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相拥而眠:患难见真情》

    杰瑞站在树屋上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小狐狸突然变成人了?

    不不不,杰瑞摇头,他第一次在河边看到常念的时候对方就是人形。

    那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杰瑞在那里挠着脑袋苦思冥想。

    布鲁和常曜对视一眼,谁都没说。

    “强大的兽神在上,请保佑莱恩和毛毛顺利到达,请保佑我的部落平安无事……”银银站在树干上,望着部落的方向祈祷。

    杰瑞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他们不是普通人,不会有事的。”

    银银失落地低下头,“你知道吗?我竟然又一次逃避了。又一次让同伴处于危险之中而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懦弱地偷生。”银银的眼中写满愤恨和自嘲,如果不是一丝理智尚存,或许他此时就已经冲入雨中。

    “你是个勇敢的人。”杰瑞看着银银,肯定地说道,“对于真正的勇士来说,把冲锋陷阵的机会让给别人更需要勇气。”

    “是因为他们比我强太多了,还需要我让么?”银银苦笑。

    “这就更说明你不仅有勇气,还有智慧,顾大局。”

    “我宁可和他们一起。”

    “如果你坚持如此的话,天亮了我就可以让紫晶送你回去。”杰瑞指着布鲁身边的暗黑豹,对银银说道。

    银银眼睛一亮,真诚地说了句:“谢谢你。”

    杰瑞笑笑,一反刚刚劝人的状态,夸张地打了个呵欠,含含混混地道:“担心也没用,先好好休息保持体力,明天还要赶路。”

    银银重重点头,率先抱着肉肉走回了树屋。

    倒是弄得杰瑞动作一僵,忍不住笑道:“真是有意思的兽人啊,好单纯!”

    “早点休息吧。”布鲁揽上伴侣的腰,拥着他往木屋走。

    “儿子,你也去哦!”杰瑞边走边对常曜挥挥手。

    看着奋力踮着脚从父亲肩头露出一个脑袋的爸爸,常曜觉得……真不靠谱啊!

    ******

    三天三夜。

    原本常念和银银花了一个多月的路程,莱恩只用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巨大的丛林狮爆发出平生最持久的耐力,一直奔跑奔跑,即使如此消耗体力,莱恩还是丝毫感觉不到饥饿。幸亏常念还记得按时按量喂给他一些食物——在奔跑的状态下。

    从魔兽森林一路向南,雨越来越大,到达北方丛林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地面了,四处都是汪洋一片。那些高高低低的树就像是长在水里,艰难地忍受着狂风巨浪。

    莱恩大半个身子就这样浸在水里一路奔跑,身体灵活地躲闪着不时出现在身前的障碍,四肢稳健地抵挡着水流的冲击。

    常念在他背上被淋得不轻,但他始终咬着牙一言不发,脑子里一直思索着解决办法——但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常念寄希望于族人们懂得自救,希望他们至少能保住性命。

    部落近在眼前,高而浓密的灌木带已经被冲毁,一些低矮的树木甚至被连根拔起,随着水流四处飘荡。

    丛林中散落的木屋已经被悉数冲毁,四处都是滂沱的雨声和洪水的咆哮声,根本没有一丝人声,哪怕是惊慌的求救声,什么都没有。

    这让常念十分恐慌——族人们呢?大家都到哪去了?

    莱恩带着常念来到中央广场,周围有一些高大粗壮的树木依旧挺立,足够他们栖身。

    “莱恩,你吼几声!”常念凑到莱恩耳边大喊。

    莱恩此时仍是兽形,他的吼声常念领教过,气势雄浑震慑人心,甚至能盖过雨声。

    莱恩依言仰天长吼,传达着兽人间的信号。如果狐族的兽人们听到,一定会有所回应。

    然而,没有。

    莱恩又吼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

    到后来,莱恩开始围着部落跑,边跑边吼,不肯放过一丝可能。

    但是,狐族部落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浓浓的担忧弥漫了常念的心脏——泰格不是一向强大吗?茶茶的兽形不是逆天么?就连他们俩也……常念摇头,甩掉这种可怕的想法,不可能,绝不可能!

    莱恩继续嘶吼,声音里明显带上焦躁的情绪。

    就在这时,中央部落那边开始发出零零碎碎的应和声,或远或近,

    莱恩转过脑袋,和常念对视,眼中闪过惊喜。

    “莱恩,你先回去。我留下来……再找找。”常念做出决定。他知道莱恩在中央部落的地位,如今出了这么大事,正是需要莱恩的时候。而他自己,也不会放弃狐族。

    莱恩听到后半句坚决地摇了摇头。

    常念皱眉,呵斥道:“这种时候你还任性什么?你的族人需要你!”

