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女配的逆袭之路 > 第66章 剧本六:食尸虫

第66章 剧本六:食尸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场面实在太过血腥,灵月捂住嘴站了起来,向楼下跑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掌柜。

    掌柜的趴在门缝上向外面张望着,听见灵月咚咚咚咚跑下来的声音,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

    “哎呦小公子您轻点,可别发出太大的声响。”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这一定是从东面跑出来的,现在看见了吧,疫病发作就是这个样子,六亲不认,逮着谁咬谁,就像疯狗一样,并且还力大无比,三两个人都制不住,小公子你快回房间把门关好,这件事情咱们谁也管不了,只能等明天的时候官府派人来清理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病?”

    灵月一边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说这是疫病,打死她都不信。

    回到房间,灵月又趴上窗口向外面看,街道上那个受到攻击的人已经停止了挣扎,浑身是血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那个老汉跪在地上,狂暴地撕咬着那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老汉忽然停止了撕咬,抬起眼睛四下茫然地看了一圈,最后直直地看着灵月的方向。

    那双血红的眼睛就像是夜晚中的厉鬼,灵月后背上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再也不敢多看,嘭地一声关上了窗子,把后背抵在窗子上拼命地喘息着。

    “砰砰……”

    身后忽然传来敲击窗子的声音,灵月一个激灵,差一点没有惊叫出声,回过头一看,却是蓝倾蹲在窗台上面,一脸不满意地看着她。

    “蓝倾!”

    灵月打开窗子,还没等蓝倾站稳,就伸出手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

    “外面的情景你看到了?吓死我了!”

    “放手,不要用这种借口诱惑我!”

    蓝倾抬手敲了敲灵月的脑门,不过灵月一点都没有把手放开的意思,想了想,蓝倾还是没有推开她,而是伸出手抱了抱她的肩膀。

    “你真是一只没有用的废物小妖怪,我刚才出去转了一圈,发现这城中很是古怪。”

    “古怪?”

    灵月抬起头看着蓝倾的脸。

    “嗯,城中的人都万分笃定地说这是疫病,可是我上东部的外围转了一圈,见到了两个病发的人,他们患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疫病。”

    “我也觉得不会是疫病,那里有这么古怪残忍的疫病,发病之人会噬咬健康人,吞吃他们的血肉,这一点实在是太奇怪了!”

    “嗯,确实如此。”

    “那你有办法医治这些人吗?”

    “我为什么要医治这些人?”

    蓝倾奇怪地看着灵月。

    “啊?我们不是郎中吗?进城不就是为了救治这些患病之人吗?”

    “我来是为了确保她的平安,这些人的病又该我什么事?”

    “呃……”

    灵月顿时语噻,是啊,他们现在是妖族之人,这些人类的生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可是自己不一样啊,如果有能力的话,她真的很想帮一帮这些无辜的人。

    “不过这件事情当中透着古怪,在城中,我闻到了一丝不应该属于这里的气息。”

    “什么意思?”

    “似乎是有妖在这里作乱,我觉得应该查一查。”

    蓝倾忽然伸出手指点了点灵月的眉心。

    “走。”

    “去哪?”

    “安南城的东部。”

    灵月跟在蓝倾的后面,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摆,她觉得自己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大半夜到这个鬼气森森,随时都会遇到病发狂化的患者的东部来。

    东部地区果然是安南的贫民区,一溜一溜的都是低矮的茅草房,他们一路行来,越过一道道的路障,气味和景象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美妙,这对于她和蓝倾这种嗅觉和视力都异常发达的妖族之人来说,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灵月拿出两条布巾,将两个人的口鼻通通蒙住,但是还是阻止不了那一阵一阵腐臭的气味钻进鼻孔。

    越过路障,又向里走了一阵,一股浓浓的恶臭传来,街上凄冷,如同鬼域,路上随处可见一些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有些已经露出森森白骨,茅草屋大多数的都是房门敞开,里面死寂一片,成群的苍蝇嗡嗡乱飞。

    蓝倾回头扯了扯灵月的袖子,然后指了指一间敞开着房门的茅草屋。

    灵月的脸色一青,暗道一声不会吧,抬头一看蓝倾已经抬脚向那间房屋走去。

    一进到屋中,屋里惨绝人寰的景象让灵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惨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险些没吐了出来。

    只见屋中躺着四具尸体,看上去死了一阵子了,已经开始腐烂,上面爬满了蛆虫。倒在门口的两具搂抱在一起,似乎正在相互啃咬,手指都深深地嵌进了肉里,双眼暴突,血红一片,七窍流出乌黑的鲜血,嘴巴大张,呲出森森的白牙,牙缝里面挂着丝丝血肉,那是两具成年人的尸身,一男一女。

    而屋里面的是两个小孩子的尸体,看身高一个大约七八岁,一个大约五六岁,那个七八岁的孩子手里还拿着一把刀,深深地扎在五六岁孩子的肚腹间,面目扭曲的已不似人形。

    蓝倾皱着眉头,蹲□检视了一下尸体,把食指点在尸体的眉间,导入一丝灵力进行探查。

    “嗯?”

