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55123言情独家首发,禁止转载

    那扇门的高度只有三米左右,并不需要怎么用力便能轻松的推开。从逐渐洞开的门扉之中,刺眼的光线让芙瑞尔微微瞪大眼,而后猛地用力,门便完全敞开。

    适应了昏暗光芒与过道中逼仄视野的眼睛被门后明亮的光线刺得条件反射性的闭了闭眼,芙瑞尔几乎在下一刻便睁开了眼。

    在未知的环境中闭上眼睛,是十分危险的事,她转过来看了看身后,凯尼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身影,而之前平整通畅的过道,随着锁链摩擦声越来越近,一道道石门从顶端落下,从视野尽头慢慢拉近,将过道层层封闭起来。

    最后一道石门,擦着芙瑞尔的脚尖从地上升起,芙瑞尔反射性的后退一步,那扇明明是被推开的门栏处,从两旁伸出石板快速合拢,那速度让芙瑞尔根本来不及反应。

    芙瑞尔在原地静站了片刻,便果断的转身。

    这仿佛是存在于另一个空间的另一个世界。

    这里的视野十分开阔,目光的尽头是熟悉的高耸的墙壁,若不是那高墙之上并非是蓝天白云而是遥远模糊的穹顶,芙瑞尔会以为她只是被那过道带离了地下,从密道之中进入了另一面墙壁里而已。

    她在的地方是一处平台,两米见方,从崖壁之中突兀的伸出,没有任何的支撑,除了前方的台阶,没有其他路可以离开这里。

    她所站立的地方视野极佳,垂眸下望被规划得井井有条的城镇印入眼帘,向前几步,长长的阶梯一直延伸到下面,仿佛为此世与彼世的连接通道一样。

    城镇的格局芙瑞尔并不陌生,在王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不会陌生,这个城镇,完全是按照王都格局建设的。

    无论是宽阔平整的主干道,还是精致大气我屋舍,都让芙瑞尔十分眼熟,就连哪城镇中心恢弘的宫殿,都与王宫如出一辙。

    若是要说区别的话,这里太过安静。

    没有鼎沸的人声,没有动物的叫声,整个世界,陷入一种违和而诡异的静谧之中。

    芙瑞尔拾阶而下,一步步的向着那个未知的世界走去。只是没走多远,她便停下转身,身后不远处的平台上,站着一个人。

    那人全身都被笼罩在漆黑的斗篷里,看不清身形。

    “欢迎来到起始之地。”

    沙哑沉闷的声音让芙瑞尔脸色一沉,她嘲讽地笑了笑,挑衅地说:“我可感觉不到任何欢迎之意。既然见不得人,就让能见人的家伙来和我说话。”

    “这里没有别人。”那人走下来几步,“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没有别人了。”

    “是吗?那你在防备谁?”芙瑞尔微微的调整站姿,“说话都用腹语,这里没有别人,那你就是在防备我喽?既然不信我,为何要让我知道这里?”

    “这些不是我能决定的。我的任务是带你参观这里,走吧。”那人从芙瑞尔身边擦肩而过,速度极快的向着台阶下的城镇走去。

    芙瑞尔信步跟上,“这是在山体内吧。”

    “准确的说来,这一代的山体内部都是相通的,这里的墙是最先建立的,可以算作地面上那三面墙壁的原始模型。”

    芙瑞尔一惊,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建筑,虽然处于地下,但是建筑表面的风化痕迹十分明显,“这里,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哦?这里?你问的是准备建造还是建造完成的时间?”

    芙瑞尔笑而不语。

    “嘛嘛,表情不要这么可怕,这里建成的时间大概是在130年前左右,如果是你的话,你大概能懂的吧……”那人说着停下来,转身看着芙瑞尔。

    芙瑞尔早已说不出话来。

    从高处看这里的布局与王都十分相似,可是离得近了就会发现,这里所有的建筑都被放大,房屋的大小,门面的高低,所有的一切都更适合巨人生存……等等,巨人?!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呢~没错哦,这里,是130多年前或者是更久以前的人为了巨人们建造的城镇,只可惜,巨人们并不领情~”那人边说着边往里走,从其前进方向可以看出,他/她的目的地是王宫。

    芙瑞尔只是看了片刻,就收回视线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前面的人身上,“没关系吗?这些算得上是机密了吧?这么肆无忌惮的告诉我?”

