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30章 -031

第030章 -03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30

    未婚夫不远千里过来,颜书不打算这么快回家。

    只不过经过昨晚一闹,她的确起床晚了。

    蒋云宁也赖床了。

    避光的窗帘,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在黑暗中,就算眼睛看不到,也能感觉到身后灼热的气息。

    “老婆。”

    蒋云宁声音低沉沙哑,特别性感。热热的气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越来越酥。

    颜书还没彻底清醒,脖子上的气息越来越重,啊……她叹息一声,某人舔了过来。

    半睡半醒中,她感觉男人顺着她的背,慢慢滑入了臀间。

    她猛地惊醒过来,却不料男人翻身压着她过来,含住了她的唇。

    她——

    还没刷牙呢。

    但对方似乎不介意,温柔磨着她的唇瓣,亲吻。

    刚开始是慢慢地舔吻,但随着她的呼吸加重,男人好像猛虎出闸一般,按着她的肩膀,不管不顾吻下来。宛如狂风暴雨一般,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她有些疼。

    也并完全是疼痛。

    昏暗中,颜书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只能努力睁大眼睛,尽可能的感觉他。

    她感觉他的手撑在她头的两侧,压住了她的发丝。

    他的力道有些重。

    她吃疼。

    下一秒,压着她发丝的手慢慢松开了,男人附身下来,猛烈猛烈地攫住了她的唇舌。

    好像,他从来没有这么吻过她。这么深沉,这么用力,比以前的两次都要狂放肆意。也是这个时候,颜书才感觉到了蒋云宁身上作为男人具有侵略性的一面。他的每一次深入和吮吸,都好像要把她吞到肚子里。

    这样不要命的深吻,让颜书着实吃不消。她快要喘不过来了,但蒋云宁没有放过她的打算,最后,颜书只能完全随着他的节奏,吸气吞气。

    慢慢的,她感觉到他换了地方,把美好的唇瓣换到了颈间,她被他弄得有些疼,努力想撑起身体,却发现他的吻慢慢往下。

    颜书神志不清,嘴上轻轻溢出呻/吟。忽然她觉得腿被分开,她蓦地一惊,然后男人已经附身下去……

    颜书感觉自己风雨中走了好远。如被暴雨垂怜的娇花,无力娇软,只能随着男人的节奏。

    上天入地。

    她没有想过,蒋云宁会做到这一步。

    他喜欢黑暗,就算男女这点事情也总是在暗中进行。虽然这一次也一样,但有些,分明不一样了。

    暴雨狠狠落下,狂打那娇嫩小花。她颤悠悠,不止那一块,全身都在颤悠悠。

    “云宁……”

    “嗯。”

    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暗处慢慢传了过来。她双颊绯红,合了合腿,却被一股力量坚定扯开。

    是他。

    “老公……”

    “嗯!”他答应得很快。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颜书想,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颜书闭上了眼睛,等着男人温柔或者狂猛的进展。

    就在那瞬间,男人唇舌放开她,伴随着尖锐的电话铃声,她好像被抛到半空中,猛地扔下了云端。

    床头的铃声响个不停。因为这刺激,颜书全身乏力,身下春/潮泛滥,她一动不动。

    全身湿哒哒一片,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蒋云宁从被子中钻了出来,接过了电话。

    “嗯,我们续房……对………嗯……行。”

    她感觉蒋云宁翻了个身,抱住了她。

    吻了吻她的脖子。

    颜书还在余韵中,往蒋云宁怀中蹭了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你呢……”

    蒋云宁吸着她的嘴唇,浅浅吐字,“我去洗个澡。”

    蒋云宁翻身下床。

    颜书想拉住他,但他已经附身过来,在她额头上吻了吻,“等我,出去吃饭。”

    颜书眯着眼睛,越发困倦了。

    男女□□,最好双方都快乐。

    蒋云宁口气轻快,应该是快乐的吧。

    可是正常程序,不应该是按着她狂猛占据再来n次吗?

    睡着前的颜书迷迷糊糊地想道。

    颜书是被饿醒的。

    蒋云宁洗了澡刚出来,颜书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饿。”

    蒋云宁拧开了床头灯,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

    他们居然在床上厮混了一上午,难怪她这么饿了。

    “出去吃东西?”

    “嗯。”

    颜书早来这边几天,在蒋云宁面前,勉强算一条生涩地头蛇吧。

    她介绍蒋云宁去吃这边有名的羊蝎子火锅。

    中午时刻,火锅店的人也挺多。

    蒋云宁去停车,颜书就在前台排号。

    蒋云宁进来见她还坐在等候区,眉头一蹙,“怎么不进去?”

