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外重逢:相见不相识》

    “喂!”常念推拒着莱恩,有点恼,“我不想做。”

    “一会儿就想了。”莱恩笑得有点邪,倒不像平时的他。

    常念被莱恩胡七八糟地亲在脖子上、脸上,厚实的胸肌在眼前晃来晃去,常念想一口咬下去,突然又想到上次咬肩膀的乌龙事件,常念囧了——为什么每次都是在水里!

    莱恩这边也在着恼,这家伙对于怎么扯都摸不到常念的皮肤很不满,皱眉看着覆盖着白嫩肌肤的长衣长裤,挥手一把撕开。

    “你做什么!”被撕衣服什么的……常念是真生气了。

    “脱掉它,我不喜欢。”莱恩说得理所当然。

    常念横眉竖眼,“有你这么脱的吗?”

    “要不然怎么办?”这话听在常念耳朵里像是挑衅,实际上是莱恩真不知道要怎么撕开。

    常念还要说什么,却被莱恩堵住了嘴——用那两片厚实的、火热的唇。

    “唔……”到口的话被吞到喉咙里,常念涨红了脸,差点憋出内伤。

    看着常念脸红红的样子,莱恩反而很喜欢。于是想把常念压倒的欲、望更强烈了。

    “这么多天没见,一见面就这样吗?”常念偷空喘了口气,打算动之以情。

    “毛毛,我想你……”说这话的时候,莱恩嗓音低沉,略带沙哑,看向常念的眼神无比深情。

    常念被他硬实的胸膛容纳在怀,呼吸间充斥的是对方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不知为什么身体就软了下来。想要反抗的心思也没有那么重了。

    其实,他早已被莱恩弄得有感觉,大老爷们不就是相互帮助解决一下问题吗?扭扭捏捏不像样。常念在心里鄙视自己。

    “毛毛……”莱恩低低地叫了一声,满含期待。

    有了刚刚的心理建设,常念干脆地点头同意。

    莱恩眼中瞬间溢满惊喜。连连说着:“毛毛别担心,我也会让你舒服的!”

    “大老爷们,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常念嘟囔了一句,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然而,常念没时间细想,因为莱恩丝毫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开始攻城掠地。

    常念被莱恩弄得很舒服,开始怀疑这小子从哪儿学来的这么高的技术。莱恩仿佛熟知他身上每个敏感点,或轻或重地揉捏,几乎让常念把持不住。

    “你要做……就、就快点!别整这些没用的。”常念催促,这种被人掌控想要疯狂尖叫的感觉,很伤自尊心。更重要的是,他前面已经硬了。

    莱恩忍得也很辛苦,但他还是不紧不慢地亲亲常念的耳垂,柔声道:“毛毛别急,我怕你受不了。”

    “我有什么受不了……唔……”突然被莱恩按住腰窝,常念忍不住发出轻吟。

    “你快点!”常念真受不了了,倒不是他有多急色,就是觉得现在的感觉有点诡异——不就是互撸一把么,干嘛非弄出如此旖旎的气氛?

    常念仰着脖子,眯着眼,无意识地探着腰,那个地方一下一下往莱恩大腿上蹭。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哼叫声。

    莱恩觉得这样的常念性感无比,他的忍耐也终于到了尽头。

    莱恩凑到常念耳边,颤抖着声音,轻声道:“毛毛,你是雄性,所以刚开始会有点疼,忍着点。”

    有点疼?忍着点?常念怎么都觉得这话有点诡异。

    “就用手,不许用嘴!”常念想起上次山洞的事,那种欲罢不能意乱情迷的感觉,他暂时不想再经历。

    “嗯,就用手。”莱恩好脾气地答应下来。不过他和常念说的可不是一回事。

    常念刚开始没觉得,等莱恩的手伸到后面,开始轻轻地挤压那个地方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莱恩!”常念惊叫一声,气得发抖。

    莱恩丝毫没被吓住,反而把常念抱得更紧,颇有种不达目的毫不罢休的气势。

    常念彻底不干了,也不管前面还硬着的小东西,手臂开始剧烈地拍打水面,双腿也在下面不断地踢打莱恩。

    他身上难受,脑子里也一片混沌,只想闹得动静大一些,扰了莱恩的兴致,这样自己才能顺利脱身。

    如果真就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同是男人的莱恩上了,常念觉得自己肯定得疯掉,然后把莱恩杀掉。

