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宠之大牌星妻 > 【11】意外发生

【11】意外发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人发现客车后面一直从校门口开始就跟着一辆黑色小车,一路跟着到了仓库附近。

    客车直接开进了仓库的大门,这座仓库是光影传媒买下的,里面不知有剑侠奇缘的道具服饰,还有其他电影电视剧的,分成了大大小小的隔间。

    陈导已经和光影传媒的打过招呼,仓储部门已经派专人在仓库外等候顾轻,车门一开就已经站到门边迎接。

    这礼遇让大家又对顾轻的又更佩服几分,愈发的猜想顾轻背后肯定如传闻所说有一座非常大的靠山。

    “顾小姐,孟先生,这边请。”带头的仓库管理员带着顾轻和孟岩往仓库走,身后跟着戏剧社的社员们。

    书狂一直跟在顾轻的身侧,季英哲也走在顾轻的另一边,顾轻对此没有出言反对,旁人看着只以为是季英哲与顾轻关系交好。

    在书狂看来那就是臭不要脸。

    剑侠奇缘剧组专门存放服装道具的仓库一打开,众人就伸着脑袋往里面看,仓管也很大方,直接放大假进去看。

    “谢谢,麻烦你了。”孟岩为大家道了声谢,仓管摆摆手笑了笑就站到了一旁。

    王晓清向顾轻保证过一定会有组织有纪律,这下仓库门一开就跟打开宝藏一样,大家的心情都颇为激动,王晓清便站出来维持秩序,好在大家都是有素质的,都没有乱拿乱动,只是看看。

    “哇~这就是男主角君离的那把神剑吧,真的很有质感也,我还以为可能就是塑料做的后来加的特效,看起来很真啊,这能摸吗?”有一个剑侠游戏迷看着摆放在桌上的神剑道具对着顾轻询问道。

    顾轻转头看向孟岩,孟岩便去问仓管员,仓管员十分好说话,只让不要弄坏了就成,于是大家便放开了,开始对自己感兴趣的道具服装上下其手。

    但是都很有分寸,就算是摸那也是小心翼翼的,只是怀揣着好奇喜悦,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就算是对顾轻讨厌得要命的王晓玥也没有捣乱。

    待大家都把想看的看了摸了之后王晓清便组织大家将要借用的服饰和小道具分类装好带上,仓管员十分周到的为他们提供了纸箱,还帮着一起打包,顺便登记一下借走的东西有哪些。

    一切都进行得井井有条,一箱一箱的往车上搬,顾轻这个大功臣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让做,她一伸手就会有人抢着帮忙,都让她先上车坐着,或者是在一旁看着就行。

    顾轻也不矫情,便站到了一旁。

    “我们去外面的小卖部给大家买些零食和水吧,待会回去的路上可以吃。”书狂对着顾轻提议道,于是顾轻便带着她和孟岩还有季英哲去买东西。

    季英哲是主动请缨的,说是怕孟岩一个人拿不来那么多东西,毕竟人数很多,买的东西也不会少,顾轻和书狂又都是女生。

    书狂听了无语的朝天翻了翻白眼,她的力气说不定比他还大呢!

    但顾轻没有反对书狂也就只能干翻白眼了,这回季英哲依旧走在顾轻身侧,因为另一边刚好是孟岩,书狂就那么被挤开了,惹得她又是一阵鄙视,真是厚脸皮!

    四人快去快回,很快就回来了,但就在回来快到大门时意外发生了!

    叶蔓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就朝着顾轻刺去,无声无息的就这么从大门旁的石柱后冲了出来,此时孟岩双手正拿着一箱矿泉水,叶蔓如风一般从他身前跑过他根本来不及拦。

    在顾轻另一侧的书狂反应迅速的就一个扭身想要挡在顾轻身前把顾轻推开,结果好死不死和一旁冲过来的季英哲撞在了一起,书狂为了不让顾轻受伤只好往地上一侧躺把顾轻带倒,自己做了肉垫。

    来势汹汹的叶蔓便一刀刺在了季英哲的身上,手臂霎时就被刺穿,鲜血从中喷涌而出,把凶手叶蔓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叶蔓是怀着对顾轻的恨意而来,但她是个连只鸡都不敢杀的人,现在真的看到眼前鲜血四溅的场景也是一片惶恐,仓库内的保安快速冲出来与孟岩一起抓住了叶蔓,书狂扶着顾轻起身,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尖叫着跑了出来,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

