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狸遇上大金毛 > 第71章 接着抽吗?

第71章 接着抽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呦呦出事:耗尽生命力》

    常念依着和呦呦之间那丝时强时弱的联系,沿着隧道穿过一条条洞穴,来到了目前地鼠一族的借居地——地下公寓。

    然而,走到这里却再也无法前进,他们被一堵墙挡住了。

    新鲜潮湿的泥土,不同于周围用木板装潢的洞壁。显然,这堵墙是临时垒上去的,做工粗糙外观畸形,仓促程度可见一斑。

    莱恩也看出了不对劲,“毛毛,这里好像是特意堵上的。”

    常念点头,他能感觉到呦呦就在墙的那边,却不知道气息为何如此微弱。他试图和呦呦取得联系,却失败了。

    “你说,为什么要在这里垒一面墙?”常念看似是在问莱恩,实际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莱恩环顾四周,发现大半截墙壁残存着明显的湿渍。于是想到一种可能,“兴许是为了堵住倒灌的水流。”

    这种结论和常念的猜想不谋而合。

    “莱恩,砸开它。”常念指着眼前的土墙,当机立断。

    莱恩一愣,疑惑道:“毛毛,能行么?”

    “既然是为了截住水流,那现在这边没水了,这面墙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莱恩一想,的确如此。更何况,眼前也没有其他路可走,除非退回去——这显然更不明智。

    看出了莱恩的疑惑,常念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能感觉到呦呦就在那边。”

    莱恩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这么说……兽人们也在?”

    常念点头,“很有可能。”

    莱恩闻言,毫不犹豫地挥拳,使出了十成的力量。然而,却只是把那面看起来并不结实的土墙砸进去一个坑。

    常念同样吃了一惊,忍不住感叹道:“垒得还挺厚!”

    “应该是呦呦的功劳。”莱恩说了个冷笑话。

    “主意没准是乌木出的。”常念十分配合。

    莱恩笑笑,卯足了劲,又送出一拳。这次墙面明显地颤了颤,还是没被砸透。

    “嘿!”莱恩摩拳擦掌,开始较真,“毛毛你躲远点儿,我就不信砸不透!”

    虽然嘴上这样说,莱恩却没有大意。而是细心地沿着墙面走了一圈,敲敲打打,时不时贴上耳朵寻找薄弱的地方。

    “毛毛,我怎么觉得那边有声音?”

    对于这种现象常念并不觉得奇怪,“所以说大家很有可能就在墙那边。”即使不是全部,也至少有一部分。

    莱恩握拳,豪气十足,“这次再砸不开,我就换成兽形刨。”

    常念忍不住笑了。莱恩的能力他并不怀疑。这面墙完蛋是迟早的事,他不急。

    莱恩回了常念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深吸一口气,狠命地砸了过去。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次拼了十二分力道,完全是超常发挥了,效果竟然还不如第一次好。

    莱恩讶异,较劲似的一拳拳雨点似的落在墙面上,平时可以打死一头闪电猪的力量,竟然只是把这样一堵明显就是临时搭砌的墙砸得晃了两晃。

    常念走过去,拉住了莱恩的手臂,“别砸了,你没看出不对劲来吗?”

    “什么不对劲?”

    “是不是那边感觉到有人在砸墙,故意不想让砸开?”

    莱恩马上猜到了常念想表达的意思,“毛毛是说……我在这边砸,那边有人在加固?”

    常念点头,其实他也只是猜测。

    莱恩看看常念又看看那堵十分神奇的墙,“那我们还砸么?”

    “别砸了。”常念想了想,说道,“你叫一声试试。”

    “叫一声?”

    常念点头,“变成兽形叫一声,最好让那边的人听见。”常念觉得,他们之所以会努力抵抗,或许是不知道这边的是他和莱恩。

    也对,如果那边真是狐族或者地鼠一族的人,不如先打声招呼。于是,莱恩没再犹豫,果断变为兽形,接连不断地吼了好几声。

    莱恩的吼声威力十足,震得洞顶上的土块簌簌地往下掉。

    常念赶紧阻止,“别一直叫,听听那边有没有回应。”

    莱恩依言安静下来,支起耳朵凝神细听。常念也不由自主地挨近墙面,脑袋贴了上去。

    刚开始还没有什么动静,只能听见莱恩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各个洞穴,到最后甚至分不清到底是回声还是幻觉。

    后来,似乎没过多长时间,一股绝不亚于莱恩兽吼的声波沿着洞壁传了过来,洪亮的、整齐划一的和声,糅合了三千多兽人的力量几乎要穿透泥土,直达苍穹。

    常念先是一惊,下意识地远离颤动的墙面。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心头一喜,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族人们就在那边,绝大多数人平安无虞!

