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宠之大牌星妻 > 【V63】这个女人还敢回来!

【V63】这个女人还敢回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热的缠绵最后还是在最后一刻生生止住,许景深还是不想随随便便就要了顾轻。

    这个老派的男人,还真的是有些古板,但这也是他爱顾轻的一种体现。

    “我感觉等不及你毕业了。”许景深把顾轻圈在怀里,与顾轻的手十指紧扣着,他喜欢这样紧紧地贴着顾轻。

    顾轻背靠着许景深,能感觉到他灼热的身体,还有那颗狂跳的心脏。

    因为刚刚的火热顾轻有些衣衫不整,而许景深则是露着他完美的上半身,夏季的衣服本就薄,两个人几乎就是完全贴在了一起。

    “我好想早一点让你成为我的妻子。”许景深在顾轻的头顶亲了亲,他真的有些等不及了。

    “结婚好吗?”顾轻翻了个身子,正对着许景深问道。

    许景深笃定的点头道:“我们结婚当然好,我会很幸福,你也会。”

    “那就结婚。”顾轻跟着点头道,说的是自己的终身大事,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好说话的很。

    许景深无奈的笑了,温柔的亲了亲顾轻的唇,他道:“总感觉我是在骗你一样。”

    许景深的话顾轻听不明白,她疑惑不解的看着许景深:“你骗我了吗?”

    “当然没有。”许景深好笑的摇头,就是顾轻总是这么懵懵懂懂的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骗子一样。

    顾轻似是安心的点了点头,伸手揽住了许景深的腰,还有些发烫的皮肤让顾轻的动作的稍稍有那么一瞬间的滞留,但她还是揽了上去。

    滑嫩的小手就这么摸了过来,许景深的心跳一下就加快了,顾轻不懂她这随意的一伸手需要许景深多大的定力才能把持得住…

    顾轻在飞机上休息得很好并不劳累,许景深抱着她在床上又亲热了一会儿后下了楼,再待下去他恐怕就不想起来了。

    许景深已经准备好了很多食材,来到了异国他乡许景深依旧是顾轻的好大厨。

    “中午吃意面怎么样?”许景深一边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一边询问顾轻道。

    “好,我来帮你吧。”顾轻走过去到冰箱前一起帮忙拿东西,可还没伸手呢就让许景深给握住了。

    “这些粗活我来做,你在那坐会儿,元萧估计很快就会过来了。”许景深把顾轻转过来推着往厨房外走,把她推到了沙发旁轻轻按下了才转身回了厨房。

    坐在客厅的顾轻转头就能看见在厨房忙碌的许景深,鲜艳的蔬菜颜色都没有他夺目,切个菜都感觉会发光一样。

    “看我做什么,看电视,待会元萧来了你就让他进来帮我。”许景深切着菜一抬头就见顾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有些呆呆的可爱。

    虽说他本来抬头就是想看看顾轻的,但是突然被顾轻这么看着还有那么点儿不好意思了。

    “哦好。”顾轻听话的点头转了回去。

    后来许景深抬头去看顾轻的时候就只能看到顾轻的侧脸了,他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看看,他未来媳妇多听他的话啊!

    被易斌带着发配到另一座别墅的元萧一下车就想王辉赶,但车子被易斌拔了钥匙他也没辙,只能等着易斌接到折返命令后再一起回来。

    “都一个多小时了才让我们回去,深哥送个礼物至于这么墨迹嘛。”元萧十分不满的吐槽道。

    书狂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在这种情况下,情商低下的单身狗没有发言权。”

    元萧听了扭头就瞪着书狂道:“别说得跟你不是单身狗一样。”

    书狂撇嘴,摊手,呵呵笑:“哟,这对号入座的能力够强的啊,这么快就找准自己的位子了。”

    “哼,胸大有什么用,胸大不还是没人要,大胸怪!”元萧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书狂胸前的丰满,这眼神直接就招来了书狂的爪子。

    一爪子就抓在了元萧的胸前,精准的位子让书狂自己都吓了一跳,天杀的她发誓她没有想到会抓到这么特别的地方!

    “哼,小馒头,人家许先生是和小轻恩爱缠绵,你个孤单寂寞空虚冷的单身男人懂什么。”既然抓都抓了书狂也不能大惊小怪,随口嘲讽了一句。

    可这嘲讽根本就不对啊,元萧捂着自己被抓痛的小馒头,无语愤怒又羞涩的看着书狂,他不是小馒头才奇怪好不好!

