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95章 -096

第095章 -09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95

    颜书看过无数类似的情节,主角撞破坏人的阴谋,然后要被坏人杀人灭口。

    现实是,她不是主角。

    她连连后退,蒋宁渊却步步紧逼,“表情这么诧异?他没告诉你?”

    他依然穿着衣冠楚楚,狭长的眸子扫过她,全是恶意,“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颜书哪里知道怎么办,正要开口的时候,李婉怡已经冲了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恶狠狠对蒋宁渊说道:“不能让她说出去!”

    “你想干什么?”

    蒋宁渊蹙眉,看着李婉怡的动作,“别乱来,她可是蒋云宁的心肝宝贝。”

    “不能让她说出去!”

    李婉怡重复着这句话,沉沉的眸子扫过颜书全身,颜书心中发寒,正要甩开李婉怡的桎梏时,只见对方眸间快速闪过一丝狠色,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想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的身体一轻,然后很快的下坠。

    她猛地意识过来。

    她被李婉怡从阳台推了下去。

    她真是倒霉。

    砰的一声,重物落到地上的声音。

    很快,快到痛苦都没有感觉到。

    但不一会儿,颜书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碎了。她以前调皮,从学校的二楼摔下来,摔断了一条腿,被颜母知道了,差点打断了她另外一只腿。

    现在不是二楼,她也不知道是多少楼。

    抬眼,她能看见蒋宁渊一脸的诧异,还有身边得意的李婉怡。

    她想抬起手,指着这两个凶手,可全身都动弹不得。

    耳边,渐渐传来一声尖叫,渐渐的,那声音越来越大,很多人涌了过来。

    她快喘息不过来了,这时候有一双手,把她从这片嘈杂的声音中解救出来,“小书?!小书,别怕,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是蒋云宁,她模模糊糊看着他,是他呢,她抬起手,很想告诉他。

    她愿意陪着他,要是能一辈子就好了。她不在乎他现在是不是爱她了,就想好好陪着他。

    她想说出来,告诉他,别害怕,爸妈不要你兄弟姐妹家族不要你,都没关系。

    我要你。

    我陪你。

    我疼你。

    很多想说的——

    可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鲜血涌了出来。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郧西脚下油门踩得飞快,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但身后的人一直在催促。

    “郧西,快点,嫂子流了好多血……哥,哥你松点手……嫂子快被你掐死了……”

    被送到医院,送到急救室,蒋云宁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情。

    急救室的灯变红了,他就一直看着那灯。

    雷鸣摸了摸手上的血迹,又看着蒋云宁血迹斑斑的身上,拉了拉他,“哥,你先坐下。”

    蒋云宁岿然不动。

    雷鸣正要说话,被福老拉住,他摇摇头。

    “他听不见的。”

    “可是……”

    雷鸣还想说什么,但看着蒋云宁的表情,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胡闪闪是今天特邀的婚礼钢琴师,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过来。

    他和蒋宁渊关系一般,甚至有些交恶。

    在前面,他不想看到雷池那个神采飞扬的样子,于是跑到后花园来抽支烟,结果好死不死就碰到了一个人从楼上摔了下来。

    他还说怎么这么晦气。

    结果仔细一看,居然是颜书。

    顿时,雷鸣吓得烟都差点吃了进去。

    更可怕的是,颜书掉下后,很快身下就开始蔓延着血。

    他不是没见过这么多血,但这一次,他真是被吓到了。

    这可是他哥的老婆。

    要出了事情,他想不到蒋云宁那个性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抬头,他看了一眼一直保持雕像不动的蒋云宁,心中暗叹了一声,现在他只能祈祷,颜书没事。

    现在,大概有应该很多人都这么祈祷吧。

    如果是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他得到了后在失去,简直是把他身上的肉割下来,这种痛,会让他做出什么事情呢?

    雷鸣不敢想象。

    第五天,颜书依然没有醒过来,就连医生都不能确定醒过来的机会到底有多少。

    福老看着床上容颜苍白的女人,微微叹息一声,“小夫人,请快点醒来吧。外面的世界,快翻天覆地了。”

    颜书被送出急救室的第一天,蒋云宁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陪在她的身边。

    第二天,他开始说话,和她说话。

    他的话很少,但那天特别多。

    第三天,他不说话了,他砸了房间所有的东西,甚至惊动了警察。

    第四天,他出去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照顾颜书的任务默默交给了福老,福老看着旁边的看护,“小夫人怎么样?”

