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尊宠姬 > 番外一 欢乐的年终讨债风波(上)

番外一 欢乐的年终讨债风波(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劫难已过,但是风波却不平息。纵然君正臣贤,奈何天无定数。曾创下太平盛世,天地间无数灾祸亦是躲不过!

    数年间,国家旱一年,涝一年,青黄不接。朝廷开仓赈粮救济百姓,不料想灾害年复一年,国库早已空虚。眼见可怜百姓嗷嗷待哺,仓中无粮,库中无银,朝野上下好似热锅上的蝼蚁乱作一团。明主龙天翊每日操劳,更得皇子龙月璃相辅,总算稳住朝纲。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邻国借此天灾之际大举犯境,边关吃紧!国内民心不稳,又有别有用心之人煽动民意,扯旗造反!一时边疆告急,内乱四起,天下动荡。所幸者,江湖侠义挺身而出,内锄奸佞,外御强敌,着实为天子分忧解难。

    然而,内乱因连年饥荒而起,镇压虽可稳一时之势,终究治标不治本。就在朝廷上下一筹莫展之际,户部尚书谏言,由朝廷出面,向民间豪富、江湖势力借粮救灾,以缓燃眉之急!天子左右思量,最终准奏。百姓得粮度饥寒,纷纷颂扬朝廷功德,称赞江湖豪杰!最受爱戴者,自然是神华宫和雨轩宫。

    不过,帝王家也有百姓烦恼,借人财物终要相还。每年三节(端午、中秋、除夕)之时,必有一人前来向皇帝“讨债”!而每年这个时节,皇宫内总会有让人忍俊不禁的一幕上演…

    “老狐狸,与我约定好要还的四十万担粮食可曾备齐?”殿内,仍旧一身水蓝琉璃的蓝幽夜微抬双眼,看着龙书案后的龙天翊。虽然已经登堂入室,纵有华丽霓裳,但幽夜仍旧只穿着这一袭蓝衣,反倒显得清新脱俗。而且,她至今一身江湖气,性格有所内敛但却未曾完全褪去,此外,她仍旧称呼当今陛下为“老狐狸”!

    龙天翊苍眉微蹙,但转眼换上和颜悦色,言道:“幽夜,朕应你之事自是不会抵赖。而如今天下刚刚太平,百姓尚需休养生息,何来四十万担粮食!”

    “既如此,折成银两亦可!只怕现在风波初平,米贵如珠,老狐狸你更拿不出!”幽夜面如止水,言语淡漠。

    “幽夜,神华宫和雨轩宫为救天下苍生开仓放粮,此乃义举,沾上铜臭,岂不是损了名声?”龙天翊龙颜带笑,和幽夜辩解,“我看,不如就此作罢,你我也早已不算外人,何必如此计较?”

    “亲兄弟还需明算账。何况,救天下苍生,此为义举不假!”幽夜显得有一丝不悦,“然朝廷早先所言为‘借粮赈灾’!若这粮草由神华宫直接发放到百姓手中,义在神华;借给朝廷,由朝廷发放,义在朝廷,与我何干?老狐狸你也心知肚明,这粮食由地方富贵家征走,层层上报朝廷,有多少救命粮食落入那些贪官之手,又有多少救灾钱款被他们中饱私囊?若我一声令下,命神华宫诛尽贪官,只怕你这江山……”

    龙天翊端坐龙椅上,心中却有些不安!

    “既然是‘借’,自然要还,纵然你身为九五之尊!”说着,幽夜从水袖中拿出一纸借据,上面清楚写着朝廷借了神华宫多少粮草,多少银两,何时归还,归还多少,利息多少,“有借据在此,身为帝王,还想赖账吗?”

    龙天翊自是无言以对。如此,每逢讨债之时,身为天子的龙天翊竟然也会惴惴不安,被一名看似柔弱的美丽女子逼得走投无路。于是,龙天翊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躲!不与蓝幽夜见面,至少眼不见心不烦,多少政务要事需要烦恼,龙天翊也无力再去和蓝幽夜争辩。

    这一年,年关将至,算算日期,已是腊月二十八。

    皇宫内,群臣议政。邻近散朝之时,天子下旨:“户部尚书留下,其余众臣可告退了!”

    文武百官跪地山呼陛下,随后唯唯而退,只留下户部尚书跪在殿上。

    “唉,爱卿起来回话吧!”

