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51章 -052

第051章 -05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51

    在父母千万叮咛中,颜书拎着保温盒出门了。

    她刚到路边准备叫车,一辆路虎已经大大咧咧停在她面前。

    豪放的停车手法,让颜书想到一个人。

    车窗摇下,那想象中的人已经扬起灿烂笑容,和她打招呼。

    “嫂子,我送你回去。”

    颜书坐了上去,系好安全带。

    “你怎么在这里?”

    雷鸣嚼着口香糖,没有隐瞒,“哥让我来接你。”

    “他去哪里了?”

    “有点事情。”

    “……”

    又是有点事情。

    总是有点事情。

    颜书已经决定原谅他了。因为他才是受害者,加上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因为过去的一段往事,把蒋云宁推开。

    她虽然没有举办婚礼,但实际上已经是蒋云宁的妻子了。

    家庭的责任,为人妻子的义务,她都在尽最大的努力。

    但蒋云宁明显还没进入角色。

    对雷鸣,颜书有天然的防备。

    她没有再说话。

    雷鸣话很多,但都是废话。

    颜书听得烦躁,“他总说有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她还是没忍住。

    她受够了每次都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雷鸣很为难,“嫂子,哥是做大事的人。”

    “难道和我就是小事?”颜书怒极反笑,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他那么喜欢做他的大事,让他和大事去过日子好了!”

    “嫂子……”雷鸣察觉到了她的怒意,小心翼翼开口,“哥有苦衷的。”

    “呵呵。”

    看来,雷鸣和他关系很铁。

    从他的口中也别想撬出什么东西来。

    颜书省了口水。

    回到家,蒋云宁还没回来。

    颜书洗了澡,又把阳台上的衣服都收拾好了,还没平静下来。

    理智告诉自己,她应该大气一点。

    事实上,这样的爱情和婚姻都让她焦躁不安。

    翻出电话,正准备给蒋云宁打电话的时候,门开了,蒋云宁拎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颜书一看上面有周记老黑鸭的标识,顿时鬼火冒。

    不要每次生气了,都拿吃的来哄她。

    她长得像吃货吗?

    “还没睡?”

    见到她,蒋云宁把盒子交给她,“趁热吃。”

    “都冷掉了,吃什么吃?”

    “我去温一下。”

    他去温的哪里是鸭子,分明就是她这种青蛙。

    温水煮青蛙,说的就是她。

    “蒋云宁,我们谈谈。”

    “嗯。”

    他脱了外套,还是去热了鸭子。

    颜书跟在他后面,看他脱下外套单薄的身体,终于是自贱自虐没忍住。

    “你还没吃饭吗?”

    蒋云宁摇头。

    “厨房……厨房我妈带来了老鸭汤。”

    蒋云宁眼睛一亮,“难怪我闻到了味道……”

    “你是狗鼻子吗?”颜书没好气地嘲他。

    蒋云宁也不生气,拿了碗,立刻喝了一碗汤。颜母的手艺不是夸的,他满足地眯起了眸子。

    颜书在桌子旁边坐下,正襟危坐。

    “你不觉得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吗?”

    蒋云宁刨了一口饭,还给她夹了一只鸭腿。

    她爱吃肉,每次家里的鸡腿和鸭腿都是她的。

    以前在家是,现在在蒋云宁这边,延续了以往的风格。

    “我不吃。”

    她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情吃。

    “视频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只是讨厌……也……也很嫉妒。”她终于说了实话。

    蒋云宁显然是饿极了,扒饭的动作不停。

    颜书煽情的话都堵在口中。

    “不恶心吗?”

    几口饭下去,蒋云宁的语气平静,表情也很淡定。

    “没有。怎么会……”

    颜书从没想过恶心。

    蒋云宁的身体很美,这是她很早之前都知道了。

    当时,她只是很震惊,也很愤怒,到最后她发现她很嫉妒。

    “我只是不爽而已。明明我才是你的药,可是她……她算老几……”

    自己的男人被其他女人……颜书想着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你……你一定要那样才能吗?”

    “或许吧。”蒋云宁一碗饭见底了,颜书给他盛了一碗汤,“我妈说汤泡饭对胃不好,你喝点汤吧。”

    “嗯。”

    “那是怎么发生的?”

