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63章 -064

第063章 -06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63

    蒋云宁又开始温水煮她了。

    颜书临死挣扎了一番。

    晚上睡觉的时候,蒋云宁继续窝他的沙发。

    他长手长脚,蜷缩在那小小沙发里,看着可怜又可气。

    颜书在床上翻滚了数次,还是了无睡意。

    蒋云宁清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想要了?”

    “……”要你个大头鬼!这人连恩恩爱爱都是算计好了么?

    真是可怕。

    睡不着,不想这么被煮得不清不白,死都死不明白。

    颜书从床上爬了起来。

    开了灯,黑暗世界瞬间光明,两人都有些不适应。

    颜书盘腿在床上坐了起来。

    “蒋云宁,你什么时候和我离婚?你那么有钱,不会亏待我吧……我……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颜书想,趁着年轻,估计还能找到喜欢的。

    虽然没有蒋云宁这么厉害这么中意,但起码真心实意,不会处处算计她。

    蒋云宁太厉害了,她吃不下,反而被反吃得骨头也不剩。

    “离婚干什么?”

    蒋云宁表情很奇怪,好像颜书说了什么傻话一般,“你是不是撞到脑子还没好?”

    她是撞到了脑子,但是早就好了好吗?

    颜书不接受人身攻击,更不会岔开话题。

    “你不是说没有利用价值的要及时解决么?蒋家你也拿到了,我没用了,你还留着干什么?”

    蒋云宁表情奇怪,“胡说什么,你又不是狗。”

    颜书崩溃,“我连狗都不如好吗!”

    她真想疯狂大叫!现在每当想到自己傻乎乎和面前这个男人结婚,而对方不过是把她推出来当□□,她就心疼得无法呼吸。

    她只是普通人,她想拥有普通的爱情。她曾经以为自己得到了,还超乎了她的想象。

    钓了一只金龟婿,而且他还是个忠犬。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东西,她不会摧毁之力就得到了,她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女主角。

    没什么本事在身上,却意外赢得了帅气多金男主的芳心。

    简直就是一部脑残玛丽苏神剧。

    只是现实太可怕。

    没有太多的女主角,也没有灰姑娘,只有心机深沉的男主角。

    “电视都是这么演的。难道你要把我净身出户?甚至……杀人灭口?”颜书想到这个可能,忍不住抱紧了抱枕。

    心中默念了三遍,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现在是和谐社会。

    蒋云宁的表情更加奇怪,“你确定你脑子没有问题?”

    “你才有问题!”

    颜书反驳。

    蒋云宁掀开了被子,走到床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快速摸上了她的额头,“没发烧?难道是内伤?”

    说完,他又掰了掰她的眼睛,摸了摸她的脑袋,更过分的是还自言自语,“不会真的撞到脑子了吧?以前就蠢,现在更蠢了可怎么办?”

    “……”颜书愤怒,一把推开还对她上下其手的男人,“你给我滚开啦!渣男!”

    马蛋,你这个骗财骗色的渣男。

    颜书没忍住,给了蒋云宁一顿臭骂。

    蒋云宁莫名其妙。

    “你哪里有财色给我骗?”

    “你给我闭嘴!混蛋!”总是说什么大实话!

    颜书骂骂咧咧,最后两人争论的话题到了原点。

    “到底离婚不啦?”

    “不离!”

    颜书才不理会。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要离。”

    “……”

    蒋云宁忽然停止和她争吵,目光沉沉看着她。颜书心中嘀咕,还没竖起坚硬外壳对抗的时候,蒋云宁已经如狼似虎扑过来,一把握住了她的下巴。

    “干……干什么?”

    颜书有些小害怕。居高临下,目光阴鸷,活脱脱要家暴的前奏。

    “我说过,我不会离婚。任何原因都不会。”

    颜书怒气顿时起来了,一把拽住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你算老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呀!”

    蒋云宁算老几,颜书很快知道了。

    他是彻头彻尾的老大。

    当天晚上,她把蒋云宁咬得破了皮,心情还很愧疚。

    但她一直强忍着,哪怕蒋云宁自己去处理伤口,她也只是气鼓鼓去了浴室刷牙。

    但等她刷牙完了,蒋云宁也处理好了伤口。

    然后事情就变了。

    蒋云宁拎着被子上了床,她要挣扎要大哭大闹。反正女人不外乎就这些手段,但全部都蒋云宁强势镇压了。

    他还扯了一条皮带绑住了她的手。

    她用脚踢他,他又扯了另外一条皮带。

    反正他皮带多的是。

    “你干什么?蛇精病!你放开我!”

