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 第三百七十章 执着的爱,十年屈辱永世尘封

第三百七十章 执着的爱,十年屈辱永世尘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谷源来说,杀一个夏初月轻而易举。

    对谷清和夏初月来说,死是最好的解脱。这一点,千秋也明白。

    可是真要她眼睁睁看着夏初月死,她不能,她无法向遥星,不,无法向谷瑾鸿交代。

    在谷源的掌风袭向夏初月的瞬间,千秋迅速挡在夏初月面前,出手将谷源的掌风以数倍劲力打回到谷源身上。

    龙神咆哮,强劲的掌风带着吞噬万物的气势冲向谷源,让毫无防备的他身受重创,倒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吐不止。

    这突乎其来的变故让屋内三个人都愣住了羿。

    谷源剧痛的胸口,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虚弱地瞪着千秋。

    “夜苍穹?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谷源刚问了这么一句,就见连城朗月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堂而皇之地绕过他,去解开了谷清身上的绳索。

    谷清被关在这里十年了,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连城朗月看出了他对自己的防备,微微一笑,“世伯,晚辈叫连城朗月,连城沧海是晚辈的义父。”

    “哦,我记得。”当年连城沧海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孩子,因惊人的天赋被人称为龙寰大陆第一武道天才。时过境迁,当年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了。

    谷清的目光掠过谷源,凄冷哀伤,这过往的十年对他而言,到底是漫长还是短暂?

    千秋在一旁静静看着,她原本是来救人的,可是眼下的情形她却不能插手,她只能默默地解开谷清身上束缚内息的咒术。

    “这位姑娘,谢谢!”

    “不必,这本就是我该做的。”千秋觉得自己没有说明白,又补充了一句,“瑾鸿是我的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瑾鸿?

    千秋的话让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她,谷源想的是原来谷瑾鸿失踪是投入了傲世天门,而谷清夫妇却是挂念着爱子。

    谷清晦涩道:“瑾鸿……过得还好吗?”

    “他一直在找你们。”

    千秋的回答乍一听似乎有些答非所问,可是,一个终日苦苦寻觅亲人的人,过得能有多开心?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想起了昨天遥星问她的问题,生命与尊严,到底哪个更重要?

    眼下谷清夫妇正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是带着十年屈辱的记忆活下去,还是让生命与屈辱一同终结?

    他们的答案千秋已然猜到了,只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谷清夫妇会为了他们的儿子而选择活着。

    只要……只要谷源死了,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这段屈辱,遥星也不会知道。

    就在千秋这么想着的时候,谷源忽然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一家团聚,夫妻恩爱,父慈子孝,多好,我最爱的大哥,你不是一直盼着这样的结果吗?你看,现在你终于要得偿所愿了,只要你杀了我,带着你心爱的妻子走出这里,不会有人知道这十年所发生的一切,你可以在你儿子面前,继续若无其事地做一个让他崇敬的好父亲,哈哈哈……”

    他是故意的,他明知道谷清不可能忘掉这十年的屈辱,他就是要拿这些话来讽刺谷清,激怒谷清。

    终于,谷清指间法戒一闪,一柄宝剑握在了他手中。

    他对千秋道:“姑娘,请你告诉瑾鸿,他的双亲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他不需要知道真相,永远都不需要,这份罪孽因我而起,也该由我一人承担。”

    千秋沉默着,一个点头的动作,做来竟是这样的艰难。

    “夜苍穹以命起誓,此生绝不背约!”

    “多谢!”

    谷清走到夏初月面前,这十年来,他们夫妻从未这样靠近过。

    夏初月泪眼朦胧,低低地叫了一声,谷清知道她是在叫他“夫君”,他这个妻子没有显赫的出身,也没有多么出众的容貌,一直都很自卑,即使做了谷家的当家主母,也总是小心翼翼,生怕给他惹了麻烦。如今想想,自打她做了他的妻子,可曾真正的幸福过?纵然自己对她再好,可是永远……还是欠她的。

    他愧疚地看着貌若夜叉的女子,沉沉道:“初月,对不起!”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声对不起是为了什么,是含着怎样的亏欠。

    夏初月含着泪,摇了摇头,尽管十年间饱受折磨,又亲眼目睹了自己夫君那些不堪的画面,可是她眼中依然是满满的爱慕。

    她不过就是个山野女子,能和这样一个出众的男子成亲生子,是她曾经想都不敢想的梦,她只有感激,没有后悔,更没有怨恨。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就像解脱了一般,神情是那样的轻松。

    谷清忍着痛,提剑深深刺进了妻子的心口。

    “但愿你来生不再遇到我,初月。”

    高手出剑,一击毙命,夏初月走得没有任何痛楚。

    瘫坐在地上的谷源只是发出一声轻笑,恁的冷漠。看到谷清向他走来

    ,他毫不在意地扬眉笑道:“怎么,接下来要轮到我了吗?我最爱的大、哥!”

