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93章 -094

第093章 -09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93

    只是,到最后蒋云宁还是没有见到秦珊珊。

    秦珊珊死了,死于一场车祸。

    轿车直接从她的身上碾压了过去,她的下半身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医生都还没来,她就停止了呼吸。

    颜书从蒋云宁那边知道这件事后,唏嘘不已。

    “你说这算天意?到处都在说她杀了人,她自己也被车撞死了。”

    “谁知道呢。”蒋云宁口气平静。

    凶手已经被找到了,按照蒋老三提供的证据,两人属于情/色纠纷。

    可怜陈老叱咤风云了一生,临死却被一个小丫头拖下水一生英名尽毁,真是令人唏嘘。

    不得不说,陈老的事情给蒋云宁留下了无数麻烦,他又开始忙了起来。

    听郧西说,他还丢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输给了雷池。

    这对蒋云宁算奇耻大辱,蒋家的几个当家人所把持的主要业务都不一样,从某种程度来说,谈不上竞争。

    但雷池和蒋宁渊是一伙的,这是公认的事实。

    对于这次失败,颜书一直怕蒋云宁会大发雷霆。

    因为他对蒋宁渊的怨恨,不是一丁点儿。

    颜书从郧西那里知道此事后,给蒋云宁发了短信。

    “今天下午我不上课,我来找你吃午饭好不好?”

    那头,很长时间才回了一个字。

    “好。”

    颜书在路上想了很多方法来安抚蒋云宁,搞笑的,沉重的,但是见到了蒋云宁,看见他孤单单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皮椅上的时候,她原本想到的那些方法都没有用上。

    关键时候,一个拥抱就够了。

    蒋云宁任由她搂着肩膀,也不动弹。

    两人用这个姿势拥抱了好久,蒋云宁才轻轻开口:“小书,我输了。”

    “没有。”颜书摇头,“上次你对付蒋老三,很厉害的。”

    “但还是败给了蒋宁渊。”

    颜书绕到他的面前,抬起他的脑袋,“没呀,福老说上次变动后,伤了一部分元气,短期之内没这么快恢复的。”

    见蒋云宁眼中依然一片黯淡,颜书亲了亲他,“胜败乃兵家常事。不是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

    颜书知道再多的安慰,都没有自己想通有用。

    她靠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只是紧紧握住他的手。

    她帮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陪着他。

    咕咕——

    颜书肚子饿了。

    她抱着肚子,尴尬地看了一眼蒋云宁。

    蒋云宁倒是没说什么,摸了摸她的肚子,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是该投喂了。”

    颜书涨红脸,“你还说,现在都快下午两点了。”

    蒋云宁脸上的惆怅之色收了一些,握住她的手,温柔道:“想吃什么?”

    “天气冷了,我们去吃水煮鱼好不好?”

    “你不是胃不好么?别吃辣了。”

    “可是,就想吃嘛。”

    被颜书缠得没办法,两人决定去吃水煮鱼,用麻辣的味道,把心中所有的情绪都散发出来。

    蒋云宁下午是不准备上班了,和秘书交代了一下,就带着颜书离开了。

    颜书进电梯的时候,瞄了一眼办公室外面衣冠楚楚的男秘书,忍不住八卦,“你的秘书怎么是男的呀?”

    蒋云宁:“男的耐/操点。”

    “……”真是直白又可怕的理由。

    蒋云宁不是喜欢讲排场的人,尤其是和颜书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更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们的私人空间。

    郧西自然是不用跟着去了,蒋云宁亲自开车。

    本来还想指导颜书开车,但看着滚滚车流,颜书最后怂了,借着接电话,把方向盘还给了蒋云宁。

    电话是快递打来的。

    最近颜书没怎么出门,压力又特别大,又开始买买买的日子。

    她开始看七鳃鳗抱枕不顺眼,慢慢看眼熟了,觉得还挺萌的。于是又买了一个绿色和蒋云宁送的粉色配套。

    估计是抱枕到了,颜书也没在意。

    两人吃了饭。福老把几个快递交给颜书。

    颜书最喜欢拆快递的感觉了,抱着快递蹭蹭上了楼,老公都顾不上了。

    但没片刻,楼上传来一声尖叫。

    蒋云宁和福老对望了一眼,飞快冲上了楼。

    楼上卧室,颜书抱着箱子,一脸惊恐,“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又没大差评,怎么给我寄这么多光碟来了?”

    “光碟?”