    听着如此沉重如此整齐的兽吼,莱恩心底腾起一股说不出的豪情。

    “吼——”强大的兽人憋足了一口气,猛地吼了回去。

    原本坚固的土墙,瞬间土崩瓦解。几乎是在土墙倾倒的同时,猝不及防的水流冲破残垣断墙,扑面而来。

    常念一个大跳,试图蹦到莱恩背上,莱恩往下一蹲,接住了常念。然后,他干脆就横着蹲在了那里。

    与此同时,一个个被积水冲出来的地鼠心安理得地抓着常念金色的长毛,稳住了身体。

    积水像开了闸一样分流到其他洞穴,刚开始异常湍急,后来渐渐变缓,到最后只余浅浅一层。于是大家有了时间观察彼此。

    地鼠和少量兽人纷纷拥抱着相互庆贺,感谢兽神、感叹命运的转折。

    苦逼的大金毛蹲在那里起到了水坝的作用,然后他就真像水坝那样,被大家忽视了。

    这边,常念惊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乌雅?!”

    “乌雅,你怎么在这里?”按说他是中央部落的人,为什么会和地鼠一族困在一起?

    乌雅看到大金毛背上体型修长面容姣好的青年,不由地一惊。

    “毛毛?”尽管心里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漂亮“雌性”的身份,乌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咦?这下换常念疑惑了——他变成人形后大摇大摆地在部落里溜达了好几天,乌雅没见过?

    “我前段时间出去历练,刚回来。”乌雅敏锐地察觉出常念的疑惑。

    “所以乌雅还没有见过我么?”常念难得孩子气地歪了歪脑袋,颇有些显摆的意思。

    “怎么没见过毛毛?只不过这么……好看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乌雅忍不住笑了。

    “去你的!”常念笑骂。

    “下来,我接着你。”乌雅嘴角含笑,对着常念展开双臂。

    常念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乌雅十分精准地把人接到了怀里。

    常念无比自然地撑开乌雅的怀抱,当胸捶了一拳,“用得着你接?多管闲事。”

    然而,乌雅并没像往常一样调侃回去,而是表情有些呆滞。

    “怎么了?”乌雅的表情太过严肃,常念也忍不住收敛了笑容。

    “你是雄性?”乌雅心底一阵酸涩,于是毫不犹豫地把让自己酸涩的原因问出口。

    不不不,乌雅立马判断出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毛毛,你有了伴侣契约?”

    提到这个常念习惯性沉默。愤懑地搜索着大金毛的身影,视线相撞之后,又别扭地撇开头。

    这时候,莱恩已经完成使命,变回人形,朝着常念走来。

    第一眼看到乌雅,莱恩很好地把那一丝丝不悦掩藏到了心底。只间他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笑容,无比自然地伸出手臂,揽住了常念的细腰。

    还没等常念发飙,莱恩就迅速低头,在他耳边小小声地说了句:“给个面子。”

    常念鬼使神差地忍住了挣扎的动作,到口的斥责生生憋在嗓子眼。

    乌雅不是傻子,他当然看到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可是,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是那般和谐,常念竟为了照顾莱恩的面子如此妥协,这足以成为乌雅郁闷的理由。

    从常念认出乌雅到莱恩宣告主权,过程看似复杂,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常念看着周围纷纷奔走的地鼠和零星面善的兽人,开口问道:“阿父和兽父怎么样?还有乌木?呦呦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他们在另一半洞室。”乌雅说着,抬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常念乍一听没明白,后来看到地下公寓中间那道突兀的土墙,瞬间了然。

    “那边水更深?”常念发现这半边大多是身材矮小的地鼠,于是产生了这样的猜测。

    乌雅点头,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之前这里是水最浅的地方,没想到外面的水已经退了。幸亏你们来了,否则……”

    常念读懂了乌雅眼中的沉痛,想必这四天三夜他们过得并不好受。

    “我们先把那面墙推倒再说。好在大家都没事,这无疑是最幸运的。”常念看着那个方向,已经有一些兽人和地鼠过去挖墙了,鼓捣了半天收效却不大。

    “他们也听到了动静,估计这会儿也在那边挖。”乌雅把常念的安慰听到心里,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些,“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弄得比较牢固,这时候想要轻易推开却不容易。”

    “莱恩,你去。”常念挥手。这一刻,他并没有觉察自己为什么会想都不想就如此信任和肯定莱恩的能力。

    “好的,毛毛。”莱恩默契地应了一声,雄纠纠气昂昂地走了过去。

    乌雅的笑僵在嘴角,难掩酸涩。

    莱恩出手,土墙什么的都不叫事儿!