    “大厅没位置。”

    “那就找个包厢。”

    蒋云宁抓住她的手,找到了服务员,很快找好了包厢。

    刚要进门的时候,隔壁包厢门打开了,颜书一看,脸色沉了下来。

    怎么哪里都能见到阴魂不散的宋嘉誉?

    颜书拽着蒋云宁的手,没有再看宋嘉誉一眼,“我们进去吧。”

    他最好能明白她的意思。

    可惜,宋嘉誉还真的没有眼见力,她都这么明显了,他还热情地贴了上来。

    颜书正要冷漠脸单音节回答的时候,宋宋嘉誉却调转了方向,热情的脸贴向了旁边的蒋云宁。

    “小蒋总,好巧,居然在这里碰到你。”

    “你好,宋总。”

    颜书:……

    马蛋,她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这两人认识。

    宋嘉誉打了招呼,目光才落到颜书身上,一如既往的发腻,“颜书,你好。”

    “嗯。”

    打完招呼,就沉默了。

    颜书觉得气氛太尴尬,显然蒋云宁是认识宋嘉誉的,宋嘉誉不但认识她,也认识蒋云宁。

    好——

    好复杂的关系。

    颜书觉得自己要占尽先机,于是她上前一步,亲热挎上了蒋云宁的臂弯,娇滴滴出声,“老公,我饿了。”

    宋嘉誉:……

    蒋云宁:……

    好像,气氛更加尴尬了。

    最后,宋嘉誉礼貌离开了。离开时候那眼神,让颜书浑身上下都发毛。

    进了包厢,蒋云宁好像没事人一般,颜书心中莫名心虚。

    虽然已经是前尘往事了,两人根本没有开始过,但对上蒋云宁那清冷的眸子,她莫名发虚。

    好像真的出轨了一般。

    “咳……云宁,你认识宋总么?”

    “他的公司有蒋家的股份,以前见过几次。”

    颜书猛地想起了,程嘉琦已经说过,她以前的公司有蒋家股份。

    那么蒋云宁一直知道她在那家公司了?

    “那你以前也见过我?”

    蒋云宁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没有撒谎。

    “前年年会,我见过你一次。”

    颜书一愣,随即炸毛,“你居然早就知道我在那边上班了?那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当陌生人……”

    “我没有。”蒋云宁反驳,把热水递给她,“是你想多了。”

    “……”是她想多了吗?颜书哼了一声,她才不信。

    两人都饿了,所以菜一上来,两人就掰着筷子开动了。

    看蒋云宁那个样子,好像以前那次见面,真是无意碰到过,更不知道她和宋嘉誉那点事情。

    等等,宋嘉誉是后一年才调过来的,蒋云宁更加不知道了。

    颜书渐渐心安了。

    两人吃了东西,肚子撑饱了,还去了附近的一个古镇玩。

    其实现在的古镇都是一个套路,商品是从义乌小商店批发而来的,大部分店铺都是千篇一律,没有什么看点。

    但因为身边的人,就算是没什么风景,也被颜书看出了风景。

    两人手拉手逛了几个店铺,试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蒋云宁很喜欢玩那木头青蛙,颜书给他买了一个最小的。

    蒋云宁:……

    颜书不以为意,那就是给孩子玩的。

    反正是一次性的,省钱起见,买个最小的。

    逛了大半天,颜书累了。

    路边有个咖啡店,颜书在窗口看了一下,好多人。

    国庆长假,果然好多人。

    “要不,我们出去?”

    人挤人,人看着人,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

    蒋云宁点头,同时握紧了她的手。

    出了古镇,外面的商铺相对就冷清多了。

    颜书可以牵着蒋云宁的手,大摇大摆地占据一个靠窗的咖啡厅。

    “好累。”

    蒋云宁给她点了一杯奶茶,自己点了一杯绿茶。

    暖暖奶茶,很快上来了。

    颜书吸了一口。

    “没想到这么小个古镇也这么多人,明天我们去哪里?”

    蒋云宁翻来咖啡馆架子上的旅游指南,连续指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咖啡厅的服务生小妹送绿茶过来,看他们是旅游的样子,诚意推荐道:“我们这边有个月老庙,挺灵的,你们是情侣吧,要不要去看看?”

    颜书有点兴趣。

    蒋云宁戾气这么重,她还真的想过去求神拜佛,消消他的戾气。

    蒋云宁,和所有男人一样,只关心一个问题。

    “人多吗?”