    看护摇摇头,“没反应。”

    福老叹息了一声,“一定要二十四小时看着她,有任何反应就和我联系。”

    看护点点头,等到福老离开后,忍不住同情的目光看着床上的女人。

    真可怜,才三天,短短的三天,她的老公就彻底抛弃她了。

    这边,蒋云宁的访客已经第三波了。

    这一次,是雷池。

    “蒋云宁,你是不是疯了?你再像疯狗一样,别怪我不客气!”

    “打出去。”蒋云宁挥手,目光阴鸷。

    “蒋云宁!妈的你以为我不敢动手吗?李婉怡也被你弄到监狱了?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

    “你他妈的就是一个疯子,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得么?别忘了,你家蒋老爷子的遗嘱,如果你和蒋宁渊斗,你们都会失去蒋家的股份!”见蒋云宁不在答话,雷池以为他被说动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只是一个女人,真的值得你放弃所有吗?”

    砰——

    蒋云宁没有说话,这一次,他重重一拳砸向了雷池。

    蒋云宁究竟好几天没合过眼了,精神崩到了极点,雷池早年跟着跆拳道师傅还去国外拿了一个金牌回来,这方面本事不弱,但几拳下来,也被蒋云宁疯子一般的打法给吓退。

    这人,完全是个疯子,不要命的。

    雷池避开男人的铁拳,逃到门外,还不忘骂道:“神经病!老子不和你玩了!”

    屋内,蒋云宁喘息着,看着掌心的血,满目的红,就像那天,他抱着她一般。

    所有人都在劝蒋云宁,因为他做法实在疯狂,不但把李婉怡送到监狱,也要弄死蒋宁渊。

    周家来人了,周老爷子也亲自来了。

    “我知道你才是我的亲外孙。”

    他直截了当,说出他们一直隐藏的秘密。

    “可是,这些年,蒋宁渊和周家的关系已经密切不可分,你动了蒋宁渊,周家也会……”

    “呵呵。”

    蒋云宁笑出声。

    周老爷子怒目,“你什么态度,这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态度么?”

    蒋云宁冷笑,目光冷冽看着面前的老人,“你算我什么长辈?你生过我,还是养过我?”

    “我生过你妈!”周老爷子重重杵了一下拐杖,“没大没小,我让你现在停止和蒋宁渊斗,免得让蒋老三渔翁得利……”

    “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都是这样!生过我又怎么样?不是生下来就不负责任的死了么?你们都是一样的人,早就知道我和蒋宁渊身份调换了,还是当什么都没看到的过了这些年的。也是,在你们心中,一个血缘关系本来就不亲的外孙,哪里比得上周家的江山万代?”

    “你胡扯什么?我这是为你好,难道你要变得一无所有吗?”

    “我从来都是一无所有!”

    周老爷子还想威压蒋云宁,但蒋云宁已经疯狂地摔掉面前所有的东西,“滚。”

    屋内又是一片狼藉。

    福老叹息了一声,端上一碗米粥。

    “少爷,吃点东西吧。”

    “端走。”

    “小夫人见了会心疼的。”

    大约是福老的话中戳中了蒋云宁,他忽然抱头,哭不出来,可是眼泪却大颗大颗地往外滚。

    他抬头,满脸的错愕。

    他颤抖着手,无助地看着掌心落下的泪珠,他茫然无措,看着福老,声音也在颤抖,“我……我这是怎么了……不是这样……不想这样……”

    “少爷……”福老眼眶泛红,按住男人的肩膀,“少爷,别害怕,你不是一个人。她会陪你的,她会一直陪着你的。”

    “骗子。”

    笑着,眼泪却簌簌落了下来。

    “你骗我,她骗我,你们所有的人都在骗我!你们都是骗子!没关系,我不在乎,就算一个人,我也不在乎!”

    眼见蒋云宁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福老抽出隐藏在袖子中的针管,扎进蒋云宁的脖子。

    他剧烈挣扎了几下,被福老叫来郧西按住。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少爷,你休息一下吧。就算要报仇,也要保重身体。”

    “滚!你们都给我滚!”

    渐渐的,他闹腾的身体终于平静了下来。

    此时,郧西已经一身大汗,他看着床上昏睡的男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福老,现在怎么办?我看少爷这样子八成要疯……”

    福老叹息一声,“现在只能看小夫人那边了。”

    郧西:“我没想到少爷那么喜欢她。”

    福老摇头,“他自己大概都没想到吧。”

    096

    颜书被吵得头疼死了。她想安静地睡一会儿,但总有一只蚊子,在她耳边嗡嗡嗡,一直嗡嗡嗡。

    它是唐僧投胎么?