    莱恩明显地听到常念的声音在颤抖,而他整个身体也在颤抖。或许是冻的,也或许是怕的。

    莱恩不想让常念再动肝火,而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再耽搁。于是干脆地把常念甩到背上,驮着他赶往中央部落的方向。

    “莱恩,你做什么?我要找乌木和茶茶他们,不能耽误时间!”常念在莱恩背上左摇右晃,却也没敢贸然跳下去。地面湍急的水里以及时不时撞过来的浮木足够让他死掉好几回。

    莱恩了解常念的担忧,然而他这样做也有自己的理由,既然中央部落那边有回应不如先回去,兴许能狐族的兽人们和大家在一起也说不定。更何况,他不可能把常念自己丢在狐族部落。

    这种危险的时刻,自己的伴侣要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才安心。

    莱恩不顾常念的大吼大叫,只是小心地掌握着步调,不让他掉下来。同时坚定地朝着中央部落的方向前进。

    常念闹了一会儿,眼睁睁地看着莱恩踏出狐族部落的地界,只得死了心,转而对着莱恩的脑袋又踢又打。

    浑身湿透的大金毛却如同毫无所觉,任由气急的小伴侣拿自己泄愤。

    进入中央部落,莱恩的步调明显加快,一边奔跑一边吼,部落里传来高高低低的回应声,莱恩辨认出熟悉的几声,朝着他们的位置跑了过去。

    透过雨幕,莱恩看到那边有几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枝杈上绑着一块块兽皮做成简易的雨棚。看起来异常凌乱,却能暂时遮挡风雨。

    下一刻,达尔和伯伦以及几个年轻兽人的身影出现在显眼的地方,除了伯伦之外,大家无一不是兽形。

    “莱恩,你怎么回来了?”伯伦第一个冲上来,显然这种时候看到莱恩他并不觉得开心。

    莱恩跳上其中一棵树,把常念叼下来,然后化成人形。

    “兽父,其他人呢?”

    “我让大家分散开,各自选取一些安全的地方躲避洪雨。暂时没有兽人伤亡。”伯伦的声音带着疲惫同时也有欣慰。

    莱恩闻言松了口气。他知道,把兽人们分散开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存部落重新崛起的希望。兽父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狐族兽人呢?也和我们在一起吗?”莱恩代替常念问出这个问题。

    常念凑到近前,满脸期待地等着伯伦的答案。

    伯伦视线从常念脸上扫过,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身看了看那只黄色的翼虎。翼虎会意,下一刻化为人形,是达尔。

    达尔走过来,再离常念大约两步的地方站住,眼神有些躲闪。

    常念皱眉,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快说呀,达尔叔叔!”莱恩也在一旁催促。

    达尔叹了口气,才说道:“洪雨第一天狐族部落许多木屋就被冲毁了。有人建议族人们躲到地窖里,乌木同意了。我们这边的房子是土石垒成的,支撑的时间久,所以就没过去。谁知道,短短一夜竟然……”达尔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了。

    常念却是从达尔沉痛的表情里猜到下文。不由地身体一晃,险些支撑不住。

    莱恩赶紧把人扶住,拥到怀里,连声安慰:“毛毛别瞎想,先听达尔叔叔说完。”

    “然后呢?”常念咬住下唇,保持着最后一丝力气,定定地看着达尔。

    “没想到洪雨越来越大,兽河泛滥,水涨了这么高,他们、他们就再也没出来……”达尔此时更是悔恨交加,早知道就该拦住乌木!

    果然啊!这种情况下怎么出得来?打开出口水就会灌进去,不打开出口早晚憋死——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一个字——死。

    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心脏,常念的心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怎么就躲到地窖去了?”莱恩一边安抚常念,一边替他问道。

    “只是为了进去躲雨,谁都没想到会是洪雨,没想到就这样出不来了。”

    常念身体抖动得厉害。半晌才能提起力气,颤抖着嘴唇说道:“我要回去!”

    “我和你一起。”莱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只能把人搂紧了,和他站在一起。

    “现在就去!”常念抓着莱恩的手臂,眼中写满坚定。

    “不行!”伯伦出声阻止。

    那一瞬间莱恩眼神变得异常可怕,“兽父,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困在里面。”莱恩拥着怀里的伴侣,眼神坚定。

    “你以为我不想救他们?”伯伦显然动怒了,“当初如果不是狐族部落,中央部落也不会有今天。我们不可能在危险的时候舍弃伙伴。”

    “那为什么……”

    “这个时间不合适。”

    什么时间不合适?莱恩皱眉,看看天色,突然明了。

    因为一直下雨,天气阴沉,他们竟然忘了时间。现在已是黄昏,眼看着天就黑了。这个时间,即使贸然过去也做不成任何事。

    更何况,狐族部落那边显然是没有任何准备,不像这里有干燥的树干和遮挡的雨棚以供休息。他自己倒没什么,常念未必受得了。

    想到常念被淋了三天的身体,莱恩改变了主意,“毛毛,这个时间不合适。”

    常念的眼睛赤红,声音冰冷,“那又怎么样?我不能在这里傻待着,不能!我的族人,生命危在旦夕……”茶茶、泰格、乌木……那么多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