    “谢陛下!”口中称谢,户部尚书起身侍立。

    “今年,我们还欠神华宫多少钱粮?”提及此事,龙天翊也颇有些头疼。

    “启禀陛下,还欠粮食三十一万一千五百担,折成银两二十七万零六百两。”户部尚书躬身答言。

    “数目不对啊?”龙天翊低声言道,“我记得明明是三十万一千五担,为何多出一万?”

    “陛下,想是陛下日夜操劳,记错了吧!您叫微臣昨日核算过,数目上就是这些,不会有错!”

    “嗯——”略加沉吟,龙天翊不由得叹息不止。“你下去吧!”

    “微臣告退!”户部尚书离去,只留下龙天翊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上伏案审阅奏章。时近除夕,奏章上尽皆报喜不报忧,然而天子心知肚明,天下还有多少奸佞未除,有多少动荡未安。

    另一边,王府。

    龙月璃难得有时间在府中,一边指挥下人准备过年,一边寻找那一抹蓝色身影。

    “言月,幽夜哪里去了?”忙里抽闲,月璃拉住言月问道。

    “王爷,您和我家小姐成亲多久了?”言月不回答龙月璃的询问,反而笑着问道。

    “问这作何?”月璃一时莫名其妙。

    “小姐一向来去自由,她要做什么事,去什么地方,我们怎会知道?”言月两手一摊,转身向炎麒走去。

    “唉,怕是又去找父皇‘要账’了!”月璃苦笑着摇头,他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幽夜死咬着龙天翊欠下的钱粮不放!月璃不由得想起了昨天,自己也曾问过幽夜为何这般:

    “幽夜,国内才渡过灾荒未久,是不是可以放过父皇,莫再逼迫于他?”

    未曾答言,幽夜淡然一笑,这番容颜,恐怕全天下只有龙月璃能够得见!

    “我自有缘故,月璃你也不用劝我,我心中有分寸!”

    “那、那便是再好不过!”月璃心中慨叹,能把当今天子逼得每年三大节四处躲债,这还能叫有分寸?

    此时,皇宫内。

    龙天翊放下奏章,脑海中神思一闪,急唤道:“来人!”

    “在!”内侍急急转入殿中,跪地施礼。

    “去把近卫统领传来!”

    “是!”

    不多时,近卫统领上殿。龙天翊吩咐道:“你带领近卫军巡查皇城,若遇到蓝幽夜……”言至此处,龙天翊迟疑了一刻。

    “将之拿下?”近卫统领斗胆问天子。

    听闻此言,龙天翊不由得苦笑一声,心中暗想:“就凭尔等,她只要动动手指,你们就再也过不了年了!”微摇龙首,龙天翊说:“将她请到御书房,让她在那里等候,记得好生招待!”

    “末将遵旨!”近卫统领退下,殿内又只剩龙天翊一人,坐在龙椅上,龙天翊思忖再三,小半个时辰后又一次唤来内侍,说:“你拿好这些奏章,随朕来!”

    “是!”内侍急忙收拾好奏章,跟在龙天翊身后。不多时,二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后宫的某个角落里。推门入室,走到后墙,天子在一块砖上按了一下,一阵轰响,墙上闪出一道暗门,直通地下!

    掌起油灯,龙天翊与内侍一前一后下了暗门。将油灯放在一张木桌上,龙天翊吩咐内侍简单打扫这个暗室,自己踱步墙边,按下机关,墙上亮起四处火把!

    “你今天就留在这暗室外,专门伺候朕。有事唤你,朕就扣此暗墙,你也不要随意走动。若有人前来,你就说年关将至,你奉旨查看各殿有无破损,来年好修缮。待此人走后,你也轻叩暗墙,告知朕人已离开。朕的午膳晚膳由你亲往御膳房取来,如有人问起,你就说朕忙于政务,命你取御膳送到书房。你可记清了!”

    “是,小臣记清了…”内侍诚惶诚恐地答道,犹豫了一下,内侍低声说:“陛下,小臣有一言……”

    “但讲无妨。”龙天翊对这个每天侍奉自己的内侍倒是很和善。

    “是,小臣斗胆一问,陛下为何如此惧怕瑞王妃?臣只是觉得,陛下为回避她竟然屈尊到这暗室之中,连小臣都为陛下鸣不公,她……”

    龙天翊微然抬手,打断内侍之言。看着内侍,龙天翊不由得觉得有点好笑,沉吟片刻,他昂首微叹,说道:“朕并不惧怕幽夜,只是…愧对于她!”