    “毛毛、毛毛,别害怕!”莱恩没想到常念这么大反应,赤红着眼睛压下心底的念想,柔声安慰。

    在兽人们的观念里,身体有需要的时候就做,从不会压抑欲、望,所以莱恩怎么也无法理解常念为何会如此抗拒。

    常念哪里听,一心想着自己现在打打不过莱恩,拦又拦不住,早就陷入了惊慌失措万念俱灰的脑补之中。

    “乖一点、乖一点,咱们不做了,毛毛乖一点。”莱恩察觉出情况不对劲,一直在常念耳边轻声安慰,同时毫无怨言地承受着常念的抓挠拍打。

    这时候莱恩从身到心都对常念的担忧占了上风,欲念什么的早就抛到脑后。

    莱恩十分担心常念的状态。

    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的白光罩在常念身上,下一刻他就在莱恩怀里变回了小狐狸的模样。

    莱恩又惊又怕,慌忙检查着小狐狸的身体。

    “别担心,他没事。”一道清亮的声音插、了进来。

    莱恩下意识地把小狐狸抱紧,循声看去,惊讶地发现河岸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两个人来。

    一个人身材高大,黑衣黑裤,黑发黑眸,面色冷峻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另一个身材娇小,长着一双晶莹剔透的湛蓝色眼睛,栗色短发,皮肤白皙和常念有的一拼。

    蓝眼睛的人穿着繁复的衣袍含笑地看着莱恩。刚刚说话的就是他。

    莱恩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投放到后面的人身上——黑发黑眼,和常念的一样。

    与此同时,那个人也在打量着莱恩。虽然天然一副冰山脸,心里却已掀起波澜。

    蓝眼睛的青年不甘心被忽视,对着莱恩眨眨眼睛,调侃道:“你刚刚是想霸王硬上弓吧?差点逼得他真气逆流、走火入魔。”

    莱恩皱眉,对方说的他一句都听不懂。

    蓝眼睛青年“咦”了一声,下意识地看向身后的伴侣。

    黑发青年搂住爱人的肩膀,对着莱恩用兽人语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莱恩犹豫了一下,看在对方和常念一样黑发黑眼的面子上告诉了他。

    “莱恩。”

    青年眼波闪动,很快平复下来。

    “我叫布鲁。”青年说完又忍不住强调了一句,“你可以叫我布鲁。”尽管声调冰冷,但莱恩还是轻易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善意。

    莱恩点点头,对布鲁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到小狐狸身上。莱恩发现常念呼吸绵长,应该是睡着了,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

    “布鲁,你说他就这么泡在河里,不冷?”蓝眼睛青年好奇地看着莱恩,扭头询问高大的伴侣。

    “别担心,杰瑞,兽人的身体都很强壮。”和杰瑞说话时,青年的冰冷气场瞬间柔和下来,周围的气温也神奇地升高了好几度。

    “唔……我在考虑要不要请他们去家里做客,已经好久没有客人了。”叫“杰瑞”的青年眨巴着眼睛,一脸纠结,谁叫他有个霸道又爱吃醋的伴侣呢?就连交朋友都得千挑万选。

    没想到布鲁却干脆地说道:“请他去吧。”

    “啊?”杰瑞一时没反应过来,“布鲁你说什么?”

    “请他去。”布鲁重复了一遍。

    说完看了水里的莱恩一眼,当他看到对方一脸紧张地盯着小狐狸的样子,眼里不由地带上了笑意——看来……这家伙也栽了。

    那一闪而过的笑意没能躲过朝夕相处的伴侣的眼睛。杰瑞压下心里的惊讶,使劲盯着莱恩看——布鲁对这个兽人好特别,难道以前认识?

