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宠之大牌星妻 > 【V1】牵手,未来婆婆(首订来约)

【V1】牵手,未来婆婆(首订来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轻来到子衿阁外时许景深已经等在门口了,这么一个大帅哥大总裁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人大门口,虽然很有公德心的往旁边站了,但是还是让子衿阁门口多了些徘徊的女性。

    这子衿阁是开在一条步行街上,顾轻在街头下车后走过来的,也就几步路,许景深一见到顾轻过来就把本来就挺得倍儿直的身子再挺了挺。

    然后意气风发的朝着顾轻迈开了步子,脸上依旧是一层不变的严肃冷冽,但偏生让人看出了几分暖融,他那一双只装着顾轻的黑眸再怎么深沉也还是透着几分暖意。

    “顾轻,上课累吗?”许景深现在已经学会了以各种理由关心顾轻,既然顾轻不会主动聊天,那他就主动问,只要有问题就会有答案,这样话题就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能领悟到这一点也是许景深这情商挺高,换了顾轻,给她八百年她都领悟不出来,还好这二人只要一人能领悟出来就成。

    “不累。”顾轻应了一声,与许景深一同走进子衿阁。

    易斌当时介绍子衿阁的时候还藏了一手,给许景深留了个大惊喜,只是这惊喜有些太大了,直接把许景深都给震惊了。

    原来这子衿阁是一家以古代为主题的情侣餐厅,进来的都是一对对的,不是一男一女不让进,于是二人一进店内就看到了一堆狂秀恩爱的情侣。

    有正在互相喂东西吃的,还有坐一块儿打情骂俏的,更甚者还有拿嘴巴喂东西吃的,吃着吃着还时不时亲个嘴什么的,总之,这一楼开放式的大堂完全就是秒杀单身狗的重型武器。

    许景深被这疯狂秀恩爱的场景给震惊得一下也是愣神了,反而是顾轻没什么反应,果然心无杂念的人就是看不到肉麻兮兮的情侣们。

    “先生,请问有预约吗?”身穿店小二服饰的服务员贴心的再问了一次许景深,许景深这样的他见多了,毕竟这种集体花式秀恩爱场景也不多见。

    如果一个餐厅里面只有一对情侣,那么这对情侣可能会顾忌场合的原因不秀恩爱,但是当整个餐厅都是情侣的时候,那不秀恩爱才是不正常的,这就是环境对人的影响了。

    “有,姓许,七点。”许景深强装淡定的收回眼神对店小二道。

    店小二查询了一下手中略微泛黄的宣纸本,找到后便带着二人上了二楼,易斌定的是二楼的包厢雅座。

    许景深走上楼一看,心底放松了不少,还好这二楼都是一个个包厢,店小二将二人引到包厢里面,里面已经有一位丫鬟装扮的服务员在等待。

    “公子小姐晚上好。”服务员温柔的对着二人行了个礼,轻柔的声音配着素雅的装扮还真的挺让人舒心的。

    子衿阁的每个包厢都有一个主题,这个包厢的主题是“情窦初开”,装修风格是以嫩绿为主,桌上摆着一盆刚长出嫩芽的小盆栽,寓意在情侣心间刚刚发芽的微妙情绪,充满盎然生机却又脆弱得急需呵护。

    如同刚刚发芽的爱情一般,有着未来无限的成长空间,又可能会在一瞬间就夭折,而此时谁也无法预见它将来会长成何种模样。

    待菜都上了桌,丫鬟装扮的服务员就自觉退了出去,有事找她只要按一下桌子上的呼叫按钮即可。

    顾轻现在已经不问许景深有什么事了,老规矩,先吃饭再谈事。

    这家店的菜品味道的确与聚贤楼不能比,菜品的确很是精致,但味道就一般,在顾轻看来只能算是可以吃。

    许景深吃着菜,心里已经把本来想给易斌的两倍奖金给降回了原样,一件事办得好一件事办的不怎么好,奖金折半。

    “下次我们还是去聚贤楼,等我找到能和聚贤楼媲美的店再带你去。”许景深幽幽的说道,颇有一种我错了下次保证好好改正的味道。

    顾轻抬头看向许景深,觉得许景深和她第一次见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竟觉得他那冷硬的神色看着却不觉丝毫冷意。