    “好了别一副被人欺负的小样了,下不为例啦。”书狂没良心的摆了摆手,一副嫌弃的样子,然后就默默扭头看向了窗外。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发誓!不过,好像元萧的胸肌,挺结实啊…

    到了轻苑后元萧就直接开门进去了,门铃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个摆设。

    “深哥你太过分了啊!怎么让我住那么远啊,这样很影响我和顾轻对台词的好不好。”元萧一边控诉着一边往厨房走,厨房已经开始飘出香味儿了。

    许景深头都没抬一下,对着元萧指使道:“把这些收拾干净,不然没的吃。”

    “一来就让我做事情,真是没人性,喂喂,书狂赶紧进来帮忙了,不然没你的份!”元萧被要求做事了怎么能自己一人承受呢,一定要拉上书狂这个垫背的。

    书狂进了厨房后厨房就热闹了起来,不管许景深让元萧做什么元萧都要拉上书狂一起,不是为了要和她一起分担,而是不能让书狂‘独活’,垫背这个词的真谛就是——要死一起死咯。

    易斌中午莫名其妙的蹭了一顿老板亲自做的饭,他不得不在内心由衷的夸一句,老板真的是出的厅堂入得厨房啊!顾小姐能娶到,哦不,能遇到老板这样好男人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这边的氛围是其乐融融温馨满满,另一处的气氛可就是杀气满满。

    B国另一座城市的一处废旧厂房之中,有一群人聚在了一起。

    这些人身上都有着各种纹身,B国人的体格比A国人高大许多,这些人更是比普通的B国人更加壮硕,没有滚圆的大肚子,只有实打实的肌肉,此时个个看起来都杀气满满。

    “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回来,真当我们是死人吗!”脸上有着一道巨大刀疤的男人愤怒的把手里的匕首往身前的桌子上一插,表情狰狞。

    一只手拿着匕首插在了桌上,而另一只手,则少了半截,用一个铁质的弯钩代替。

    “老大,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突然一个男人从外面跑了进来,恭敬的对着刀疤男说道。

    刀疤男一用力就把匕首拔了出来,拿到嘴巴前伸出舌头舔了舔,嗜血的目光让他看起来有着病态的兴奋。

    “顾轻,你给我老实等着,看我怎么让你,有去无回!”

    ……

    电影的拍摄在第二天就开始了,许景深也跟着顾轻来了,只不过没有跟着顾轻一起进剧组拍摄,而是在拍摄场地外围找了个地方坐着。

    曾经在元萧的咖啡店里出现过的大个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走到许景深身旁弯腰低声耳语了几句,只见许景深本就冷冽的神情愈发的严肃凛然。

    “易斌,都守好了吗?”大个走后许景深把易斌叫了过来。

    易斌点点头,这次剧组的拍摄场地是在一处公园里面,这个公园很大,但是拍摄地点的范围却小,他已经派人在各个点都守好了。

    “老板,既然确定了有危险是不是让顾小姐先回避一下?”易斌还是没忍住,他看见大个出现就知道老板的猜测成真了,可老板怎么也不让顾小姐到安全的地方去呆着,反而还让她在这等着那些人来。

    许景深缓缓的摇了摇头:“按照A计划进行,她如果有任何闪失。”后面的话许景深没有说,他只是深深的看了易斌一眼。

    那眼神,不似他在商场的运筹帷幄,也不他在法庭上自信沉稳,透着一股子杀伐冷冽,如尖刀如利剑。

    易斌狠狠的打了个寒蝉,老板你没事别这样看我,我不会让顾小姐有半点闪失的!

    许景深看着易斌那苦大仇深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易斌立即颠颠儿的走了。

    而许景深则起身往拍摄场地走去。

    这部电影中顾轻作为单恋男一号的女二号黯然伤神离开了A国到B国留学,但是她却得了一种几乎无法治愈的绝症,这个消息让在国内的男一号知道了,男一号便来找她要劝她去接受治疗。

    十分狗血的剧情,但是元萧和顾轻演的真的很到位。

    骆溪一脸了无生趣的站在河畔,看着潺潺流动的河水,感受着这清晨徐徐吹来的凉风,全然不顾一旁左枫的劝说。

    “只要你愿意接受治疗,我可以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左枫看着骆溪痛心的说道。

    骆溪嘴角勾了勾就恢复了冰冷的神情,她转头看向左枫,手下搭着河畔的栏杆。

    “我说过,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听不明白吗?”她的面色苍白,唇色却很鲜艳,精致的眉眼没了以前的高傲,整个人似乎都柔和了许多,可却让左枫觉得看着就觉心疼。

    “骆溪,你不要这样,只要你听我的去接受治疗,我什么都答应你。”左枫愧疚心疼的看着顾轻,他不是信口开河,只要她能好起来,他什么都可以答应。

    骆溪蹙了蹙眉头,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我骆溪想要的东西怎么也要得到,可我不想要了,就是垃圾,你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垃圾。”一字一句狠狠砸在了左枫的心上。

    一阵凉风从河面上吹来,骆溪的发丝随风飞舞了起来,她扭过头不再去看左枫。

    镜头拉近了对她的表情进行了特写,渐渐发红的眼眶,隐忍抿着的唇瓣,不舍心痛的眼神,让人心酸的发疼。

    “卡!好,非常好!这一条过了,休息一下准备下一条。”耿柳激动的声音打破了这忧伤的氛围,顾轻眨眨眼恢复了她冷淡的神情。

    顾轻每次都能以超快的速度脱离剧情,这一点连元萧这个算得上是演戏经验丰富的人都做不到,他脸色依旧带着一些伤怀。

    “哎哎别演了,你真当你是犹豫小王子啊,你这角色就是典型的下贱,人家要你的时候吧非端着不要,人家绝望的离开了吧还跟哈巴狗似的跟上来了,真是够了。”

