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系统]薛府有只东都狼 > 第56章 狂奔吧草泥马

第56章 狂奔吧草泥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薛锦嘴上叫嚣的厉害,最后还是跟耶律策住了同一个帐篷。夜里,耶律策抱着怀中的薛锦看了许久,直到半夜。

    耶律策走出他和薛锦的帐篷没多久,就看到淳于睿和谢澜衣围坐在一个火堆旁,似乎正说着什么,看到耶律策,两人也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

    “来了,坐吧,尝尝我新酿的酒如何!”谢澜衣直接丢过来一个酒壶,耶律策接过就对着猛喝了一大口,“不错,很是香醇,王爷的酿酒技术越来越好了,阿睿,你也尝尝。”然后将那壶酒丢向淳于睿,淳于睿接过仰头喝酒,眼睛却是快速的扫了一眼二人,心中暗暗叹气。

    “王爷,京城的战况如何?”看大家都没说话,淳于睿没话找话,谢澜衣有空跑来参加牧生节,那就说明了京城的战况不错,最起码不需要他时刻盯着。

    “还不错。”果然,谢澜衣的答案很是简洁,眉宇间很是放心的样子,可以看出京城那边的战况不错。京城那边现在由赤霄国占领,但领军的赤霄新帝洪远帝是逼宫篡位得到的赤霄帝位,根基不稳,朝中老臣都是惧于武力不得不屈从于他,谢澜衣相信,只要他拿着先帝的传位诏书,再有淳于一族和容家的支持,夺回帝位只需要动动嘴即可。所以,京城的战况他根本不担心,真正让他头疼是……

    “墨风,我没办法放开小锦。”谢澜衣一直明白自己对薛锦的心思,而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可以轻言放弃的人。

    “我明白,我亦然!”耶律策并不奇怪谢澜衣的答案,谢澜衣若是轻言放弃,那就不是他和阿睿所认识的谢澜衣了。

    谢澜衣淡笑着看向耶律策,“墨风,你应该了解我的,我做事只求结果,未达目的不折手段,不论在朝堂上还是在战场上,感情上亦是!”

    耶律苦笑着点点头,仰头灌了一口酒,“就是因为了解你,我才会担心啊!说出来也不怕你笑,从和锦儿在一起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害怕了,论谋略论智慧,包括讨女孩子欢心,似乎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赢过你。”

    “你无须妄自菲薄,从小锦跟你相处的情况看来,真正需要担心害怕的是我才对。” 谢澜衣说的是实话,薛锦对他较为疏远,甚至还比不上对淳于睿的热情。

    的确,锦儿也只有在他面前,在会露出那种傲娇的表情,可爱极了。耶律策不由想起了晚上入睡前,薛锦责问他是否有阴谋的样子,翘着二郎腿抖啊抖的,明明看着不怎么入目的动作,但是锦儿做来偏偏是那么可爱,难道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够了,你们两个,考虑下我这个孤家寡人的心情吧,好歹你们都有目标了,我连个影儿都还没有呢!”淳于睿又开始搅合。

    耶律策和谢澜衣对视一眼,谢澜衣摇摇扇子,奸诈一笑,“这个好说,我认识不少宗族大臣,他们家中的适龄女子不少,改明儿就让他们准备好画像,到时候阿睿你可以慢慢的选,娶回家十个八个的,那样子老元帅也不会天天追着你要抱孙子了。”

    “是啊是啊,若是你不喜欢那种大家闺秀的话,我在江湖上也认识不少女侠,长得不错的也不少哦,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耶律策也笑着打趣道。

    “好啊,你们两个倒是成一国的了,都来打趣我,有什么好笑的,墨风你个混蛋,你以为容爷爷不想抱孙子么?”淳于睿刚说完话,心里就暗暗叫遭,这不是找抽么,墨风以后跟薛锦在一起,两个大男人,肯定生不了娃啊。

    耶律策也是一阵沉默,他盯着篝火看了许久,“这件事我早就想过,在容家,我虽是嫡系,但嫡系至少还有墨言在,容家也不求再攀高峰,保持现状就好,墨言性格严谨执着,可以守成。至于爷爷,是我这个做孙子的不孝,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栽培。夜深了,明天还有祭祀活动,我先回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明明才不过一会儿没见,他就觉得有些思念锦儿了。

    耶律策走了,淳于睿和谢澜衣还围坐在篝火那里,气氛颇为沉闷。

    “澜衣,墨风他还有墨言可以代他执掌家业,你不同,你是这天下未来的主子,你必须留下子嗣!有些话墨风在,我不好说,你真的认为你可以插入他和薛锦之间么?不提别的,光是你的身份,你和薛锦就没有未来可讲。”

    “我可以……”

    “王爷,你是未来的皇帝,天下初定,你要广纳后宫,以维持朝政势力平衡,是,纳一个男妃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觉得,像薛锦那种性格的人会甘愿做你后宫中的一员?更别提他手中还掌控着江湖的半大势力,背后更是站着天策府数万将士。别跟我说什么放弃天下之类的话,你不是墨风,你根本放不下权势。”