    “好。”顾轻咽下口中食物应了一声。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一直到顾轻吃完放下筷子,果然在别的地方吃饭顾轻就是没有在聚贤楼吃得多,即使那里去的次数真的很多,但顾轻始终喜欢。

    这一发现让许景深心中掠过一个想法,只是匆匆一过,并没有仔细去想。

    “易斌说你有公事要和我谈,你说。”顾轻双手摆到桌上胸前,一副要好好谈公事的样子。

    “恩是有事,你也知道你和元萧的绯闻这几天传得热闹,我已经让易斌尽量让这事往好方向发展,希望可以借用这一绯闻来提升你的知名度,也为你的第一部戏多吸引一些关注。”许景深先告诉顾轻他已经很好的处理了这件事。

    “我知道。”顾轻点头道,这绯闻一出来孟岩就打电话找她核实了,后来查的时候发现了许景深那边的动作,但也因许景深这迅速的动作让顾轻没能找到真正的源头。

    “但是因为绯闻提升的知名度只能是一时,而且并不能真正为你赢得支持,所以你要趁着这个时候做一件真正能提高知名度的事情,也就是你需要在此时接一份好工作。”许景深循循善诱,慢慢将顾轻朝着自己画好的圈圈里带。

    顾轻觉得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我现在只参加过剑侠奇缘的拍摄,而剑侠奇缘还没正式开播,目前找孟岩谈工作的都不好。”

    顾轻是分不清工作好坏的,但孟岩分得清,对顾轻没好处的工作直接拒绝,有点用处的便会拿来和顾轻商量并且为她分析。

    “所以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工作,好工作。”许景深接过顾轻的话道,俨然就是一个为顾轻解决难题的解决师。

    “什么工作?”

    “金耀百货代言人。”许景深云淡风轻说出的工作若是让其他明星听见了,那肯定是立即喜笑颜开。

    金耀百货,全国最大的百货商城连锁品牌,是金耀集团旗下的子公司,现在由金耀集团总裁许景深全权负责运营,在这两年实力愈发壮大,已经开始朝着国际发展。

    百货商城不仅挣钱而且还高大上,能为金耀百货代言那绝对是挣钱又为脸上贴金的事情,所以这金耀百货的代言人每年都有人盯着,就等它换届的时候积极争取,说不定就被选中了呢!

    当然,金耀百货也有自己的追求,代言人选的明星是越来越火,上一届的代言人是国内顶级女星池灵,一年的代言费就高达五千万。

    顾轻对此却完全不知,她只知道许景深是金耀百货的掌管者,只以为许景深为了让她能够更好的赚钱还债而公器私用。

    “报酬?”

    “一百万。”许景深唇角一扬,像极了大尾巴狼。

    在金耀百货代言费历史上,最低价都有五百万,而这次的代言经费预算足足有八千万,足够许景深选全国最顶级的明星,可他却与顾轻开价一百万。

    顾轻不懂行情也没一口答应下来而是将此事转交给了孟岩处理,许景深也不反对,以顾轻现在的名气,金耀百货代言人绝对是天大的好机会,而且一百万的价格对顾轻来说也算高价。

    明明很重要的事情就这么被三言两语的谈完了,饭也吃了正事也谈了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结完账两人就准备离开。

    走出包厢就遇见了一对正在闹矛盾的情侣,这子衿阁为了营造情侣之间的亲密氛围在装修上也花了很多心思,比如这过道的宽度就不会很宽,好让情侣自然的贴近走动。

    “我不管!不管不管不管!”打扮时髦的女人一边跺脚甩手一边对着眼前的手足无措的男人喊叫着。

    顾轻属于眼力见为零的,看到有人吵架又怎样,照样冷着脸走她的,反正旁边也还能过人。

    许景深见顾轻没有被影响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跟在顾轻身后走着,正当顾轻走到那堆情侣身旁时,男人往旁边闪避了一下,好让顾轻走过去,就是个礼貌的动作。

    但这个动作却让那本来就在发脾气的女人眼睛一瞪,火了,伸手就朝着顾轻的胳膊抓去,顾轻感受到危险立即一闪,但因为距离太近,女人那长长的水晶甲还是在她手臂上划出了两道血痕。

    顾轻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再抬眸看向女人,女人被顾轻冷飕飕的眼神一看就缩了缩脖子,感觉背脊处一阵凉意涌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不是故意的,她本来是想抓我的。”男人看到顾轻手臂上的血痕赶忙对着顾轻连连道歉,他这一道歉那女人又火了。

