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宠之大牌星妻 > 【V59】真的吓尿了

【V59】真的吓尿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牛立才闪烁着一双小眼睛盯着眼前许久不见的刘春花看,真是漂亮啊,真没想到这刘春花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比以前更加漂亮了,这皮肤,水嫩嫩的,可真是勾人。

    “春花儿,你可终于肯见我了,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畜生我犯贱,我就是来跟你道个歉,想让你原谅我,嘿嘿你肯见我了是不是就是已经原谅我了?”

    牛立才激动的伸手就想去抓刘春花的手,那猴急猥琐的样子看在刘春花的眼力连顾正明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你不是想要赚钱吗?现在有个活给你,只要做得好你就能拿到一大笔钱重新去做你的生意。”刘春花压着恶心缩回了手,看着牛立才的眼神是掩饰不住的瞧不起。

    但牛立才一听到钱就根本顾不上刘春花的眼神怎么样了,只是笑呵呵的点头。

    “好啊好啊,什么活儿,我一定好好干,这个,能拿多少钱啊?”牛立才一想到钱就眼睛放光,也顾不上再去吃刘春花的那点老豆腐了。

    刘春花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

    牛立才半信半疑的问道:“五万?”五万对于一个生意失败落魄潦倒的人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只是这些钱确实不够让他重新东山再起的。

    所以牛立才心里既开心但又不是那么开心。

    刘春花摇了摇头,淡淡道:“五十万。”

    这个数字一砸下来直接把牛立才的口水都快砸出来了,五十万就够了,够了啊。

    刘春花看着牛立才那没出息的财迷样就觉得嫌弃,心想自己年轻的时候怎么会看上这么个没用的男人,还爱得要死不活的。

    “春花儿你说吧,是啥事,只要不杀人放火我都干!”牛立才坐直身子一拍胸脯坚定道。

    刘春花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等会儿雇主就会来了,别急。”

    “好好我等着,等着。”

    “待会人来了你就说你是我同乡,乱说话就别怪我拆了这桩买卖。”刘春花提醒牛立才道,她可不想自己的那点秘密让龚如烟给知道了。

    牛立才现在满脑子都是钱,听了刘春花的话连忙把头点得欢快,不说就不说,他来这里找刘春花也是想要点钱花花,他可没指望自己还能和刘春花这阔太太重新好到一起去。

    龚如烟在刘春花给的时间准时的到了地方,一见到牛立才她眼底就闪过了几分笑意和得逞,只是很快就掩了过去,摆起了她那许家二夫人的派头。

    龚如烟的相貌比刘春花是要美上许多的,加上她的年纪更轻,保养更好,水嫩嫩的肌肤如少女一般,一双勾人的媚眼更是看人一眼都别有风情。

    这牛立才一下就被龚如烟给勾走了心思,色眯眯的眼神一点都藏不住,看得刘春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牛立才刚才刚见到她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现在他就只看着龚如烟了。

    “妹妹来了,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同乡,牛立才。”刘春花对着龚如烟介绍了一下牛立才,语气不冷不热。

    龚如烟高傲优雅的点了点头,只是瞥了牛立才一眼,牛立才那着迷的眼神让她心中得意,男人就是如此,看到她就找不着北了。

    三人在包厢之中只呆了约莫十分钟,龚如烟与刘春花先行离开,牛立才再过了半小时后独自离开。

    牛立才走在路上有些腿脚打飘,他已经拿到了二十五万的订金,银行卡揣在手里头感觉热乎乎的,还有刚刚那美人的暗示,真是让他心里发酥!

    牛立才拿出刚刚龚如烟趁着刘春花不注意塞给他的字条,上面写着时间和地点,还有一张房卡,这是要单独约他见面?

    想到龚如烟那勾人的身段儿媚眼牛立才就腿肚子打抖,这是要遇上天大的好事了?不管了,晚上去了就知道了!

    ……

    晚上十点,某酒店2100房,牛立才好好的梳洗打扮了一番,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买了套新的西装,一双新皮鞋在灯光照耀下似乎会发光。

    牛立才年轻时候算得上是个身体强壮的农村小伙儿,而现在,曾经过过几年快活日子的他可没了年轻时候的精神头,潦倒的生活没能让他油腻的肚子消失,倒是让他那头发消失了不少。

    就这副尊荣,牛立才也能对龚如烟的暗示意淫一番,也足见这个男人的酒囊饭袋了。

    牛立才进门前还伸手理了理胸前勒紧的领带,嗅了嗅手里的一捧玫瑰花,还真像是个来找情妇幽会的男人。

    拿出房卡刷开了门,里面没有开灯,只有烛光点点。

    牛立才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这娘们还真是有情调有情趣啊!

    他捧着手里的鲜花,喜滋滋的往里面走,因为激动和兴奋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这个身体虚浮的男人可真是够能想的。

    当他终于走到床前时,却没看到心心念念的龚如烟,但却看到了瘫软在床上的刘春花。

    牛立才一时间有些发蒙,这什么情况?他没失忆啊,下午明明是龚如烟塞给他的字条和房卡啊,怎么到这了换了个人啊!

