜鸿奇迹般读懂了常念话里的期待与无奈,还有那淡淡的孤独和脆弱——姜鸿原本以为,常念就像机器一样,从不会脆弱。

    【总裁先生:念念,为什么不喜欢那里?】

    常念没回,他这次是真下线了。

    姜鸿整夜没睡,一直抱着电脑测试数据。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是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他也不想放弃。只因为常念那句:“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去。”

    遥远的魔幻大陆,小狐狸躺在树梢,闭着眼睛自嘲一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经不起事儿了?

    ******

    莱恩在部落里转了好几圈,才发现了常念的踪迹。

    没办法,空气中气味太杂,要从中分辨一个幼崽的气息,除了莱恩这个金毛鼻子,其他兽人还真做不到。

    莱恩仰头,看到树梢上随着枝叶颤动摇摇欲坠的小狐狸,心头蓦地疼了一下,有种即将失去的错觉。

    “毛毛。”莱恩特意放柔了声音。

    常念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树下高高壮壮、小麦色皮肤的俊美青年。

    “莱恩,接住我。”常念后腿一蹬,离开结实的树干,朝着地面坠去。

    莱恩大惊失色,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腾空而起,在空中变成丛林狮,朝着小狐狸坠落的方向迎上去。

    常念有一瞬间的眩晕,可能是潜意识里怕死的那根弦在作祟。再次恢复意识,身体已经落入一个暖暖的、软软的氛围。

    莱恩接住常念,转身化为人形,在惯性的作用下一连滚了好几圈。在此期间,莱恩一直小心地把常念扣在怀里,护得严严实实。

    “毛毛!”莱恩万分后怕,大口喘息着。

    常念不睁眼,不说话。只埋头倾听着年轻兽人明显加快的心跳声,有种恶作剧得逞的窃喜。

    “毛毛,你怎么了?”莱恩平复了心情,深深地意识到今天的小狐狸很不对劲。

    “我想试试这样能不能回家?”常念闷闷地说。

    “毛毛想回家?”莱恩仰躺在厚厚的落叶上,伸开手臂,把小狐狸举到半空。

    常念也不挣扎,垂着四条腿看着下面的莱恩。

    直到莱恩胳膊举累了,才把小狐狸放回怀里,不舍地说道:“毛毛,我送你回家吧!”

    常念晃晃脑袋,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个家,哪是那么容易回的?

    这种疯狂的做法,有一次就够了。

    “毛毛想不想出去玩?”莱恩满含期待。

    “去哪儿?”常念来了兴致。

    “跟我走,去了就知道了。”莱恩一脸神秘。

    常念笑笑,“就信你这一回!”然后像个女王一样下令,“变成大金毛给我骑!”

    莱恩“嗷呜”一声,眨眼功夫,金灿灿的大金毛出现在小狐狸眼前。

    常念扒着金毛的尾巴,像个长臂猿似的攀到背上,嫩生生地喊了一声:“驾!”

    于是,大金毛就像弦上的箭一样射了出去。

    莱恩扛着小狐狸跑出部落,踏过兽河,穿过中央部落曾经的领地,来到了很远的地方。

    期间莱恩一直没有停下来,飞溅的河水打湿了两只的皮毛,然后又被风吹干;中央部落的故地聚集着许多野兽,莱恩一吼,吓得它们四散奔逃。

    牛掰呀!常念在心里点了个赞。

    常念爬到大金毛脖子上,站直身体睥睨四方,颇有些狐假虎威的味道。

    莱恩边跑边回头,用嘴巴轻轻碰了碰常念,示意他压低身体。常念过足了瘾,老老实实地埋进厚实的皮毛里。

    莱恩这才放心地加快了速度,从来没有跑得这么稳、这么小心翼翼,骑在脖子上的小东西让他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叫责任和牵挂。

    当常念高高地站在金毛的脖子上,亲眼看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的那一刻,突然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风吹草低,春花满地。

    常念的心一瞬间变得无限宽广,灵魂仿佛长出四蹄在草原驰骋,又仿佛插上翅膀,在天际翱翔。

    那一刻,所有的伤春悲秋全部随风而逝,一个爷们儿会做的,就是仰天大叫,忘却所有烦恼。

    常念真就这么做了,不管声音是否稚嫩,不管是不是会惹人嘲笑——所有生命,在大自然面前也不过一粒微小的尘埃,还需顾忌什么体面?