    “看人家漂亮你就对人点头哈腰是吗?对我怎么不这样啊!你这狐狸精!”女人说着就越过挡在她身前的男人对着顾轻要动手,只是这手刚伸出去就又缩了回去。

    不是她自己收回去的,而是她人被推倒了,推她的人正是一旁的许景深,他对顾轻才会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对别的女人,半分没有。

    “啊啊!”女人夸张的尖叫着后仰,‘嘭’的一声就撞在了过道旁的墙壁上。

    “丽丽,丽丽你没事吧?”男人紧张的转身上前扶起自己的女朋友,神情满是心疼担忧,女人却不领情,狠狠的一推推开了男人。

    然后撒开嗓子就哭喊了起来:“打人啦打人啦!狐狸精打人啦!”这女的也不骂推她的许景深,就指着顾轻撒泼。

    这动静一下就闹开了,包厢的隔音效果毕竟有限,很快就有不少人开门探头看过道的情况,有人还直接站出来看了。

    有人一眼就认出了顾轻叫了出来:“哎那不是最近和小天王闹绯闻的顾轻吗?!”

    顾轻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长得这么美的人还真的没几个,特别是顾轻那冷冰冰的样子,也是十分罕有的,最近有看娱乐新闻的人能认出她也挺正常。

    “她不是和小天王在一起吗?怎么和别的男人来这种地方吃饭啊?难不成脚踩两条船?”某个八卦的女人悄声道。

    “我们走。”许景深在有人认出顾轻的第一时间就拿出手机发了一个讯号,发好后就带着顾轻走了。

    有人对着顾轻和许景深一顿猛拍,那坐在地上撒泼女人闹得更欢了,店里的服务员蹲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劝着,也有不少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这个世界上八卦的人真的数不胜数啊。

    人拥有了一定的金钱权势地位,想要在某个范围里做到只手遮天是完全可能的,这子衿阁的小小范围许景深想要完全控制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许景深带着顾轻走到楼梯口时子衿阁内的灯就全灭了,身后是咋咋呼呼的惊叫声。

    顾轻眼睛视力很好,即使没有灯光夜视也没有问题,所以她没有因为陷入黑暗而有任何反应,倒是手上突然传来的温热让她心下一跳。

    是许景深伸手拉住了顾轻的手,黑暗中听得他冷声道:“小心点。”在这黑暗之中竟能够行动自如的牵着顾轻前进。

    这子衿阁断了电其实也并非完全黑暗,总有微弱的光亮从窗外照进来,但在刚断电的时候正常人都会在一瞬‘失明’基本看不到东西,顾轻不会是因为她生来就拥有极好的夜视能力,许景深竟也完全没因为黑暗而有任何迟疑。

    许景深走在前,顾轻走在后,顾轻低头看向被许景深拉着的手,在黑暗之中目光有些迟疑,她明明可以自己走,根本不用许景深牵着,但她却没有第一时间就甩开他的手也没有说什么,此时已经快走到一楼了,她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许景深没有回头看顾轻,手下也不敢太用力怕让顾轻反感,谨慎的控制着礼貌的力度,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好像只要他不回头就可以一直这样牵着顾轻走下去。

    子衿阁的一楼比二楼亮堂多了,但却比二楼还混乱,很多情侣都紧紧拥抱在了一起,隐约能听到女人因为害怕而啜泣的声音,还有男人镇定安慰自己女友或妻子的声音,这些声音在黑暗之中让顾轻听得更加分明。

    顾轻突然有些恍惚,恍惚于从眼前男人身上感受到的安定感,她似乎也成了周围惧怕黑暗的女人之中的一员,竟也会从别人身上寻找安定感。

    那宽厚挺拔的背影在黑暗之中异常清晰,轮廓深深的印在了她的眼中,脑海中,这是第一次,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名为安定的感觉。

    许景深很想一直牵着顾轻走下去,但子衿阁的地界就那么大,很快就出来了,出来后许景深便十分自觉的松开了手。

    子衿阁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并且有人守在前门后门两个出口,许景深一带着顾轻出来就有几个打扮路人的男人走了进去上了二楼。