    “乖乖的。”蒋云宁还有心情来亲她的唇,这个王八蛋,她刚刚那口肯定咬轻了。

    避开了颜书尖锐的牙齿,蒋云宁心满意足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期间,颜书哭了闹了,但蒋云宁表情……更加满足了。

    他甚至还托着腮,看着颜书哭得涕泪满面。

    “你哭的样子我也好喜欢。”

    颜书吓得忘了哭,因为明显看到了他隆起的裤裆,她眼泪都忘了落下,“你……你变态呀!”这个时候还可以……

    蒋云宁这个样子着实很可怕,但他自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颜书哭了,他亲她,末了,她吓得不哭了,他还十分遗憾。

    她喊救命,可真应了那句话。

    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

    并且,她累了,他还好心给她拿了一根吸管,喂她水喝。

    末了,颜书累了,手上也没力气挣扎了,蒋云宁才抱着她,安安稳稳睡着了。

    当然颜书发泄了太多精力,身体被束缚不能动弹,也跟着睡了。

    并且,她自虐地发现,在蒋云宁的身边的,她的睡眠还十分好。

    第二天,是蒋老爷子出殡的日子。

    一大早,福老就送来了丧服。

    颜书见识了蒋云宁的可怕,自然想跑的。

    蒋云宁在她面前换了衣服,又帮她换了。

    “很久没回去看爸妈了。”

    颜书咬牙切齿,“你威胁我?”

    蒋云宁摸着她的脑袋,语气温柔缠绵,“没有,我是真心实意的!”

    “……”明明就是威胁!王八蛋!

    颜书被绑了一晚上,手腕和脚踝上都有红痕。

    颜书也不怕,丢脸又不是她。

    但蒋云宁拿来了那青草味的药膏,在她红痕的地方一抹,没一会儿就消散了大部分。

    后来手腕实在伤得厉害,痕迹一时之间退不了,他干脆找了一条丝巾,绑成了一个蝴蝶结,系在她的手腕上。

    “好看。”

    颜书不理他。

    蒋老爷子的葬礼,来的人很多。

    她认识一些。

    除了面色不善的蒋三妹,还有面色沉重的小霉,还有一些电视上可以看到的人物。

    最后,她居然看到了宋嘉誉。

    蒋云宁把她拽得紧紧的,好像怕她跑了,所以她也不敢去和宋嘉誉打招呼。

    蒋云宁说过的最擅长秋后算账,不知道她和宋嘉誉之间算……账吗?

    葬礼上,蒋云宁一直表情凝重,隐隐还有几分悲色。

    尽管很想和蒋云宁闹,但在这一刻,处于对死者的尊重,颜书闭上了嘴巴。

    毕竟,这是蒋云宁仅有的几个亲人之一。

    可以说,死去的蒋老爷子大概是蒋家唯一关心他的人吧。

    蒋宁渊和蒋三妹她就不说了,敌意太明显。蒋云宁的亲爹呢,蒋老二呢,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在自己亲爹葬礼上都不停打哈欠,一点悲伤之色都没有。这样的人应该对亲儿子也就那个样子吧。

    所以算下来,蒋家唯一关心蒋云宁的人,大概已经没有了吧。

    这样一想,颜书无端端心软了几分。

    回去的时候,蒋云宁面色还是悲痛。

    颜书别扭说了一句。

    “你别多想,人死不能复生。”说完,她又凶巴巴地说了一句:“谁让你生前不好好对待他的?”

    蒋云宁煞有其事点头,“你说得对,人死的确不能复生。要是还活着,我肯定不止那点股权。”

    “……”

    这人会悲伤?她简直是瞎眼了。

    “你刚刚那副样子是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才能一口气把蒋家吃完。我的东西,一点碎渣都不能留给别人。”

    “……”她……她从今天开始要做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这样,看能不能有一丝的机会跟上蒋云宁的思考方式。

    雷鸣当时给颜书说了蒋家分家,直到今天,颜书从蒋云宁口中才听到了最确切的消息。

    蒋家,蒋云宁百分之三十,蒋宁渊百分之三十,蒋三妹百分之二十,蒋老大和蒋老二一人百分之十。

    而起蒋老爷子还留了一招。

    蒋云宁和蒋宁渊继承了蒋家股权后,不能相互争斗,更不能暗杀之类的,否则股权就要无条件转给蒋三妹。

    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但蒋老爷子将其变成了可能。

    颜书听得瞠目结舌,这老爷子真是为了两兄弟和好,操碎了心。

    “那你还想一口吞掉大胖子?”