    “哈?”那人似乎很惊讶,“芙瑞尔大人您竟然被允许进入这里,只要你想知道的,我自然不会再隐瞒了。”

    “再说,我并不认为这是可以算作秘密的存在,只是那些家伙不愿意公诸于众罢了~而且……嘛,您没有其他的想问的么?”

    而且什么?芙瑞尔敏感的抓住其话语中的停顿,却没有继续询问。

    “稍等片刻。”那人在一间屋子前面停了下来,在芙瑞尔点头后便快速闪了进去。

    只是片刻,他/她便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套立体机动装置:“这个穿上吧,芙瑞尔大人您的立体机动术非常优秀的吧。这里规模太大,镇子里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有用立体机动装置了。”

    芙瑞尔接过立体机动装置,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长裙,又看向那人。

    那人愣了愣,似乎是颇为烦恼,“啊,我没想到会这样。那么失礼了。”TA说完便转过身背向她,“为了尽快到达目的地,我背着你吧。”

    芙瑞尔只是犹豫片刻,便上前趴在那人背上。

    TA的背不宽也不窄,在被她触碰时背上的肌肉不自觉的绷紧,芙瑞尔眯了眯眼,真是神秘到底的家伙,身高不高不矮,除非摸到明显的第二性征,根本无法从其他的地方看出这人的性别。

    不过,性别对这家伙来说其实也没那么重要,毕竟与巨人有关的家伙,对于性别的概念应该是最模糊的才是。

    目的地果然是王宫。可也不是王宫。

    背着她的人称呼这里为试验所。

    “巨人,果然是由人类创造出来的吗?”芙瑞尔被放下来之后,认真的问那人。

    那人没有回答,反而在芙瑞尔微微惊讶的眼神中伸手揭开斗篷,一张雌雄莫辩的脸露出来。

    芙瑞尔的注意力却被TA的黑发黑眼吸引。

    “正式认识一下吧,芙瑞尔大人,我是朗兹.莫尔特斯,也是除了你之外,唯二的纯种东洋人。嗯,我是男人,我知道您对此似乎很在意。”他将手摊在她面前,微微弯下腰,含笑看着她。

    芙瑞尔将手搭在他的手上,“芙瑞尔.阿克曼。”

    “哦?阿克曼吗……”朗兹的笑容变得有些微妙,然后低下头在她手上一吻,站起身后侧开身,试验所的门已经打开,“我会告诉您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虽然你已经到了这里,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声,你真的想要知道吗,这个世界的秘密?”

    他的话让芙瑞尔的心一沉,在这种地方特意的问这么一句的意思,也就是说,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吗?

    只要跨过这扇门,便能知道那些让人屈辱愤恨的巨人存在的因由,这是诱惑。可是,她却对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完全不知晓,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代价可能是她无法承受。

    这个世界怎么样,这里的人会怎么样,她虽然不会如以往一样冷血,却也不会在乎到放弃自我。

    可是,若是不进去,不能知晓那些家伙存在的真正形式,在以后的日子里,利威尔只会一次次的不断的去墙外,直到他没有余力……或者死去。

    她不想利威尔以后的人生,都在那错误的方向上努力……

    巨人的秘密从来都不在墙外,而是在这种该死的地方!

    芙瑞尔抬起头,眼中只剩下坚定,“本来我对这个世界的秘密什么的根本毫无兴趣,可是我最重要的人,他却为此在努力。走吧。”

    朗兹灿烂的笑了起来。

    “啊,不过带着您去见识真实之前,您还需要去见一个人。”

    **

    嘹亮的钟声响彻托罗斯特区,厚重的开关门缓缓开启,围在主干道两旁的人热切的目光看着门外,乌黑的马蹄伴随着齐整的声音首先跨过门内外阴影,出现在人们视线之中。

    埃尔文.史密斯那严肃的脸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而后视线看向他的身后。

    利威尔兵长、韩吉分队长……一个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直到所有人都进入门内,门放下,所有人都兴奋起来。