    “他们会处理的,我送你回家。”许景深丝毫不提刚刚自己主动牵着顾轻的事,很自然的说道。

    顾轻看了子衿阁一眼,点头上了车,车子开动起来顾轻发现原来并非只有子衿阁的电被断了,临近的几家店铺也断电了,因为是大城市,大家对断电也没什么奇怪的,都只是安静的在原地等待来电。

    动静倒是真的不大,车子离开不久后就断电的店铺就恢复了供电,刚刚和电一起消失的网络也恢复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当晚乃至第二天都没有爆出任何有关顾轻与男人在子衿阁约会的消息,这消息就如同石沉大海般,完全抹去了踪迹。

    第二天孟岩就从易斌那收到了要谈合作的通知,但来和他谈合作的却不是易斌,而是金耀百货的宣传部总监姚旭,是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斯文男人。

    “孟先生对这次合作有什么异议吗?”姚旭一扶眼镜对着孟岩道,态度良好,他能在短短五年就爬上宣传部总监的位子,对那些弯弯绕绕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顾轻这么个刚有点小名气的娱乐圈新人,就连唯一的作品都还没正式面世,这样的人能摊上金耀百货代言人的好事,就算长得再美那也是不够的,背后没点大靠山是不可能的。

    “没有异议。”孟岩尽量端着说话,他可不能因为这大好事就把持不住,那多丢顾轻的脸,这合同他也仔细看了,真真切切的是好工作啊,没有霸王条款没有暗藏陷阱,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一百万的价格对于现在的顾轻而言也很好,顾轻有了这个工作就能得到一个非常好的跳板,对于她今后的发展是非常有益的。

    “既然孟先生没有异议,那就把合同签了,顾小姐那边我们会再亲自找她。”上头吩咐了,合同只要让顾小姐的经纪人签了就行,顾小姐的部分不用他管。

    这顾轻签约的部分自然是要由许景深亲自来办了,第二天恰好便是许景深要去学校上课的日子,刚好可以用签合同这事约顾轻一起吃晚饭。

    元萧和顾轻的绯闻热度越来越大,离剑侠奇缘的开播日期也越来越近,顾轻的知名度也跟着高了起来,经过前晚的事情许景深再次约会顾轻就需要多做点准备了。

    这让许景深觉得有些郁闷,自己这帮助顾轻出名的做法是不是不太正确,以后顾轻越来越出名越来越忙,他不是更难约到她了?

    许景深去上课的路上正郁闷着,那边顾轻也刚到学校,因为不能在路上等顾轻了许景深也就不提早到了,所以顾轻来的更早些。

    顾轻依旧照常从门口走向教学楼,路上却遇到了个怪异的中年女人。

    这女人从校门口开始就一直跟着顾轻,刚开始还偷偷摸摸的,见顾轻一直没有回头看过后来就大胆了起来,还越跟越近。

    以顾轻的敏感度早就发现了有人在跟踪她,只是她没有回头看,全身已经是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如果跟踪她的人要对她做什么她可以马上做出反应。

    只是这人跟了她一路,都快到教学楼了也没什么动作,顾轻在上楼梯拐角时看了一眼跟踪她的人,这一看心里就奇怪了起来。

    那是一个头上裹着花头巾的妇人,皮肤身材保养得很好,但岁月总是会在人身上留下痕迹,即使皱纹浅淡,但气质也会在岁月之中沉淀。

    顾轻的轻轻一瞥并没有让妇人发现,她一直跟着顾轻上了三楼,看着顾轻进了教室后才离开,边走边在本子上写着“危险意识0,敏感度0”,写完之后还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之前的调查这女孩子表现都很好,怎么这两点表现这么差,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怎么行呢,不是当明星的嘛,那多容易被狗仔队跟拍啊。

    妇人心里不停盘算着对顾轻的点评,一路往回走,走着走着就急忙闪到了一棵大树旁,因为路边恰好经过的是许景深的车。

    见许景深的车子走了,妇人才从树后探出头来,确认车子已经走远不可能看到她了才从树后走出来,抬手把头上的头巾又拉了下来,松了口气道:“还好我身手敏捷。”

    许景深在学校的受欢迎的程度非常大,来听他上课的人越来越多,这教室都快挤不下了,学校只好下令不允许其他专业的学生来蹭课。

    但这一点都不能阻止‘爱学习’的女生们,教室不让进那就趴窗户上看,这么帅的老师多难得见啊,反正闲着在宿舍也是没事,来养养眼不是也挺好的。

    这堆学生之中有一个人顾轻还认识,那便是戏剧社的王晓玥,她一脸崇拜的看着正在授课的许景深,虽然距离很远,但依然掩不住她那眼中冒着的精光,这就是她想要嫁的男人,完美男神!