    布鲁搂了搂小伴侣的肩,提醒道:“走吧。”

    “对哦对哦!”杰瑞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小石头一个人在家我还真不放心。”

    “还有紫晶。”

    杰瑞撇撇嘴,“那家伙就像个老妈子,小石头可一点都不喜欢他。”

    布鲁摸了摸杰瑞翘起的嘴角,毫不顾忌有人在场,低头吻了一下。杰瑞更是大胆地回吻过去。

    莱恩注意到两人的粉红气场,小小地嫉妒了一下——什么时候,他的小狐狸能像那个蓝眼睛的青年一样就好了!

    “去家里吧。”布鲁实在不适合搞外交,就连善意的邀请都说得像是下战书。无奈杰瑞不会兽人语。

    莱恩下意识地要拒绝,杰瑞赶紧指指他怀里的小狐狸,说道:“还是去吧,即使你不累,他也需要休息。”

    莱恩虽然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却明白了杰瑞的意思。想到常念的状况,必须找个合适的环境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莱恩开始犹豫。

    “我家就在魔兽森林里,不远。”布鲁难得说了个长点的句子。

    莱恩看看小狐狸,终于点了点头。

    ******

    布鲁当时说到他家就在魔兽森林里不远的时候,莱恩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出现了树屋的模样。没想到真是。

    更让莱恩惊讶的是,他在树屋看到了银银——刚刚常念还在念叨他。

    银银看到莱恩后一下子扑过来,一迭声地问:“毛毛怎么了?毛毛怎么了?”问着问着眼眶就给红了。

    莱恩一直知道银银是个坚强的雌性,甚至有点像雄性,现在看到他为常念哭,一时有点小感动。

    “毛毛没事,别担心。”

    “莱恩,是你救了毛毛吗?我真后悔那个时候走了。”银银一脸懊悔。

    莱恩点点头,动了动嘴,还是把话吞了回去。其实他想说:“即使你在那儿也是添乱。”

    “我能抱抱他吗?”记忆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莱恩扭头一看,正是上次帮过他的少年。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少年似乎根本没在意莱恩,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臂弯里的小狐狸,执着地又问了一遍:“我能抱抱他吗?”

    虽然是询问语气,但是少年已经朝着小狐狸的方向伸出手。那样子仿佛在逼莱恩就范。

    “小石头!”杰瑞出声阻止,带着隐隐的警告,“那不是普通的小狐狸,是这位客人的伴侣。”

    常曜面无表情地看了杰瑞一眼,轻声说道:“我知道啊,爸爸,他的灵魂……很好。”

    听了这话莱恩和银银双双惊讶,这少年是在开玩笑吗?他能看到灵魂?

    杰瑞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二货儿子,时不时地抽一下,真是愁死人!

    这时候常曜修长白嫩的手指已经摸到常念的狐狸毛了,眼看着就要把常念抢过来。

    莱恩皱眉,往旁边躲了一下。

    “为什么不让我抱?”常曜抬头盯着莱恩,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呃……”莱恩有点窘,这事弄的,倒显得他不占理似的。

    “让我抱!”少年执着地伸长手臂,一脸霸道。

    杰瑞头疼地揉揉太阳穴,扯了扯布鲁的衣袖,“你赶紧管管,太丢人了。”

    布鲁黑着脸,迈了两步走到常曜身边。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常曜身上就“砰”地蹦出一个白花花的东西——那是一个闪着蓝色幽光的头骨。

    尽管用惯了骨锅骨碗,然而乍一看到会在空中飘来飘去的骷髅头,莱恩和银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莱恩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死死地把常念护住。看向常曜的眼中带着明显的警惕之色。

    眼睁睁地看着小狐狸离自己更远了,常曜更加不满,骷髅头“砰砰砰砰”地从身上接连不断地蹦出来,晃悠悠地围着少年乱飘。

    杰瑞赶紧出来打圆场,“别激动,小石头,他是客人跟你还不熟,等熟了之后就让你抱了。”

    劝完了常曜又转头去劝莱恩,“别紧张,我儿子的天赋有点儿那个……特殊,他不会真的伤害你的。放心。”

    两个都劝过了杰瑞开始朝着自家伴侣发火,“都怪你!我说让儿子多接触一些外面的人,你非说他这样不方便。你看吧,都不会和别人相处了。”

    布鲁赶紧把伴侣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都是我的错,别生气。”虽然,硬要住在魔兽森林的是杰瑞,虽然,执意把儿子带过来的人也是杰瑞,但是布鲁还是习惯性地认错。