    “阿良是蒋宁渊的人。”一句话说明了来由。

    “我在蒋家并不算过得很好。老爷子对我有几分愧疚还算照顾,蒋宁渊和蒋老三不太喜欢我分得太多的财产和关注,就想了个办法。”

    蒋云宁喝了一口汤,目光落在颜书脸上。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早知道我是个废人,没有想到下了药,还有几分用。”

    颜书捂住嘴巴,不堪接受这个事实,“我……不……不要说了……”

    “没关系,你不是想知道吗?”蒋云宁喝干了汤,面色满足。

    但他口里说的话,一点没有他表情那么平静,“拜她所赐,我不太喜欢女人的靠近。包括……包括你……”这一点说出来有点艰难。

    “最开始,只是因为习惯。后来,后来是因为靠近你,我会硬,但……会更难受。我很喜欢抱你,不过又怕。很奇怪吧?”

    蒋云宁很平静,从头到尾都是。就好像那不是他的事情。

    颜书却难以平静,忽然眼眶酸涩,眼泪就掉了下来,她捂着脸,“抱歉,我很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蒋云宁把她拉了起来,替她擦掉了眼泪。

    “是我亏待了你。”

    “没有,没有,是他们不好。是他们……是他们……”她泣不成声,蒋云宁把她搂在怀中。

    “没关系,以后日子会好过的。”

    “嗯。”颜书吸了吸鼻子,在蒋云宁的怀里哽咽,“我不想打你……我……我们看医生好不好?”

    蒋云宁眸子一黯,摸了摸颜书的脑袋,“等我处理好蒋家的事情就去。”

    “好。”

    颜书抱着丈夫,哭得稀里哗啦的。

    不得不说,发泄出来,她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

    流太多眼泪的后果是颜书的眼泪都肿了。

    蒋云宁给她拿热毛巾敷眼,语气颇无奈,“哭什么?”

    “觉得难受。”

    蒋云宁握住她的手,亲了亲,“都过去了,难受什么。”

    “他们真是坏到骨子里。人怎么可以怎么坏?”

    蒋云宁笑了笑,“蒋家人,都这样。”

    “哼,那蒋宁渊太讨厌了。现在还来找你麻烦……”

    蒋云宁捏着颜书的手,微微顿了顿,“他来找你麻烦了?”

    “也不是。反正……反正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末了,颜书又加了一句。

    “像个神经病。”

    “睡吧。”颜书还想多控诉几遍蒋宁渊,她对付蒋宁渊一点招数都没有,也不过口头上过把瘾。

    蒋云宁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安抚,“时间不早了,再不睡明天起来眼睛会肿的。”

    “嗯。”

    颜书乖乖同意了。

    蒋云宁洗完澡上床来抱她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嘀咕了一声。

    “我们要不要分房睡?你……很难受?”

    “也不是。你不撩我,就没问题。”

    颜书朝旁边移了移身体,“那,那我抱个枕头睡……”就不抱你了。

    “嗯。”蒋云宁似乎笑了笑。

    颜书把枕头扯到了怀中,嗅了嗅那上面蒋云宁的气息,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真可怜,她还不到如狼似虎的年纪,就要过上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以后真到了那个年纪,可怎么忍得了。

    要不,试试情/趣用品?听说那玩意,比男人还有用。

    额——

    一晚上,颜书天马行空,想了好多事情。

    她最后沉入梦想的时候,脑海闪过一个画面。

    她依稀记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可究竟是怎么,她小脑袋装的事情太多了,想不起来了。

    直到第二天,她收到了程嘉琦的信息,她才恍然大悟。

    她忘了和蒋云宁说,她似乎看到了郑焱东和阿良在一起了。

    这两人都来自北城,还出现这么巧合,虽然以前颜书没多想,到现在智商忽然上线,当然也可能是她一个人的阴谋论,她总觉得郑焱东也有问题。

    就算是和闺蜜,有些话也只能点到为止。

    颜书和程嘉琦聊了一会儿颜父事情的后续。

    “你不知道吗?现在全市都在彻查这种金融诈骗的公司。我估计是你老公下的手。”

    蒋云宁的能力,颜书从来没有怀疑过。

    她拿着手机,开始沉思,怎么才能让程嘉琦相信她,那不是她的错觉呢?

    “对了,上次那个在你家的那几个高利贷你知道吗?可惨了……他们这个风险太大了,我听阿东说他们那伙人不知道被谁埋到了水泥里,全身烧伤不说,口里也说不出话了,真是可怜,下辈子都是残废了……”

    程嘉琦想了想,怀疑了颜书老公。

    “不会是蒋云宁做的吧?”

    “怎么可能!”

