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67章 -068

第067章 -06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67

    手腕一紧,颜书发现自己被人从旁边拉开了。

    她被搂到一个人的怀里。

    “你没事吧?”

    抬头,宋嘉誉一脸紧张,“刚刚我还以为我看错了,真的是你,颜书?”

    他乡逢故知,还好不是债主。

    颜书抱着行李袋,头发被雨淋得湿漉漉地披在肩上,一双乌目尽是惶恐。宋嘉誉没有多说话,把伞遮在她的头上,拽着她往旁边的车里走去。

    “我先带你找个地方躲雨。”

    宋嘉誉一言不合就带颜书回了他自己的家。

    很小的一个单身公寓。

    见她打量,宋嘉誉也没隐瞒,“离婚后,我净身出户。本来那些也不属于我。这是我自己买的,虽然小,但究竟是自己的。”

    颜书现在特别能理解他,因为感同身受。

    “师兄,你很厉害。”

    北城的房价多贵,她再清楚不过。

    一个卫生间都要她不吃不喝存上一年,何况这房子虽小但五脏俱全,所在的地也算繁华地区,应该不便宜。

    宋嘉誉短短一年能买这样的房子,着实不错。

    宋嘉誉从抽屉里取了一条干毛巾,递给她。

    “卫生间在后面,去换个衣服。”

    颜书犹豫,宋嘉誉笑了笑,“你可以锁门。放心,我还没破门而入的本事。”

    宋嘉誉都这么说了,颜书再拒绝的话也太小气了。

    她去火速洗了澡,换上了行李袋的衣服。

    还好,只有上面一层湿透了,里面的还是干的。

    她擦着头发,问宋嘉誉。

    “师兄,有吹风机吗?”

    “在柜子下面。你自己拿下。”

    颜书果然在放毛巾的柜子下找到了吹风机。

    她呼啦呼啦几下把头发吹干,宋嘉誉还在厨房捣鼓。

    “晚上吃简单点好吗?我不善厨艺。”

    宋嘉誉在煮泡面。

    不过就是泡面,也是豪华版的。

    颜书也真的饿了,连连点头。

    两人吃了热腾腾一碗泡面。

    宋嘉誉给她倒了一杯水,把她安置在沙发后,才问她,“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雨天,你怎么一个人在市区闲逛?”还是这么狼狈的姿态。

    颜书想到以前在那个老庙里,宋嘉誉对自己劝告。当时她以为宋嘉誉不过是做一个反面男配角应该做的事情——挑拨离间。

    现在想来,那属于真诚地告诫。

    “师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颜书喝着水,心情郁闷。

    宋嘉誉在她面前坐了下来,点点头,面色有些愧疚。

    “很抱歉,那个时候蒋宁渊让我……我当时真的被冲昏头了,很抱歉……”

    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失去了做人的底线,最终全盘皆输。

    颜书抱着水杯,感觉眼眶一阵一阵发酸。

    可哭出来太痛了,她选择了隐忍。

    “那个时候,他们斗得很厉害。后来蒋云宁输了,暂时隐退了云州。蒋宁渊很得意,准备利用你给他一击……”

    宋嘉誉说不下去了。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蒋家,两者平分秋色,应该会短暂和平。”

    颜书没有说话。

    “他不过是将计就计。明明……明明不在意的,却装成一副在意的样子。反正,骗了全世界的人。”

    宋嘉誉叹息了一声,手抬起来,想安抚一下这个可怜的女人。但伸到半途,他又颓然放了下来。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颜书摇头。

    她不知道。

    一败涂地。

    还负债累累。

    这场爱情,她真累。

    颜书没地方去,宋嘉誉收留了她一晚上。两人就谁睡床睡睡沙发有了一个短暂的争吵。

    如果有任何的其他可能,颜书也不愿意住在一个单身男人的房子里。

    但现在山穷水尽,她没钱没势就连身份证都没有,还能奢求什么。

    “你睡床吧。有锁,你可以锁门。”

    “师兄……”

    颜书红了脸,十分不好意思。

    “没事。上过一次当,痛了爬起来就行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颜书嗯了一声,决定听话,先睡一觉。

    睡觉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件睡衣都没有。

    没有办法,只好拿出给蒋云宁买的t恤穿上。

    他的衣服很大,她套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尽管已经洗干净了,但穿在身上的时候,仍然有他的味道存在。

    就好像他在抱着她一般。

    她的心又酸又痛,以为自己会心疼得难以入眠。

    但最后,她却很快睡着了。

    大概是因为太累。

    与此同时,蒋云宁摔了客厅所有的东西。

    能砸的他都砸了。

    一片狼藉中,他的声音冷冽,如寒冰锥心。

    “不是说人在公交站,去哪里了?”