    蒋云宁用电脑播放了一些光碟,发现什么都没有,是空的。

    “这是恶作剧吧?”

    蒋云宁看了看散落一步的光碟,“还有什么东西?”

    颜书摇头“没有呀。”

    蒋云宁微微一动,“看看寄货人是谁?”

    颜书从垃圾桶找到了快递单,“咦,是一串奇怪的字母呢,地址居然也写了英文,什么乱七八糟的,果然是恶作剧吧。”

    蒋云宁拿过来一看,“是个加密邮箱,后面是密码。”

    两人根据邮箱很快找到了一些视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当然,被吓到的是颜书。

    “这……”

    秦珊珊做事情果然还是留了后手,她出事的那场车祸警方查清没什么疑点,就是普通的酒驾。

    但巧合就是他撞死的是一个嫌疑犯。还是最近热门的嫌疑犯。

    秦珊珊大概早就预料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把东西打包寄送给了颜书。

    她还用了快递转了几次,所以颜书现在才收到。

    颜书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辣眼睛,她捂住了蒋云宁的眼,却发现他先一步的合上了电脑。

    “有这些,蒋老三要坐牢吧?情/色交易,金钱交易呢?!”

    “不着急。”蒋云宁把她拉到怀中,“现在局势不稳,我没空对付她。而且,现在还不是时候。”

    颜书不懂,拽着老公求解释,“到底怎么了?求解释。”

    “慢慢,你就知道了。”

    蒋云宁捏了捏她的肉脸,“胖乎乎,真好。”

    冬天到了,又开始养膘的季节了。

    颜书握拳,现在对她重要的事情,无疑是减肥!

    她不要被蒋云宁嘲笑长一身肥肉了。

    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累成死狗的颜书,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件事情没和蒋云宁说。

    下个周末,就是蒋宁渊和小霉的婚礼。

    小霉邀请了她,问题是,她要去吗?

    晚上睡觉的时候,颜书果然和蒋云宁提起了这件事情。

    按照两人的关系,颜书并没有报太多希望。

    但蒋云宁一口答应。

    “去,怎么不去?”

    “??”

    “我们结婚他都来了,现在自然要礼尚往来。”

    “……”怎么感觉,蒋云宁憋着全身的气,就是等那天去砸场子的。

    拉了拉他的手,颜书劝道:“小霉挺不容易的,大好的日子你就别闹了。”

    蒋云宁一脸无辜,“我不闹,我就静静看看热闹。”

    “……”还是阴谋感满满。

    尽管不喜欢蒋宁渊,但他的婚礼着实让颜书有些羡慕。

    小霉没有娘家人,雷池就作为小霉的娘家人出现了。

    婚礼办得很豪华,也很热闹。

    蒋宁渊很多损友都过来了。

    这也是他和蒋云宁不同的地方。蒋宁渊就算坏,他对朋友不错,所以周围的朋友也不少。

    雷池那伙人个个人模狗样,但和蒋宁渊闹着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倒真的是真诚。

    但蒋云宁,除了谢宇和雷鸣,就是她了。

    “羡慕?”

    颜书诚实点点头,“小霉好漂亮。”

    “没你漂亮。”蒋云宁也诚实地说道。

    颜书眨回了快要落下的眼泪,吸了吸鼻子,“明明是你审美不同。问百个人,也有九十九个人说新娘漂亮。”

    “其他人和我们又没关系,在我心里,你最好看就行了。”

    颜书被哄得甜滋滋的,目光又落在那一堆伴郎团身上,“蒋宁渊的人缘其实还不错。”

    “嗯。”

    个个高颜值,大长腿,身价也高。难怪媒体评价说是史上最贵最帅伴郎团了。

    不过,还是没她家老公好看。

    颜书拽紧了蒋云宁的手,“我们过去逛逛。”

    “嗯。”

    这天,蒋云宁显然也和颜书保证的一般,没有闹事,从头到尾都乖乖作吃瓜群众一枚。

    蒋宁渊的婚礼上不但好看的男人多,美女也云集。

    颜书刚坐下,就听到了八卦。

    “你看,xx也来了。那不是最近演那个什么九天玄女的女主角么?号称四千年难遇的美女,我看也一般嘛。”

    颜书悄悄看了过去,倒抽了一口气。

    还真是最近当红的明星xx。

    “xx和蒋宁渊认识?”颜书问蒋云宁。

    “搞过。”

    “……”渣男!

    颜书替小霉不平,“告诉我,现场来了他多少前女友?”

