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107章

第10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07番外六

    见到赵含梅的时候,蒋宁渊完全放弃了平时伪装的笑容,就好像一个脾气暴躁的青春期少年,迫切地想找到发泄点。

    很明显,赵含梅就是他发泄对象。

    “都是因为你!我才那么倒霉!你叫什么赵含梅,你分明就是倒霉蛋!”

    从此以后,蒋宁渊再也没叫过赵含梅名字。

    小霉,成为了她新的名字。

    雅库茨克很冷,在这边,由蒋家人经营着的一个小型木材加工厂。虽然来之前,蒋老爷子已经把这边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

    但这边严寒恶劣的天气,还有穷困的条件,还是让小霉意外了。

    不过蒋宁渊丝毫不在意。

    他在来这的半年,性格变化了很多。

    如果以前在北城,他不过是孩子气的中二,那么现在他的三观都重塑了。

    他就好像被一个放弃的少年,无依无靠,也毫不顾忌,毫不在乎。

    他一连好几天都不下来吃饭。这边天气很冷,不及时吃的话就会冷成冰渣子。

    工头对蒋宁渊的性格不了解,但山高皇帝远,他也顾不上照顾蒋宁渊。

    再者,工头在这边已经数十年了,自然清楚不过,能被发配在这边来的公子哥,基本已经是被蒋家放弃的。

    所以,蒋宁渊吃不吃,他都无所谓。

    小霉倒是担心。

    这样的蒋宁渊,让她觉得有点可怜。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杯抛弃的人。被父亲,被母亲……

    尽管知道他算是自作自受,但看他这幅消极的样子,小霉感同身受。而且冰天雪地里,两个半大的孩子能做什么。

    陌生的环境,恐怕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依为命了吧。

    对小霉的示好,蒋宁渊并不接受。

    不过,她每天这么锲而不舍给他送吃的,他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总算是开始吃东西了。

    他吃得少。

    他锦衣玉食惯了,这边的食物,不但凉还腥重,他吃不惯。

    吃了几口,他就扔在地上,顺便把她狠狠骂一顿。

    小霉其他本事没有,就忍耐的本事特别好。

    不管蒋宁渊说什么,骂什么,她都一一承受了。

    她像一只乌龟,有厚厚的壳保护着,外面的任何伤害,对她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

    久了,蒋宁渊不再骂她了,反而是天天在窗口看外面的树木和白雪。

    他们在的这个并不是城市中心,而是边缘的农村。

    到处都是木材,还有一些运作的机器,还有匆匆忙碌的伐木工人。

    一片吵闹,却又显得十分清冷。

    蒋宁渊在窗台看了好一段时间,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而小霉在这边的境遇,也越来越窘迫。

    虽然这是蒋氏的一个小公司,但要知道,外国人在俄罗斯境内本来就不好混。一些重要的资源开采行业根本不会让外国人涉及,外国人在俄罗斯,大多数只能做和农业林业相关的。

    木材公司的经营状况并不好,外有本国人的竞争,内里还有管理者明争暗斗。

    工头胡子一大把,人们都叫他李队。虽然面色不善,但其实人还不错,人上了一些年纪,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回到国外,看看才出生的孙子。

    李队虽然是一个工头,但并不擅长管理。

    或者说,他根本就无心管理。

    李队的下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曹科。在工人中,颇有一些威望。

    和李队不一样,这个曹科一开始就对蒋宁渊表现出了明显的讨好,但蒋宁渊都置之不理。

    蒋宁渊不喜欢这个人,小霉看出来了。

    不光是蒋宁渊,就连她,也不喜欢他。

    他的目光,让她好像见到了当年那个资助者一般,冰天雪地,却浑身红果。

    曹科的眼神,她没有和任何人说。

    她本来就不是擅长告状的人,在蒋宁渊的面前,她大部分是安静的。

    蒋宁渊渐渐的开始插手木材厂的事情了,李队想早点回国,所以也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让蒋宁渊分去了大部分权利。

    曹科很不满,他原本是想站在蒋宁渊这一边。但后来,他发现讨好没任何作用,反而被这儿不足十六岁的少年压得死死的。

    曹科歪着脑袋,看着门外端着盘子走过的小霉,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那晚,小霉睡得很不安稳。

    大概是她的第六感吧,总觉得今晚会有事情发生。

    半夜,她忽然听到一阵异动,她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张口呼叫,鼻尖闻到一股恶臭,她意识清醒,浑身却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眼睁睁被人带走。

    那人蒙着头,声音陌生,带着她上了车,又下了车,最后她被扔到一片冰天雪地。

    她的肚子上狠狠踩着一只脚。

    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曹科的。

    “没人看见吧?”