    谢澜衣低垂着脑袋,邪魅的脸隐在火光的阴影处,篝火里的柴火突然彭的一声断了,谢澜衣死死的盯着那断木,“阿睿,你、我和墨风三人之间,你才是真正看透了所有的那个人,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放不下权势,小时候母妃跟我讲话本,问我江山美人二者可选其一,我会怎么选?我还记得我当时的回答是:美人。那时候母妃虽然气呼呼的骂了我一通,但是我知道母妃其实很喜欢我的答案,母妃是个天真烂漫的女人,从骨子里渴望爱情,也是因为了解她,我才会说出美人那个答案。其实我当时真正想的是:江山、美人,哼,我有了江山,又怎么会没有美人?!”

    淳于睿皱起眉头,目光犀利,“你该不会打算强来吧?我可提醒你一句,那薛锦的武功比之墨风要厉害多了,估计一百个精兵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

    “小锦他背后的确有很多势力,其中最让我担心的就是天策府那一帮子人了,他现在人不在金陵,但天策府不仅抵抗住了岭南陆家军的十万大军,还能守住江南与辽城成鼎立之势,他手下的那些人,罗毅、罗芸、张子谦,一个个都不简单啊!”谢澜衣曾经暗自联系这些人,希望能够策反,不想却是差点中了对方的计,把自己给搭进去。

    谢澜衣转移了话题,淳于睿眸光一暗,怕是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唉,都说红颜祸水,没想到这蓝颜也不逊色啊!只希望澜衣能够看在三人的情分上,莫要做的太绝。

    耶律策回到帐子里的时候,薛锦还睡得很是香甜,他微微一笑,脱下外衣上床,正准备将人抱进怀里来着,薛锦突然暴起,抓住了耶律策的双手,整个人稳稳的压在耶律策的身上,“半夜密会,我们的容大爷,说,瞒着我去干什么了?!”

    除开一开始的怔愣,耶律策很快就听出薛锦的话中质问情绪很少,更多的是好奇,还带着几分调侃,邪魅一笑,耶律策手下用劲,一个翻身反而把薛锦压在了身下。

    薛锦仰躺在床上,月光透过门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散乱的白发跟耶律策墨色的黑发纠缠在一起,耶律策像是受了诱惑一般,深深的吻上薛锦的唇。薛锦的身体微微一震,闭着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后半夜,什么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第二天醒来,薛锦摸着微酸的老腰,悔得肠子都青了,卧槽混蛋,竟然用美男计,同时也在心里鄙夷自己,难道是昨晚的月色太美好,他怎么就那么从了呢,说好的主动权呢,说好的做攻呢!!!

    心情不爽,心情太不爽了,尤其是对上笑容灿烂的某人,薛锦就更不爽了,“你丫的根本就一直打着鬼主意,明里暗里就想把爷给吃了!”

    耶律策也不反驳,处处陪着小心,反正昨天他餍足了,事后服服软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以后可以吃肉了啊吃肉!

    早上的祭祀礼仪薛锦没有去参加,太麻烦也太无聊了,反正昨天半夜没有睡好,正好躲在帐篷里睡觉,养精蓄锐,准备在下午的赛马大赛中大显身手。耶律策明面上还是傲来国的大将军,所以他必须到场。

    一觉醒来就看到一个人阴森森的对你笑是什么感觉?

    别人是什么感觉薛锦不知道,他只知道,妈蛋,他差点被吓尿了!

    “小锦可是醒了?休息够了么?”

    废话,没醒的话睁开眼睛干嘛,薛锦对谢澜衣翻了个白眼,谢澜衣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薛锦这性子很可爱。

    “许久不见,本王很是思念小锦呢!”

    薛锦:“思念?你思念我干嘛啊,我又不欠你钱!”

    谢澜衣噗嗤一声笑了,“小锦你还是那般有趣啊!你”这时薛锦正好做起来,白色的亵衣松松垮垮的披在他身上,白皙的脖颈上印着点点斑红,让谢澜衣眸光一厉,“看来本王倒是晚了一步,不过,只要这一步不是最后一步,本王也不在乎。”

    薛锦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好像完全没有把谢澜衣的话放在心上,也不介意谢澜衣就在一旁,直接起身穿起了衣服。

    薛锦不说,谢澜衣也不准备离开,悠然的坐在一旁看薛锦换衣服,反倒闹得薛锦有些别扭了,卧槽这人脸皮也忒厚了,老子都要换衣服了,他还不走!还有,背后那火辣辣的视线,不忍直视啊有木有!