    郧西抹着额头的冷汗,“对不起,蒋总。我已经调取了公交车的监控路线。发现夫人最后下车是在百货中心站。”

    “是,那人呢?我不管过程,我要的结果,人去哪里了?”

    她身上钱不多,身份证也没有,雨现在这么大,不知道躲在那个地方哭。

    想到这个画面,蒋云宁按着心脏。

    那里,不知道为何,很不舒服。

    就像那次挂了蒋宁渊电话,明明没听到她的声音,却总是感觉她在哭一般。

    不甚舒服。

    明明,最开始是喜欢她哭出来的样子。可到后来,她哭出来他却有些不舒服。

    “少爷,吃点东西吧。”

    福老端着一碗红豆汤圆过来。

    蒋云宁靠在窗前,看着窗外沉沉雨帘,没说话。

    福老叹息了一声,“小夫人不是孩子,她有自我生存能力。”

    蒋云宁掐灭指头的烟,“监控找到了吗?”

    “那段刚好是监控盲区。现在只能人工搜索。”

    蒋云宁笑了笑,声音弱了下来,宛如自言自语一般:“那就是没找到了。”

    “少爷……”

    “你出去吧。”

    福老退了出去,留下了一室冷清。

    身体很累,但却睡不着。

    他回到了两人的房间。

    颜书只在这个地方呆了不到两周,但处处都是她生活的气息。

    她乱放的衣服,她的瓶瓶罐罐,床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书。

    他拉开衣柜。

    她的大部分衣服都没有带走,他看了看,只有最开始他们在一起之前的几件特别舒服她舍不得扔的衣服她带走了。

    他关上衣柜,隐隐觉得还有一些不对劲。

    他再次拉开柜门。

    这次,他仔细搜寻了一圈。

    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她只带走了属于她的几件衣服,但她把以前在云州给他买的衣服,也一起卷走了。

    想着她一边哭一边收拾行李,说不定还骂他的样子,蒋云宁微微笑出声。

    她是一个吉祥宝,抱着她才能好好安眠。

    还是应该早点找回来。

    这一晚上,颜书睡得十分不错。

    她真是心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普通人都会忧虑得吃不下睡不着,偏偏在她身上,格外惜命。

    不管前路多坎坷,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早上,宋嘉誉把她叫醒。

    “我熬了粥,还煎了蛋。你吃点东西。我有个朋友在派出所上班,我去问问怎么给你补办身份证。”

    “谢谢师兄。”

    颜书咬着荷包蛋,很满足。

    宋嘉誉的厨艺的确不如蒋云宁,不过这个荷包蛋意外好吃。

    两人吃完东西,宋嘉誉准备出去上班了。

    颜书也不能总是赖在别人家里,她想着先找一点事情做。等把这边身份证□□之类的补办好,再做下一步打算。

    宋嘉誉给颜书塞了一叠钱。

    颜书不接,“昨晚上麻烦师兄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能还要你的钱。”

    宋嘉誉把钱塞到颜书的手中,“当我借给你的。以后要还的。”

    “……谢谢师兄。”

    颜书低下头,不想让宋嘉誉看到自己微红的眼眶。

    “我会努力的。”

    时光,在这一刻停留在了那年。

    宋嘉誉第一次走到颜书面前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也是这么微红着脸,对他说道:“我会努力的。”

    她的确很努力。虽然不适合那个环境,但还是努力适应着。

    有无数的烦恼和痛苦,但都一笑而过或者痛哭一次。

    然后,继续生活,继续努力。

    回忆往昔,宋嘉誉心里微微一动。

    他正欲说什么,这时候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谁呀?”

    他看了颜书一眼,脑子闪过一个念头。

    “你先进去。”

    颜书点点头,听话往里面的小卧室走去。

    宋嘉誉走到玄关,再问了一声。

    “是谁?”