    调查兵团回来的人数与之前出去的人数并没有减少多少,也就是说,调查兵团的死亡率越来越低了!这几年调查兵团得到的关于巨人的消息也越来越多,使得调查兵团在民间的支持率也上升了许多。

    利威尔从进入墙壁以后便一直不动声色的扫视着两旁的人群,可是以往站在开关门旁边以保证他在进入的瞬间便能看到的人却并没有出现。

    “每次都是,吵死了。”利威尔皱着眉,低声地抱怨着。

    “阿勒,芙瑞尔怎么没来?利威尔你没有告诉她我们会今天回来吗?”韩吉左顾右盼也没看到芙瑞尔,凑到利威尔旁边问他。

    “你除了脑子里全是巨人,思维方式也跟巨人一样了吗?就算我没有告诉她,听到钟声她也会知道的。”利威尔皱着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米克这次不是留守嘛,等会回到本部去问他就好啦~”韩吉不在意的摆摆手,“这次成功完成任务,下次墙外调查又要等好久了……”

    “不,下一次的墙外调查会在一个月后,在新兵肄业之前。”埃尔文不知什么也慢了下来,很自然的接口回答韩吉的话。

    “真的吗?”韩吉兴奋的双眼晶亮,“因为这次伤亡很小所以只需要休整就行了啊,太好啦~~~”

    “切。”利威尔转开头,不再管韩吉。

    “芙瑞尔的身体如果完全没问题的话,她的战斗力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不用担心。”埃尔文看着利威尔越来越黑的脸色,就事论事的劝说。

    自从芙瑞尔受伤之后,只要事关芙瑞尔,利威尔便总会想的特别多。

    所有人都知道,利威尔兵长就算再凶恶,对待自己的妻子时却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我知道,只是,从几天前开始,我便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且现在,那种预感到现在越来越强。”利威尔看向前方,“这种预感,在四年前夺还战中芙瑞尔身陷巨人群之时才有过。”

    埃尔文虽然相信利威尔所说的预感,只是这毕竟是一种没有依据的感官,无法用来预判实际情况。

    不过在回到本部,见到本该在王都的法兰和伊莎贝尔之后,所有知道他们的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法兰?伊莎贝尔也在?怎么了?”利威尔瞳孔一缩,疾步走了过去。

    这些年法兰和伊莎贝尔在王都而利威尔和芙瑞尔在托洛斯特区,但是每个月都会有书信往来,而且每年新年之时,芙瑞尔和利威尔都会回去王都。

    就算芙瑞尔再不想,身为地位不低的侯爵每年由国王发起的贵族聚必须得参加。

    “啊,大哥~~~~”伊莎贝尔在看到利威尔的瞬间便欢脱的冲过来,只有一条胳膊在空中扑腾的姿势很是滑稽。

    利威尔皱着眉接住她,“怎么了,为什么你们会在这种时候到这里来?”

    “那是大嫂……呜呜……”

    “利威尔,这次可是真的很糟糕,你可要做最坏的打算。”法兰捂住伊莎贝尔的嘴,表情严肃,然后冲着埃尔文等人示意一番,“我和伊莎贝尔才到没多久,我们先去会客室,等你们安排好后再说。”

    埃尔文点了点头,“利威尔去陪他们吧,之后的事交给我和韩吉就行了。”

    利威尔颔首,和法兰一起拉着伊莎贝尔去会客室。

    “芙瑞尔怎么了?”在进入会客室之后,利威尔直接问道。

    “她的记忆出了问题。”法兰拉着伊莎贝尔,示意她安静,坐在利威尔旁边的位置上,开始认真的说着芙瑞尔的问题。

    “失忆?”推门而入的埃尔文皱眉问。

    “不,不是失忆。与其说是记忆出了问题,还不如说是她的情感出了问题。毕竟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对于过去的人和事都记的很清楚,但是,却没有相应的情感。也就是说,她记得关于利威尔的所有事,也知道她和利威尔之间的关系,却忘记了怎么去爱他。”法兰紧紧地皱着眉,“芙瑞尔是在两天前回到王都的,她到达王都之后第二天升爵令便颁布下来,也就是说,她现在是仅有的四个公爵之一。”