    兴许是被莱恩勒得太紧了,常念不舒服地动动身子,“嗯哼”一声,幽幽醒转。

    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投注到常念身上,其中最热切的要数小少年常曜。

    常念第一眼看到的也是这个身边飘满骷髅头,紧张地盯着自己的少年。待看清他的长相,常念小小地惊讶了一把。

    看着常曜,就像在看他中学时的照片——只不过眼前的少年更精致、气质更冷。

    “你是谁?”常念开口。

    常曜显然没料到常念会第一个跟他说话,一时激动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布鲁和杰瑞则惊讶于常念居然说的是大陆通用语。

    “他是我们的儿子,叫小石头。”杰瑞替儿子回答,不忘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常念故意忽略掉周遭剑拔弩张的气氛,同时无视掉常曜身边那群诡异的骷髅头。声音轻柔地叫着少年:“小石头,你过来。”

    常曜听到常念的呼唤,顿时心花怒放,由于怒火迸发的骷髅头们“噗噗噗噗”全部钻回了身体里。小少年紧张地走到常念身边,伸手要抱。

    莱恩依然很不情愿。常念一爪子抓在莱恩手臂上,声音冷淡,“放开。”显然之前的气还没消。

    莱恩理亏在先,现在也不好忤逆常念,只得不情不愿地松开手臂。

    常念主动跳到少年怀里。

    少年很高兴,常念也很舒服。莫名的有种血脉相连的情愫在涌动。

    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杰瑞惊讶地张大嘴巴,布鲁同样疑惑不解。

    莱恩最苦逼,自家老婆嫌弃自己,投奔到小白脸怀里了。这可如何是好?

    银银的眼中却是闪着兴奋的光——果然跟毛毛出来是对的,外面的世界好神奇!

    ******

    在异世界遇到缩小版的自己,常念不觉得这是巧合。

    常念趁常曜睡着的时候,照了张相片发给姜鸿,出乎意料的是姜鸿没回应。

    看着聊天窗口显示“发送失败”,常念愣住了。以前每次都是随叫随到,仿佛时刻都在的人,突然有一天联系不上了。常念心里怪怪的。

    是不是姜鸿出了什么事?常念甩了甩脑袋,赶走这种不着边际的想法。华国治安如此好,要想出事其实也挺难的。

    所以,可能是姜鸿暂时忙,或者去工作了。对,之前姜鸿提过要去*工作,还要开发网页游戏之类的。常念想到这种可能,心里稍稍踏实了些。

    就在常念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看得出神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本尊已经站在他身后。

    “这是我吗?”少年的声线有点软,像极了常念还是小狐狸的时候。

    常念身体一僵,没想到被逮个正着。

    然而常曜却没有多在意,他只是蹲下来,凑近了看着屏幕上的照片点点头,“是的,这是我。”没有丝毫惊讶或者好奇,单纯的陈述语气。

    常念反而奇怪了,“你不吃惊?”

    常曜眨眨眼,“为什么要吃惊?我每天都会在镜子里看到。”

    常曜说着,伸手把小平板拿过来,对着自己的脸照了照,发现里面的图像并没有发生变化,说道:“这个镜子有点奇怪,可以把原来的影子留住。”

    常念嘴角抽搐,“这不是镜子。”

    “那是什么?”常曜眨着好奇的大眼睛,那单纯懵懂的样子,和之前那个阴郁的、往外蹦骷髅头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

    “这个叫平板电脑。”常念想了想,并没有瞒着常曜。

    “唔……没听过。”常曜把小平板放回常念爪间,伸手抱起了小狐狸。与那个黑乎乎的小平板子相比,他更喜欢和常念一起玩,“我们今天去哪儿?”