    “因为没什么名气,所以人不多。不过国庆期间,肯定比平时要多。”

    颜书和蒋云宁商量了一下,反正都决定在这边玩几天,总不能每天都看人吧。

    最后,两人决定第二天去那所谓的月老庙。

    她不求姻缘,她已经有她的姻缘了。

    她只求,她身边的这个人,能过得真的好。

    031

    一早,颜书就气不顺。

    不只是因为她昨晚抱着蒋云宁准备恩恩爱爱的时候来了大姨妈,还因为那服务小妹推荐的月老庙,真是名副其实的坑爹。

    说好的重点推荐旅游项目,结果只是半山腰的一间破庙。

    道路都还在硬化中,车也开不上去。

    颜书被蒋云宁连拉带抱,好不容易到了月老庙,结果天公还不作美,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因为旅游旺季,月老庙虽然很破,但来的人陆陆续续有几波。

    和颜书一样,他们从希望到失望,最后满脸绝望看着庙外的飞雨。

    偏偏庙里的老和尚还不厌其烦地推销他的姻缘签。

    颜书被缠着没办法,随便抽了一支。

    她看都没有看,直接递给了老和尚。

    反正这都是套路,只要给了香油钱,大概都是一些姻缘美满的好话吧。

    老和尚握着那签,看了好久。

    最后,在颜书不耐烦的表情中,哀叹一声。

    “施主,你抽中了下下签。”

    “……”

    颜书还没反应过来,老和尚又插了她一刀。

    “我们庙几百只签,只有一支下下签,居然被施主抽到了。施主好运气。”

    “……”

    好想揍人。

    颜书转身要走,老和尚留住她,热情说道:“施主,不解签吗?”

    解你大爷,都下下签了,还解什么解。

    老和尚见颜书离开,锲而不舍追了几步。

    “解签化解孽缘,只要三百八十八,施主,只要三百八十八啊!”

    “……”

    颜书认定老和尚是骗人的。

    不过她今天运气的确不好,在破庙里呆了老半天不说,还遇到了一个熟人。

    颜书正从厕所出来,没走几步,没看到蒋云宁,倒是见到了宋嘉誉。

    “颜书。”

    颜书心情不好,冷着脸,“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求姻缘。”

    颜书呵呵冷笑,求人还不如求几。都已经和老婆离婚了,破坏了老婆一次,还想破坏第二次的她吗?

    宋嘉誉似乎没有看出颜书的不耐烦,仍然耐着性子和颜书说话。

    “颜书,我以为就算我们做不成恋人,也能做朋友的。”

    颜书还是不答话,心道:谁要和你做朋友!

    宋嘉誉低着头,幽幽叹息一声,“你还是这么倔强。”顿了顿,宋嘉誉又说道:“他对你好不好?”

    台词有点耳熟。

    好像在无数小说中看过类似的台词,下一秒,是不是要怀念一下他们的过去,顺便说个他还没忘记她,希望能重新开始之类的?

    “颜书,他不适合你。蒋家很复杂,不适合我们小老百姓。”

    嗳——

    居然不是她脑补的情节。

    不过也相差没有多少。

    他算老几,凭什么要在她的生活中来指手画脚。

    “谢谢宋总的建议,不过,我并不采纳。”

    “颜书,不要任性。听我一句话,他真的不适合你。蒋云宁……你不了解他。”

    “哦,我是不了解他。可是,我更不想听你的话。”

    说完,颜书绕过宋嘉誉,迅速离开。

    身后,隐隐飘过来宋嘉誉一句话。

    “颜书,你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要说真的后悔。颜书更加后悔当时居然对宋嘉誉有些感觉。她平生那么讨厌小三的,居然一不小心隐形三了。

    还好,迷途知返了。

    回到前厅,蒋云宁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热水,递给了颜书。

    “肚子还舒服吗?”

    颜书摇摇头,抱着蒋云宁的胳膊,声音软软,“云宁,我想回家了。”

    “好。”

    蒋云宁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们回家。”

    想来,这天唯一顺利的就是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雨停了。

    她在人群中老远看到了宋嘉誉。

    他也看了她一眼,但很快移开了视线,就当没见过她,更没说过那番挑拨离间的话。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

    路面湿滑,颜书走了几步,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

    最后,蒋云宁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上来。”

    颜书看了周围一眼,三三两两的人从他们身边路过,都走得中规中矩。

    她有些不好意思。

    蒋云宁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颜书摇头,回握蒋云宁的时候越过他,往前走了两步。

    脚下一滑,还好蒋云宁及时抓住了她。

    最后,蒋云宁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直接拽住了她,丢到了背上。

    这时候,男人和女人的力量,蒋云宁和她的身高差体现得淋漓尽致。

    蒋云宁的背很宽,伏在上面很有安全感。

    她不是第一次伏在他背上了,但每一次,都特别有安全感。

    她的未婚夫,这个时候最男人了。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下了雨,她以为蒋云宁会打滑。

    可是,他每走一步,都很稳。

    耳边是蒋云宁略带喘/息的声音。颜书搂住他的脖子,深深嗅了嗅那熟悉的味道。

    “你还记得初中时候那次夏令营吗?”