    谷清淡漠地俯视着他,说:“不杀你,我便无法给初月一个交代。”

    “哈!”因为情绪激动,谷源又咳出一口血,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嘴角,使得那张秀美的脸越发阴柔妖艳。

    明明身受重创,体力不支,可那双眼睛,那双望向谷清的眼睛,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像狂风催着烈火,意欲烧尽无边无际的荒原,带着不死不休的执着。

    “你要杀我,只为给这个女人一个交代?就为了她?如果你杀我的理由只有这一个,那我告诉你,我不会死,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死!你休想让我成全你对她的心思,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你也休想!”

    谷源的疯狂让谷清皱了皱眉,他不顾谷源的伤势,俯身扯着衣襟粗鲁地将人拽了起来,谷源站不稳当,整个人就那么被他给拎着。

    “两位,可否劳烦你们把初月送去相州柴山安葬?按说我本该让她风光入葬谷家族陵,可我不愿再用谷家夫人的名分束缚着她,相州柴山是她的家乡。”

    千秋点头应下,想着此事一定要瞒过遥星,绝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的生母被人折磨成这般模样。

    谷清带着谷源走了,千秋总觉得胸口有一口浊气堵着,闷得她难受。

    她下意识看向连城朗月,问道:“你说,我要是说我忽然有点同情谷源,是不是有点对不住谷清夫妇和遥星?”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放眼江山,敢抛却一切、执着于心中所爱的,能有几人?你同情他,我同样佩服他。”

    “你说……他们会去哪里呢?”

    连城朗月目光幽深地看向她,许久,缓缓道:“去一个可以洗去罪孽与悲伤的地方,只留下纯粹的爱,重新来过。”

    千秋从他话里听出了什么,“其实,谷清与谷源之间并不是只有谷源一人……”

    千秋瞥了眼闭目安眠的夏初月,没有继续说下去,而连城朗月眼中幽深的光芒已经表明他知道千秋想说什么。

    两人心照不宣,但是这个秘密……谷清大概是想永远埋葬吧!

    谷清是个温柔的人,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所以打算把苦楚都藏在自己一个人心里。

    “小幻。”千秋召出小幻,吩咐道:“你把谷夫人的遗体送去相州柴山,找当地的门人秘密安葬,此事暂且不要让遥星知道。”

    “罢了,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吧!有我在,你可以把事情都推给我。”

    千秋的脾性他最清楚不过,眼睁睁看着谷夫人死在自己面前,却不能出手相救,这件事已经成了她心里的梗,她必是觉得愧对谷瑾鸿了。这件事不能再让她沾手了,否则她搞不好会去谷瑾鸿面前自刎谢罪。

    “千秋,谷瑾鸿马上就可以重回谷家,他必定会再来源水怀清园,你若不想让他走近真相,这个地方是不能留了。”

    千秋点点头,指尖舞动,黄色的土灵之光幻化出无尽的沙土尘埃,一点点,将这个密室填平,掩埋,连同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和那个不知是否能说出的……秘密……

    *********************************************************

    (首先,作为作者,我要在这里特别鸣谢夏初月菇凉的牺牲,呃,不在读者群里的人可能不知道,在清墨的读者群里有个菇凉就叫夏初月,在写到这个角色出场的时候因为我懒得想名字,就对自己说,我要去群里逛逛,第一眼看到的是谁,就用谁的名字,然后可怜的夏初月妹子就中枪了,鸣谢鸣谢!

    哎,按照小说定律,BG也好,BL也好,但凡是跟男主扯上关系的女人,那是很难幸免于难呀,谷清谷源这对虽不是男主,却是这个*小段里的男主哇,所以敢跟谷源小受抢老公,夏初月妹子,就算你是天罡遥星大人的娘亲,那你也注定是炮灰啦!哇咔咔~

    原本关于谷源和谷清之间的感情纠葛我是打算一笔带过的,但是现在写着写着我觉得这段感情很深刻,不想草草了之,所以接下来的一章我打算特别写一个关于他们两人的番外,可能会有点小悲伤,不过大家也可以看到谷源为什么会喜欢他最心爱的大哥,而谷清对谷源到底有没有那种感情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清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清墨并收藏嫡女连城·傲世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