    外面,一个笑着的声音响起。

    “是宋先生吗?我是物管呀。你在家吗?你这个月的物业费还没交呢。”

    保安的声音挺大的。

    就连颜书都听到了。

    和宋嘉誉一般,她松了一口气,走出了卧室。

    与此同时,宋嘉誉打开门。

    门口,保安憨态可掬地冲他笑了笑,他还没开口,下一秒,保安被扫到一边,一张冷漠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好久不见了,宋总监。”

    068

    颜书实在没想到蒋云宁会找她,见到她,还露出了一个不善的笑容。

    他在外面面前很少笑,谢宇说他每次笑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颜书正准备上前,宋嘉誉已经先一步挡在她面前,和蒋云宁对峙,“巧了,蒋总也好久不见了。”

    “宋总监藏得深。的确,能引得我那亲爱表妹魂不守舍的人,的确藏得不浅。”

    宋嘉誉脸色灰败,“我和曼曼已经离婚,请蒋总尊重点。”

    “相信我,我已经很尊重你了。不然……”蒋云宁冷笑一声,一把推开宋嘉誉,“滚一边去。”

    蒋云宁怒极。

    他一贯习惯隐忍,这是他能活到现在,而且比一般人能活得好的原因。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踏入这间小房子之后,他浑身很不对劲。

    尤其是见到宋嘉誉以保护的姿势挡在颜书面前的时候,更是丝毫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宋嘉誉刚要动弹,却被身后更来的郧西一把擒住双手,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这架势,完全是要来打架的。

    虽然颜书和宋嘉誉之间以前算不上好聚好散。

    但经过昨晚后,她已经释怀了。

    想来,宋嘉誉也是身不由已。

    而且在困难的时候帮了她一把,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你干什么?”

    颜书扑上去,准备帮宋嘉誉的忙。但扑到一半,就被蒋云宁截住,“跟我回去!”

    好巧!他不说还好,一说颜书整个人都是狂怒状态。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是你赶我走的!”

    “我没有。”

    蒋云宁解释,一把握住颜书的双手,往外拉,“现在我不舒服,你不要说话。”

    “我管你舒服不舒服!你不舒服的日子多了!”颜书口不择言,动作很大甩开蒋云宁的手。

    蒋云宁又抓了过来,她丝毫不客气,拽住蒋云宁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蒋云宁动怒,捏住她的双颊,“居然这么凶!”

    “我……唔……唔……”

    双颊被捏住,只能松了口。但蒋云宁的虎口已经留下了一个血压印。

    他似乎没什么痛感,捏着她的双颊,还仔细看了看她的牙,冷笑一声,“看来精神不错。”

    “唔……唔……”

    颜书像个无头苍蝇在玻璃杯中,狂猛地挣扎。

    蒋云宁扣住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大约还不知道我秋后算账的手段。以前的事情我都可以一笔勾销了,现在……想来不行了!”

    蒋云宁比了一个手势,郧西拽着宋嘉誉出门了。

    颜书见状,急得直哼哼,连打带踢甩开蒋云宁,“你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不准动他!一人做事一人当!”

    “晚了。”

    蒋云宁冷漠开口,似笑非笑。

    他转身离开,旁边还站着一脸憨厚的小保安。

    怎么办,收了这个老板的大红包,他到底要救不救他的住户呀?

    好像,这是一场狗血的三角恋呀,看来是他的住户勾/引了这位老板的老婆呢。

    真不厚道!

    可这位老板的处理方式……

    好像不太人道!

    和蒋云宁在一起的这近一年的时间,他从来都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

    颜书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生气。

    原来,是这么的可怕。

    但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时候,她不能让宋嘉誉遭受池鱼之殃。

    颜书冲过去,一把扑到蒋云宁身上。

    “你给不给我停下?”

    蒋云宁动作很快,也很熟练。

    一把扯住她把她拉到了身前。

    她随即像无尾熊一样缠上他,不准他动弹。

    蒋云宁扒不下她,上上下下把她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她身上穿着他睡衣的时候,面色柔和了一些。

    他抬起手,托着她的屁股,就这么抱着她出门了。

    车上,颜书气鼓鼓不说话。

    郧西很快回来了,面色如常,毫无异样。

    颜书紧张兮兮,扒在座位上,“你们把宋师兄怎么样了?他什么都没做!我们什么都没有过!”

    蒋云宁把她拽了下来,一把搂在膝盖上坐着。

    “开车!”

    这是对郧西说的。

    郧西也没见过这位脾气阴沉不定的少爷和媳妇吵架的样子,看来还挺恐怖的。他可不想知道太多。

    油门踩到飙升,身后的两人又开始闹了。

    以前的蒋云宁吵架都是让着她的。现在想来哪里是让,根本就是压抑着本性。

    现在他翻身做主成了主人,再也不让她了。

    也是,都要她还钱了,一点夫妻情谊不顾,哪里还能像以前一般傻傻被她欺负。

    颜书又要咬人,但被蒋云宁先一步看了出来,捏住了她的双颊。

    捏成小猪一般的样子,有点丑,不过还有点可爱。

    老实说,蒋云宁不知道怎么办,看着她嘟着嘴巴的样子,放手她会咬人,不放手自己又要受伤。

    蒋云宁灵机一动,亲了亲那嘟着的嘴巴。

    电视都是这么演的,应该有效吧。

    颜书瞪大了眼睛。这混蛋居然还学她!玩什么霸道总裁梗!可她又不是玛丽苏少女!