    “陛下!”内侍闻言有些慌张,“您有何愧?是她无礼……”

    “非也!如她所言,前几年,朝廷借粮赈灾,其中有极多地方官员徇私枉法,中饱私囊。是朕失察,陷民于水火中而罔顾,而如今,查办那些贪官污吏又进展迟缓。若按幽夜先前秉性,早已去把那些贪官各个诛杀,如今她行事收敛,已是给了朕很大面子了!如此看来,倒是朕行事怠慢啊!”

    “陛下,您不必烦恼,您开仓赈粮,救民于危难,何来罔顾?至于贪腐,每日上朝您都过问此事,未尝怠慢!”内侍低着头,连连恭维。

    “唉,说来,救灾尚未完成之时,大殿因为一场疾风骤雨坍塌,而那时朕竟一时糊涂,命工部斥资大兴土木,修建大殿,怎能说是没有罔顾,又怎敢说是未曾怠慢…”

    “可是陛下,修缮大殿也事关国体,不能……”

    闻听此言,龙天翊笑道:“呵呵,你呀,倒是真护着朕…先退下吧,有事朕再唤你!”

    “是!”

    暗室大门关闭,龙天翊坐下来,翻开奏章继续批阅。室外早已夜幕低垂,只因身在暗室,龙天翊并不知晓。忽然,暗墙被人叩响,龙天翊忙起身来到墙边,却听低低的声音从墙另一侧传来:

    “陛下,小臣前去为您取晚膳,且容小臣暂离片刻!”

    “嗯,去吧。回来时,不用通禀,直接进来便可!”

    “遵旨!”

    未几,暗门低鸣,内侍提着精致的食盒慢慢来到了暗室内。暗门关闭,内侍放下食盒,将一道道精致的御膳放在桌案以上,散发出诱人的清香。内侍提起食盒,躬身施礼而退。暗门关闭,龙天翊放下奏章,看着道道精美菜肴,也不由得觉得腹中饥饿,拿起筷子,刚要用膳,却觉得暗室之内,有些不对劲。

    “……没想到…”龙天翊放下筷子,眉头又紧紧得皱在一起,“出来吧,没想到你竟然能‘溜’到这里来!”

    “不是‘溜’,是等不及了,所以亲自来了!”黑影中,蓝色裙摆飘然而动,蓝幽夜清冷的容颜出现在有些暗淡的暗室里,借着火把的光线,她的脸上似有几分不悦,“老狐狸,你让我在书房等你,自己却躲在这里!”

    龙天翊单手背后,巍然而立,但心里却上下翻转,没想到自己都躲到这种地方来了,幽夜居然还能找来!沉吟半晌,龙天翊正色道:“朕并非在躲你,只是想找个清净所在罢了!”

    “慌不择言。”蓝幽夜摇了摇头,“老狐狸,后天就是大年三十,咱们的账,可不能再拖了!”

    “朕许诺过的事,不会食言!”三番五次相逼,龙天翊也有些不高兴,言语中带出淡淡怒意。

    见此情景,幽夜轻哼一声:“哼,不会食言?口口声声为了天下苍生,却为何在百姓救济未完之时,挪用钱款修建皇宫大殿!”

    龙天翊浑身一颤,这件事她也知道了?

    “…怎能有此事,朕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那又为何躲在这里,对内侍说你有愧于我?!”

    闻听此言龙天翊又是一惊,这句话他可是只对内侍一个人说过,她怎么知道?仔细回想,内侍送来晚膳之前,他没有察觉到丝毫有关于蓝幽夜的气息,也就是说,晚膳送来之后她才到的暗室中!

    “幽夜,不要信口雌黄,”龙天翊尽快的恢复了平静和王者的尊严霸气,“朕何时对何人说过愧对于你了?”

    “陛下刚进暗室的时候,亲口对小臣说的!”

    闻听此言,纵然身为真命天子,龙天翊也不由得浑身一抖,转身一看,身背后内侍低着头,拱手而立!

    “谁叫你进来的?!”龙天翊不由得大怒!

    “老狐狸,说正事,别迁怒他人。而且,你想发火也发不到他头上!”

    “什么?”龙天翊一听,头脑中仿佛猛然惊醒,再回头,内侍已不见,面前站的是一男子!

    ------题外话------

    来篇欢乐的番外吧···希望大家喜欢,多多支持本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魔尊宠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水天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水天依并收藏魔尊宠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