    这次不再有人联合起来火速加固,莱恩一拳就砸了个窟窿。积蓄了更多力量的第二拳刚一挥出去,莱恩便“嗷——”的一声怪叫,拳头生生停在半截,莱恩倒吸一口气,差点扯到筋骨。

    大家不约而同地朝着莱恩的方向看去,惊奇地发现刚刚砸出的窟窿那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焕发着耀眼的五彩光泽的物体。

    如此绚丽,如此震慑人心的色彩,常念有幸见过一次。此时此刻,第二次见到,常念心神一荡。脚步先于大脑冲过去,颤抖着双手把小地行兽抱在怀里。

    “呦呦!你怎么了?”常念不知道,此时的他神情多么慌乱、声音多么颤抖。

    “呦……呦……”此时的呦呦虚弱至极,已经没有办法和常念建立精神联接。感受到主人的气息,呦呦勉强抬了抬眼皮,尖尖的嘴巴里发出虚弱的叫声。

    不自觉的,常念眼中滑下两行清泪,冰凉的泪水滴落到皮肤上,溅起支离破碎的水花。

    常念并不知道自己哭了,这泪好像不是他所流,而是呦呦的心声——他替呦呦流的。

    看到常念的眼泪,最慌乱最难受的莫过于莱恩。手足无措的兽人,急于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莱恩胡乱挥拳,顷刻间把近一米厚的墙面夷为平地。

    两边的兽人遥遥相对,常念和呦呦被围在中间。

    泰格、茶茶、乌木、红嚎、润润还有一些相熟的兽人纷纷围过来,脸上无一不是哀痛的表情。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扪心自问,如果没有呦呦,他们撑不过这惊险异常的四天三夜。

    虽然没有料到洪雨会这样严重,但乌木还是长了个心眼儿。就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积水开始顺着通气口进入地窖的时候,乌木带领兽人们开始一个个添堵通风口,只留了西北角流水量最小的那个。

    也幸亏他当机立断,否则雨水倒灌的程度就不是半个洞室而是全部充满,兽人们将活活地被堵在里面,无一生还。

    就在兽人们顶着倒灌的水流堵通气口的时候,呦呦也带着一批擅长挖掘的地鼠族人,不断在积水严重的地方挖着引水渠,试图把水引到更深的地下。

    然而,水流越来越多,地鼠们的挖掘功夫却十分有限。地鼠们轮番工作着,呦呦却时时刻刻都没有休息。

    尽管有着逆天的挖掘天赋,要想和大自然的力量相抗衡,也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此时此刻,原本机灵活泼的小地行兽,在常念手中奄奄一息。

    在此之前,尽管茶茶时不时把呦呦带到雌性们中间显摆,却没有人猜到呦呦会是珍贵的五彩地行兽。

    五彩地行兽啊,幸运的化身,传说般的存在。族里的老兽人们说,当五彩地行兽生命力耗尽的那一刻,会是他们最美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出五彩琉璃般的绚丽色彩,惊艳无比。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竟然真的看到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半点惊喜。所有的知情者无不露出沉痛的、感激的、惋惜的表情,大家几乎已经认定了那个结果,纷纷流出难过的眼泪。

    茶茶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常念身边,红肿的泪眼痴痴地看着小地行兽,伸出的手却又颤抖着缩了回去——竟然连最后的碰触都舍不得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摸坏了,小东西就这样凭空消失。

    泰格站在茶茶身后,支撑着伴侣哭得无力的身体。高大的兽人看看失神的常念,动了动唇,沉声道:“好好陪陪它吧,你走了之后,它一直想你。如果不是我们拦着,它早就去找你了。”

    听到这句,常念呆呆地抬头,眼睛愣愣地看着泰格,缓缓说道:“怎么不让它去找我?怎么不让它去?”

    这样说着,仿佛酝酿了一个世纪的泪水再也不甘忍受寂寞,大颗大颗接连不断地冲出眼眶。咸涩的泪水灼痛脸颊,顺着嘴角流进常念一张一合的嘴里——是咸的,咸涩无比。

    这次,是常念自己的泪。

    作者有话要说:我能说……我在小黑屋里锁了三天刚出来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