    蒋云宁抬起头,还真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最后认真总结。

    “东北30°粉裙子,西南角45°那个黑西装女的,西南正方向那个紫色的,还有她旁边那个白裙子的也是……”

    “……够……够了。”她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蒋宁渊的情史她管这么清楚干嘛。

    “难道,就没有新娘的前男友么?”

    “有。”蒋云宁点头,目光落在门口那对登对的男女身上,“那不是吗?”

    094

    顺着蒋云宁的目光看了过去,颜书吓了一大跳。

    那个身材高挑,妆容精致的裙装丽人不是程嘉琦又是谁,而她身边斯文儒雅的男人……

    前男友?!

    颜书瞪大了眼睛,“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云宁勾勾唇,脸上难得有一丝笑意,“不如你自己问问她。”

    程嘉琦很快也发现了颜书。

    “我说还给你打电话的,后来想你反正要过来,就想给你一个惊喜。”

    “这惊喜大了?那是你那位?”

    程嘉琦点点头,看了一眼正和新娘说话的男人,脸色不变,“是呀。他告诉我今天要来参加前女友的婚礼,我卯足了劲儿,怎么样,不会比新娘差吧……”

    “……”

    颜书拉住程嘉琦,“你早知道?”

    “知道呀。”程嘉琦点点头,“不过,早就过去了。而且据说,教授还是炮灰男配的级别,哈哈哈……”

    “……”瞬间,颜书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是说好友心大,还是贵圈太小了?

    不过,程嘉琦表情轻松,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颜书也不计较了,正要和程嘉琦说说最近事情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讨厌的人。

    郑焱东。

    今天真是一个前男友和前女友组团见面的好日子。

    郑焱东直直朝程嘉琦走来,颜书正要说话,程嘉琦已经率先打了招呼。

    “嗨,阿东。”

    显然,郑焱东也没有想到程嘉琦这么毫无芥蒂地打招呼,愣了一会儿马上反应过来,“琦琦,你也过来了?”

    “嗯。”程嘉琦指着教授,“我和他一起过来的。”

    郑焱东看了一眼程嘉琦指得方向,脸上笑意不减去,但眸色黯淡了不少。

    “祝你玩得开心。”

    “谢谢。”

    颜书难免和程嘉琦八卦郑焱东,“他那个样子算是怎么回事?旧情难忘?”

    程嘉琦喝了一口鸡尾酒,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谁知道呢。干嘛要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身上?好了,不和你聊了,我亲爱的要过来了,等等我介绍给你认识……”

    “……”

    在蒋宁渊的婚礼上,颜书还看见了周曼曼,还有她那个传说的双胞胎弟弟周泊樊。

    他正和蒋云宁说什么,两人一身黑衣,模样冷凝,恍恍惚惚让颜书好像看到了两兄弟。

    “他们是不是有点像?”

    “哈?”

    周曼曼端着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见到颜书打量的目光,她轻笑,“我说我弟弟是不是长得很帅?”

    颜书笑了笑,“是不错。不过没有我老公好看。”

    周曼曼诧异看了她一眼,“从没见过有人这么夸奖老公的。”

    颜书脸皮厚,也不怕笑,点头,“他本来就长得好看嘛。我是标准的颜控。”

    “……”

    大概是觉得她太无耻,周曼曼甘拜下风,和她聊了聊最近的蒋氏风向后,就端着酒杯走向周泊樊了。

    正好,蒋云宁也和周泊樊应酬完了,过来找她。

    “那是周泊樊?”

    “嗯。”

    “和周曼曼不太像。”

    “龙凤胎,本来就不像。”

    举行婚礼的时候,颜书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周老爷子。

    他一脸喜气,大约外孙结婚,心情很好。

    下台的时候,周老爷子坐到了她的身边,并且主动和她说话起来。

    “你是蒋云宁那个小媳妇?”

    颜书不懂周老爷子的套路,心里觉得周老爷子应该是讨厌蒋云宁的,连带着讨厌她的。

    但周老爷子的路数,她弄不清楚,只好点点头。

    “我是。”

    “嗯……很年轻的一个小丫头嘛。”

    “……”不知道是不是赞美。

    颜书不知道怎么接话,看一边的蒋云宁,丝毫没有打招呼的意思,颜书觉得分外尴尬。

    幸好,周老爷子不再说话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婚礼结束后,颜书和蒋云宁也准备回去了。

    离开之前,颜书去了一趟厕所。

    厕所在花园东边,她不熟悉路走了好一会儿才到。

    就是在花园里,她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伯……蒋……妈……”