    在这混乱之中最淡定的依然是顾轻,她让孟岩开着叶蔓的车子送季英哲前往医院,让保安和仓管打电话让警察接收叶蔓,其他人则还是跟着客车先回学校。

    王晓清作为社长代表其他人跟着一起上车前往医院,季英哲的手臂并没有被刀子完全穿透,但刀子也没入了有一大半,书狂把季英哲的动脉用绳子扎住了才没让他的鲜血继续涌出,但并无法完全止血,只是减慢了失血的速度。

    “顾轻,你没事吧?”季英哲脸色苍白,手臂痛得要命,但依然不忘关心一下身旁的顾轻。

    顾轻摇摇头:“没事。”声音依旧冷淡,但少了些许冷漠,毕竟季英哲是因为她才受的伤。

    “没事,没事就好。”季英哲虚弱得话都说得轻飘飘的,神色也愈发的憔悴,额上的密汗更显狼狈。

    按着季英哲手臂的书狂此时都有些为他动容,前面坐着的王晓清更是频频回头去看季英哲的情况,车内的气氛沉闷而紧张。

    一路上孟岩车子开得飞快,好在这仓库附近并非是闹市区,交通状况不拥堵,十几分钟就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孟岩立马扶着季英哲往急诊走。

    王晓清和书狂的个子都太矮,够不着季英哲,于是顾轻便在另一侧帮忙扶着。

    路上孟岩已经打过急救电话,几人一到急诊就有医生护士抬着担架过来接走了季英哲,带他去手术室做手术。

    这大冬天的王晓清也已经急出了一头一脸的汗,她哪里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怎么会突然有人冲出来拿到行凶呢?她到现在还是回不过神来!

    “你别转了,来坐下等,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只要输点血再处理好伤口就没事了,别担心。”书狂把急得在那团团转的王晓清给一把按在了过道的椅子上坐下,嘴里安慰道。

    王晓清心情急躁的很,听书狂这么说不免反驳道:“你说的轻松,你又不是学医的怎么知道,现在随便失血过多都会死人的。”说着已经有了隐约的哭腔。

    对于这个意外王晓清心里是自责的,她毕竟是戏剧社的社长,也是她今天提出要提前来借服装,如果她什么都没说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会这样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王晓清无疑是个好人,看着她那愧疚担忧的样子书狂也没有和她顶嘴,只是在旁轻声安慰着。

    孟岩给季英哲办完手续交完钱回来时心里也有些后怕,他刚刚什么都没做成,若是没有季英哲那受伤的人就很可能会是顾轻,想想都觉得发毛,看着完好无损坐在那的顾轻心下真是大大松了口气。

    孟岩这种想法是自私,但谁又不自私,如果可以,当然会选择让自己关心的人平安,毕竟季英哲会受伤也不是旁人害的,一切都只是个意外。

    四十几分钟后手术结束季英哲被推了出来,果然如书狂所说,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脸色依然惨白憔悴,需要在医院住几天,伤口愈合后拆线了就没什么大碍了。

    医生的话让王晓清紧绷的神经终于微微放松,季英哲的麻药还没退正睡着,几人就没进病房打扰。

    季英哲住的是一人一间的高级病房,孟岩虽然自私的庆幸受伤的人不是顾轻,但对于为顾轻受伤的季英哲还是尽可能的在补偿的。

    季英哲是本地人,既然住院了就免不了要通知他的家人,这事情本来是应当由王晓清做的,但王晓清毕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而言,这事便被孟岩揽下了。

    当季英哲的母亲急匆匆赶来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小儿子时一下就心疼得哭闹了起来,并且要求孟岩给她好好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儿子好好的出门会变成这样住到了医院里!

    “阿姨对不起,对不起阿姨,这真的是个意外,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季同学的医药费等我都会负责,阿姨您别太激动。”孟岩对着季母歉疚道,他并没有解释伤人的叶蔓是谁,又是为什么而伤人。

    “意外?什么意外?!你们不是学生吗?作为学生怎么会在外面招惹到这样当街行凶的人,是不是因为你?还是因为你?!”季母显然没有那么好糊弄,直接一把推开孟岩就对着学生模样的顾轻几人质问道。

    季母的衣着不凡,气势也颇大,那质问人时眼高于顶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有地位权势之人,外界对季英哲身世背景的传言应当是有几分真的。

    “阿,阿姨,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晓清还没见过这么气势汹汹的阵仗,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但她依然以社长的身份站出来对季母解释此事,即使她已经吓得有些打抖。

    就在季母想要对着王晓清进行新的一番责问之时顾轻开口了,神色淡淡语气平平道:“是因为我。”