    “毛毛,大家会去救,只要等到天亮。”莱恩把住常念的肩膀,做出保证。

    这个时候,常念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想到茶茶他们,泪水险些抑制不住涌出眼眶。

    常念仰头,把眼泪逼回去,对着莱恩以及分布在不同树杈上的几个兽人说道:“我不希望大家因此而打乱计划,我一个人回去就好。”说完,转身就往树下跳。

    莱恩眼疾手快,赶紧把人抱住。

    “你拦我干什么?”常念怒吼。

    “你给我冷静点!”莱恩吼声更大,同时死死地把常念箍住,不让他动弹半分。

    刚刚那一刻,他还真是后怕,万一他晚了一步,万一他没接住……树下是湍急的流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杀伤力极大的浮木、动物尸体,他的毛毛,他舍不得多碰一下的毛毛,竟然打算就这样往里跳!

    莱恩突然有点生气,低吼道:“毛毛,你要回去,我和你一起!”与其让他在这里胡思乱想,倒不如陪他拼一把,至少自己在身边,就决不让毛毛出事。

    常念还没说什么,伯伦却挡在莱恩身前,呵斥道:“莱恩,别任性!”

    莱恩丝毫不怕地朝伯伦瞪眼,坚定地道:“毛毛回去我就要回去!”

    “你老老实实待着,我自己回去。”常念瞪莱恩。

    “我……”

    达尔蹙眉,打断了两人纯属浪费时间的争论,“你们俩都不许去。毛毛。眼看着天就黑透了,现在去了什么都做不了,还十分危险。”

    达尔顿了一下,放低了声音,继续道:“毛毛,你应该明白,我比你更急,现在至少有莱恩在你身边,我呢?”

    常念看着达尔,明显到兽人眼中深沉的担忧。想到乌木,想到泰格和茶茶——他们也不会希望自己如此鲁莽。

    常念终于冷静下来,淡淡地说道:“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伯伦深深地看了莱恩一眼,视线从他怀中的常念脸上划过。转身跳到另一棵树上坐了下来。

    达尔原本打算拍拍常念肩膀,半路撞上莱恩的视线,只得硬生生停住。转而对莱恩说道:“好好照顾他。”

    还用你说!莱恩瞥了达尔一眼,视线放到怀里的人身上,低头诱哄:“毛毛,今天什么都别想了,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才有精神。”

    常念下意识地点点头。

    莱恩顺势坐下来,把常念抱到腿上。

    常念挣扎了一下,皱眉道:“你不必这样,我说等就一定等。”

    “我不是怕你跑。”莱恩解释,“你身上还湿着,我帮你弄弄。”

    常念闻言身体僵了一下,这才知道误会莱恩了。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于是默认了莱恩接下来的行为。

    莱恩用身体挡住其他兽人的视线,从常念的皮兜里掏出一块柔软的皮子以及一套干燥的衣裤——幸亏常念有先见之明,布兜特意选取了防水的皮子,当然,也是莱恩送的。

    常念任由莱恩把自己剥个精光,上上下下擦了个遍,然后穿上一身干衣服。

    身体终于暖和了些,理智也渐渐回笼。常念缩起手脚,往莱恩怀里缩了缩。

    “冷吗,毛毛?”莱恩关切地问道。

    常念摇摇头,答非所问:“莱恩,他们不会有事吧?”仿佛确认什么似的,常念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

    除了挨自己欺负的时候,莱恩何尝见过如此脆弱、如此失态的常念?心疼地把人抱得更紧。

    “毛毛放心,乌木那么聪明,他不会让族人们出事。”莱恩声音低沉简单,恰到好处地安慰了常念摇摆不定的心。

    常念小小地“嗯”了一声,舒服地享受着莱恩放在自己背上来回抚动的手。莱恩的动作不含任何情、色,他只是想让常念快速暖和起来。

    而他自己除了腰间的兽皮之外,什么覆盖物都没有,甚至后背都是湿的,胸口和大腿也是为了容纳常念而临时擦干的。

    不得不说,常念真的被温暖到了。

    他想到很久之前常妈妈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那时候他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龄却迟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常妈妈特意找他谈了谈。

    常妈妈说了很多,常念只记住了一句话:伴侣的意义就在于,你的事都可以和他说,出了什么事他都会和你一起扛。

    此时此刻,他和莱恩的状态多像常妈妈说的那样?然而,莱恩算是自己的伴侣吗?就在不久前,他还撕破了脸。

    这些心事稍稍分散了常念的注意力,让他不至于总往族人身上想。

    那天晚上,莱恩一直低声和常念说着话,具体说了什么不记得了,因为大多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或许是为了转移常念的注意力,让他尽快放松下来。

    直到常念合上双眼,发出绵长的呼吸声,莱恩才彻底闭嘴。

    不远处,伯伦看了相拥的两人一眼,重新闭上眼睛,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莱恩感受到身后的目光,只是把怀里的人调整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

    伴随着风声雨声,莱恩看着常念疲惫的睡颜,始终没有合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