    “芙瑞尔回到弗尔特家族的第一件事便是接过里奇手中的主事权,并且雷厉风行的将家族中的长老剔除,把权力完全拢在手中。这样根本就不像芙瑞尔……”

    “据我所知,那位里奇.弗尔特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不会放任芙瑞尔乱来吧……”

    埃尔文不解的看向法兰。

    法兰摇了摇头,“恰恰相反,里奇是最忠于芙瑞尔的人,只要是芙瑞尔的要求,他便一定会达成。”

    “这就是说可以排除芙瑞尔不是本人的猜测了……按照法兰说的情况来看,确实很棘手。看这个。”埃尔文将一封信放在桌上,“这是五天前基斯派人送来的信,信上说五天前本在训练兵团度假的芙瑞尔被王都密信召往王都。但是来接她的人,隶属于中央先兵团。”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对芙瑞尔出手?”韩吉的脸上没了玩闹的神色,这几年来韩吉用巨人做过实验,但是所取得的成果并不多。而调查兵团现在进行壁外调查的主要目的在于运送物资为第二次玛利亚之壁夺还战做准备,对巨人的认知也并没有多大进展,为什么王室会在这种时候对芙瑞尔出手?

    “或许这并不是我们的问题。”埃尔文看了韩吉一眼,“就算有问题,也是王室那边出了问题。”

    自法兰说出芙瑞尔的问题之后利威尔便一直没有说话,而是坐在座位上姿态闲适的端着杯子喝茶。

    “利威尔?”察觉到他过于安静地法兰担忧的叫了一声。

    “什么事?”利威尔抬头,然后看到他的脸色后所有人都自觉的噤声。

    “切。”利威尔在静默中推开椅子站起身,向外走去。

    “利威尔,你去哪里?”埃尔文也皱起眉头,利威尔对芙瑞尔有多在乎,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为了她,利威尔的改变有目共睹。

    “没什么,我还要去安排训练表,毕竟下一次壁外调查就在一个月之后。时间很紧,我可没有时间来听你们说废话。”利威尔说着话,头也没回继续走着。

    “利威尔!”法兰拍桌站起来,“事关芙瑞尔,你……”

    “哈?她怎么了吗?既然记忆没有问题,那就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们现在应该担心的可不是芙瑞尔,而是我们自己的处境。”利威尔拉开门,看着庭院中刺眼的阳光,“芙瑞尔的感情本就淡薄,你说的那种状态,也就是让她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而已,你觉得初遇时的芙瑞尔对我们的行事会有什么影响?”

    法兰顿时语塞,也懂了他们离开王都时里奇不赞同的表情。

    里奇在他决定来找利威尔时就劝过他,这种状态的芙瑞尔才是真正的芙瑞尔,根本就无需担心。

    现在,他懂了。

    法兰释然一笑,在利威尔离开后跌坐回椅子上,“什么啊,利威尔这家伙,真的成熟了好多啊……”

    “碰——”

    一声巨响让会客室的众人一惊,纷纷走到窗边一看,庭院中的需两人环抱的大树从中间折断,在庭院中振起几米高的灰尘,而烟尘中,一个身影慢慢的显现出来。

    “……阿勒,大哥砍树做什么?”伊莎贝尔懵懂地眨眼歪头问法兰。

    法兰:“……”

    **

    法兰和伊莎贝尔在第二天便回了王都,芙瑞尔对于法兰和伊莎贝尔在弗尔特家的位置是默许态度,他们的生活也并没有什么改变,除了芙瑞尔对他们视而不见让伊莎贝尔十分伤心。

    调查兵团的士兵们则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深刻的体验了他们的士兵长对他们深刻的爱,每天满满的训练项目,以及不定时的亲自指导,都让士兵们痛并幸福着。

    利威尔和芙瑞尔,这两人是年轻一辈的偶像,加入调查兵团的士兵对利威尔和芙瑞尔两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崇拜与信任。

