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浓情蜜意:竞选进行时》

    夜凉如水,晚来的月色带着初秋的清凉。透过敞开的木窗,照进简单布置的临时居所。

    常念心里装着事儿,睡得不踏实,莱恩进来的时候他就醒了。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常念稍稍安心。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常念特意闭上眼睛,放缓了呼吸,装作睡着的样子。

    浓烈彪悍的雄性气息渐渐靠近,再怎样收敛都无法让人完全忽略。

    莱恩坐在床边,单薄的木床发出“吱嘎”一声轻响。高大的身体顿了顿,看到床上的人只是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的迹象,才稍稍松了口气。

    看到月光下姣好的容颜,莱恩一时情难自禁,轻轻地拂开细碎的刘海儿,在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卷翘的睫毛如蝴蝶羽翼般翕动,泄露了主人装睡的真相。

    常念掀开眼皮,黑葡萄似的瞳孔复杂地看着莱恩。有疑惑,有质问,也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涌动。

    莱恩眯着眼,金色的瞳眸在黑夜中熠熠发光。他的表情很无辜,仿佛完全不理解常念的质问从何说起。

    就在常念将要发飙的前一刻,莱恩突然搂住爱人的腰肢,一手托着后脑,火热的吻毫不犹豫地印在另一双唇上。

    常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人完全锁定。他原本想把人推开或者再附加一个大耳光来着,然而这个行动还没有付诸实践,经验不足的大叔就在对方强势的温柔下缴械投降了。

    莱恩的吻温柔缠绵,一改往日的来势汹汹。厚实的唇瓣包裹着常念的,灵活的舌头轻舔贝齿,不急不躁,自信而从容,不像往常一样担心常念会推拒、会发飙、会临时跑掉,恨不得一次吃光。

    常念脑子里的弦一绷,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这个让人几欲臣服的雄性,会不会不是莱恩?

    想到这一点,常念心下一动,猛地打了个哆嗦。

    莱恩敏锐地察觉到怀中人心境的变化,不舍地放开,担忧地问道:“毛毛,怎么了?”

    常念没说话,只是仰着头,痴痴地看着莱恩。

    莱恩摸摸脸,凑近了些,疑惑地看着常念,“我脸上有东西吗?”

    常念又盯了半晌,才开口问道:“你是莱恩吗?”声音竟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莱恩笑了,一如既往的帅气俊朗,“不是我还能有谁吗?毛毛刚刚做梦了?”

    莱恩说着,情不自禁地再次把常念搂到怀里,下巴垫在他瘦削的肩上,依然在轻轻地笑。

    常念却是皱着眉,不由分说地推开莱恩,一脸蛮横,“你变成大金毛我看看。”

    莱恩看着常念无比认真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床边,站到开阔的地方,笑道:“毛毛不要眨眼,我要变了。”

    常念绷着脸点点头。

    莱恩前肢伏地,后腰拱起,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长变高,原本健康光洁的皮肤被金色的长毛覆盖,大金毛的模样一点点在常念眼前呈现。

    莱恩踏着轻盈的步子,慢慢走到常念身边,晃晃脑袋,三角形的大耳朵也跟着左右呼扇。金色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常念,那样子像是在说:“怎么样,是我吧?”

    常念“哦”了一声,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重新躺回床上。

    莱恩有一瞬间的僵硬——今天的毛毛,很奇怪啊!

    莱恩重新变成人形,厚着脸皮躺倒常念身边。做好了被赶走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常念并没有赶他,而是闹脾气似的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莱恩。

    莱恩没有强求,能做到这一步就不错了。他往常念跟前凑了凑,鼻翼问道白嫩的颈间散发的清新好闻的气息。

    “毛毛?”莱恩不甘寂寞地叫了一声。

    常念闷闷地应了。

    此时此刻常念心里是别扭的,不是因为莱恩的吻而是因为自己对这吻的态度。当他怀疑眼前的人不是莱恩的那一刻,巨大的恶心感顿时袭上心头,对比之下,几次被莱恩或偷吻或强吻或如此缠绵地吻,他或许生气或许郁闷却从未有过恶心。

    不仅如此,常念猛然发现,自己在慢慢接受莱恩,从身到心。他已经习惯了莱恩的怀抱,习惯了莱恩的气味,习惯了他时而温柔时而霸道时而贴心时而孩子气的复杂性格。

    这代表着什么?常念还不至于迟钝到这种时候还拎不清。所以才别扭。

    “毛毛?”莱恩凑到常念耳边,低沉的声音刻意放柔,温热的气息把常念整个罩住。

    常念正因为这个人别扭,如今送上门来了,有气不撒不是他的性格。

    “做什么毛毛毛毛地叫个不停!”常念一爪子挠在莱恩作乱的大手上,同时恶声恶气地回道。

    “毛毛,我有事要和你说……”莱恩的声音可怜兮兮。

    “说。”明知道这家伙装蒜的成分比较大,常念还是忍不住放软了态度。

    “毛毛,你想当族长吗?”