    她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人。

    李婉怡怎么会在这里?尽管带着墨镜,穿着一件大大的袍子,还带了一顶帽子,但颜书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显然没有看到颜书,她正站在花园的大树下,目光落在前面的会场上。

    颜书以为李婉怡是来找蒋云宁的,顿时心里一抖,急忙给蒋云宁拨了电话。

    但是,她的样子,好像不太是来找茬的。

    跟着李婉怡的目光看了过去,颜书没有看到蒋云宁。

    那个视线,她看到的只有蒋宁渊。

    谁也不知道神经病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她为何虐待她的亲儿子,也不知道她来参加蒋宁渊的婚礼干什么?

    但明显来着不善。

    蒋云宁的电话没接通,那边,李婉怡已经退开了身体。

    颜书闪到一边的墙角,李婉怡走了后,她才看向李婉怡原来站的位置。

    还是有些宾客,唯独不一样的……

    蒋宁渊不见了。

    谢天谢地,蒋云宁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云宁,我见到李婉怡来了。”

    “在哪里?”

    颜书看了一周,没有发现她的身影,顿时有些着急。

    “刚刚还在这里的……”颜书急得要哭了,“不见了。她是不是又要来对付你了?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别着急。”蒋云宁安抚她,“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颜书说了一个位置。

    “那边楼上有个休息室,你在休息室等我。”

    颜书走到了休息室,准备解放她穿高跟鞋的腿。就在她在休息室的阳台百无聊赖的时候,忽然发现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

    李婉怡出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颜书第一反应想到了躲,所以旋身躲到了阳台后面的窗帘后面。

    李婉怡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那个人,对颜书来说,熟悉不过。

    正是今天的新郎——蒋宁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但好像不是。

    李婉怡此刻墨镜已经拿下,她整个脸出现在两人面前。她瘦了不少,大约是因为吸毒,精神状态很差,眼睛都凹陷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

    蒋宁渊声音淡漠,但隐隐透着一股奇怪亲昵的感觉。

    还没等颜书理清头绪,李婉怡开口了。

    “我……我来北城玩……就过来看看……”

    “你害了我一次还不够,还想害我一辈子吗?玩?也不看看时间,今天是什日子!”

    “对……对不起。”李婉怡在蒋宁渊面前,显得十分弱势,“我……我只是想来看看媳妇……你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

    “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蒋宁渊一脸不耐烦,“马上离开这里,离开北城。永远不要出现在这里。你应该知道,这里不但有蒋云宁,周家人都在,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给我滚得远远的!”

    “对……对不起……以后……以后不会了。”

    如果这个时候,颜书还听不住问题的话,她就白活了。

    她只是不敢置信而已。

    但,如果这一切是你真的,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以前,她一直在想,为什么李婉怡要虐待蒋云宁,明明蒋云宁长得可爱,又是她的亲生儿子。

    就算她精神有问题,但精神正常的时候,她还是照样虐待他呀。

    到底是什么原因?

    颜书怎么也想不通。

    但她忘了一个最有可能的可能性。

    那就是,蒋云宁不是李婉怡的儿子。

    蒋宁渊才是。

    古代有狸猫换太子。

    没有想到现在也有。

    程嘉琦说过,蒋宁渊和蒋云宁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虽然不是出生在一个医院。

    但蒋宁渊的母亲周小姐,在生下蒋宁渊没多久就死了。

    是不是那个时候,李婉怡想了办法,掉包了孩子。

    对了,谢宇曾经说过,李婉怡原来是一个护士,就是给蒋老二当私人看护的时候,两人暗中勾搭上了。

    一切,好像都解释得通了。

    那关键是,蒋宁渊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蒋云宁知道么?

    蒋云宁曾经说过,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知道了一个很大的秘密,可以改变两个家族关系的秘密,那个时候他一度想过自杀。

    现在想来,是不是这个秘密?

    知道了自己不是母亲的儿子?而是仇人的儿子,亲妈早就死去,小三的儿子从小锦衣玉食,而他从小就受虐待,过着完全相反的生活。

    到底有多绝望,才能让如此坚毅个性的蒋云宁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颜书不是没想过那个秘密是什么?

    但唯独没有想过……

    会是这样的。

    叮叮叮——

    是蒋云宁没找到他,打来了电话。

    电话铃声,在安静的室内,格外大声。

    颜书慌忙挂了电话,但已经太晚了。

    窗帘被拉开,蒋云宁和李婉怡双双出现在她面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