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说这个了,八哥,你这里有吃的没,我都给你拿酒来了你就没有好菜招待,”胤禟略有些埋怨道,胤禩却笑了,和胤禟一样的丹凤眼挑起,刹那间艳丽不可方物,“九弟来了我这做哥哥的自是好酒好菜的招待,小九儿,你去厨房那里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八哥,”胤禟抗议,“君子远庖厨,”

    “胤禟你可是君子,”

    “……”

    长时间的拌嘴下来,胤禟已经完全了解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八阿哥实在是个腹黑至极的,他已经完全理解了这句话,说自己是君子,但那有说自己是君子的?说自己不是那就承认自己是君子的反义词——小人,八哥你可真够狠的……

    兄弟俩个正在说着,却见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来,到面前停下行礼,“爷,福晋晕倒了。”

    “什么?!”胤禩豁地站起来,“拿着我的帖子快去请太医!”

    “是。”

    胤禩起身快步往郭络罗氏房里走,进去的时候屋里面乱成一团,郭络罗氏躺在床上还没有醒,他大步走到床前坐下,“福晋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晕了?”

    郭络罗氏身边的大丫鬟玉磬躬身行礼,“回爷的话,福晋今天说没胃口,饭也没吃几口,说想吃酸的,进了几颗酸渍梅子,但不知怎么就突然晕了。”

    胤禩握住她的手,眉头紧皱,他上辈子对不起很多人,但郭络罗氏一直和他互相扶持,最后她的下场也因为他连累,这重活一次不能对不起郭络罗氏,他的额娘已经去了,毓秀不能再出事。

    胤禟跟在胤禩后面一起进了屋子,正在琢磨着这描述,他府里姬妾不少,比胤禩府里多的多,听这症状怎么像是有喜了呢?八嫂进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动静,倒是纳的那个妾生了弘旺,难道现在八嫂这是有了身孕?

    “太医怎么还没到?不是要你们去请太医了吗?”胤禩回头向侍女低声吼道。

    “已经去请了,大概快到了吧。”正说着,一个小厮从外面匆匆进来,“回爷的话,王太医已经进了二门了。”

    “快请。”

    王太医很快进来,后面跟着一个拿着医箱的小徒弟,走进屋子头只一抬便跪下给胤禩胤禟请安,“快起来吧,给福晋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王太医道了一声诺,起来后看到床上郭络罗氏躺在那里又低下头去,玉磬连忙走过去放下帐子,拿帕子掩了露在帐外的手,胤禩站起来,让王太医过去请脉。

    郭络罗氏身子一向不错,脉相也很清楚,王太医只诊了一只手一刻钟便退下去,到胤禩身边说,“八爷,福晋这是有喜了,只不过一时气虚昏厥,没什么大事,福晋最近思虑有些重,亏了身子。福晋这已经是一个半月的喜脉,小臣这就去开个方子,福晋愿意喝就喝,不喝就算了,孕期还是少喝药,多是食补。”

    “麻烦太医了。”胤禟跟着王太医去外面开方子,留下胤禩来照顾郭络罗氏。

    玉磬听到帐子里有声音便拉起帐子,把醒过来的福晋扶起来,拿个靠枕放在她的后面。胤禩坐在她身边,温声细语的道,“怎么样?还难受吗?”

    郭络罗氏扶着额头,“我这是怎么了?”早有屋子里伺候的人过来,齐声道“恭喜福晋,恭喜八爷。”

    “怎么了?”郭络罗还是有些不明白。

    胤禩握着她的手,道,“太医说你已经有了快两个月的身孕了。”

    “真的?”郭络罗伸手摸着还没有变化的小腹,“我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

    胤禟走进来,正看到他们两个凑在一块说体己话,不由笑道,“看来小弟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胤禟。”这次说话的是郭络罗,最后一个音拉的老长,那双眼一抬把个胤禟在那里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胤禟也想起上次他送给八哥一对调教好的姐妹花,八哥说不要,他执意要送,结果便是郭络罗亲自把那对姐妹花送回去,说这是爷吩咐的,府里人已经够多了,还是九爷自己享用吧。直接在他那里坐了三个时辰才走,这个八嫂在那些妯娌中算是个厉害的,偏偏八哥还就是喜欢这种的,两人感情好的很,就是郭络罗一直没动静两人有些着急。

    “八嫂好啊,我已经要人去按着方子抓药熬药了,太医也送走了,八嫂这次给我生个小侄子玩吧。”

    “胤禟。”这次是胤禩,他转过身对郭络罗说,“毓秀你好好休息吧,那药你不愿喝就罢了,太医说孕期药还是少喝,我待会吩咐厨房给你做点补的。”

    “嗯,”毓秀展颜一笑,却是温柔的,“你去忙吧。”

    胤禩便带着胤禟走出院子,又一样一样的吩咐下去要他们好好照顾好福晋,这才和胤禟去弄小菜喝酒。

    胤禟把自己带来的酒喝了大半,又打包了些吃食这才走,胤禩站在门口送他,胤禟骑着马刚转过街角,他转身要往府里走,却见一个人走过来低声叫道,“八爷,我家主子有东西要给您。”

    胤禩看着他,身边的小厮把东西接过去递给他,却是一块抱在绢子里的玉佩,上面的花纹隐隐约约形成“贰”这个字,胤禩伸手在上面花纹上摸着,脸色一暗,道,“你们主子还说什么吗?”