    刘春花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气息平稳均匀,似是睡熟,身上穿着性感的蕾丝吊带睡衣,有的地方透明得已经能看见皮肤。

    牛立才看着刘春花这勾人的样子心思早已经不在思考上,越看越觉得口干舌燥,把受力的玫瑰花扔到一边,他拉开领口的领带,爬到床上慢慢靠近刘春花。

    “春花儿,花儿,你可真漂亮啊,以前狠狠的爱你的时候没觉得你这么勾人啊,这小嘴儿,这身段儿,可真是要勾死人了。”

    “花儿啊,我能摸摸你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啊。”牛立才搓着手红着脸,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刘春花。

    牛立才激动得有些颤抖的手朝着刘春花的身上摸去,开始是轻轻的触碰生怕把她给吵醒了,到了后来就变成了用力的揉搓。

    刘春花刚开始一直都没醒过来,任由牛立才摆布着,牛立才已经是脱了衣物,刘春花也是未着寸缕。

    这房内弥漫着一股香味儿,牛立才觉得好闻,觉得闻着身体就十分的兴奋和畅快,脑袋中渐渐只剩下最原始的*。

    刘春花在剧烈的动作中醒来,但她却没有大喊大叫的反抗挣扎,反而是跟随着牛立才一同沉沦……

    在酒店另一间房的龚如烟笑着看着这一切,只要把这段视频交给那些人,她就可以拿回那些照片,一切就都结束了,她再也不用夜半从梦中惊醒,恐惧会被许柏良赶出许家,一切都结束了!

    只是龚如烟没想到的是,在她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高兴的时候,自己的女儿正想着破釜沉舟的对自己下狠手。

    十天的时间不长不短,许蜜用了两天时间从阴影中暂时走出,又用了五天时间纠结,最后终于在第八天的时候,她动手了。

    龚如烟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个草包,也觉得许蜜一直是依附着她在生活,所以她对这个女儿没有任何的戒心。

    许蜜确实是个草包,还是个懦弱的人,所以她当时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也不敢吱声,因为她知道,龚如烟如果出事了她也不会好过,但如今,只有龚如烟离开许家她才能好过。

    状态的变化让许蜜下定了决心,一份资料悄无声息的被放在了许柏良的书房中,只等着许柏良拆开它,看到里面的一切。

    龚如烟兴致盎然的回到了许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所翻转,只觉得终于能够焕然新生了心里非常的愉快。

    “蜜蜜,看看妈妈给你买什么了。”龚如烟见到许蜜就十分开心的对她招了招手,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瓶香水,是许蜜喜欢的牌子。

    许蜜心里不是滋味儿,看着龚如烟那温暖的笑容她甚至想过要去书房把那份资料给拿出来,可至少一瞬间,她就选择了自己的未来。

    龚如烟已经老了,她还很年轻,就算龚如烟被赶出了许家但她还在啊,只要她许蜜还是许家的女儿,她就可以让龚如烟过得很好。

    “谢谢妈咪,妈咪今天去哪儿了?怎么这么开心啊?”许蜜娇滴滴的接过香水,挽着龚如烟的手臂笑得甜美可爱。

    龚如烟拍了拍许蜜的手背,笑得灿烂。

    “就是做了件好事,心里高兴。”

    “什么好事呀?跟蜜蜜说说,让蜜蜜也高兴高兴。”

    许蜜挽着龚如烟上了楼,母女两的背影看着可真是感情好。

    刚上楼上的母女两突然同时“啊!”的叫了一声,往后都退了一步。

    顾白眯着眼睛看着两人,皱着眉头,这两个人可真是臭啊,还鬼叫鬼叫的,吓我一跳!

    顾白不爽的对着龚如烟和许蜜展现了一下他的一口大白牙,尖锐的前牙让人看着就觉得可怕,这一口咬下去恐怕肉都得少一块。

    “小白过来。”闵舒对着顾白轻声唤了一声,顾白立即收起了他那唬人的样子,转身蹦蹦跳跳的跑到了闵舒面前,一双大眼睛眨啊眨,阿姨你看我是不是很乖。

    昨天顾轻走的时候把顾白留下来了,她看得出来闵舒对顾白的喜欢,顾白最近天天呆在家里也没人陪就让它留下来和闵舒住几天。

    临走前顾轻可说了,要保护好闵阿姨要听闵阿姨的话,不然她可就要生气咯。

    顾白这个唯姐是从的可是牢牢急着顾轻的话,所以对着闵舒就是卖萌状。

    “姐姐这狗可看好了,别把人吓着。”龚如烟心有余悸的看了顾白一眼,刚刚她和许蜜差点被吓得滚下楼去。

    闵舒爱怜的弯腰伸手摸了摸顾白撒娇的脑袋,顾白蹭着她的手嗷嗷叫了两声。

    “真乖。”闵舒笑着夸道,丝毫没把龚如烟的话听进去。

    做人就不能坏事做太多,不然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动物都会害怕,怪她咯。

    “这可不是狗,没文化就多看看动物世界,走,我们出去散步去。”闵舒突然的讽刺让龚如烟白了脸,原本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刚想出声反驳就被顾白的嚎叫声吓了一跳。

    “嗷!”顾白对着龚如烟就是一叫,犀利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这眼神可是跟姐姐学的,姐姐每次看那些臭臭的人都是这样看的。

    许蜜拉了拉龚如烟的手:“妈,我们走吧,这狗也不懂事啊。”

    许蜜本想着是劝龚如烟离开,可没曾想这话戳中了顾白的爆点。

    什么?说它不懂事?谁说的?!深哥说它要懂事乖巧姐姐才会高兴的!