    颜书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

    似乎没有想到她会睁开眼睛,对方被吓到,蹭蹭往后退了几步后,然后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鸣哥!快!快来人呀!姐姐醒来了!姐姐睁眼睛了!”

    好痛……

    颜书蹙眉,这个动作让她觉得更加痛了。

    原来,这只吵得她睡不着觉的人就是她呀。

    声音这么尖锐,难怪吵得她耳朵疼。

    后来,房间来了很多人。

    很多。

    他们很吵,颜书蹙眉。

    很快的,他们不吵了,然后医生走过来,检查了一下她。

    “病人醒来了,但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医生走了,一群人的表情都松懈了下来。

    她发现那个声音尖锐的大眼女孩快速走到她面前,“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

    “……”好吵。

    颜书又蹙眉了。

    另外一个好看的男人扒开她,“别吵着嫂子,你看她不舒服。”

    “我们都出去吧。”一个年老的人说出了她最想说的。

    是啊,都出去吧,吵死了。

    一群人退了一些出去,但到门口,那个声音尖锐的大眼女孩又说道:“鸣哥,姐姐好像有些不对劲。她……她好像不认识我们了!”

    然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白大褂医生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举起两根手指,“这是几?”

    “……”当她傻子么?明显是2.

    她嗤之以鼻,尽管这个动作让她表情痛苦,但相信这些人都应该看到了她的鄙视。

    “那你认识这个女孩吗?”医生把大眼睛的女孩推到面前。

    颜书不说话。

    这么吵,谁认识她了。

    那群人,又开始惊慌了。

    惊慌后,开始吵吵了。

    她又开始头疼了,就不能让她好好睡个觉么?

    医生似乎知道了她的愿望,终于把那群人逐个赶出了房间。

    一片安静,她心满意足。

    但这片安静还没维持几分钟,门被推开了,那几个人又走了进来。

    他们扑到她的面前,“嫂子,你真的得了失忆症么?靠!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你当这是拍电影么?说失忆就失忆的!”

    好吵。

    颜书翻了个白眼。

    “她……她还会翻白眼呢!”

    医生打断她,“她有自己的脾气,当然也会翻白眼了。雷先生,都给你说了,这只是昏迷后的后遗症之一……”

    “我不管,她到底多久才能彻底好?”

    “不知道。”医生推了推眼镜,严肃道:“而且,我们不知道她的身体还有没有其他并发症,而且,她现在很不舒服,你们能出去吗?”

    是呀是呀,能出去么?

    颜书又想翻白眼了。

    那群人不甘不愿地走向门口,还没走出去,只见门被推开了。

    又有人走了进来。

    “哥,你冷静点。嫂子虽然失忆了,但只是短暂的……”

    那个说话的聒噪男被踢到一边。

    她睁开眼睛,发现下巴被抬了起来。

    他的力道很重,她的眼睛开始蓄积泪花了。

    医生大惊,奔过来阻止蒋云宁的动作,“蒋先生,你冷静点,你弄疼她了。”

    似乎,抓着她下巴的动作更加用力了。

    终于,她忍不住了,眼泪落下来,嘴巴扁了扁,委屈出声,“老公,你弄疼我了。”

    捏着她下巴的手骤然松开。

    “小书,你认得我?”

    她,她当然认得。

    他虽然变得丑了,但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她老公嘛。

    “你变丑了也。”

    “……”

    颜书吞了一口粥,绵软绵软的,她满足地叹息一声。

    蒋云宁声音温柔,“吃饱了?”

    颜书点头。

    “再吃一口?”

    颜书摇头。

    醒来已经快一周了,医生也检查了,没什么大问题。

    除了脑补有些淤血,压迫了一些神经,让她有些短暂失忆。不过一周的时间,她全部都想起来了。

    她也记得自己从楼上被推了下来。

    讨厌的李婉怡,真该进监狱。

    不对,她已经进监狱了。

    还是蒋云宁动的手。

    而且,蒋云宁的身份也曝光了,不过据说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似乎——

    也有点差别。

    比如,他和周家的关系更加差了。

    大概是因为周老爷子要他放弃她,不找蒋宁渊干架,所以两人闹得很僵硬。

    颜书从前对周老爷子不感冒,现在更不感冒了,隐隐还有些讨厌。

    她受伤,蒋云宁应该很伤心吧。

    没有安慰不说,还来威逼利诱……

    都不知道是什么家人。

    醒来的一周,最开始蒋云宁脏得实在让她忍受不了,如果她浑身灵活的话,一定会把他打出去洗得干干净净才进来。

    他是一个月没洗澡么?