    竟是毫不隐瞒事实的真相,这让孟岩和书狂都是眉心一跳,心中也涌出一番了然无奈的情绪,顾轻的性格就是这样,就算别人在帮着她掩饰她也不会领情。

    其实也不是顾轻不领情,而是在顾轻看来,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什么,不过是受伤而已,可以治好,就算留疤也可以去掉疤痕,一切损失她都可以补偿。

    以前顾轻也见过擎苍门的人受伤,伤势比这严重的她看了眼睛都不会眨一下,这点小伤在她看来根本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也难怪她如此平静,平静到有些冷血。

    “你?你是谁?为什么我儿子会因为你被人刺伤,你是京华大学的学生吗?京华大学怎么会有你这样在社会上招惹乱七八糟的人的学生?!”季母这下找到了罪魁祸首句更加理直气壮了起来,对着顾轻就是一顿教训鄙夷。

    对于这样的指责顾轻依旧神色淡淡,就跟没听见一般,站在那任由季母说就是了,反正说说也不能让她少了一分皮肉。

    一旁有些害怕的低着头的王晓清听着季母纷至沓来的责问辱骂都觉得委屈冤枉的很,只是抬头怜惜的看向顾轻却发现顾轻根本没有一点反应,竟只是平静的和对面口出恶言的季母对视着。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需要对我解释的吗?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说的不对觉得你没错?你叫什么名字,我要去你们学校和你们校长好好谈谈!”季母见顾轻始终都没有任何回应便有些恼羞成怒,搬出了学生都害怕的终极绝招。

    可惜这招对顾轻这个学生不管用,校长?范元德和顾正明的关系可是好得很,又不是顾轻拿刀砍人了,还能谈出朵花来?

    “顾轻。”顾轻什么都不多说只说了自己的名字。

    这态度看在季母眼中就成了:就算我告诉你名字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在你们校长面前还能怎么傲!滚,都给我滚,不要呆在这打扰我儿子休息,还有你,你是她的家长吧?等着,我会让律师去找你好好谈的!”季母被顾轻气得不行,直接就开始赶人了。

    孟岩抱歉的笑了笑,拿了一张名片给季母道:“我是她的经纪人,不过律师找我谈也是可以的。”说完也不等季母再发作就跟着已经转身的顾轻走了。

    王晓清是被书狂给拉走的,从医院出来的时候都依旧处于茫然震惊状态,看顾轻的眼神跟看怪物一样。

    “我让孟岩送你回学校,这边的事情我会处理。”顾轻对上王晓清那震惊的眼神淡淡道,吓得王晓清当即就把头给低了下去,感觉她刚刚好像不应该那样看着顾轻。

    孟岩带着王晓清回学校,顾轻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上雷诺书狂去了警察局。

    叶蔓被关在拘留室中,脸上身上还有不少季英哲的鲜血,被警察一通审问后意识也有点浑浊散乱,呆呆的靠墙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她什么都没说,但刀柄上有她的指纹,身上也有血迹,还有那么多的目击证人,就算她什么都不说也没法逃脱法律制裁。”警察站在一旁看着里面的叶蔓道。

    老林没想到上头吩咐下来要见叶蔓的人竟是一个小女生,只是当看到顾轻身后的雷诺时就一点都不敢怠慢了,心想应该是这个叶蔓惹到了什么大家族的千金小姐。

    “我要问她几句话。”顾轻对着一旁的老林吩咐道,语气命令并非询问。

    老林听了便直接给顾轻开了门,尔后还自觉的离开了,顾轻这冷沉的气势让老林即使好奇也不敢多看多听。

    “让她抬头。”顾轻进去后对着雷诺吩咐道,雷诺一点头就上前把叶蔓也拎了起来,另一只手再抬起了她那无力垂着的脑袋,这粗鲁的动作让叶蔓一瞬惊恐了起来。

    当抬头看到顾轻时脸上的神色更是惊恐万分:“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叶蔓疯狂的扑腾着自己的四肢,但在高大的雷诺手中怎么扑腾都只是徒劳挣扎。

    顾轻并没有走近叶蔓,而是开口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叶蔓的恐惧让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个想要置人于死地的主谋,更像是受人指使挑唆的愚蠢傀儡。

    “是谁?没有,没有人,我就是恨你,恨你这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凭什么高高在上?因为有背景有靠山?你凭什么将别人踩在脚下践踏,你跟我又有什么不同?!我在泥潭之中苦苦挣扎你却在云端看笑话!我恨你我恨你我就是要杀了你一解心头之恨!”