    颜书第一时间否认。

    “他人很善良,这么残忍的事情怎么做的出来。再说了,我们可是守法公民,我估计那个高利贷公司的人,得罪的人不少,肯定是得罪了什么道上混的人,被黑吃黑了……”

    程嘉琦也觉得不会是蒋云宁。

    因为他已经整垮了人家公司了,何必把人家赶尽杀绝呢,他没这个闲工夫。

    052

    尽管和程嘉琦信誓旦旦的保证,但颜书还是找到了疑点。

    蒋云宁那日回来,身上的确沾有一些水泥灰。

    不过,肯定是巧合。

    云州酒店那边是新区,难免沾染到一些装修类的灰尘。

    蒋云宁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就算是蒋宁渊那么过分,他也没怎么样,反而乖乖到云州开酒店,怎么会那么狠心……

    颜书查过资料,小时候受过虐待的人心灵其实很脆弱,他不会把同样的痛苦加诸在其他人头上。

    所以,她完全是多疑了。

    两人谈论了一下婚礼,颜书总算把话题引到了郑焱东身上。

    “对了,你们呢?准备时候请我吃喜糖。”

    程嘉琦忧心忡忡,“阿东还没和我说结婚的事情呢。”

    这不是程嘉琦第一次说了。

    以前,颜书只觉得两人谈恋爱的时间还短,谈婚论嫁太快。到现在,她感觉这是一种逃避,或者欺骗。

    “那……那你有没有和他去过北城?你以前在北城那个圈子混,说不定认识他呢?”

    “阿东前些年都在国外,只有年少的时候在北城。我是上大学才去的北城,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在那个疙瘩国家,我怎么会认识他?”

    程嘉琦哈哈大笑,完全没有怀疑的样子。

    “那……他以前谈过恋爱没有?我觉得他很有经验的样子?”

    “我也觉得。他说以前有过露水情缘。不过因为工作性质,很快分开了。”

    “这算是从良吗?”

    “从良什么?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犯得上和那些女支女吃醋吗?”

    颜书嘿嘿一笑。

    她不就是吃醋了么?

    不过,也说不定真是巧合。

    都在北城,阿良应该是圈子里名气比较大的,有交集也算正常。

    但,这样似乎更加恶心了。

    颜书忽然觉得不能聊天了。

    她像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暂时撇来郑焱东和程嘉琦,颜书接到了谢宇的信息。

    她的婚纱改好了,让她找时间去试穿。

    颜书看了一下时间,刚好下午有空,就和谢宇约了下午的时间。

    谢宇现在是操碎了心,又要忙公司,还要忙他们婚礼的事情。

    他自我嘲讽,不是他结婚,但比他结婚还累。

    “宇哥,你还结过婚呀?”

    谢宇瞪她,“我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跑吗?”

    “谢谢宇哥。”

    “少皮了,还好婚礼要举行了。不然我真的要忙出屎来!”

    改后的婚纱尺寸和了很多。颜书拎着婚纱准备回家,谢宇本来说要送她。

    可临时有事情耽误了,只能先离开。

    颜书想反正这边离云州酒店不太远,决定打车去酒店。

    她想到蒋云宁在,也没多想。

    可她忘了,蒋宁渊也在这边。

    门口,颜书遇到了正好出门的蒋宁渊。

    见到她,蒋宁渊挑眉,“来找那贱种呀?”

    颜书一口气顺不上来,深吸了好几口气。

    “告诉他,就算抱紧三房的大腿,也没卵用。”

    颜书冷笑都不屑给他一个,转身要离开。

    蒋宁渊扣住她的手臂,“说真的?要不要考虑我?我床/技比那贱种好。”

    颜书甩开蒋宁渊,“我真替小霉可惜,居然给你这种人渣工作这么多年!”

    蒋宁渊脸色微变,“你怎么知道她的?”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

    颜书冷笑,“不过你放心好了,女人就算有爱情,也经不起时间的挥霍。不是一个人离开了另外一个人都活不下去的!只有时间的长短的关系。”

    “时间?”

    蒋宁渊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什么乱七八糟的?”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蒋宁渊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颜书似乎找到了蒋宁渊的金刚罩的秘密。

    原来,他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这个渣男,似乎比想象的在乎小霉。

    可她也不懂了,既然是在乎,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去招惹那些女人?颜书可是知道,这渣男的情史相当精彩,每天都换炮/友……

    她要是小霉,估计早就崩溃了吧。

    蒋宁渊坐上车后,没忍住踢了踢座位。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怜的司机探头过来,“蒋总,怎么了?”

    “没什么!开车!”