    对于女学生的崇拜许景深自然是冷脸回应,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找顾轻,他来上课的最大目的都达不到了,真是这一刻的许景深嫌弃曾经自以为机智的蠢货许景深啊。

    顾轻是在课间接到许景深电话的,内容简单扼要——晚上签合同顺便一起吃饭。

    对于正事顾轻从不拒绝,这次也没有拒绝,地点改回了聚贤楼。

    上一次子衿阁虽然让许景深不满意,但是因为那小小意外许景深牵到了顾轻的小手,虽然是建立在帮助的名义上的,那也是翻过了一座大山,所以易斌的奖励妥妥的翻倍了。

    当时易斌接到许景深封闭子衿阁的讯号时差点没吓死,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第二天许景深告诉他这个月奖金翻倍了,瞬间满血复活了。

    下午下课时刘琳叫住了要走的顾轻,还带着一个黑不拉几的寸头假小子,穿着宽松的大T恤和大裤衩,一点都不合身,感觉就是从哪里捡来的衣服一样,还是捡的男生的。

    顾轻之所以能看出来这是个女生是因为她的胸前起伏挺大,即使遮掩在宽大的T恤下也依旧看得出起伏。

    “顾轻,这是书狂,我们的同班同学。”刘琳软软的介绍道,顾轻听了点点头,等着二人的下文。

    只听见书狂结结巴巴道:“那,那个,我叫书狂,书本的书,狗字旁一个王的狂。”说完傻兮兮的一笑,还配合着脸上那傻表情挠了挠头。

    书狂那句狗字旁的狂让刘琳差点没翻白眼,这人真是,紧张啥啊,顾轻又不吃人,结巴就算了怎么还胡编乱造了。

    “是反犬旁的狂,她就是我之前说过的不用聊天软件的同学,她就是想认识你一下。”刘琳在一旁帮着书狂解释道,就书狂那傻兮兮的样子,连个自我介绍都说不清楚,不帮帮她刘琳都觉得不忍心。

    刘琳也是觉得很奇怪,书狂在班上就是个隐形人一般的存在,当初刚开学要自我介绍的时候因为穿着打扮比较另类说话又很是小声,难免让某些人给取笑了,自那后书狂在班上就基本不说话了。

    说话的情况只有两种,老师和她说话,或者是班干部有正事交代她。

    “你好。”顾轻听了刘琳的话后对着书狂点头道,语气淡淡一点都不热情,但还是让本来就紧张得在那傻笑的书狂害羞得低下了头。

    “还有事吗?”顾轻还要去赴许景深的约,便问道。

    书狂猛地抬起头摆着手道:“没,没事了,你走吧,走吧。”这话说得倒是像是在赶着顾轻走,实际上书狂只是怕耽误了顾轻的宝贵时间。

    顾轻并没有因为书狂这语无伦次的样子而多说什么,微微颌首后就转身离开了教室。

    顾轻一走,刘琳就十分无奈的对着书狂道:“哎我说你怎么还结巴了呢?刚让我帮你介绍的时候不是挺溜的吗?”

    刘琳与书狂的关系还算不错,一是刘琳这人对谁都好,对书狂也很关心,即使知道书狂不会参加班上的活动也还会每次都问她,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有什么活动直接就忽略了书狂这个人。

    二是书狂对刘琳的态度也不错,她在班上和谁都不主动说话,唯独会偶尔找刘琳说。

    “嘿嘿,谢谢你啊小琳,你真是个大大大好人!我这不是结巴哦,是夸你呢。”书狂的结巴果然好了,说起话来溜得很,只那脸上的憨笑未变

    刘琳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再说她,其实她刚跟顾轻说话每次心里也是怪紧张的,书狂本来就很腼腆不爱说话,会紧张到结巴也很正常。

    顾轻对这结巴的书狂没有多想,只当是多认识了一个同学,晚上准时赴约到了聚贤楼,只是身边还带着一个人,顾晓晓。

    顾轻本来是回家去带顾白的,因为最近她比较忙,很少带着顾白出门,晚上约见的人又是与顾白熟悉的许景深,便想着带顾白一起去。

    只是回到家后,顾晓晓神秘兮兮的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轻,我问你个事儿,你和那小天王的绯闻是真的吗?”顾晓晓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问道,看起来倒是不八卦,只是好奇。

