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完全抛下一切的胤礽过的真是“退休养老”的生活,生活的无比悠闲,悠闲的让在紫禁城里的康熙暗自嫉妒不已,但胤礽还是有事没事去刺激一下康熙。

    在胤礽的宅子里虽然只有他一个主子,但阖府上上下下共有百十口人,虽然也不少,但与之前伺候他的人相比,已经少了不少。这些人虽然是康熙拨下来的,但能否拿捏住就看胤礽的,康熙完全不担心这一点,毕竟胤礽在紫禁城里生活了大半辈子,这点事还做不好?

    这几天还是下着大雪,胤礽窝在榻上,怀里抱着一个暖炉,披着一件大毛衣服,旁边小几上暖着一壶暖酒,胤礽保养良好的白皙纤细手指里握着一本书,时不时的翻两页,外面的大雪下的纷纷扬扬,在窗户上映出光。

    胤礽其实还是有些迷茫,如他所愿,他已经离开了权力中心,以最决绝的方式,他可以在江南安享“晚年”,完全不用管九子夺嫡。他是知道康熙的,只怕康熙一死,知道他还在世的就没人了,而且就算自己活着也做不了什么。但在这里还不知要做什么事,怎样打发时间。

    手里的书是他从书架上随手抽出来的,算是零零碎碎的江南游记,胤礽只是瞄两眼,没有细看。只是翻到一页写西湖的游记时,他停下来,突然想去西湖看看。

    既是管家也算是贴身太监的秦飞听到召唤走进来,躬着身。胤礽淡淡道,“把酒撤了,沏壶茶来。”

    “嗻。爷还要用些点心吗,厨房里倒是备着一些。”

    “嗯。清淡些,别太油。”

    “前些日子他们进了些鲜藕,厨房做了些藕粉点心,爷尝尝。”

    “嗯。”

    秦飞退下后,自有人为胤礽张罗,很快点心什么便端上来,胤礽随手拿一块尝尝,入口即化,甜而不腻,确实不错。

    “这到是新鲜,用了蜂蜜?”

    “是。”

    秦飞躬身。

    胤礽突然道,“是西湖的藕?”秦飞一愣,“奴婢不知。”

    “说了多少次,既然不在宫里就不要自称奴婢,生怕别人不知爷是谁啊。”

    “小的这不是一时半会改不了了吗。”

    “爷可不想再听到。”

    “是。”

    胤礽又吃了块点心,翻了一页书,“去西湖的官道没被雪封住吧?”

    “这倒是没有。”

    “那就好,爷打算去西湖住几日。”

    胤礽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我记得杭州那边的宅子刚刚收拾出来了吧。”

    被那一眼看的背后一凉的管家连忙点头,“已经收拾出来了。”

    “那就好,”胤礽的手指划过书页,“这边的宅子留下几个妥当的人,那些店铺庄子一定要管好了,跟他们说,要是弄不好没肉吃。”

    秦飞黑线。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具绝。是日更定,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当年读张岱的《陶庵梦忆》时他最喜欢《湖心亭看雪》,甚至也曾在大雪时去过西湖,只是,后世的杭州西湖很少能下大雪,而且,那时的西湖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感觉。

    坐在马车上的胤礽忆起从前,不由苦笑,当年的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背包客,手里一有几个钱便去旅行,天南海北的走,但去的最多的地方便是西湖。

    在西湖边上有很多青年旅舍,离西湖也近,很受背包客的欢迎,他的大学时代几乎将四眼井附近的青旅住遍。而现在,他还不知西湖是怎样。

    但无论怎样,他都已经回不去了,不管是作为太子胤礽,还是更早之前,他都回不去了。

    这些人的效率还是蛮高的,胤礽现在坐在一直想去的湖心亭里,抱着暖炉,旁边温着酒,亭外是一连下了数天大雪的西湖。

    天地茫茫之间,没有一个人,只有他自己。

    他的记忆与胤礽的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当年站在胤礽旁边指着这天下说这以后天下是你的,那个人,是康熙,下令圈禁胤礽的,也是康熙,当年站在华山顶看日出,看云海,在凌晨,天地一片浓墨般的黑,山顶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等待着日出到来,除此以外,没有一个人。

    他低下头,茫然若失。

    不管是胤礽还是他,都是可怜人呐……

    胤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回到府里的胤礽不出意外的感冒了,坐在亭子里喝了大壶酒,吹了半天风,再加上心思郁结,一回去就开始发热。一群人忙得团团转。以往胤礽生病自有太医且是顶尖的太医来,现在,府里竟没有个通医术的,连忙骑上马到城里找大夫,他们也是知道,万一这位爷出点事,上面的那位绝对饶不了。

    等到大夫找来,看他们的打扮谈吐自知不是常人,不敢怠慢,诊过脉,开方子,道不妨事,不是什么严重的病症,再加上这位爷底子不错,最近又修身养性,很快就会好。

    听到“修身养性”,秦飞一下子想到什么,这位爷好像自从来到江南竟没找人侍寝,真不符合他的风格,之前在宫里时私底下听说这位爷是位来者不拒,男女不忌的主。来这里后他也隐晦的问过,但胤礽好像有些生气,他也没再说什么,现在想想,这位爷不会真的要修身养j□j……

    秦飞连忙招呼人去抓药,将大夫送回去,自是有人去煎药。

    胤礽很不舒服,醉酒加伤寒,让他迷迷糊糊,头痛欲裂,然后一直做梦。爱新觉罗·胤礽一直没有真正爱过什么人,一直是一个人,在记忆里也没有什么爱人,就算是颇受宠爱的李佳氏,也不算爱人。而他呢,与这位太子爷相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漫长的一夜过去,胤礽出了汗,醒了酒,感觉清爽不少,但冬天余下的日子他是不能出去了,秦飞及一干侍从都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他,让他很快败下阵来,再说他也不想去什么地方,于是就窝在西湖边的庄子里,每天发呆看书写东西。

    南方这边天气暖的也早,不知不觉积雪就融化了,露出下面绿油油的草地,很快就换上夹衣,收起大毛衣服。

    然后在一个春暖气清,惠风和畅的日子,胤礽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出门踏青。

    天气转暖西湖边自是聚集了不少人,莺莺燕燕,附庸风雅,吟诗作对,胤礽顺着湖边漫步,无意识发呆想事情,然后前面传来哀求和殴打辱骂声。好奇心过于强大的某同学上前去察看,连带着身后的一群人,浩浩荡荡。

    到了近前看见一个身着布衣的少年,正在被穿着家丁服饰的人殴打,少年咬着牙,护着自己的头,胳膊上已经见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haron188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haron1880并收藏穿成废太子胤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