    闭着眼睛的蓝倾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接着挪开了手指,还厌恶地甩了甩,听见灵月在后边干呕的声音,站起来拥住她的肩膀走了出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

    蓝倾用手揉了揉灵月后颈的风池穴,她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怎么会这样?这世上有什么疫病能够让至亲的一家人自相残杀?”

    屋里面的景象大大地刺激了灵月,不管是人是妖,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他们绝对不可以坐视不理。

    “这当然不是疫病!”

    蓝倾摇了摇头。

    “他们的头里有东西。”

    “有什么东西?”

    “非常细小的虫子。”

    蓝倾伸出食指点了点灵月的眉心。

    “就在这里。”

    “蛊虫?”

    这是灵月唯一能够想到的,她曾经看过关于降头术和巫蛊之术的电影,貌似可以控制人的心神的虫子只有苗疆的蛊虫。

    “哪里有这么歹毒的蛊虫!这是妖界生长在坟墓边缘的一种食尸虫,专门以吞噬死灵的怨气和人类的血肉为生,可以生存在水中,进入人的脑部之后会使人产生一种幻觉,使他们觉得自己就是食尸虫,必须吞噬人类的血肉才能为生。”

    “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东西?”

    “食尸虫在妖界都是令人十分厌恶的东西。一定是有人将它下进了公用水源当中。我刚才留意了一下,东部地区的取水都是在同一口井里面。”

    “你太厉害了,你知道这样你可以救多少人吗?”

    灵月忽然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面狠狠地亲了一口,发出非常响亮的啵的一声。

    “你简直是胆大包天!”

    蓝倾把狭长的眼睛瞪圆了看着灵月,这个小劣妖无时无刻地都想着魅惑他,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我爱死你啦!这样我们明天马上告诉内城里面的人,让他们封锁水井,禁止取水。”

    灵月根本就没把蓝倾的怒吼当回事,兴冲冲拉着他的袖子就往外面走。

    “喂,你这个小妖怪越来越会自作主张了,再这样的话我就叫你……”

    “魂飞魄散,懂懂懂!”

    灵月忽然停□,双手合十对着蓝倾拜了又拜。

    “求求你救一救安南城里的百姓吧,他们实在是太惨了!组训上面不是也有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而且我们修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是要渡天劫,多行善事的话一定会有助于你渡劫的,哇,到时候你一朝飞升,可千万不要忘了我这个没有什么用的小妖怪啊,千万记得拉兄弟一把!”

    “停止你的胡言乱语!”

    蓝倾伸出手指抵在灵月的嘴唇上,一脸的不耐烦。灵月挑着眼睛,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他的手指一下。

    “好甜!就像桂花糖一样!”

    灵月眯起眼睛笑着。

    “再敢做这种事情我就叫你魂飞魄散……”

    “懂!”

    第二天的时候,张福一大早就来了,对着他们亮出了手中的通行牌。

    “刘大善人听到终于有郎中来了,高兴坏了,他可是吩咐我早早就把你们带过去呢!”

    灵月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我没有听见或是看见官府老爷出来处理这件事情,反倒是这个刘大善人一直被你们提起?”

    “唉,公子别提了,我们的知府穆老爷在疫情发生之后不久就去了东部视察,结果他们一行六人进去的,出来之后有四个人染上了疫病,已经有两位病逝了,穆老爷发病之后一直被关在他们家的屋中,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进入东部调查,县衙也散了,现在就靠着刘大善人每天开粥棚施粥,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没有刘大善人的话,现在内城恐怕都保不住了。”

    张福露出感激的神色,他们这些还坚守岗位的官兵的家眷早就被刘大善人接进了内城妥善照顾,不然的话,他们哪里还有这份心思去看城门?

    通过了层层路障,他们终于进到了安南的内城。相比于外城的死寂荒凉,内城看起来就要繁华安定得多,街上面的人也不多,但是偶尔还会有一两个摆摊的,证明这里的生活还算安定。

    一栋十分豪华的宅子门前排了好长的一队人,人群闹闹哄哄,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大瓷碗。

    “刘大善人又在施粥了,要不是刘大善人家里面存粮够多,这里又哪会这么的安定繁荣,要说这一次多亏了刘大善人,不然的话,整个安南城都完了!”

    张福一边走一边感慨,带着他们走到了刘府的侧门,那里,一个矮矮胖胖、红光满面的中年男人等在那里,看见了他们,极其热情地迎了上来,将他们从侧门领进府中。

    “哎呀,两位远道而来,刘城有失远迎啊!”