    常念想到常曜的强大天赋,心思一转,“咱们去拍魔兽。”

    “拍魔兽?把魔兽拍扁吗?”常曜摇摇头,“毛毛能不能换一个,我父亲肯定不会同意。”

    “为什么?”说实话常念对那个貌似黑、帮老大的布鲁非常感兴趣。

    “父亲说这里的魔兽都是他朋友的伙伴,现在他的朋友不在了,他要替他照顾它们,不能让别人欺负。”

    常念咧开嘴笑了笑,“我们不把它们拍扁,只是给它们拍张照片记录一下。就像这个。”常念晃晃手里的小平板。他已经把常曜一张遥望远方的照片设置成了屏保。

    常曜明白了常念的意思,于是痛快地点点头。

    常曜抱着常念在魔兽森林中央地带穿梭,自由地就像在自家后花园——实际上,这也确实是他们家后花园。

    一路上两个相似的声音一问一答,闲闲地聊着天。

    常念知道了常曜家住的那棵树叫精灵树,是由精灵母树的种子催化长成的。精灵母树在精灵森林里,每过一百年才会长出一颗精灵树种。

    “这样说来精灵树很珍贵了?”常念问道。

    常曜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听爸爸的一个朋友说原本只有精灵森林才有精灵树,后来还是因为爸爸的缘故人类居住的地方才有了一棵,到现在为止也只有那么一棵。再有就是魔兽森林的这一棵。”

    “人类领地也有?在哪儿呢?”常念不由好奇。

    “坎兹帝国的圣岚学院,那是爸爸原来学习的地方。”

    “所以精灵树种是你爸爸带去的?”

    常曜摇摇头,说:“是我爸爸的宠物的好朋友送给我爸爸的宠物的。后来由我爸爸的一个植物师朋友不小心催化长大了。”

    常念脑海中出现那个异常年轻的面孔,没想到那个不着调的魔法师还挺有本事,找了个好老公不说,还有一堆能力不小的朋友,就连他的宠物听起来都是个奇葩玩意儿。

    常曜继续说道:“后来圣岚学院的院长因此大发脾气,罚爸爸他们住到精灵树上每天捉虫——但是我从来没见过精灵树长虫。”

    常念笑,心里想着:你爸爸肯定是被忽悠了,人类领地唯一一棵精灵树,那个院长会大发脾气?半夜笑醒还差不多!

    常曜仿佛听到了常念的心声,同意地点点头,“我觉得爸爸他们肯定被骗了。精灵树这么珍贵,院长肯定是怕付不起酬金才故意先下手为强。”

    常念感叹:“小石头,你比你爸爸要聪明。”

    话说,直到现在常念都不知道常曜的大名。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常曜还有大名。否则,那层窗户纸恐怕早就杵破了。

    “可是父亲更喜欢爸爸,很多人都很爱戴爸爸。他们却不知道我的存在。”常曜的声音依然是淡淡的,却难掩失落。

    常念伸出小爪子,拍拍常曜犹带婴儿肥的细嫩脸蛋,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说实话常念一直觉得常曜肯定不是布鲁和杰瑞亲生的。

    杰瑞那个人的感觉和茶茶有点像,不像是会照顾孩子的样子,尽管他看上去十分爱常曜。布鲁比泰格还要强大还要冷,强大到无法想象、冷到眼里除了杰瑞再没别人——这样说毫不夸张,那个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布鲁,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有了杰瑞就有了全世界,没了杰瑞他会让世界陪葬的感觉。

    常曜很喜欢被小狐狸的肉垫触碰,主动把脸低下来凑到常念爪子下,来回蹭。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是父亲和爸爸亲生的。”常曜声音闷闷的。

    常念无语,只能沉默。总不能告诉他:你的确不是,俩男人是不可能生出孩子来的。

    常曜似乎也没期待常念回答,自顾自说道:“可是我的确是爸爸生的呀,也传承了父亲本命原石的记忆。”

    听到这句常念惊了——小石头真是杰瑞生的?杰瑞是雌性?兽人?不不不,常念否认了自己的猜测,杰瑞身上没有一丝一毫同类的气息,他是人类没错。

    “你爸爸怎么生的你?”常念问出来后又觉得有些不妥,他一个孩子能知道这些?