    顾轻摇摇头否认道:“不是,只是谣传。”

    顾轻的答案让顾晓晓本来十分明亮的眸子暗淡了几分,她倒是真心希望顾轻能和元萧在一起,那她就不会和许景深在一起了。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顾晓晓眼含忐忑的问道。

    顾轻下意识的就是摇头道:“没有。”她对喜欢的概念本就模糊,这个问题她都没去想。

    顾轻的回答让顾晓晓刚刚暗淡了几分的眸子复又亮了起来,太好了!

    “那你就是不喜欢许先生咯?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喜欢他,喜欢很多年了,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追求他!”顾晓晓一激动就一股脑的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这并不是顾晓晓突发奇想想要和顾轻坦白,而是这段时间深思熟虑的结果,自从那天发现许景深对顾轻有着异样情愫时她就心里乱得很,着急害怕紧张忐忑各种复杂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

    她在想过了各种可能的结果后还是决定先问问顾轻的想法,如果可以让顾轻帮忙追求许景深那就是最好的一种结果!

    真的得到了预想中最好的结果顾晓晓怎么能不激动呢?

    “你喜欢他?”顾轻一如往常的冷淡语气听不出她有任何的不喜情绪,顾晓晓愈发的高兴了起来,任何一个女孩子听到别人喜欢自己喜欢的人都会有些不开心的,但是顾轻没有。

    顾晓晓用力一点头:“恩!喜欢!从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为了成为配得上他的女人一直在努力,学习舞蹈,学习乐器,学习名媛淑女应该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顾晓晓那脸上的热情憧憬和羞涩欢喜看在顾轻眼中有些灼热,眼前全身都在散发着心中爱意的顾晓晓让顾轻心中的某处被触动着,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吗?

    喜欢这个词的概念渐渐在顾轻的心间清晰了起来,是提起那人时眼中的激动热切,也是提起那人时不自觉的身体动作,更是提起那人时身上散发出的幸福向往。

    这样看来,她应该是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后来顾轻便听着顾晓晓讲述她的少女情怀,她的情窦初开,她对许景深的迷恋喜欢,最后被顾晓晓求着让她帮忙追求许景深。

    顾轻一开始是迟疑的,因为她本就不是个乐于助人的人,她也不愿意多管闲事,顾晓晓一看顾轻的神情就知道她不大愿意便开始软磨硬泡。

    顾晓晓的撒娇功力了得,她不答应顾晓晓就不让走,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顾轻实在是受不了了就答应了她。

    于是晚上赴约的时候顾轻就带上了顾晓晓,当然还有顾白。

    许景深已经先一步在包厢等候,门一开就欣喜的望了过去,结果看到的不只是顾轻,还有一旁跟着的顾晓晓,眼神直接就凉了下来。

    顾白有好些日子没见过许景深了,一见到他就在顾轻怀里对着许景深吐舌头挥爪子,深哥好久不见呀。

    “许先生你好,我在外面遇到小轻了刚好还没吃饭就一起来了,真是不好意思。”顾晓晓带着略微羞怯的笑意道。

    不管顾晓晓怎么说,顾轻已经带着她来了许景深就不会让顾晓晓走,所以听了顾晓晓的话他只是客气的应了一声,请二人落座,只是那责问的眼神还是从顾轻身上掠过。

    顾轻当然感觉到了,但视若无睹,就是吃顿饭而已,多一个人也没什么。

    顾晓晓能感受到许景深的不喜,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坐住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她的一次机会。

    点好菜后顾轻就先提出让许景深把合同给她签,许景深一听这话就觉得顾轻有阴谋,但还是把合同给她了。

    “小轻你好幸运哦,金耀百货代言人可是个很好的工作呢。”顾晓晓不懂娱乐圈的事情,但她对许景深的事情十分关心,对于金耀百货她自然也有了解过。

    她可是要做未来许家大少夫人的女人,当然要对许景深的一切都尽可能的了解,包括许家这个在京华市威声名赫赫的名门望族。

    顾轻并没有回答顾晓晓的感慨,只是快速看了看合同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后递还给了许景深。

    顾白已经窜到了桌上,跑到了许景深前面,许景深看着顾白那调皮捣蛋的样子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你一段时间没见我都会这么开心,你姐姐怎么就刚牵完手就带个灯泡来吃饭了?她是不是也太笨了?