    蒋云宁笑,“只要吞掉蒋老三的百分之二十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不重要。毕竟能在一家里碾压他,这种感觉比侵吞他,更加爽。”

    “……”

    颜书闭上嘴巴。

    她拒绝和这变态做任何沟通!

    064

    蒋老爷子丧礼过后,蒋云宁就带颜书搬出了蒋家。

    他在北城准备了一套房子,没有蒋家大。四层小楼,前面有个小花园,后面有个游泳池。

    颜书搬进去之后才发现主卧的布置和云州是一样的。

    就连她在阳台上种的花,都和云州品种一样。

    颜书才窗台看了一会儿,嫩汪汪的花苗迎风摇曳,有几分可爱。

    蒋云宁从后面贴了过来,声音温柔,“喜欢吗?”

    “很豪华。”

    颜书诚实地回答。

    她穷了一辈子,以前在北城上班的时候也曾经在附近晃悠过,当时她还和程嘉琦遥想,要是某一天能住在里面,哪怕是一天也是值得的。

    现在住进来了,心里却没有最初的开心。

    颜书想,那应该是没有归属感的原因。

    蒋云宁把房产证递给她,“收好。”

    颜书一看,吓了一跳。

    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

    这豪宅少说也要上千万吧,就这样给她了?

    颜书把房产证还给蒋云宁,没有接。

    “我的东西呢?”

    颜书问。

    蒋云宁跟在她后面,不明所以,“什么东西?”

    “出车祸的时候,我包里的东西,包括手机。”

    当时情况混乱,手机肯定是找不到了。

    颜书准备去买个新手机。

    不过现在办卡需要身份证,她还要拿到她的身份证。

    “还有我的身份证。”

    颜书补充了一句。

    蒋云宁充耳不闻,事实证明,对这件事情他一直拖沓。

    “你要打电话,我可以帮你打。”

    “不用了。”颜书拒绝了蒋云宁的好意,“没手机不方便。”

    “你身体还没好,要多多休息。”

    “……”

    这样多了几次,颜书也敏感发现了蒋云宁并不想把证件和手机交给她。

    不但如此,颜书发现自己的人身自由都受到了限制。

    她在小楼里呆得快要疯了,蒋云宁每天要去蒋氏处理公务。她在家呆得无聊,本想出去走走,到附近熟悉熟悉环境。

    但颜书发现还没走出门,郧西就站了出来。

    “夫人。”

    “我出去一趟。”

    郧西摇头,“夫人,最近外面不太平。”

    “有什么不太平的?这可是天平盛世!”

    “反正不太平。”

    郧西嘴挺笨的,颜书也算嘴巴利索,几次堵得郧西面红耳赤,后来郧西干脆理由都不找了,直接限制了颜书出门。

    他一个打工的怎么会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颜书一下就明白过来。肯定是蒋云宁。

    “把你电话借我一下!”

    郧西迟疑地看着她。

    颜书冷笑,“你有蒋云宁的电话吧,给他打电话!”

    郧西一动不动。

    “还是你要我报警?”

    郧西认真考虑了一下,最后拨通了蒋云宁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颜书的怒气就倾泻了出来。

    “王八蛋,你要关着我是不是?”

    那头一片吵吵闹闹,似乎很忙。蒋云宁没有回答,隔了一会儿,他周围安静了下来,然后他无可奈何的声音才响起:“最近,蒋老三那边我怕有动静……”

    “你少唬我了!”

    颜书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既然北城不安全,你让我回云州!”

    “你乖乖的,我很快就回来!”

    那头,似乎有人叫了一声“蒋总”,蒋云宁声音更加温柔,“今晚想吃什么,我煮给你吃?”

    “我要我的手机。”

    “我的借给你。”

    “行!你说的!好,我等你回来!”

    别墅网络都没有。

    颜书看了一天的影碟。

    蒋云宁给她留了不少的韩剧,还有最近国内拍的热门电影。可惜了,都是不带脑子的,看多了影响智商。

    不过打发时间倒是快。

    下午六点的时候,蒋云宁回来了,还拎了一大包东西。

    她也不准备去接。

    蒋云宁径直拎着东西去了厨房。

    颜书还是一动不动,直到厨房响起了剁鱼砍骨的声音,她才不情不愿地走过去,伸出手,“你说借我电话的。”

    “我电话没电了。”

    “我给你充电。”

    “充电器忘记公司了。”

    颜书炸毛,“你骗鬼去吧!”

    颜书气呼呼地上了楼。

    厨房渐渐溢出了香气,颜书吞了好几次口水,但都坚定地闭上了眼睛。

    她就不信蒋云宁能关她一辈子!

