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97章 -098

第097章 -09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97

    和上次一样,颜书原本想瞒着父母的。但纸包不住火,旅游回来的颜父颜母直接杀到了医院。

    如果不是她还在躺在床上,颜母大概又要狠狠教训她一顿。

    “你这孩子……你这孩子……”对母亲来说,孩子和她的牵绊往往比任何人都要深。

    颜母老泪纵横,他们出去旅游的时候,颜书还活蹦乱跳的,才短短半个月,她就这幅样子半身不遂地躺在床上。

    颜母控制不住情绪,见到颜书那个样子,当场就哭了起来。

    颜父心里也不好受,只是比颜母要坚强一些,红着眼眶一直守在女儿和老婆身边。

    老两口身体不好,熬不了太久。颜书安慰了一下他们,让福老带他们回家了。

    蒋云宁从外面走了出来,颜父的脸色不好看。

    颜书知道,父母大概是有些怨恨蒋云宁的。怨恨因为他,让颜书受了伤。

    蒋云宁和颜父打招呼,颜父也只是冷笑一声,直接发难,“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

    “爸……”

    颜书叫住颜父,“你先回去休息吧。你们累了一天了。”

    “我不累。”他现在在生气,不累。

    “爸……”颜书挣扎着要动,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她痛得龇牙咧嘴。她还没开口,颜母开口了,“让你走你就走,你没看见她痛么!”

    颜父很少和颜母吵架,这一次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抬眸,他的目光落到颜母红肿的眼睛时候,沉了下去。

    蒋云宁站在门口,目光茫然,好像被抛弃的小孩一般。

    “我爸妈只是担心罢了。上次的事情,我也没和他们说。”

    蒋云宁反应过来,脸色更加惨白。

    颜书笑了笑,靠在枕头上。

    “那次,我更疼。现在,已经好多了。”

    颜书想到当年被埋在地下,当时多么害怕自己会死。不过后来就救回来,她无数次感谢上苍。

    虽然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痛彻心扉,一度,她都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那简直比当时被埋到地下痛苦几百倍,几千倍……

    可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这次虽然疼,但是身体的。

    和上次比起来,这次真是好了太多。

    她今天太累,身体沉沉,眼睛也慢慢闭上。

    睡着之前,她朝蒋云宁伸出了手。

    “等我睡着,再走好么?”

    蒋云宁摸了摸她的脑袋,但又怕弄疼她,最后收回了手。

    “嗯。”

    蒋云宁一直没有离开,他这一夜都没有睡觉。

    颜书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坐在她的床边,一直握住她的手。

    他眼底的黑影,还有那僵硬的坐姿,让颜书蓦地明白过来。

    “你没睡觉?”

    蒋云宁摇头,“睡不着。”

    颜书愣了愣,“是不是我爸说你不舒服了?我爸不是有意的,只是太担心我了……”

    “不是。”蒋云宁摇头,“不是爸的原因,就是睡不着。”

    蒋云宁喂了她一点温水,还扶她慢慢靠在软软抱枕上。

    颜书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叫住了他,“云宁,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什么大事。”

    蒋云宁拧来热毛巾,轻轻给她擦了擦脸。

    他现在动作娴熟多了,也温柔了。

    颜书才不信,“你是不是还在在找蒋宁渊的麻烦?福老说……”

    “没有。”

    蒋云宁摇头,“我不会找他的麻烦。”

    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和蒋宁渊有关系,但他不是藏在里面最深的人。

    颜书本来还想劝一下蒋云宁,但这家伙不宣泄一下情绪,恐怕以后会变得可怕。

    雷鸣一直保证他现在情绪平稳了很多,颜书才放下心来。

    蒋云宁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她,颜父依旧对他冷脸,但他也不在乎。

    以前,他还会弄疼她,现在的他温柔多了,颜书也习惯他的照顾。

    只是,他的睡眠不是很好,很多时候,颜书都发现他整日整夜没睡觉。

    她看不下去,劝了好几次,他都乖乖点头,但最后无奈放弃。

    “我睡不着。”

    此时,颜书已经养了一个多月了,也回了家。

    她现在能勉强站起来了,身体也比以前灵活多了。

    蒋云宁这个月又瘦了不少,她都能看见他凹陷下去的脸。

    不要说她心疼,就连跟着住了一个多月的颜父颜母都看不下去了。

    就算再多的埋怨,看他这么细心照顾颜书,也说不出口。

    到底,女婿还是心疼闺女的。

    晚上,蒋云宁和以前一样,给颜书擦干净身体,正要离开,颜书抓住了他的手。

    “陪我睡。”

    “我会弄疼你。”

    “我现在好多了。你们别把我当玻璃娃娃。”

    蒋云宁洗干净后回到了床上,他手上还抱着抱枕,头发长长了不少,垂下来,无措又可爱。

    颜书抱住他,他很僵硬。

    “你怎么了?”