    她恨不得咬下他一口肉来!

    前面的司机郧西心情也复杂。

    他们这位二少爷的确不按套路出牌,刚开始不是要打架的样子吗?果然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郧西面无表情地腹诽,然而脚下的油门踩得更加疯狂了。

    蒋云宁亲了一会儿似乎还亲出感觉了。

    颜书坐在他身上,明显感觉到他的电话。

    变态!

    见她不再挣扎,蒋云宁轻轻摸了摸她的背,好像安抚小孩一般。

    颜书心中冷笑,按照体力她是吃亏的主,她现在要保持安静。

    他不按套路出牌,她难道就会按吗?

    少傻了。

    车停稳后,蒋云宁先一步下了车。

    还给她开了车门。

    颜书冷笑了一声,瞬间开了另外一边的车门,然后……拔腿就跑。

    蒋云宁以为自己的方法有用,起码让颜书安静下来,没有提防她说跑就跑。

    她跑到哪里去?去找宋嘉誉吗?

    倒是没有想到那人对她居然还有几分真心。

    蒋云宁心中那把怒火又烧起来了。

    好不容易才熄灭,现在情绪猛涨。

    他也追了过去!

    颜书两只小短腿哪里跑得过蒋云宁的大长腿,没一段路,就被他像抓小鸡一般抓住了。

    颜书挣扎不休,他干脆一把把她扛了起来。

    郧西看着两人闹得欢腾的样子,问了福老一句。

    “福老,要过去帮忙吗?”

    福老看了他一眼,“夫妻吵架你去帮什么忙?跟我去花园看看新买的树苗吧!”

    郧西:“……”

    蒋云宁扛着颜书直接上了楼。

    颜书破口大骂,骂不过就吐口水。

    蒋云宁拿来皮带把她双手绑在了床头。

    没了手,她就用脚踢。

    很快的,脚也被绑住了。

    “你放开我!我会还你钱的!你放开我!”

    “晚了。”

    蒋云宁喝了一口水。

    他也不算好过,脸上被颜书抓了好几道印子,头发也被抓得像鸡窝。他倒了一杯水,自己喝了一口,又喂了颜书一口。

    “声音都沙哑了,喝口水。”

    “我呸!不喝!”

    “好!行!那就直接做吧!”

    说罢,蒋云宁就开始脱衣服。

    此时的颜书完全摸不着蒋云宁的套路。

    但她没有想过蒋云宁会在盛怒之下和她恩恩爱爱。因为他本身就不是喜欢这档子事的人。

    他习惯自我解决,她只会让他更加难受。

    所以他脱衣服,颜书以为他衣服被她扯破了,需要换件新的。

    就算他裤子的时候,她也只是觉得他洁癖又骚包。

    直到他来扒她的裤子的时候,颜书才想过来,脸色大变,“你要强女干我?”

    十几年前都不做的事情,现在做?

    颜书狠狠瞪他。

    蒋云宁动作慢了下来,好像被颜书说到了痛处。

    起码颜书是这么想的。

    但后来,颜书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

    他只是在研究怎么在绑住她的情况下脱下她的内裤。

    后来他根本没脱,直接把裤子扒下到了腿弯。

    “混蛋!你放开我!”

    颜书这次急了,蒋云宁好像要动真格的了。

    “晚了。”蒋云宁还是那句话。

    他摸着她,亲着她的脸颊,粗声在他耳边喘息,“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你要找他?”

    “……”

    什么跟什么?!

    颜书嘶了一声,突如其来的推入,让她涨红了眼,“疼,疼死了。”

    蒋云宁闻言,还笑了笑,亲了亲她的唇,见到又要咬过来,他转向了她肉嘟嘟的耳珠。

    颜书没有打耳洞,耳珠肉肉的。

    颜母曾经说过这是有福气的象征。

    可哪里来的福气?

    敏感点还差不多。

    他们做夫妻也快大半年了,虽然床上这事儿他并不热衷,但不代表就不了解颜书。相反的,颜书的反应他了如指掌,什么力度,什么方向,揉哪里她会开心得颤抖……他都一清二楚。

    颜书讨厌这样的自己。

    嘴上说着不要不要。

    身体——

    倒是很诚实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