    在这一个月中,利威尔收到了王都的请柬,是芙瑞尔晋封公爵之位的宴会。

    埃尔文也收到了请柬,在考虑片刻之后觉得不管芙瑞尔的状态究竟如何还是需要亲自确定才行,便和利威尔一起去王都。

    抵达王都之后埃尔文去调查兵团分布,而利威尔直接回了弗尔特家族。

    芙瑞尔穿着裤装礼服站在门口迎接他,只是态度一直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淡漠与疏远,再也没了亲密。

    她站在门口,见到利威尔也只是颔首说了句:“欢迎回来。”

    利威尔皱眉看了她许久,最后嗤笑一声与她擦肩而过:“芙瑞尔,别让我瞧不起你啊,小鬼。”

    芙瑞尔一愣,看着利威尔的背影,脸上疏离的笑容一直未变,在利威尔的身影离开视线之后,她脸上的笑容立刻敛去。

    芙瑞尔微微低下头,将目光中的动摇用刘海遮住。

    芙瑞尔一直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她记得所有人,也记得进去那个地下城镇中的事,可是记忆在朗兹的那句“在此之前你需要再见一个人”之后便出现了断层。

    她不知道之后随着朗兹去见了谁,更不记得那人对自己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甚至不记得自己是否真的被告知了这个世界所谓的秘密,有记忆的时候,她已经在去往王都的马车上了,护送的人也换成了普通的宪兵。

    发现自己的不同是在见到法兰和伊莎贝尔之后,对着熟悉的容颜,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情绪,仿佛她的感情被完全从身体中抽离了一样。

    法兰和伊莎贝尔离开王都去找利威尔其实是她示意,即是想起利威尔,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可是从以往相处的记忆中,他是她唯一全心全意去信任的人,而她如今的状态,借由谨慎的法兰与惊慌失措咋咋忽忽的伊莎贝尔之口可以完全的传达给利威尔知晓而不被怀疑。

    芙瑞尔知晓自己处在被监视状态,因为监视她的人没有表现出敌意并且并不是时时在监视所以她便容忍了监视者的存在。

    可是……芙瑞尔嘴角勾起笑容,胸口中来自于心的躁动仍旧没有平静下来。

    从这躁动中芙瑞尔也对自己的情况了解了许多。

    芙瑞尔抬起头,带着挑衅与嘲讽看着监视者所在的方位,用唇语无声的说:“你们最好祈求把我的记忆消除的足够干净,让我永远也记不起,这笔账我迟早会算清!”

    **

    里奇端着下午茶敲响书房的门,在听见门内毫无起伏的回应声以后,便含笑推开门,对着仍旧在看文件的芙瑞尔说:“芙瑞尔大人,您已经看了一天的文件了,休息一下吧。”

    芙瑞尔抬头看着里奇,随手将文件放下,单手支着下巴,懒洋洋地说:“啊,随便翻一下,这些都是你处理好的。利威尔安排好了?”

    里奇点头:“是的,利威尔大人用过午餐后便回了房,现在在休息。芙瑞尔大人,您之前所说的地方已经有消息传来,在三天前,因为森林火灾那地方已经面目全非了。因为地处偏僻,而火势又及时得到控制,所以并没有被上报。”

    芙瑞尔了然的点头,她早就知道就算记住了也不一定查得到线索,虽然她能猜到那个城镇建在山体之中,但是要如何安全的进去却是一个难题。

    实验所中究竟有什么芙瑞尔不记得,所以也不能冒失地去破坏山体进入。

    里奇将茶点摆好,芙瑞尔起身坐到沙发上端起红茶喝了一口,随口问道:“给利威尔送下午茶了吗?”