    然而,常曜还真就知道。常念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常曜的出生竟然是作为亡灵一族的转折*件被记载到魔幻大陆的大事年表里的。

    “因为父亲是亡灵法师,父亲的本命原石可以让爸爸怀孕,这才有了我。”常曜缓缓地说道。

    常念连惊讶都没有了。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远比姜鸿对自己讲述得要神奇得多。或许几万年来的发展变化就连姜鸿自己都不知道。要不然就是他忘了,因为某些原因姜鸿失忆过,这是他们都不愿提起的往事。

    就这样,一下午的时间,就在关于魔幻大陆的科普中渡过,原本订好的拍魔兽的计划只能无限期往后顺延。

    ******

    这个午后,还有两个人在静谧的魔兽森林深处,并肩而行。

    莱恩实际上不是个沉默的人,但是遇上了冰山系面瘫专业的布鲁,即使有话也没胃口说了。

    倒是布鲁一直在努力寻找话题。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这是布鲁的第一句话。

    莱恩听着有些奇怪,好像他们是很熟悉的朋友似的。“挺好的。”莱恩听到自己回答了一句。

    “这里也挺好的。我一直看得很好。”明明是毫无波澜的语调,莱恩竟莫名其妙地听出了些许邀功的味道。

    但是……为什么这个强大到不可捉摸的家伙会对自己邀功?莱恩被自己的想法窘了一下。

    “你很喜欢那只小狐狸?”布鲁问了一个*性的问题。

    莱恩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痛快地“嗯”了一声。然后又觉得不够似的,补充道:“毛毛是我的伴侣,我很喜欢他。”

    “他看上去不是很乐意。”布鲁陈述的是客观事实。

    莱恩并没有因此而生气,“毛毛只是一时不能接受,我们的伴侣契约形成的经过有些……与众不同。”莱恩只想到这个词。

    布鲁点点头,问道:“你了解他吗?包括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布鲁这样说了一句,带着几分提醒的味道。他的脑子里有着魔幻大陆几万年的记忆,他从来不知道这里有像常念一样的白色狐狸,也没有听说过在兽形状态能说话的兽人。

    莱恩却干脆的摇摇头,认真地说道:“我喜欢的就是毛毛,我眼中的他的样子。”这句话说出来有点酸,却是莱恩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布鲁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笑了。他的老朋友本该是这个样子——模样没变,名字没变,性格更是没变。

    终于,曾经的一切,开始慢慢步入正轨。魔幻大陆,是不是要重新洗牌?数年来,布鲁第一次在心里装下除杰瑞外的第二件事。

    莱恩却是在想着此时此刻小狐狸在做什么。多一半是跟那个奇怪的小子在一起吧?莱恩想想就无比暴躁。

    在莱恩看不到的地方,一头头魔兽强大到不理世事的魔兽纷纷从修炼中醒来,走出洞穴,贪婪地观察着他。它们的视线紧紧地黏在莱恩身上,它们用精神波交流。传达着这个足以惊天动地的好消息。

    莱恩不是毫无所觉,却找不到具体头绪。

    布鲁用精神力探查着莱恩的反应,在心里悄悄说道:它们都盼着你回来,一万年了,终于盼到了。

    与此同时,结界内的树屋。

    杰瑞和银银一起在厨房里收拾晚餐。一边收拾一边聊天。

    话说两人也算是一见如故。

    银银最喜欢听杰瑞讲魔兽森林外面的事,包括复杂的人类世界、绝美的精灵国度、脾气古怪的矮人们,还有杰瑞那些性格各异却颇有本事的朋友们。

    银银第一次见识到杰瑞的魔法时,险些惊叫出声。他从来不知道有人动动手指就能制造出燎原大火,从来不知道一团柔和的白光就能消除疲惫复原伤口。

    原来,兽人部落和外界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件衣服或者是一套餐具,他们差的还有好多好多。

    银银攥紧拳头,暗暗发誓,终有一天兽人们不会再因为第二天的口粮而夜不能寐、再也不会因为冬天的严寒而提心吊胆。

    再说杰瑞这边,老公是大号冰山,儿子是小号冰山,唯一能和他说说话的小草怪跑到精灵森林拜访朋友了。所以银银的到来了是杰瑞最大的安慰——终于有个说话的人了。

    杰瑞很喜欢银银听他说话时的样子,就那样睁着懵懂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你,就仿佛你说的那个字、每个音他都无比感兴趣。银银的表现无疑是倾听者的最高境界。

    作者有话要说:传说中的粗长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