    对于这样的寒暄客套,蓝倾向来是不爱搭理的,不过这可是灵月的强项。

    “大善人不必客气,城内外到处都在传颂您的美名,我们这也是慕名而来。既然事态紧急那么我们就闲言少叙,关于城中百姓的病,你们现在都知道些什么?”

    “不和患病之人接触就不会有危险,而且发病之人都是生活在东部地区的贫民区,我们已经把那个地区封锁住,只要不让那里面的人扩散出来,就不会让疫情进一步的扩大。”

    “这么说的话,刘大善人是想舍弃东部的那些人了?”

    灵月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个人一口一个大善人地被人叫着,可是心地也貌似没有那么善良啊。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既然你们来了,如果能找到医治的办法的话,那些人就有救了。这可以说得上是功德无量的善事一桩,到时候哪怕是让我倾尽家财,也在所不惜。”

    听见灵月这么说,刘城露出一脸哀戚的表情。

    “我也曾经说过,如果真的能有神医医治得了城中疫病,那么我甚至可以把小女嫁给他!”

    “哈哈,那就不必了!”

    灵月摆摆手打了一个哈哈,弄不懂古人的心思,嫁女儿和救人有一毛钱的关系?

    灵月回头看见蓝倾露出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她发现自从进入刘城的府邸,蓝倾就好像寻找着什么一般。

    灵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和他们所在的庭院有着一墙之隔的内院当中,隐隐传来女子嬉笑的声音。

    眯起眼睛,灵月放开灵觉仔细地听去,内院当中似乎有几个女孩子在采花扑蝶,银铃般的娇笑声传进听觉异常灵敏的灵月的耳中,使她怎么听怎么不是个滋味,看蓝倾的表情,那个女孩的声音,似乎就是他所说的那个挚爱之人吧!

    “我有办法医治,只要听我的安排即可。”

    蓝倾回过头,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神医就从府尹穆寒穆大人开始吧。”

    刘城笑了笑,带着几个人向外走。

    “嗯,张福,你带人去把东部地区所有居民取水的水井全部填死,从其他的地方向那里输送水源。”

    “把水井填死?神医这是何意?”

    “根源就在这水中。”

    蓝倾不再多做解释,甩开大步向前走去。

    灵月看见走在前面的刘城脚步一顿,侧头看了看蓝倾,然后哈哈笑着在前面引路。

    房间之中,灵月掏出手帕拭了拭蓝倾额角的汗水。蓝倾所用的办法是将自己的灵力从指间灌入患者的脑中杀死食尸虫,这是一件十分耗费心神的事情,只半柱香的时间,蓝倾的脸色就渐渐变白,额头上面也渗出了汗珠。

    收回手指,蓝倾翻开穆寒的眼皮看了看,他眼中的血色已经渐渐退去,虽然还在昏睡,可是四肢不再抽动,眼睛也恢复成了黑白分明的样子。

    “好了,回去之后我要好好洗一个澡。”

    蓝倾微微皱了皱眉头,露出一个不舒服的表情,他最讨厌身上这种黏黏腻腻的感觉。

    “医治感染了食尸虫之人,是不是十分耗费你的灵力?”

    看着蓝倾的脸色,灵月心下略微有些担忧。

    “没关系,慢慢恢复就好了。”

    半日的时间,安南城里面来了位神医的事情就在城中传开了,久居恐怖之中的百姓奔走相告,因为只用了一柱香的时间,那位神医就医治好了府尹穆寒的疫病。

    一时之间,到刘城家里面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家里面有患者的更是心急如焚地守在刘城的府门外,希望这位神医第一时间就可以医治自己家的病人。

    按照蓝倾的吩咐,张福把东部地区的水井全部填死,士兵戴上手套和面罩进去,把尸体收拾出来统一焚化,幸存的人单独隔离,东部地区全部撒上生石灰粉,暂时不让人居住,同时张贴安民告示,告知百姓不必恐慌,前一阵子发生的不是瘟疫,只是毒虫污染了水源,不喝污染过的水就不会出现问题,一时之间安南城民心大定,封锁令撤销,笼罩在安南城上空恐怖的阴云终于慢慢散去。

    七天后,正好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刘城在家里面摆下宴席,一方面祝贺安南城疫情解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答谢蓝倾和灵月。

    “只是一场简单的家宴,没有外人。我们小门小户也没有那么多的礼数,内人常年缠绵病榻,实在是不方便出来相见,不过既然是团圆宴,我就把小女叫出来,二位不会嫌弃吧?”

    刘城摸了摸下巴上面的几根胡子,一脸深意地看着蓝倾。

    “怎么会嫌弃,是蓝某三生有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快穿]女配的逆袭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拔丝西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拔丝西瓜并收藏[快穿]女配的逆袭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