    一句话问出来,常念陷入了沉默。莱恩没有催他,只是静静地等着。

    想吗?常念也说不清。

    他并不热衷于发号施令,但也不喜欢被人指挥。就像当年在教研室,如果不是那个秃顶的主任人品太差,常念或许还没有动力一鼓作气评上职称继而坐上那个位置。

    现在呢?兽人部落的族长几乎相当于皇帝般的存在,一言九鼎。如果想要实施自己的改造计划,必须征得族长的同意。如果自己站在那个位置,是不是就会方便很多?

    所以说,还是想的吧!

    常念背对莱恩,轻轻地点了点头。常念等着莱恩的反应,竟然有点紧张——这样一来,自己就成了莱恩的竞争者了吧?不知道莱恩会怎么想。

    莱恩叹息一声,搂着常念的肩膀把他翻过来面对着自己,手臂正好垫在脑袋下面。

    “毛毛,你想做什么就去做。”莱恩的表情十分认真,一派坦荡。

    “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现在说这个还太早。”常念倒显得不是很上心。

    “会有的。”莱恩声音很轻,仿佛话里有话。

    常念抬头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嘴,咕哝出一句:“我要睡了,你还不走?”

    “毛毛是在赶我吗?”莱恩苦脸。

    “你听不出来吗?”常念挑眉。

    眉目如画,床第间更显诱人。若不是自制力苦苦支撑,莱恩险些就把人一口吞掉。虽然没吞掉,他却低头狠狠地亲了一口。

    常念躲闪不及,黑了脸,“别随便亲我!”

    “不‘随便’就能亲了?”莱恩一副痞子样。

    对于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常念用行动表示自己不想在继续下去了。

    看着常念沉默地散发着冷气,莱恩心里开始发虚。讨好般把人搂了搂,轻轻问道:“生气了?”

    常念不想搭理他。

    “毛毛,别生气,你知道我喜欢你,一点都不想惹你生气。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出来,我一定改。”莱恩低声下去,完全没有了平时霸道的样子。

    常念打了个呵欠,故作疲惫地说道:“我真困了。”

    “哦,那你睡,你睡着了我再走。”莱恩一只手臂被常念枕着,另一只穿过腰间,轻柔地拍打着线条优美的后背。做出一副我立马闭嘴的姿态。

    常念黑线,“你这样,我怎么睡?”

    莱恩嬉皮笑脸,“毛毛闭上眼,一会儿就睡着了。”

    “你一走还不得把我弄醒?”常念动动脑袋,示意他这个咯死人的胳膊。

    “放心,肯定不会吵到你。”莱恩放低声音,竟有种莫名的诱惑力。

    常念觉得今晚受到刺激已经够多了,聪明的话就不要再跟他磨叽下去了。否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此,常念果断地闭上眼,极力忽略掉近在咫尺的雄性气息。

    窗外月色正好,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

    再次召开全族会议,前一天故意躲清闲的雌性们都到了。

    中央广场黑压压的一片人,鲜明地分成三个阵营,一个以雄性为主反对常念参选,一个是清一色的雌性——茶茶这样乱入的暂时忽略,还有许多灰灰胖胖的地鼠,坚决支持常念。还有一部分兽人保持中立。

    原本仿佛置身事外的常念,看到热情高涨的兽人们,莫名地有点紧张。就这样被推到风口浪尖,如果自己不能参选的话,唯恐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心意。

    三位族长姗姗来迟,后面还跟着莱恩等人。

    伯伦的脸臭臭的,乌木却显得喜气洋洋。穿过人群的时候还特意朝着常念的方向挤眉弄眼,哪里还有族长的样子!