    “放心好了,那小子睡得很熟。不过这丫头是他一起过来的,会不会有问题?”

    “什么问题?那小子能抢我的地盘,我就不能拿他的女人开刀吗?”

    “可毕竟是总部那边派来的?据说还是太子爷。”

    “太子爷又怎么样?不是有句老话叫入乡随俗么?到了我的地盘,就连蒋家老爷子来了都要尊称我,他一个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算什么!”

    男人连连称是,最后,他问道:“那,我们把这个丫头弄来干什么?直接埋掉吗?”

    “蠢!这么漂亮的丫头,你我多少年没看见过了,放着美味却不知道享受,你是不是傻……”

    冷空气让小霉的理智有些片刻的清醒。大概是药效过了,她浑身也有了一些力气了。

    此时,她已经确定,绑走她的人正是曹科和他的爪牙。

    不过来者不善,她恐怕今晚走不出这个雪地。

    小霉握紧了裤袋里的小刀。

    那是李队送她切肉的,她当时也没多想,就一直贴身放着。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真的用得上。

    后来,据蒋宁渊说,那个时候的小霉就像一只恶犬,疯狂地撕咬身上的人。

    但曹科和他的爪牙,都是身强力壮的伐木工人,小霉一个不足九十斤的女孩,哪里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她的刀被夺下,扔在一边的雪地里,男人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发出兴奋的嘶吼声。

    那是一种从记忆深处涌出来,让人倍加恶心的声音。

    继父每次打了母亲后,也会发出如此类似的嘶吼,然后压在母亲身上耸动。

    惊慌,恐惧,却让男人更加兴奋。

    冷。

    除了冷,她几乎感觉不到任何了。

    大概,那是一种死亡之前的绝望。

    渐渐的,寒冷都感觉不到了。

    砰——

    和当年一样,蒋宁渊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用□□干倒了他身上的男人,并且,还扔了一笔钱给另外一个爪牙身上。

    他裂开白森森的牙齿,露出一个笑容。

    “这笔钱,可以算你三年的工钱了。我给你。今天的事情还既往不咎,你还能被提升为副工头,但有一个条件……”蒋宁渊看着地上背部中了一枪的男人,冷冷一笑,“原来的副工头,必须消失。”

    那爪牙看了看地上的钱,有看了一眼地上喘息不止的曹科,眼中满是犹豫。

    蒋宁渊却不再看他们,过来抓起地上的小霉,往怀里一带。

    “明天早上,我想听到好消息。”

    那天后,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曹科消失在了这个小小的伐木工厂。

    没有人说一句话,平时和他称兄道弟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沉默了一般。

    另外,小霉也从原本的房间搬到了蒋宁渊的房间。

    对后来这件事情,小霉还挣扎过。

    蒋宁渊却冷笑,“你那副发育滞后的样子,我根本硬不起来好吗?”

    虽然和他相处也快两年了。但在北城的时候,他虽然混,但起码还是个伪君子。

    在寒冷的西伯利亚,他的那点伪君子面具全部撕碎了,大概和那些粗糙的伐木工人在一起了,他也跟着学了一些荤话。

    伐木工人偶尔会招妓,从曹科事情后,蒋宁渊整顿了一下工厂。

    不得不说,他天生都是管理者。

    他通过利益博弈和权力牵制,顺利地混到了伐木工人中间。

    所以,周末招女支的时候,伐木工人也算上他一份。

    但他每次都说不用了。他用不惯。说话的时候,他还用烟点了点小霉。

    小霉莫名其妙就被冠上了蒋宁渊的女人,这是整个工厂都知道的事情。

    毕竟,蒋宁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加上两人又睡同一个房间,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甚至,还有热情的工人以为蒋宁渊对这事儿不擅长,还贴心地叫他一些“技术”。

    蒋宁渊还热情受了。

    不过,回到房间,又是那恶言恶语的恶霸少爷一个。

    “还愣着干什么,滚回你的沙发。怎么了?狗也想上床!想得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