    薛锦也光棍,反正都是男人,也不怕被看占便宜,那火辣辣的视线……额,他直接无视了。

    穿好衣服,薛锦端起一边已经凉了的饭菜,张口就准备吃,却被一只手拦下了。

    “小锦,这些饭菜都凉了,你刚醒就吃这些,对胃不好。”谢澜衣一边说着,一边吩咐手下准备其他饭食。

    薛锦眼睁睁的看着饭菜离自己越来越远,心情非常复杂,他也知道饭菜凉了不好吃而且对胃不好,但是他饿啊!!!

    “祭祀这么忙,王爷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闲逛!”没有饭吃,薛锦的心情很差,语气自然也就不好了。

    “小锦忘了,我现在的身份还是大庸的王爷,傲来国的祭祀,还不需要一个他国的王爷来主持。”谢澜衣一点也不在乎薛锦的语气,笑眯眯的回道,“而且,比起祭祀,我更想跟小锦在一起。”

    “王爷,拜托您说话能正常点么?还有,我已经成年了,不小了,能不能别叫我小锦了!”尼玛听着跟叫儿子似的。

    不想谢澜衣闻言却是一副委屈之极的样子,“小锦你这是嫌弃我了么?”

    薛锦觉得自己跟谢澜衣的脑电波从来都走不到一个波段去,卧槽他哪点表露了嫌弃了,薛锦也不反驳,他的确不想再跟谢澜衣深交下去,误会就误会吧,身边有个喜欢算计的朋友真心不是好事。

    谢澜衣眉头一皱,刚准备说些什么,这时耶律策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看到谢澜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淡笑着将饭菜端到薛锦面前,“刚想着你该醒了,饭菜怕是凉了,所以就做了新的给你送过来,是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第一次下厨,你尝尝看。”

    “快端过来端过来!”听到糖醋排骨四个字,薛锦就差流口水了,直瞪瞪的盯着那盘糖醋排骨,恨不得一口把它吞下去。

    耶律策坐到薛锦身边,向谢澜衣问好后,便安静的看着薛锦吃饭,眼底满是柔情,谢澜衣脸色尴尬,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下午赛马的时候,薛锦牵出了自己的爱马里飞沙,耶律策也牵出了自己的坐骑,一匹毛色黑亮的骏马,看着很是神骏。让薛锦惊讶的是,看着弱不禁风的谢澜衣竟然也来参赛了,他的坐骑是一匹白色的马匹,四个马蹄却是乌黑的,那马看着也挺精神的。

    “耶律策,你可别忘了答应本座什么了,若是小爷赢了,嘿嘿……”薛锦挑眉,养着马鞭朝不远处的耶律策喊道。

    锦儿还在想着反攻的事情啊,耶律策面上带笑,“那是自然,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其实昨晚见锦儿那么痛,耶律策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他做下面那个了。可是,昨晚那种水□□融的感觉,真的太美好,食髓知味,他觉得越发放不下锦儿了。

    “小锦,墨风,你们打了什么赌,介意我参一脚么?”谢澜衣笑着问道,薛锦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谢澜衣笑得极为猥琐,“可以哟,不过我们的赌注比较特别,不知道王爷有没有那个胆子赌上一赌?”

    我好像忽视了什么很重要的信息,谢澜衣背脊发凉,直觉的拒绝了,“不用了,我的马术不好,参赛也不过是添个彩罢了,阿睿的骑术不错,不如你们比上一比!”话落,谢澜衣拍了拍一旁的淳于睿。

    淳于睿无语,这关他什么事儿啊!薛锦内心给淳于睿点了一排蜡,面上却是恶意满满,他走到淳于睿身边,凑到对方耳边匆匆说了几句话,只见淳于睿脸色猛的变得非常难看,看薛锦的样子跟见鬼似的,一旁的谢澜衣有心去听,却什么都没听到,心想着等薛锦离开了好好问下淳于睿,对方跟他说了什么。

    然而薛锦走后,谢澜衣问淳于睿对方说了什么,淳于睿却是闭口不谈,看谢澜衣的表情很是幽怨,弄得谢澜衣也不好意思再问什么了。

    比赛一开始,淳于睿就驾马不要命的冲了出去,薛锦、耶律策和谢澜衣均是一愣,随即薛锦和耶律策了然一笑,相继追了上去,谢澜衣不明所以,但是猜想也跟薛锦说的赌约有关,扬鞭也追了上去。

    薛锦紧跟在淳于睿后面,吃了一路的灰,“卧槽,他这是召唤神兽草泥马了吧,跑得贼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更新太不给力,订阅也掉的很严重,我理解。

    也许大家都觉得我只在乎新坑那边了,天天更新新坑,这个坑却只是两三天一更。

    这里我不解释别的,新坑之所以能够日更,是因为我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存稿了!所以能日更还没有断更。

    红楼这部文更新的慢,最近工作忙,身体也不是很好,医生让我注意休息,所以希望大家谅解。

    这部文我不会坑,但是速度会慢一些,谢谢继续支持的妹子们,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系统]薛府有只东都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岂曰无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岂曰无心并收藏[红楼+系统]薛府有只东都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