    常念看到乌木的表现,就将结果猜了个七七八八,看来是成了。

    当然这种眼神交流只发生在常念和乌木之间,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在乌木宣布结果的时候,兽人们都伸长了耳朵听。就连那些原本中立的人,都不由地充满热情。

    乌木照例轻咳一声,提高嗓门说道:“关于毛毛是不是有参选的资格,结果已经出来了。”说到这里,乌木故意停住,等待大家的反应。

    兽人们无比配合,支持派高喊着:“有资格!有资格!”反对派大多是雄性,他们虽然不会大喊大叫,但还是用动作和表情表达着反对意见。其中不乏一些“吱吱吱吱”的地鼠叫声。

    有意思的是,在一团团地鼠中间,常念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鼠鼠,呦呦的好朋友。

    鼠鼠看上去似乎是个小头目,带领着一群个头比较小的地鼠,上蹿下跳情绪激动。

    常念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就他们站的位置来看,无疑是自己的支持者。

    常念无声地笑了,鼠鼠这个小家伙平时看起来挺害羞,没想到还挺有号召力,他那一群大多是未成年幼崽,比成年人更不怯于表达自己的想法。

    看到鼠鼠常念又想到了呦呦,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

    说起来呦呦的事还要感谢莱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纯种兽人,所以血液能让呦呦起死回生——是的,起死回生,其实常念知道当时呦呦已经没有生命力了,因为他们之间的主宠契约已经消失了。但是,等到莱恩的血渗进去之后,呦呦竟然又活过来了,虽然依旧昏迷,但醒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随便一个兽人的血液都能救活魔兽吗?常念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常念抬头,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卓尔不群的身影,阳光下,高大、俊朗,浑身都散发着无限的魅力。

    恰好,莱恩也在看他。视线相对,常念有些被抓包的尴尬,莱恩却笑了。

    一时间,错开视线也不是,继续看也觉得别扭,就在这时,常念看到莱恩做出了一个“恭喜”的口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兴奋异常的茶茶死死抱住。

    常念有片刻愣怔。环顾四周,看到雌性们在兴奋地跳着,小地鼠们抱成一团,常念猜测,该是乌木宣布完结果了吧?他获得了资格?

    常念看到乌木和乌雅走过来,乌木拍拍常念肩膀,笑道:“努力啊!别辜负了雌性们的期待。”后半句,十足的调侃语气。

    乌雅站在身后,看着常念的眼神比较复杂,好像有很多话说。然后他动了动唇,只是说了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呵!难得呀!”乌木抱着手臂,视线在乌雅和常念之间来来回回。

    常念没怎么样,乌雅周身的气场却骤然冷了三度。

    茶茶赶紧凑到乌雅身边,真诚地说道:“乌雅,谢谢你!”

    乌雅抬眼看了看茶茶,犹豫片刻,还是回道:“不用。”

    茶茶的表情顿时变成:( ⊙ o ⊙)啊!乌雅的态度变了耶!

    常念从周围七嘴八舌的祝贺和叮嘱声中大致了解了情况。

    不出他所料,自己拥有了参选资格。题目也出来了,一个月之内为部落做一件事解决目前的困境,到最后由大家进行评选,贡献最大的那个就会正式当选为下届族长。

    题目很宽泛,却并不简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手的底牌,只能尽最大努力保证自己的所为最有意义。

    实际上,这很难说。不仅需要能力,还需要运气。

    常念想到自己的楼盘计划,揣摩着有几分胜算。

    又想到莱恩几个,说起来他们一直在参与部落事物,对目前的情况更加了解,心里应该有了计划。

    常念不自觉地看向莱恩的方向,正看到那家伙朝着自己走来。常念心里泛起隐隐的期待,不知为什么此时他很想和莱恩聊几句。

    没成想,莱恩走到半路的时候却被拦住了。是莱恩的兽父,独臂伯伦。

    他们离得不算近,中间还夹着许多人,常念只看到两个长相相似的兽人面对面站着,伯伦先说了句什么,莱恩回了一句,气氛不算融洽。

    莱恩抬眼看了看常念的方向,递来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调转脚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伯伦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常念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常念不自觉皱起眉头,说实话他对伯伦那个笑非常反感。突然觉得这个兽人真挺讨厌的,白瞎了那张脸。

    就在常念心底的膈应慢慢放大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张满是喜色的脸。

    “毛毛,恭喜你哦!”银银身上挂着肉肉胖乎乎的身子,却丝毫没有累赘的感觉。

    “还不是你的功劳。”常念的回答带着几分难得的亲昵。

    “毛毛有什么需要的你就对我说,我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哦,大家都说了,只要你有需要我们都会帮忙。”银银说得兴致勃勃,对常念挥挥拳头,“可别小看雌性的力量!”

    “当然不会。”常念勾起一抹笑容。经过上次同行,常念就清楚地了解了银银的胆识和能力,又怎么会小看他?