    蒋云宁摇头,只问一件事情,“疼么?”

    “医生说我恢复挺好的。我爸妈明天都要回去了,就是说我没什么大事了。”

    可他的身体更加僵硬了,“你……你明天要走么?”

    这下,颜书终于知道蒋云宁今晚这么异常的原因。

    虽然他这段时间情绪一直不对,但今晚明显体现得更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事很明显。

    “我不走呀。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他们让你回去。”

    颜书扑哧一声笑出来,抱紧了蒋云宁,嘟囔道:“瘦了一点都不好抱了。乱想什么,我爸妈是让我回云州养伤,北城这边空气污染太严重,他们觉得云州的空气质量更好。”

    “那你要走么?”蒋云宁又小心翼翼问了一遍。

    “当然不走呀。”颜书摇头,“你乱想什么?我说了不会和你分开的。”

    话完,她感觉蒋云宁全身上下都松懈下来了,整个人也回抱住了颜书。

    “真好。”

    “当然啦。所以你别一惊一乍的,好好睡觉吧。”

    后来,他还真的睡着了。

    这一个多月,他都没有睡好过。

    大概是因为颜父和他说过,要带她回云州。

    他其实很笨,不敢用威胁的手段,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又怕颜书真的走,最后急得睡不着。

    蒋云宁睡得很安宁,大约这是他这个月睡得最好的一天。

    颜书见他熟睡了,才小心翼翼从他怀里爬起来。

    来到父母的房间,她敲了敲门。

    “爸,妈,你们睡了么?”

    颜母披着衣服起来给她开门了,见到她,急忙叫颜父把毛毯拿过来,披在她身上。

    “你这孩子,怎么还不睡?”

    “有些事情,想和你们谈谈。”

    颜父用厚厚的毯子把颜书上上下下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是想说云宁的事情吧?”

    颜书点头。

    “我想在这边陪着他。我身体很好,我自己知道。”

    “好什么好?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医生说你连续两年受了两次大的损失,重重伤了元气,不知道要养多久才养回来,让你跟我们回去,你偏不听……”说到这里,颜母的眼眶又红了。

    她是一个多么失职的母亲。

    就在去年,她还在电视上看到了那次暴雨垮塌事情,当时她还说被埋着的人多可怜。

    可唯独没有想到,当时蒋家一手遮天,新闻没有爆出受害者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女儿。

    知道这次她受了这么大的伤,他们去医生那边了解康复情况,结果发现她女儿不久前也受了一次类似的大伤。

    “要说云宁那个孩子,本身也挑不出太多问题。可是,我总觉得不太平。你说你才结婚多久,差点两次都丢了命,上次说是暴雨,天灾*我也就算了,但这次呢,他那个妈……”

    “李婉怡不是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在他一生下来就死了,李婉怡是抱他走的小三。”

    颜书把蒋家两个公子换了身份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两位老人瞠目结舌,“我说呢,那个女人对他这么狠,原来真不是自己的孩子。”

    说完,颜母又叹息了一声,“这样说来,倒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是呀,所以我要是也走了,他很可怜的。”

    颜母看了她一眼,“反正你就心疼他吧!我不管你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赶飞机,不和你说了,回去睡觉吧。”

    颜母这么一说,颜书知道父母已经同意她留下来。

    她抱了抱父母,说道:“我们过年就回去。”

    “你自己小心点,你的伤……”

    “我已经好多了。”

    颜母把颜书赶了回去,回头和颜父商量,“孩子大了,不由人呀。”

    颜父幽幽叹息一声,“那孩子,对女儿也不差。只是我们书书这两年看来运气真不太好,要不,我们回去拜拜观音庙?”

    颜母一听,点头赞成了。

    老两口商量了一下回去拜观音庙的事情,很快的,声音也渐渐小了,直到听不见了。

    颜书回到房间,重新窝到了蒋云宁的怀中。

    她有些冷,还好蒋云宁的身体够温暖。他也不嫌弃她冰冷,半睡半醒间把她搂到了怀中,狠狠抱紧。

    098

    这年,北城的冬天特别冷。

    纵然有暖气,颜书依然冷得全身发抖。

    医生说和她连续受了两次伤有很大的关系。

    蒋云宁特意给她找了一个营养专家,但效果甚微。

    蒋云宁天天穿着短袖在家里乱逛,她还要套上毛衣外套,冷得瑟瑟发抖。

    蒋云宁嘴上不说,但明显看她表情不对,本来话就少,后来就更少了。

    这天,蒋云宁回来,让她简单收拾一下行李。

    “去哪里了?”