    蒋云宁身体微微一僵。

    颜书宛如没有察觉到一般,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说道:“那时候,你也是这么背我的。”

    初三毕业的时候,父母为了让她放松一下,特定给她报了一个夏令营。

    夏令营在附近的大山里,那个时候经济条件有限,班上参加的人很少。

    她记得他们班上就蒋云宁和她参加。

    其他同学,她全部不认识,听老师说是其他地方来的。

    她也没有多想,只觉得不要浪费父母的心意,所以积极参加了。

    不过,不晓得什么原因,她和那群孩子合不拢,她一个本地人,在一群外地人中显得格格不入。

    和她一样的,还有蒋云宁。

    那晚,他们在山里露营后,颜书上个厕所回来,发现同学已经全部不见了。

    她找了半天,发现他们连露营的帐篷都收走了,天空先前还是繁星点点,但不一会儿就是乌云密布。

    颜书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吓得慌不择路,一个乱窜,还愚蠢地扭伤了脚。

    山林很寂静,偶尔会传来不知名昆虫鸟儿又或者是野兽的声音。

    她吓得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唇,脚很疼,她抓了一根树枝,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心中越发害怕,周围一漆黑,小小的手电筒光线越来越暗。

    最关键的是,她一瘸一拐绕了一圈,发现最后绕回了原地。

    她吓得崩溃大哭。

    蒋云宁就是那个时候,犹如一个鬼魅一般,从树后走了出来。

    回忆往事,颜书心中满满都是甜蜜。

    “那个时候,你吓到我了。”

    真是吓坏了。

    蒋云宁平时就很阴沉,不显山不显水的,长衣长袖,头发也挺长。

    虽然不非主流,但看起挺可怕的。

    在黑暗中,只有一个轮廓,更加渗人。

    “还好,那时候你出声了。虽然恶声恶气的。”

    蒋云宁那个时候态度挺不好的。

    声音带着一丝暗沉的沙哑,出声也是不耐烦。

    “你叫什么?”

    这个时候,管你说什么,颜书都觉得不重要了。她觉得唯一重要的就是,这个山林中,不止她一个人。

    她不再害怕。

    “他们去哪里了?”

    “要下雨,下山了。”

    “那你知道下山的路吗?”

    蒋云宁点点头,走到了前面。

    颜书本来养得很娇气,脚扭伤了还走了这么大一圈,若是父母在,早就哇哇大哭了。

    但在蒋云宁面前,她不认为示弱会有任何作用。

    她一瘸一拐跟在蒋云宁身后,不知道走了好久。

    开始脚还疼,最后已经完全麻木。

    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的蒋云宁身上。她甚至不敢眨眼,她怕她一个眨眼,面前的男孩就消失了。

    最后,她脚下一滑,还是摔了一个狗啃泥。

    最关键是,等她慌慌张张爬起来的时候,发现面前的蒋云宁已经不见了。

    “蒋云宁……蒋云宁你在哪里?蒋云宁……”

    她喊了好多声,蒋云宁都没有回音。

    她吓得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云宁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大树后面。

    他走到她面前,手上拿着手电筒。手电筒的光射在颜书的脸上,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别开脸,却发现蒋云宁已经蹲了下来,捏起了她的脸。

    “你哭了?”

    废话,她怕得要死,当然会哭。

    颜书分外委屈,抽抽泣泣,“我脚扭到了。”

    “哦。”蒋云宁站起来,没有下一步打算。

    颜书觉得自己同学真不友好。

    可最后,她疼得不能走路,蒋云宁还是回来了,把她背到了背上。

    当年的男孩,现在已经长成了男人。

    他的背,比以前更加宽厚。

    但和以前一样的是,那种安全感,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一直没有变过。

    颜书深深嗅了嗅,“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是好人。虽然不善表达,但你真是好。”

    蒋云宁没有答话,只是收紧了抓住她腿的手,半晌,他才轻轻笑了出声,带着一丝隐隐的嘲讽。

    “是吗?你真觉得我好?”

    颜书满心甜蜜,连连点头。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除了长得帅有钱身材好,当然就是因为心肠好啊。”

    越说,颜书觉得自己越无耻。

    明明先看的是脸。

    不过谁在乎呢。

    始于颜值,陷入才华,忠于人品,说的就是她。

    蒋云宁没有答话,踩着稳健的步伐,慢慢往前走。

    最后,空中才飘来他轻忽的一句话。

    “你是第一个说我心肠好的人。感觉,不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