    “是的,已经吩咐人送去了。”

    芙瑞尔皱眉起身,放下杯子走了出去。

    “芙瑞尔大人?”里奇挑了挑眉,笑着跟了上去。

    “你是故意的吧。”芙瑞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利威尔会生气的。”

    “嘛,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您也不在意啊~”里奇很是悠闲的跟在她身后,促狭的说着。

    芙瑞尔:“我只是情绪被禁制住但是没有失忆,就算对利威尔没有感觉,我也不会让他受委屈。”

    “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封住您的感情,根本就没有区别不是吗?”里奇困惑的嘟嚷。

    不,有用。芙瑞尔眸色暗沉,她现在只能理性的判定,对所有人无感情,也就意味着在遇到事情时,理性会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处理事情更是会按照她本人的意愿而不会被情感影响。或许对别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是对芙瑞尔来说,若是对这个世界的人都没了特别的感觉,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与她曾经经历过的恐怖片世界没有任何区别。

    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理性大于情感是好事,但是对于芙瑞尔来说,没有了情感,也就没有了约束她的东西。

    “里奇,去把监视我的人全部清理掉。”芙瑞尔突然开口。

    里奇一愣,随后恭敬地应道:“是!”

    远远的芙瑞尔便看见一个女仆低着头端着茶点站在她的卧室门口,没有敲门也没有别的动作,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芙瑞尔疑惑的眨眨眼,利威尔不会吃不熟悉的人送来的东西,这点和他相处得久了的人都知道,里奇自然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芙瑞尔在听到里奇随便的派人给利威尔送茶点时才会觉得利威尔受了委屈。

    可是就算是不吃,他最多也就是不理会,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站在这里不走?

    芙瑞尔上前,才发现气氛有点奇怪。

    卧室的门被拉开一点,利威尔穿着睡衣皱着眉不耐烦的盯着那个女仆,杀气四溢。

    而那女仆却红着脸低着头,一副羞涩的模样。

    芙瑞尔觉得她害羞的表情很碍眼,让她即是没有任何情绪也难掩烦躁。

    “芙瑞尔。”利威尔看见芙瑞尔后脸色和缓了不少,视线紧紧地落在她身上。

    “嗯。”芙瑞尔温柔的应声,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在视线转到女仆身上时陡然变得凌厉,她伸手取过托盘上的刀叉,看了看之后将叉子扔回盘中,看着因为她的到来脸色变得苍白的女仆说,“你们胆子不小……”

    “你……”那女仆抬头看了芙瑞尔一眼,表情变得惊疑起来,“你不是忘记利威尔了吗?为什么……”

    “不像是吗?”芙瑞尔笑了笑,扬手将托盘打到一边动作极快的制住女仆的反抗的动作,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原来真正的目的是我的记忆而不是情感吗?我还在奇怪,既然能封住我的情感了也应该能修改我的记忆才是,毕竟直接修改记忆比什么都好……原来不是没做,而是对我的效果不怎么好啊~”

    “为什么……”女仆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脸上依旧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利威尔也明白过来,脸色再次变得黑沉沉的。

    芙瑞尔用力将女仆推开,在她撞在墙上狼狈的咳嗽时毫不犹豫的将小刀射了出去,直直的插、入她眉心。

    利威尔皱眉走过来,不赞成的看着芙瑞尔,芙瑞尔面无表情的回视之。

    “很脏。”利威尔拿出手帕,握着芙瑞尔的手,细细的擦了起来。

    芙瑞尔向前一步,将额头抵在利威尔的肩膀上:“利威尔,相信我。看这家伙的表情,对那个让我变成这样的人应该是极其相信的,也就是说,在那群人眼中,我已经忘记你的存在了。看来他们很清楚,只要没有你,我一定会站在王政的那边呢~”

    利威尔收回手抱住她,轻轻地摸着她的长发,“我一直相信你。”

    片刻之后推开芙瑞尔,利威尔看着她那无表情的脸,叹了口气:“你不需要勉强,我等会就会离开这里,参加完宴会之后我和埃尔文会回托洛斯特区,离下一次墙外活动没有多久了。”

    芙瑞尔没有挽留,她现在,没有不舍、担忧这些情绪,即使在面对利威尔的时候有轻微的情绪波动,却也不足以影响她的行为。

    公爵的庆祝晚宴地点在总统局的宴会大厅,如此大手笔却也没有让人觉得不合时宜。从四年前权力中心被洗牌之后,公爵只余其三,如今第四个公爵出现,其代表的权势地位自是不言而喻。