    “去温暖的地方。”

    颜书特别怕冷,所以这个冬天,蒋云宁在滨海买了一套海景房。

    滨海的气温很高,冬天就像云州的春天一般,十分宜人。

    颜书受够了冻成狗的日子,所以开开心心去准备行李了。

    行李收拾到一半,听到楼下传来了异动。

    她循声走了下去,发现蒋老三又来了。

    一段时间不见,她老了不少,保养得宜的青色发丝中,居然隐隐有了银发。

    只不过,她又来干什么?

    “蒋云宁,你帮帮文灏!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不能出事!”

    原来是蒋老三的儿子秦文灏身体出现了问题。

    “我不是医生,帮不了他。”蒋云宁直接拒绝。

    蒋老三挡在他面前,“我知道你可以的!徐砚是心脏科的权威!你让他出山,他就一定会!”

    “姑姑……”蒋云宁看了一眼那焦急的女人,不为所动,“那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你……”蒋老三的脸上浮现一丝绝望,她紧紧拽住蒋云宁的衣袖,哀求道:“云宁,你不能见死不救,他是你的弟弟,他是你的亲人呀!”

    “亲人?”蒋云宁的脸冷凝地可怕,“姑姑这个时候知道我是亲人了?当初要让我和蒋宁渊自相残杀,把李婉怡引到北城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是亲人了?!”

    楼梯口的颜书,努力消化着这个事实。

    原来,当初的罪魁祸首,真的不是蒋宁渊。也是,对蒋宁渊来说,这也是他的一个黑点吧。

    他做了周家二十几年的外孙,利益牵扯那么深,一旦发现这是狸猫换太子,很多东西都没有了。

    对他来说,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么一想,蒋老三当初派秦珊珊去云州,大概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个事实。

    她大概想来个一箭双雕,想利用李婉怡捅出这件事情,不但重伤蒋宁渊,还能让蒋云宁分心。

    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被她撞破。

    李婉怡为了维护儿子,居然要对她痛下杀手。

    人都说吸毒影响智商,没想到还真是。

    客厅里,只听蒋老三很快的转变了声音,她急切地说道:“我那是在帮你。这些年,周家那么扶持蒋宁渊,他抢走了你所有的一切,我只是帮你要回来……”

    “姑姑这件事情本来这样处理也没问题。不过怪只怪,你伤了她。”蒋云宁冷声道:“我想要的东西我都会夺回来,但我不会让我的东西再次失去。”

    “颜书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想到会变成那个样子,李婉怡现在也入狱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姑姑,完全没有。”蒋云宁寒着声音,“我所承受的痛苦,我会让姑姑感同身受。我有多痛,我就要姑姑你双倍,不千百倍的痛。还有她,她和我不一样,她那么怕疼,疼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姑姑,你说这些怎么够,我就她一个,你碰了我最在乎的那个,你说怎么够?”

    “可……那是李婉怡的错,云宁,我拜托你,徐砚那边你一定要……”

    “晚了,姑姑,一切都晚了。对你来说,一切都晚了,而我这边,才正开始。”

    后来,蒋老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蒋云宁,甚至都跪下来了。

    颜书站在楼上,都不忍看下去。

    纵然讨厌蒋老三,但在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蒋老三也是一个母亲。

    但蒋云宁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冷漠。

    蒋老三被福老带走了。

    蒋云宁才擦擦手,走上楼来。

    楼梯口,他遇到了颜书。

    “你不是睡觉了?”

    “没有。”

    颜书摇摇头,走下来,挽住他的手臂。

    “我有点圣母了。她看起来好可怜。”

    “什么可怜的。现在才开始。”

    颜书并不懂蒋云宁这是什么意思,但她记得一件事情。

    “秦文灏,真的快死了吗?徐砚,就是你说的那个医生,真的能救他么?”

    “或许,半年前可以。但现在不可以了。”

    颜书不明白。

    蒋云宁牵她回到了房间,“秦文灏染上了毒瘾。”

    “什么?”

    颜书不敢置信,“他疯了么?他不是心脏病吗?”