    想到这次的计划,还真少不了麻烦他。常念笑得很舒心,为自己多了一个可靠的朋友和同盟者。

    谁知,银银痴痴地看着唇红齿白眉眼弯弯的常念,竟然慢慢地红了脸。

    常念有些纳闷。银银这表现是肿么一回事?

    然而,没等他想明白,一旁的小家伙就耐不住寂寞开始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嗷嗷!嗷嗷!”肉肉早就闻到了常念的气味,原本故意表现出一副乖乖的样子以讨常念欢心。却久久不见常念伸手抱自己,于是不满地叫唤起来。

    常念看到肉肉伸着短短的前肢,探出大半个身子往自己这里窜,忍不住又笑了。

    “嗷嗷!嗷嗷!”肉肉焦急地看着常念,明确地表达着自己的意图。

    “肉肉怎么了?”常念恶趣味发作,故意抄着手看肉肉着急。

    “它是想让你抱!”银银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抱着肉肉朝常念的方向送了送,“你抱抱它吧,小家伙早想你了。”

    当时呦呦出事,为了不打扰常念,银银特意把肉肉抱到自己家养。小家伙还挺不高兴,好在银银威逼利诱讲道理之后肉肉听话地安静下来。

    但是,尽管小家伙在自己家不吵不闹也愿意和自己一个房间,但却并不亲近,银银心里很清楚。今天把它抱过来就是存了物归原主的心思。

    常念笑着接过肉肉,抱得很顺手。

    “这几天乖不乖?”常念低头看着肉肉,手掌轻轻拍打着肉肉的后臀,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

    毛毛这一脸母性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银银看得惊悚,刚刚旖旎的小心思顿时烟消云散——他怎么就忘了,毛毛是有伴侣契约的人了!契约的另一方就是那个强大霸道又油盐不进的家伙呀!

    嗷嗷嗷!他们没准已经这样那样了,毛毛肯定是下面那个吧?所以自己刚刚脸红毛啊!摔!

    银银深深的鄙视自己,从此把常念从备选雄性的那一列划掉,加入了闺蜜的行列。

    于是,在常念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已经从雄性中除名。

    ******

    常念是那种不管大事小事,不做便罢,做就会做出个名堂的人。

    既然决定为了参选拼一把,常念就会拿出十二分的热情。至此,楼盘计划正式提上日程。

    期间莱恩找过常念一次,还是在晚上,匆匆来,匆匆别,只告诉常念自己会离开部落一段时间,并嘱咐他好好努力。

    常念知道莱恩离开多半是因为任务,因此没有多问。原本想和莱恩说说自己的楼盘计划,转念一想又忍住了。毕竟是竞争者关系,即使自己不介意,也要考虑到莱恩的心情。

    常念的计划很简单,他想把二号基地公之于众,并且在里面建一个楼盘。就是他所谓的“楼盘计划”。

    常念的设计包括上中下三个部分,向下对地下进行深度开发,以容纳三千多名地鼠族人;往上仿照树屋的样子建一座土木结构的高楼,可以在春夏秋三个季节居住;中间部分常念打算用土坯和石块建成农村那种砖瓦房,铺上地龙垒上火炕,寒冬什么从此就成了浮云。

    这个计划在常念看来不错,而且他也筹划了很久。从发现二号基地的特异之处开始。

    但是,常念心里很清楚,在一房难求的现代这个条件无疑非常具有诱惑力,对于四处为家的兽人们来说或许并非如此。

    所以,常念想找个人说说自己的想法,同时深入了解一下兽人们的观念——什么是他们最需要、最渴望的,这很重要。

    幸好身边还有茶茶和银银,这俩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太着调,关键时刻还挺给力。

    茶茶毕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指出了建筑材料和建筑面积的问题。

    按照常念的计划,地表这一层就为了越冬做准备,那么建地面积就很很重要,地鼠一族暂且不说,他们可以一年四季住在地下。即便如此,光是狐族部落和中央部落就有一千三百多人,还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多少房屋才够这么多人集体过冬?

    银银的意见也很重要——兽人们过惯了自由的散居生活,尤其是一些强大的雄性,他们的领地意识很强,大家愿意集中居住吗?

    常念陷入了深思,这些问题,他还真是没想到。找茶茶和银银商议,真是找对了。

    作者有话要说:从今天起,试试每天6000+,不断更,看看能坚持几天~~

    ps:依旧未捉虫,怕改一遍没了当时的心情~~妹子们小心虫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狐狸遇上大金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侠小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侠小展并收藏狐狸遇上大金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