    本来顾白就没有被拴着项圈链子之类的东西,完全自由身的它转身就直接朝着说它不懂事的许蜜扑了过去。

    那速度,咻的一声三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见许蜜被顾白压在了爪子下。

    顾白的利爪一扬,眼睛微眯,眼尾微微上吊,睥睨天下的气场的顿时震得许蜜傻了眼,顾白突然一张口,獠牙刚露出来,突然一股骚味儿传出,这许蜜竟然是被顾白吓得失禁了。

    顾白的一只脚刚好放在许蜜的双腿中间,顷刻间一股热流就传到了他的后爪上。

    “嗷?嗷!”顾白疑惑的扭头一看,爪子拍了拍地面,啪啪的水声加上这温热的触感,还有这一股骚味儿,顾白一下就跳了半米高一米远,离得许蜜远远的。

    顾白嫌弃的抖着自己的后腿,嘴里呜呜呜的叫唤着,啊好恶心啊好恶心啊,好臭啊好臭啊!

    闵舒和龚如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惊得没了话语,等二人反应过来后一个朝着顾白走去安抚它的情绪,一个则是把许蜜给搀扶了起来。

    许蜜脸色鲜红欲滴,她当然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天大的糗事!可是她真的是没忍住啊!

    许蜜刚起身就捂着脸转身跑开了,地上还留着一小摊液体。

    而另一边的顾白则是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后腿,前爪还时不时的去捂着自己的鼻子,好臭臭。

    “小白乖,我这就带你去洗香香,不臭不臭。”闵舒轻声安抚着顾白带着它往自己的房间走。

    剩下龚如烟看着那摊液体脸色青红难辨,这都什么事儿啊!好好的心情都没了!

    顾白的杰作很快就传到了顾轻那边,这事可把书狂给笑趴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尿失禁哈哈哈哈!”书狂跟个神经病一样在片场笑得停不下来,都已经笑到肚子疼了还不停。

    “别笑了。”顾轻实在是受不了这魔音一般的笑声了。

    顾轻一句话书狂就收住了笑声,抿着嘴身子还是在那抖着,小白白你真的是太可爱了!真棒!哈哈哈哈。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说来我听听。”元萧坐在顾轻身旁八卦的看向书狂,书狂给了他一个白眼继续在那憋着偷笑。

    元萧撇了撇嘴,转头对着顾轻道:“校园的戏份今天就结束了,接下来就要去国外拍摄了,深哥是不是要和你一起去啊?”

    在这部电影中,顾轻饰演的女二号会与男一号一同出国度过一段时光。

    “我还没和他说。”顾轻一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的表情让元萧很是无语,还能不能愉快的谈恋爱了?

    这倒不是顾轻故意没和许景深说,而是这些事情她就从来没有放在心上,都交给孟岩和书狂去安排了,所以她是真的不记得这回事了。

    “你不说他也肯定都安排好了。”元萧低声嘀咕了一句,对许景深那跟屁虫一般的属性已经了如指掌。

    顾轻没有接元萧的话,因为到了她的戏份了,书狂一秒恢复正经,跟着顾轻去了。

    元萧看着顾轻的背影眼神思虑,不似往日的逗比样子,只是一眨眼,他依旧是笑容满面的小天王。

    ……

    在这京华校园,顾轻等人在拍摄着青春电影,而在这校园的另一角,有一人正在为她的青春爱情黯然神伤。

    这人便是林菲雪。

    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晚上她本来有课的但是没有去上,因为她身体不舒服,准确的来说是她要给自己做个检查。

    看着手中试纸明晃晃的两条杠,林菲雪眼神呆滞而无神,这不是她想要的,真的不是。

    即使有了这个新生命,她也不会和他走到最后,她知道,她在他的眼中不过就是替身而已,而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林菲雪抖着手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上面的名字,从第一个翻到了最后一个,又往前翻,往返几次之后她把目光放在了一个人名上。

    大帅。

    这个一直默默守护着她的男生,这一次会不会也能帮她一把?

    手指轻轻一按,电话拨了出去,只是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菲雪,怎么了吗?”大帅的声音是难掩的激动,他很少接到林菲雪的电话,虽然每一次都是要他帮忙,但他接到了还是很开心。

    听着大帅愉悦上扬的声音林菲雪顷刻间泪崩,她挂断了电话,捂着脸呜呜哭着,愧疚无颜。

    ------题外话------

    干!得!漂!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权宠之大牌星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念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颜并收藏权宠之大牌星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