    莱恩知道常念此时此刻很高兴,再也不是那个即将随风而逝、惹人心惊肉跳的小狐狸。于是莱恩也高兴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做对了。

    常念撒够欢,被大金毛捉回来按在身边。

    “这几天闷坏了吧?”莱恩抓着常念的小爪子,轻轻捏着粉嫩的肉垫,金色的瞳孔闪着宠溺的光,“再忍忍,雄性们到了春天总是把持不住。”

    常念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没事?”

    莱恩掩饰性地轻咳一声,“我?那个……我还没到时候。”

    “没到什么时候?发、情期吗?”常念故作好奇地仰着小脑袋,“天真无邪”地问道。

    莱恩被“发、情期”三个字窘得脸红脖子粗,看着小狐狸的眼睛里带着深深的无奈。

    小狐狸“噗嗤”一声笑了。

    莱恩把小狐狸放到膝盖上,摊开右掌,“毛毛,还记得这个疤吗?”

    常念看了一眼,道:“你已经问过我一遍了。看着时间不短,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吧,怎么会记得?”

    莱恩叹了口气,“看来你是真忘了。”

    常念“咦”了一声,“我该记得么?”

    “毛毛,你呀……”莱恩揉着小狐狸脑袋,无奈又宠溺。

    “去!”常念心里怪怪的,突然想起前段时间这家伙的告白行为,当机立断地躲开那只毛爪子,警告道,“别动手动脚。”

    莱恩摊手,一副纯良姿态。

    “把话说清楚,疤是怎么回事?”弯弯的像个月牙儿,说实话不仅不丑还挺好看,常念坏心眼地笑道,“哪个咬的,这么有技术含量!”

    莱恩无奈地笑,故作可怜的表情,“除了你还能有谁?”莱恩在心里加了一句:换作别人,我不撕了他才怪。

    “嗯?我什么时候咬你了?”大叔年纪大了,记不清楚。

    莱恩哭丧着脸把头埋到常念软软的肚皮,蹭来蹭去——伤心是假,吃豆腐是真。

    常念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伸出爪子,照着那张俊脸就来了一下。

    莱恩捂住脸蹦出老远。

    常念亮出闪着冷光的指甲,对着莱恩挥了挥,“快说!”

    莱恩从善如流。

    “毛毛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在兽河救过一个幼崽?”

    “小金毛?”

    莱恩点头,“你和他一起待了两个多月,他离开的时候你咬了他一口……”

    经莱恩这么一提醒,常念想起来了。当初小金毛抱着他的尾巴不肯走也不松手,差点把他尾巴扯断,巨痛无比。常念一气之下照着那家伙的爪子就啃了一口——倒是没狠心用多大力气,不过好像还是流血了。

    “小金毛啊,不是一只小狗崽吗?”

    莱恩纳闷,“狗崽是什么?我是丛林狮啊!”

    “我说小金毛呢,没事儿别往自己身上扯。”常念吐槽。

    然后,常念猛然看到莱恩棕黄色的头发,记起他无比经典的兽形,于是秒懂,“你就是小金毛?”

    “你刚明白过来?”莱恩纳闷,毛毛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

    常念:( ⊙ o ⊙)啊!

    “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莱恩黑线,“我都成年了。”

    “成年就能一下子变这么大?”

    莱恩深深地意识到,茶茶的教育……没做到位呀!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感谢3月初【mini】妹子的地雷~

    第二更:感谢【rjgh】妹子的留言和鼓励,小展觉得一切都值了~

    ps:关于两章废章,只能用番外代替了——因为编明令禁止榜单期间修文。

    有啥想看的番外,给点意见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