    蒋宁渊转着手机,小霉没跟来。自从他决定来这边后,小霉就找了各种理由。

    从她第一次进他们家,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

    以前,就算是在那寒冷的西伯利亚,他们也没有分开那么久过。

    甚至……那还是他们最紧密的时候。

    蒋宁渊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赵含梅正从蒋老爷子的房间出来。

    老爷子刚吃了药,她哄了好久,才睡着。

    她知道,药物对老爷子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他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月。

    他吊着一口气,不过在等蒋家的两个孙子回来。

    他到现在,还期望两兄弟和好。

    和好?

    他们都没好过,哪里来的和。

    赵含梅端着水出来,蒋家三房蒋三妹匆匆走了过来。

    “三小姐!”

    “嗯!”

    蒋三妹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只点了点头。

    赵含梅提醒她,“三小姐,老爷子才睡着。”

    蒋三妹表情很难看,“怎么了,我要见我爸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对不起,三小姐。我只是陈述了这个事实。老爷子已经痛得睡不着了,现在好不容易才睡着……”

    “行了行了!”蒋三妹摆手,没好气地说道:“说得我盼着他死一般!”

    谁说不是呢。

    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活到所有子女都盼他早点死,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不过,死之前,财产最好要划清楚了,蒋三妹想。

    不要每次都便宜了蒋宁渊,那小子最近势头大,应该快要压上她这个亲姑姑了!

    “对了,小梅。”见赵含梅恭恭敬敬要离开,蒋三妹叫住她,“我听说文教授和你走得很近?”

    赵含梅垂下眸子,声音没有一点波澜,“三小姐,我们只是朋友。”

    “什么朋友?男未婚女未嫁,我看我们家小梅一点不属于那些所有的大家闺秀,和文教授般配得很。”

    赵含梅还是强调,“我和教授只是朋友。”

    “行行行,朋友就朋友吧。你们年轻的人套路我已经跟不上了,真是人老了,逐渐跟不上这个潮流了。小梅呀,你今年也二十八了吧,听我一句话,宁渊是个金龟,但不是一个婿。嫁人,还是平平常常得好。”

    赵含梅点头,“就像三小姐一般吗?”

    “你……”

    蒋三妹年轻的时候也因为爱情和一个穷学生私奔了,结果生活在一起后才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让他们那点浪漫的爱情早早消失殆尽,没过几年,蒋三妹就抛夫弃子跑回了家。

    没多久,她唯一的儿子找上门来。当年那个穷学生在一场车祸中丧生,留下了年幼的孩子。

    蒋三妹从那之后没有嫁过人,相对男人她更加喜欢权势在手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些年她做得挺好的。

    蒋家三兄妹中,蒋老大只对花草树木感兴趣,多年来一直在国外生活。蒋家老二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每天只知道吃喝嫖/赌,每天都没有一刻清醒的时候们,蒋家只有她。

    蒋老爷子无数次说过,要是她是个男孩就好了。

    男孩?男孩?!

    难道她就不是蒋家的骨血,不是他老爷子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吗?

    蒋三妹不服气,也不屈服。

    都说她得不到蒋家,她偏偏要做给那些瞧不起她的人看。

    赵含梅刚倒完水,还没擦手,电话就追魂一般响个不停。

    这个电话,是蒋宁渊特别给她准备的。

    说的是二十四小时待命,但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

    电话惊叫,让她心都颤抖了起来,手也情不自禁抓起了电话。

    “老板?”

    那头还是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刚刚在干什么?”

    手上还残留着水珠,赵含梅没有打算瞒着他,“我在倒水。”

    蒋宁渊很聪明,一下就明白了。

    “刚从老爷子那边回来?”

    赵含梅点点头,意识到这是电话,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她的动作,于是答了一声。

    “嗯。”

    “老家伙还没死吧?”

    赵含梅蹙眉,没有顺着蒋宁渊的话说下去,“刚刚三小姐来了?”

    “她来干什么?”

    蒋宁渊笑了,“看来,老爷子还没死,姑姑倒是坐不住了。”

    赵含梅沉默,然后隔了一会儿,发现蒋宁渊还没挂电话,换了一个话题。

    “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嘿嘿一笑,“怎么了,小霉想我了?”

    赵含梅心一抖,声音却很平静。

    “老爷子时日不多,相比我,他更希望你能陪在他身边。”

    “我?”蒋宁渊漫不经心,“那贱种不是一直陪着他吗?”

    “老板……”赵含梅替蒋云宁说了一句公道话,“二少爷也离开很久了……”

    “扫兴。不说了!那贱种以为这样就能斗过我么?没门!”

    挂了电话,蒋宁渊神清气爽。

    车滑入满满车流,手机一震,一条短信滑了进来。

    蒋宁渊看了看,眼睛一眯。

    “前面转弯,去美人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