    甚至脸上还有血污。

    她不让他靠近,他又砸了东西。

    坏脾气,她骂了一句。

    他更加生气了。

    她可没力气哄他,后来还是福老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

    “小夫人是嫌弃你脏呢。”

    “……”

    她点点头,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蒋云宁错愕后,滚出去洗干净自己了。香喷喷的,她满意地抱了抱他。是她的错觉么?

    他似乎很激动,狠狠地搂了一把她,但搂到她的伤口,又被福老大声提醒。

    “小心伤口,小心伤口呀!”

    醒来的一周,颜书也知道了蒋云宁最近的所作所为。

    坏脾气。

    她又骂了一声,不过是心里骂的。

    她说话嘴都疼,很多时候,抱蒋云宁都耗费了太大的力气。

    痛,但还是想抱着他。

    自从醒来后,她有段时间很想睡觉。

    但后来,她渐渐不想睡觉了。

    很怕,很怕那种闭上眼睛,就醒不过来了。

    在生死边缘,她想清楚了很多。

    她心里最后那些埋怨,那些对蒋云宁的埋怨,都烟消云散了。

    留在她的心里的唯一念头是,活着真好。

    能抱着他,真好。

    陪了她一周,蒋云宁出去的时间又长了。

    福老欲言又止,颜书不用想也知道蒋云宁出去干什么了?

    都活下来了,他还想怎么样?现在的蒋氏,能经得起他这么玩吗?

    晚上的时候,蒋云宁回来了,还给她带来了一朵玫瑰。

    瞧他自己,满脸的红点,都过敏了,却执意地叼着。

    像一只可爱的狗狗。斑点狗。

    颜书亲了亲他。

    弓腰,亲吻,她疼得满头大汗。

    蒋云宁面色温柔,但眼睛有狠色闪过。

    她拽住他的手,“陪着我好么?”

    蒋云宁点头,温柔抱她,“嗯。”

    “那边放手好么?”

    蒋云宁摸了摸她的脸颊,她瘦得厉害,胡闪闪说的,以前还胖乎乎的圆脸,现在只剩下皮包骨了。

    颜书还说蒋云宁了呢,其实变丑的是她。

    “好不好?我想出去玩。”

    “好。”

    她说什么,蒋云宁都说好。

    “那,拉钩。”

    举手的动作,也很疼,但她甘之如饴。

    “好,拉钩。”

    那日后,蒋云宁果然不再出去。

    这里医院简直是五星级的,蒋云宁把整个家都搬过来了。

    他不去上班,他提了几个年轻的特助下来,没有他,他们几个在郧西的带领下,也能独挡一面了。

    蒋云宁整日陪着她,丝毫不厌烦。

    她的身体慢慢恢复过来,她努力地吃吃吃,努力地让自己健康起来。

    其实,医生和蒋云宁说的话,她听到了。

    她从楼上摔下来,全身多处骨折,肋骨也断了几根,有一根还差点插破了她的心脏。

    她的运气挺好,活了下来,只不过有些疼而已。

    那日,小霉来看她。

    蒋云宁直接把她挡在门外。

    颜书咳嗽了一声,朝她招招手。

    蒋云宁不甘不愿,但还是放行了。

    “抱歉。”

    颜书摇头,“和你没关系。”

    小霉执意,“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你不会这样……”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

    多说几句,她感觉自己的心肺又开始疼了。

    蒋云宁杀人一般的眼神瞪向小霉。

    颜书拉住他,“别……”

    她说得太急,一时有些气喘起来。

    蒋云宁脸色大变,这次再也不客气,“趁我还没生气,滚。”

    小霉被赶走了。

    颜书无奈。

    “推我下去的不是蒋宁渊。”

    虽然最后那一刻,很多东西都很快。但她确定了,蒋宁渊朝她伸出了手。

    他想救她的,只不过她下坠的速度太快了,他没来得及而已。

    她不是替蒋宁渊说话。

    直到现在,她依然不喜欢他。

    不过,她不想蒋云宁腹背受敌了。

    他过得很辛苦,她知道。

    她不想因为她,让他过得再艰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