    即使弗尔特公爵只是在宴会开始时露了露脸,说了几句感谢词后便率先离开,也无法降低那些贵族的热情。

    埃尔文和利威尔也只是在晚宴开始时随着众人送了祝福语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赶回罗塞之壁,芙瑞尔则在晚宴第二天被召入王宫。

    王宫,书房。

    芙瑞尔被侍从领着进入时抬眸环视一圈,发现里面只有弗里兹国王和雷伊斯公爵。

    弗里兹国王脸上的抑郁之气更加明显,灰败之气使得他整个人有些阴郁。

    而雷伊斯公爵坐在不远处,桌案上的文件比弗里兹王的多了不少。他并没有因为芙瑞尔的进入而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很自然的比了比沙发,笑着说:“弗尔特卿,请坐。”

    芙瑞尔也不看弗里兹王,从善如流的坐下,侍从行礼退下,恭敬地关上门。

    “弗里兹王的身体不太好,所以让我来帮忙处理一些事物。”雷伊斯公爵解释道,“这次让弗尔特卿来其实是我的意思,您也知道,刘卡斯特这几年越来越不像话,自从解除了与妮卡贝拉公主的婚事之后,便变得有些颓废,作为一个贵族更是自甘堕落的开始经商,已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了。”

    雷伊斯公爵苦恼的揉了揉额头,看着芙瑞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脸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神色,“最近的一封家书中,刘卡斯特言明会放弃爵位承袭,所以,我想请弗尔特卿在回到托洛斯特区之后,能看顾我的女儿赫利斯塔。”

    芙瑞尔眨了眨眼,“这是雷伊斯公爵的私事,为何需要国王来召见?”

    雷伊斯公爵静默片刻,“嘛,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雷伊斯卿!”弗里兹王突然开口,“决定了吗?”

    雷伊斯公爵看了弗里兹王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弗尔特卿值不值得相信,你不是很清楚的吗?弗尔特卿现在为公爵,这些事也是她必须要知道的。”雷伊斯公爵站起身,脸上带着傲慢神情,“雷伊斯家才是真正的王室,而弗里兹王是明面上的傀儡……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傀儡一词却是最为贴切。”

    “我想弗尔特卿你一定很好奇,为何在民众如此推崇王室之时我们需要用这种方法来隐藏自身,这涉及到了巨人产生的秘密……不过弗尔特卿既然已经去过地下城,也自然明白了当时的情势。我只能说,那些反叛者从一开始就存在,并且在这些年,都不遗余力的想要瓦解王室之力,将人类覆灭。”

    “因为墙壁存在,让他们无法混入壁内对我们造成伤害,所以他们才会处心积虑的破坏墙壁,趁乱混入墙壁内,来达到目的。”

    芙瑞尔静静地听着,从雷伊斯公爵的话中可以知道,当初他们确实是在篡改她的记忆,而且对于那个负责篡改记忆的人的能力十分相信,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可能。在他们的认知里,她应该是记得巨人之谜的,也应该知晓很多秘辛,会忘记利威尔,但是却又认识其他人。

    他们在对她下手之前必定对她了解的十分透彻,明白只要切断了她和利威尔之间的联系,她的立场便会改变,因为无论从哪方面看来,王政的立场才能存活的更久。

    “曾经作为玛利亚之壁夺还战最高指挥官的弗尔特卿你应该与他们碰到过才对,虽然我们有顶级能力之一的‘记忆之力’,但是另一个顶级能力‘坐标之力’却不知所踪,最坏的猜测便在那些人手中……”

    “王室一直是人类的精神中心,那些人想要人类灭绝自然会从王族下手。赫利斯塔的身份虽然被隐瞒,但是若是仔细查探还是能够查出来的,这孩子算得上是我们雷伊斯家族可以留存的血脉。”

    “我知道了。”芙瑞尔打断雷伊斯公爵的话,从他的表述中芙瑞尔是完全没有找出事件的因果逻辑,也就是说,中间的那些信息才是雷伊斯公爵真正想要说的话。他提及的反叛者,让她想起当初在小镇以及夺还战的巨人群中见过的人。