    “半年前,他换了个心脏,适应良好。”

    “……”颜书良久才说出一句,“他这是作死吧?”

    “嗯。”

    从雷鸣查出来的情况,秦文灏也算是可怜。

    因为心脏问题,一直被蒋老三关在国外。

    一个朋友都没有,性格也越来越孤僻。

    蒋老三和他并不亲密,她在这边要忙她的事情,顾不上这个儿子。

    直到半年前,蒋老三找到了匹配他的心脏,给他做了手术。

    适应良好,蒋老三和秦文灏都很开心。

    秦文灏恢复健康后,做了很多他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染上了毒瘾。

    心脏开始出现排斥反应,这时候蒋老三才想到徐砚。

    徐砚是个天才医生,可不是天神。

    更别说,蒋老三还曾经找过徐砚老婆的麻烦,差点害得她小产。

    新仇旧恨,徐砚又不是心胸开阔的人,

    怎么会出手帮忙?

    如果不出他的意料,蒋老三应该会到处去找医生。

    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秦文灏必死无疑。

    但死之前,他还有一点作用。

    这一年的新年,颜书和蒋云宁是在温暖的海边度过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日子是闲散的舒适的。

    颜书开始看她的书了,因为蒋云宁在这边也很忙,每天电话不停。

    颜书多次让他回去,他都充耳不闻。

    不但如此,他们还开始分居了。

    不对,严格来说是分房睡。

    虽然天气温和,但颜书仍然喜欢抱着蒋云宁睡觉。

    一时之间没有人形抱枕,她诸多不习惯。

    但蒋云宁很坚持,不管她使出什么手段,就是不同床。

    久了,颜书也感觉不对劲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出乎意外的,蒋云宁很平静地告诉她,“姜医生说的,这是治疗的方法。”

    “……”

    什么治疗的方法,要分房睡?

    颜书给姜医生打了一个电话咨询了一下。

    那头,悦耳的笑声传来。

    “他是怎么说的?”

    好像真的有什么不对劲,颜书继续问道:“姜医生,是不是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姜医生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也算是吧。”

    颜书还想追问,但姜医生已经卖了一个大关子。

    “颜小姐,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她知道什么?她该知道什么?

    这样过了几天,颜书也习惯了。

    反正没有蒋云宁,她有更多的时间看书了。

    这天,她一觉醒来发现厨房传来一股香味。

    那是小龙虾的味道。

    自从蒋云宁请来的那个营养师住进来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闻到小龙虾的味道了。

    别说小龙虾,就连一般的麻辣口味,都很少见到了。

    今天稀奇了,居然还给她煮了麻辣小龙虾,还是蒋云宁亲自下厨。

    “王姨呢?”

    颜书说的是给她调理身体的营养师。

    “快过年了,我让她回去了。”

    蒋云宁手脚麻利开始洗鲍鱼,颜书口水流了一地。

    “今天是海鲜大餐吗?”

    “就小龙虾和鲍鱼。你只能吃一点。”

    颜书一看,分量还真的挺少的。

    “没趣。”

    “海鲜寒,你少吃点。”

    颜书不乐意了,“那干脆不吃好了,这么点,还不够塞牙缝的。”

    “给你解解馋,不开心吗?还是我马上拿出去扔掉?”

    说着,蒋云宁作势还真的要拿鲍鱼去扔掉,颜书急忙抓住他,“别,别别,虽然蚊子腿小,也是肉嘛。”

    这天,蒋云宁真是好脾气。

    他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颜书喜欢吃的。

    尽管还是以清淡为主,但对吃了几个月清淡的颜书来说,今天真是豪华大餐。

    蒋云宁还拿了一瓶酒。

    是颜父寄来的葡萄酒。今年他种在天台花园的葡萄大丰收,老两口吃不完,听说葡萄酒对女人好,他酿了好几桶。

    颜书尝了一口,和外面的有些不一样,口感有些酸涩。不过一片父爱在里面,倒也甘甜。

    以往,蒋云宁是不让她喝酒的。

    除了过敏,就是因为她的身体不好。

    但今天很意外,他主动给她倒了一杯。

    “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情好。”

    “……”颜书感觉毛毛的,“你这个样子,好奇怪……”

    “没什么。吃东西吧。”

    饭后,蒋云宁还带吃得饱饱的她去散步了。

    散步回来,两人又喝了点酒。

    喝得微醺的时候,蒋云宁亲过来了。

    难怪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他一贯对这事儿没什么兴趣的,今天怎么反过来了?

    难道做了一桌子菜哄她还不好,还要身体力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