    蒋云宁敲了几次门,她都不开门。

    多几次后就没动静了,颜书想他肯定是放弃了。

    于是,她继续抱着枕头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门忽然打开了。

    颜书大惊,从床上一跃而起,看着大大方方走进来的蒋云宁。

    “我不是锁门了么?”

    “我有钥匙。”

    蒋云宁端着一大盘东西进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吃点东西吧,我煮了很多都是你爱吃的。”

    颜书别开脸,“我不吃。”

    顿了顿,她又说道:“你这是非法禁锢!”

    蒋云宁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要电话干什么?”

    “我这么久没给爸妈联系了……程嘉琦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那是我的手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能限制□□!”

    “我没有。”

    蒋云宁把手机递给她,手伸到一半,又蓦地收了回去。

    “先吃饭。”

    颜书骨气摇头,“我不吃。”

    蒋云宁似笑非笑,“不吃也可以。那就不准打电话。”

    蒋云宁作势要收回手机,颜书一急,拉住了蒋云宁的手。

    “吃,我吃行了吧。”

    颜书几乎是狼吞虎咽吃完一碗饭。

    蒋云宁还给她舀了一碗汤。

    “你最近瘦了不少。”

    颜书不说话,一口气喝完了一碗汤。

    一抹嘴巴,她就伸手要电话了。

    “电话呢。”

    蒋云宁没有食言,把电话递给颜书。

    颜书松了一口气,第一个电话拨给了父母。

    父母那边一点异常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还很诧异。

    “你不是帮云宁那边处理蒋家那边的丧事吗?听妈说,云宁的亲人很少他现在一定很伤心,说不定还吃不下饭,你作为妻子要好好关心他……”

    很伤心?吃不下饭?

    颜书翻了个白眼。

    “妈……”她打断了颜母的絮絮叨叨,“你……你们那边怎么样?”

    颜书说着,声音有点哽咽,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一切和平时一样呀。前段时间桑葚大采收,你爸酿了好多桑葚酒,就等你和云宁回来呢……”

    “是吗?”颜书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们注意身体。我……我很快回来看你们。”

    “回来什么呀?都嫁人了以为还是当闺女么?好好对待云宁,你们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颜书匆匆挂了电话。

    她很想和母亲多说几句,可是怕说多了他们会察觉什么。

    与其让父母一把年纪还操心她,还不如她把事情都解决了再回去。

    父母已经老了,不要处处都想着还让他们来保护。

    擦了擦眼泪,她问蒋云宁,“你给他们说了什么?”

    “实话实说,你来北城帮我处理丧事。我失去了最爱的爷爷,心情很悲痛。”他一脸平静,眉宇之间隐隐能看出得意之色,见鬼的悲痛!

    这人从来在她妈面前都是表现良好,以前他还觉得他温厚纯良,现在看来……

    分明是她想多了。

    程嘉琦的电话打不通。

    颜书忧心忡忡,揪着蒋云宁问:“那个郑焱东是什么人?”

    “骗子。谁给钱就帮谁做事。”

    “那嘉琦呢?”

    “应该没事。他骗财骗色,但不杀人夺命!”

    这叫没事?

    颜书好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想到这人当初在网上查了郑焱东,那个时候是不是就知道郑焱东是骗子了?一直不说,只不过想将计就计,让她更像一只好吃的饵。

    颜书越想越悲伤,最后干脆不想了。

    想太多,真的很难受。

    蒋云宁收拾完厨房,还和她抱怨,说要请个佣人。

    想来洗碗不是他的专长。

    他的模样就像是云州一样,抱着她和他商量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以前,温馨的过往,历历在目,回忆起来却格外寒冷锥心。

    这人,到底有多大的心机才能在那么多事情后还这么坦然面对的?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颜母曾经说现在的夫妻情谊没有以前老夫老妻深刻隽永。遇到大难临头,各自飞是常有的事情。

    悲观的想,颜书也能理解蒋云宁的决定。

    蒋家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是一个事业型男人,如果没有钱,没有权,他只会永远被人踩在泥地。

    可问题是,为什么是她?

    就因为年少是他的同桌?就因为一同参加过一次夏令营,就变成了他的棋子?

    颜书想,她最恨的还是,蒋云宁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她,装得一往情深,情深不寿,其实是冷漠无情,薄情寡义。

    恨呀,真恨呀。

    可除了让自己胸疼心疼,对他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颜书想,到底是谁,世界上有哪个谁,能撕破蒋云宁的冷漠,狠狠刺痛他的内心呢?

    她真是期望那一天。

    因为有疼痛,才会懂得爱和珍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