    许景深不管顾晓晓也不管顾轻,就在那逗顾白,也不说话,只是心里早已经是腹诽良久,小家伙也不知道许景深在想什么,只觉得今儿深哥好像很郁闷。

    菜一道道的上来,顾白依旧蹲坐在桌上,吃肉,顾晓晓对此觉得有些诧异,许景深已经爱屋及乌到乐意和一个动物同桌吃饭?

    “白,过来。”顾轻轻声唤了一声就把从许景深那叫了回来,许景深偏头看了顾轻一眼,没说话。

    “许先生,听小轻说你帮了她很多,我这个做堂姐的也应该好好谢谢你,今天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顾晓晓端起茶杯对着许景深笑道,与平日甜美的笑容不同的是,今日这笑容还多了几分端庄优雅。

    许景深抬眸看了顾晓晓一眼,顾晓晓那眼中掩不住的热度让他心中一瞬明了了今天这一出是闹哪般。

    “我帮顾轻也是在帮我自己,何况顾轻都没和我说谢,顾小姐太客气了。”许景深转头看向顾轻,微微挑眉道:“你说是吗?”

    许景深当场就驳了顾晓晓的面子,眼中明明带上了笑意却愈发让人觉得发寒,顾晓晓僵着端茶的动作脸色也很尴尬,她没想到许景深会这么不给她好脸色。

    包厢内的气氛因为许景深的不给面子陷入了僵局,只有顾白还在吧唧吧唧的吃着肉,那声音又让场面显得有些滑稽,三个人都不如一只动物来得自在。

    “吃饭。”顾轻面对许景深充满探究的视线终究还是选择回避,用吃饭来转移了话题。

    “恩这聚贤楼的东西可是很好吃,不能浪费了,许先生也吃吧。”顾晓晓接了顾轻的话道,还不忘和许景深搭句话。

    吃到一半的时候顾轻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孟岩。

    “孟岩找我有事,你们继续吃,我先走。”顾轻挂断电话后拿湿纸巾给顾白擦了擦爪子和脸。

    “一起走。”许景深才不会让顾轻这半路出逃的小计策得逞。

    这计策都被她亲妈给用烂了。

    “不用,你们吃完后帮我送晓晓回去,好吗?”顾轻已经给顾白擦干净了,把它抱在了怀里,看向许景深道。

    许景深很想反口就直接拒绝,可顾轻眼中的诚恳让他开不了口,认识这么久顾轻都没要求他做过什么,现在提出要求了他哪里拒绝得了。

    “好。”最后许景深还是败在了顾轻的一双美眸下,点头应了下来。

    顾轻见许景深点头应了便带着顾白走了,许景深的眼神也就一直跟着顾轻直到包厢门被合上,顾晓晓终于有了和许景深独处的机会,可她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机会不是因为她而得到,而是因为顾轻。

    但机会难得,顾晓晓不可能白白浪费,就算是能多说几句话也好。

    离开包厢的顾轻戴着口罩,垂着眼帘,抱着顾白走过了长廊,走下了楼梯,走出了聚贤楼,顾轻站在聚贤楼外回头望了一眼,只是一眼她便转身继续离开。

    看到顾轻从聚贤楼出来,那个一直躲在聚贤楼对面咖啡店的妇人激动得站了起来,可当只看到顾轻一个人时她就纳闷了,这小子,怎么能让人姑娘一个人先走啊!想着人已经从咖啡馆冲了出去,直接就和垂眸走路的顾轻撞在了一起。

    顾白受惊的跳下对着来人一阵低吼,那戒备防御随时准备进攻的姿势让被撞得有些晃悠的妇人心下一惊,鞋跟一歪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题外话------

    我拼死拼活终于码出了万更,很感谢大家的支持~

    今天的活动奖励明天统计好后统一发放,大家不要心急哦,看完文记得留言,有评论奖哒

    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以后更新我尽量多码,但因为我现在在实习所以时间很少,我是在教育机构工作,一周只休一天,而且周末是最忙的时候,所以码字时间真的很有限,所以万更是不可能了,我只能尽量的多更一些

    等我实习结束我会万更的,再一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权宠之大牌星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念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颜并收藏权宠之大牌星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