    雷伊斯公爵虽然说着要她照看赫利斯塔的话,可是重点却在“坐标之力”与混入墙壁内的反叛者上,而另一个被提及的顶级能力“记忆之力”,恐怕就是造成她如今状况的罪魁祸首。

    “那就好。虽然让一个公爵直接到最前线不太好,不过,这也是一种表率。”雷伊斯公爵仔细的看了看芙瑞尔的表情,确定她的确明白了他想要说的话,便放下心来。

    “我会尽快离开王都去托洛斯特区。只是,我想问一下关于调查兵团中利威尔兵长的事。”芙瑞尔烦恼的皱眉,“所有人都说他是我的丈夫,在书房我确实找到了有效的婚书。但是这个人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贵族律法中似乎也没有关于废除婚姻的条例,这个怎么处理?”

    弗里兹王和雷伊斯公爵闻言都愣了愣,似乎一时转不过弯来。

    在反应过来芙瑞尔到底在说什么之后,雷伊斯公爵表情一变,急忙说:“那个你不必理会,我想就算你们挂着夫妻之名,他对你也没有多少影响不是吗?”

    “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人占去一个重要的位置,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怎么会没有影响?”芙瑞尔不解的看着他们,“反正没有感情,废除婚姻关系也无所谓的吧?”

    “不行!”雷伊斯公爵坚决地说,“私下里你们如何相处都无关紧要,但是在公众面前你必须和他扮演恩爱的夫妻!”

    芙瑞尔皱着眉,虽然不太满意却也没再说什么,这种表现让雷伊斯公爵很满意。

    “没什么事了弗尔特卿你可以离开了。”

    “是。”芙瑞尔无辜的眨了眨眼,脸上疑惑的表情在转身出了门之后变成了得逞的笑意。突然一阵晕眩感传来,芙瑞尔踉跄了一下伸手扶住门,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只是一瞬间,她便回过神来。

    带路的侍从担忧的看着她,焦急的说:“弗尔特大人,您怎么样?”

    芙瑞尔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小毛病罢了。”

    侍从不再言语,只是带路的时候步履慢了许多。

    芙瑞尔单手捂着额头,本来模糊的画面却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凌乱的实验台,被捆缚着挣扎的人,营养槽中浸泡着的各种怪异畸形的人体……那是地下城里实验所中见到的情景。

    巨人,是人类实验的产物。

    在130多年前或者是更早以前人类发现了能让人类巨人化的方法,并且有了成功的案列,当时的执政者花费巨资修建了地下城来供巨人生活,可是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巨人跑到了外面,并对人类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不行,她现在所知道的还是太少,第一个巨人为什么产生那些人谁也没有说,或许雷伊斯口中的那些反叛者知道,可是他们却不被允许在墙壁内,就算知道真相,也无法告知。

    啊,真是麻烦的世界……芙瑞尔面无表情的感叹着,看着王宫门口的马车,脑海中浮现的是在托洛斯特区的家门口,一直候着的车夫。

    有点想念利威尔了呢~即使想念这种心情依旧很淡。

    要尽快去托洛斯特区才行,在王都无法将她所知道的信息传递出去,在罗塞之壁,她却是自由许多。虽然吩咐里奇杀了那些监视者,但也只能杀这一次。

    芙瑞尔想要肆意妄为,可是每次她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便会想起利威尔。

    即使是被封住了也依旧被影响的感情,芙瑞尔低下头,看来她对利威尔的感情,比她自己以为的还要深。

    而让她忘却这种珍贵感情的家伙,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不会善摆甘休!

    作者有话要说:已替换,码字码得吐血中= =

    想要慢慢发展剧情让调查兵团发现真相的……但是那样一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所谓的真相写出来,所以就让芙瑞尔来吧~~~我好想快点完结啊啊啊啊~~~~

    其实快了我会说么,后面紧凑的走剧情!

    记载了推论的笔记本没带在身上,好歹设定还记得一些= =不然和初始设定合不上我后面怎么掰回来啊望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进击的巨人]老公是童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释空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释空流并收藏[进击的巨人]老公是童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