    “我家主子说了,如果八爷愿意去的话自是扫榻相迎,如果不去的话便将玉佩毁了即可。”

    胤禩把玉佩用绢子盖住,对那人说,“跟你主子说,定会赴约。”

    那人一躬身,转身便走。他穿着已经很平常的青衣,混在这条街上的杂役仆人里很快就没了踪影,胤禩脸色如常,拿着玉佩带着人又回到府里进了书房。

    玉佩上面却是还有个活扣,使巧劲便能打开,里面却是卷的紧紧的一个纸卷,胤禩费劲把它抽出来,展开看时却是一句诗,上面的笔迹却是娟秀的女子字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只是那两句诗却是反着的: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欧阳修生查子·元夕

    胤禩看完便在蜡烛上点着烧了,看着灰烬不语,纸是江南产的绢纸,双丝绢,上面还发着墨香,玉佩上的字都在提醒他。他慢慢在椅子上坐下,手撑着额头,望着摇曳的烛火脸色晦暗不明。

    弘皙成亲自然是由钦天监选的好日子,这个王府都在忙着婚礼,后院竟没有几个人,胤禩跟着引路的人往前走,转过几个拐角便看到在廊下荷花池边站着一个人。

    那人站在那里,望着那池子不知在想些什么,胤禩一看到他脚步一顿,过了会儿才继续往那走。

    胤礽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袍子,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直到胤禩走到他身边才转过身,嘴角带笑,道,“八弟,好久不见。”

    胤禩看着他没有变多少的脸,低声道,“二哥……”

    胤礽嗯了一声,手里拿着扇子在把玩,那扇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绢纸做成的扇面已经发黄,上面画着一副山水。檀木做成的扇骨已经发亮,应是前朝的旧物,胤禩看着这把扇子想,就是不知道这位之前的太子殿下怎么突然就把玩起这个来,明明他之前很讨厌前朝。

    “八弟过的可好?”胤礽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怎么觉得比旧时消瘦了些?”胤礽把扇子一合,道,“雍正……”

    他看到胤禩的瞳孔一缩,虽然脸上还没有多少变化,才把那句话说完,“他克扣你伙食了?”

    胤禩张张口,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二哥,你……”他惨淡一笑,“他克扣伙食就罢了,与他做的别的事相比,克扣伙食算什么?”

    胤礽扬眉,做出询问的意思。胤禩站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眼前的这个园子,繁花似锦,日光明媚,比他死时所居住的屋子不知好上多少。

    “成王败寇我也知道,但是就是不甘心啊,二哥,这种心情你也能理解吧,毕竟你可是差点就登基,你走的比我们都远,但谁知道最后是他赢了。”胤禩低低笑着,“造化弄人……果然是造化弄人……”

    胤礽轻拍他的肩,“我和八弟你一样,不过是少饮了一碗孟婆汤,过奈何桥时没有遇到孟婆罢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喝碗孟婆汤,喝了就一了百了了。”

    他透过眼前的垂柳,放佛看到十二月的咸安宫,那时节北京的大雪下个不停,地上屋檐上都积了厚厚一层,放眼望去整个天下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宫里的道上都是一下雪就快速把雪清扫干净将树上的雪抖落下来,但咸安宫这种关着罪人的偏僻地方自是没有人来管的,连续几天的大雪在地上厚厚一层,他站在门口往外看,只觉一片琉璃世界。

    他咳嗽着,感觉到肺部撕裂般的疼痛,每次呼吸多觉得下一次呼吸时要喘不过气。这宫里除了把守门口的侍卫便是几个太监,而今,那几个太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咸安宫里没有地龙,取暖靠火盆,但分到他这儿的煤炭都是些劣质煤,每次燃烧时发出的气味烟雾让他的肺雪上加霜。他靠在门边上,自从皇阿玛去了这里的待遇就一日不如一日,眼前又是一个新年,宫里只怕都在忙碌着为新帝准备。他伸出手,在虚空握住,这一切本来是他的,这宫里下一个主人本来是自己,谁知道呢,谁知道会是这个不声不响学问不好齐射不精的四弟登上皇位。