    叶蔓对着顾轻疯狂叫嚣着,只是她的话始终让顾轻觉得不够,不够让叶蔓有想要杀了她的动机。

    “是苏沁?”顾轻再次开口,这话却是让叶蔓愈发的疯狂。

    她朝着顾轻就吐出了好一口口水,好在顾轻反应快都躲开了,而叶蔓也被雷诺给直接卸了下巴,只剩下一双眼睛能愤恨的瞪着眼前的顾轻。

    “啊啊啊!啊!”叶蔓被卸了下巴就只能发出这种啊啊声,在雷诺的控制下也没法摇头,但也能看出她是在反驳顾轻对苏沁的猜测。

    可这样的行为就更让人怀疑,顾轻并非多疑之人,相反的,之前叶蔓爆料一事她根本都没往苏沁身上想,现在会想到苏沁还是因为叶蔓刚刚的那番话。

    顾轻与叶蔓根本没有交集,就算同时参演了剑侠奇缘但是二人没有过对手戏,上快乐星期天节目时也没有交谈,说她高高在上将别人踩在脚底下这一说根本说不通,除非换成将她所说的别人换成苏沁。

    再联想一下当初叶蔓爆料时对顾轻的批判说辞,一切都符合逻辑了。

    “走。”顾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带着雷诺和书狂走了,身后依然传来叶蔓那‘啊啊啊’的声音,雷诺没有把她的下巴给装回去。

    老林见顾轻几人出来了就马上回去上锁,就见叶蔓趴在地上直流口水,手似乎都使不上劲来,原来雷诺还顺手把叶蔓的手给直接弄脱臼了,老林见此心间不禁一颤,这看起来这么好看的一小女生竟然这么狠。

    想想不免庆幸自己刚刚一切做的都很好,不然难免不会受到什么牵连,愈发的觉得这权贵的世界真可怕。

    离开警察局的顾轻直接回了家,刚到家还没来得及去洗漱就接到了许景深的电话。

    “我没事。”顾轻一接起电话来就直接说道。

    许景深刚要脱口而出的关心就这么被顾轻给直接回绝了,心口有些堵,但还是柔声关心道:“这件事情我会让易斌处理的,这几天带上雷诺出门。”

    许景深心中郁结的很,怎么他刚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偏偏他这边还没法走开。

    在顾轻看来这就是件小事,但她还是应了下来,接着许景深又关心了几句听顾轻说还没洗漱便让她先去洗漱,准备睡觉了再给他打个电话。

    而在楼下的书狂正低着头挨训,挨雷诺的教训。

    “咻咻!”的破空声在房间里连连响起,这是雷诺住的房间,里面只有必备的生活用品,此时他手中正拿着一根竹条,随着他手下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打在了书狂的小腿上。

    书狂一声不吭的就这么让雷诺打着,紧咬着牙关,因为疼痛有些眼泪汪汪,但就是不出声。

    今日雷诺只在顾轻附近待命守护,顾轻的安全就要由贴身保护的隐卫书狂负责,今天这个意外虽没有让顾轻受伤,但书狂的处理方式并不够好。

    书狂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刀,可以拿别人的身体挡刀,更可以直接将叶蔓给撂倒,但不能把顾轻拉倒来躲避叶蔓的攻击,因为这攻击根本就没有凶险到需要如此做。

    如果顾轻因为这么一摔受伤了怎么办?这是护卫的大忌!

    换了雷诺在,叶蔓早就没了半条命了。

    整整二十下打完,雷诺冷着脸扔掉了手中的竹条,对着书狂挥挥手让她可以出去了,书狂忍着小腿上的剧痛小步小步的挪出了门,临关门的时候回头感激的看了雷诺一眼。

    雷诺给书狂的教训已经是很轻了,如果这件事上报到内门,书狂要受的惩罚绝不只是简单的二十下竹条,上次顾轻手臂受点伤雷诺都被打得卧床了一阵。

    看着书狂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雷诺神色更冷,让她赶紧出去,书狂只好乖乖的离开,回到自己房间趴在床上才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真不是她矫情脆弱,是真他妈的太痛了!

    这个季英哲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看在你受伤住院的份上我非得给你几脚,搞什么英雄救美害的我让小姐摔倒了,要是小姐受伤了你赔得起吗!我这小身板可赔不起啊!

    ------题外话------

    我发现还有人首订中奖的没来领奖啊~

    乃们快去看看我的公众章节,首订奖励名单那个~怎么都不来领奖咯!

    领养榜已开,大家还想要领养的可随时和我说~

    有人抢的就以粉丝值,没人抢的全文订阅即可领走~

    季英哲英雄救美咯,深哥却远在他国,啧啧还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权宠之大牌星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念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颜并收藏权宠之大牌星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