    书狂可是把剧本好好看过好几遍的,有时候陪着顾轻对台词还演过元萧的角色呢,这个角色真的是够够的,让人无力吐槽。

    元萧无辜的眨眨眼:“哎,这是剧本这么写的好不好,你骂我干什么啊,你以为我愿意啊,之前那场对顾轻动手的戏我回去差点没被深哥揍死。”

    “揍死你都活该!你就等着被眼睛雪亮的观众们批斗吧,我们小轻这样的美女送上门来还矫情还不要,可耻懂不懂。”书狂没心没肺的继续吐槽着元萧,注意力却是放在了顾轻周围。

    她两只手都插在上衣口袋里,眼神透着警惕。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哼。”元萧傲娇的一扭头不想和书狂说话了,似乎是被书狂说得委屈了。

    可实际上元萧的也在细心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休息时间只有五分钟,可五分钟都还没到意外就发生了。

    一声惊天的枪响让平静的河畔公园响起了阵阵尖叫,有的人吓得抱头蹲下,有的人吓得四处乱窜。

    混乱的人群中出现了有序的两拨人,一拨人目标明确的朝着顾轻的方向冲去,一拨人从片场四周冲出上前阻拦这拨人。

    顾轻已经在第一时间躲到了一个大的花坛的后面,书狂跟在她的身旁,而元萧则躲在了另外一边。从第一声枪响后枪声就没有断过,一般人哪里见过枪战,这个城市是B国里治安很棒的地方,这个区也很安全啊,耿柳惊呆的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这一切都快崩溃了。

    这不会是莫名其妙遇到什么恐怖分子了吧?还是遇到组织火拼?虽然他是在拍戏,但是没有需要枪战阿!

    在众人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顾轻已经和书狂从花坛后溜出了枪战范围。

    “她跑了!快追!”顾轻才是这批人的目标,她一消失立即就都追了过去。

    另一拨人自然也跟着追了过去,而枪声也暂时停了下来。

    公园里的人惊恐的看着这些人在视野中消失,然后脑袋空空的瘫坐在了地上,他们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顾轻呢?顾轻怎么不见了!”元萧超大声的尖叫声把剧组的人都叫醒了。

    元萧浮夸的在人群里找来找去,一副顾轻消失不见了他好担心好害怕的样子。

    “导演你有看到顾轻吗?我看她和她助理朝着你的方向过去了啊!”元萧突然一把抓住耿柳对着他激动的问道。

    耿柳支支吾吾的指着自己:“啊?我?我我没看见她过来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刚刚场面那么混乱,什么人啊器材啊都在眼前各种乱飞的感觉,他哪里顾得上看顾轻啊。

    “没有?不可能啊,我明明看见她往这儿跑了,不会是被刚刚那些恐怖分子带走当人质了吧?!”元萧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对着耿柳就吓唬了起来。

    顾轻一出到空旷处就见到了开车过来接她的许景深,顾轻和书狂二人快速上车后车子立即开动,以超快速离开了公园。

    “追追追!这次一定要追到她!”刀疤男愤怒的看着快速远去的车子,他就知道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早有准备,所以他才在这公园出口等着她跑出来!

    这个公园只有两个出口,刀疤男自己带人守着一个,让另外几个人守着另外一个。

    黑色的车子疾驰而去,追着顾轻所在小车疯狂加速。

    经过第三个岔路口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辆车子挡在了刀疤男所在车子的前面,一时间阻碍了他的视线。

    “靠!居然还有帮手?我一定不会让你逃了死女人!”

    脚下一踩油门,差点撞到前面的一辆车子,擦过车头超了过去。

    “前面路口右拐。”许景深亲自开车,易斌在给他做着路线的指挥。

    本来应该是易斌开车许景深指挥的,但是无奈许景深担心顾轻的安全,他要亲自上阵。

    顾轻和书狂坐在后座,两个人都抓着车把手固定着自己的身体,这车速相当的快。

    这拍摄地点并非在闹市区,时间又还是早上的七点多,车子很少,这让甩开身后的车子的难度大大提升。

    疾驰的车子准确的在路口右拐,拐进了一条单行道。

    后面辅助的车子再次超越刀疤男的车子先一步拐进了这个单行道,直接就堵在了两辆车的中间,这路窄,刀疤男想要超车都没法超。

    这段路让刀疤男拉开了与许景深的距离,他气得对着前面挡路的车子就猛开了好几枪,可惜没能打中开车的司机。

    从这条单行线出来刀疤男就把前面的车给撞开了,巨大的碰撞声让许景深和顾轻都能听见。

    “五十米后左转。”

    车子再一加速,五十米后准确的左转拐进了一个小巷子,车子撞着巷子里的杂物彭彭作响,这是一条老旧的废旧小巷子,也是许景深A计划里的目的地。

    ------题外话------

    泥萌还记得小岛上被顾轻坑了一脸的刀疤男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权宠之大牌星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念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颜并收藏权宠之大牌星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