    他们所有人都被他骗了,而他这个太子也被那些兄弟坑了,他也知道,那些兄弟都不是好相与的,他倒要看看,一直和老四作对的老八能干出什么事来,毕竟,老四身边可只有一个十三……

    不过他大概是看不到了吧,这宫里的太监都是看人下菜的,他一个早已失势的人凭什么要求别人高看一眼,就拿这病来说,才开始是因受凉造成风寒,脱了几天,再喝药也治不好,他反而觉得每次喝药病反而加重几分,他因此不喝了,那人正乐得轻松,也没人管,由他拖着这病。

    不过也因为新帝吩咐了要善待因此不敢做的太过,在范围内欺负一下落难的皇子皇孙是个很让人满意的事情,更何况,这位之前可是太子,大清的太阳底下第二个尊贵的人,哪知会落到如此下场。

    他靠在门口,感觉没了力气,缓缓往下坐下去,屋门开着他也不管了,飞扬的雪花落到他的脸上肩上身上他也没去拂,很长时间没剃头的头发长的很长,落到肩部的头发没有束,就那样散着。门槛上很凉,他却感觉不到,整个人就好像处在一个巨大的冰窟里,摸到的都是一片冰冷。

    他的阿玛已经去了多久了,他也记不清了,那是他的阿玛,而他却连阿玛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仿佛看到了阿玛年轻时的样子,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孩子,每日里下了学就到他宫里给他被学过的诗词。而他的额娘……他的生日是额娘的忌日,每年宫里都不会大办,小时候他不止一次的想,如果他的额娘和承估还在的话就好了,那样他被胤禔欺负的时候会有人来帮他……

    求而不得,他所求的一切都得不到……

    还有他的弘皙,他说了几遍要见他消息都没送出去,问了几次也就罢了,心高气傲的他还是不愿去做那种丢份的事。但弘皙他是真的想去见他一面的,恐怕明天就见不到他了,他大概是撑不下去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包裹的仔仔细细的玉佩,一层一层的打开,手指摩挲着,微微一笑。

    玉佩掉到了地上,带有他的体温让它陷到了厚厚的雪里,他坐在门槛上,闭着眼,双手抱着膝,就像他幼时在乾清宫的门槛上等着皇阿玛回来一样,脸上无比安详。

    ……

    “……二哥。”

    “二哥……”

    “二哥!”

    “二哥!!”

    胤礽恍惚回神,正看到胤禩有些担忧的望着他,他摇摇头,“没事,只不过突然想起来一些事罢了,八弟担心了。”

    胤礽将扇骨一根根阖上,低声道,“我走的时候连弘皙都没见到,我一直想见见他,但没人去理会我的要求……呵……”

    “弘皙还好,他对他还算是优待的,但弘旺……”他摇摇头,“弘旺那里得罪他了,不过是被我连累罢了,还有毓秀……”

    “阿奇那”这三个字在嘴里转了几圈终究没有吐出来,那是他最大的耻辱,逐出宗籍、改名、幽禁,乃至最后的死亡,但他们这些败了的人谁去关注?他毕竟是新帝最大的政敌。

    “辛者库贱妇所出。”

    “允禩自绝于天,自绝于祖宗,自绝于朕,断不可留于宗姓之内,为我朝之玷!”

    他心里的苦怎么说的出口,哪怕这是他的兄弟,但在他努力学习争取皇阿玛注意力的时候他这位二哥可是过的十分滋润,就算后来被一废二废,但也没有像他那样,那样……他夜里一闭眼仿佛又看到那逼仄的天空,狭小的屋子,外面飘落的秋叶。

    与那样的生活相比,他宁愿还是死了的好。

    胤禩没有说话,胤礽也没有说,二人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一时无言。胤礽方才看胤禩,知道他要说什么,但“阿奇那”胤禩知道,他知道,但死于雍正二年的胤礽却不知道,他是胤礽却又不是,那是他最大的底牌,一旦掀开就什么都没有了。

    即使两人在后院也能听到前面传来的锣鼓喧嚣,鞭炮声响,胤礽道,“弘皙成亲我就满意了,等再过几年就可以抱孙子了。”

    胤禩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反而说道,“二哥果然是个无情的,就这样一走了之连二嫂都不管,你府里的孩子都不管了?”现在京里谁不知道和硕理亲王福晋是因为思念理亲王而去的,而罪魁祸首却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反正我也算死了,她们这样子比以前要好,”胤礽看向胤禩,“听说你福晋有喜了,二哥在这里恭喜。”

    “有了这个孩子我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

    他要保住他的孩子他的妻子他的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嘛,反正老四老八互相看不顺眼,任谁遭受和老八一样的境遇都会去恨老四。ps:在本文里胤禩是砒霜中毒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成废太子胤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haron188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haron1880并收藏穿成废太子胤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