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超级女学生 > 239:瑶姐威武,彻底改观

239:瑶姐威武,彻底改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远山一听沐瑶竟然答应了,当下眼神中不禁漫上一丝明显的神采,没想到这小丫头年岁不大,但是胆子却不小。

    秦彩云无奈的看了一眼沐瑶,开口说道:“别跟着你雷叔叔胡闹。”

    秦彩云主要还是怕雷远山五大三粗的下手没有分寸在伤了沐瑶,她可舍不得她的儿媳妇受一丁点儿伤害,而且瑶瑶才来第一天,就被未来公公拉着练手,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但是秦彩云的想法显然是多余的,因为雷远山的性子就是如此,他才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反正这小丫头是答应了,雷远山当下就跟找到新的消遣了一般,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雷霆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的想法是让瑶瑶靠着自己的想法去和父母相处,他不会太多干涉,瑶瑶也不用太顾及他的感受,雷霆在内心深处对于沐瑶是相当的自信的,他有十足的把握,父亲也会喜欢上瑶瑶。

    沐瑶对于秦彩云的关心报以安慰的一笑,嘴上也开口宽她的心道:“阿姨你放心吧,不过是拳脚过招罢了,我们点到为止便可。而且能和雷叔叔交手一次,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当然不会白白的错过了。”

    雷远山一听沐瑶的话不禁胡子翘的老高,微昂着脑袋看着秦彩云自得的说开口道:“听见没,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和我过上两招的。”

    秦彩云不以为意的轻哧了一声,但是见沐瑶都这么说了,似乎是真的要跟雷远山切磋,当下她也不好太过反对,只能瞪了雷远山一眼提醒道:“你要伤了瑶瑶一根头发,看我怎么收拾你。”

    雷远山心情大好,并没有把秦彩云的话放在心上,但是他心里却也是暗暗衡量了一番的。

    平日里他和雷霆两个人过招切磋,两个男人皮糙肉厚的,动手的时候几乎都会用上真本事,摔个跟头,挨上一拳也是经常的事儿。

    但是沐瑶这小丫头虽说身上有功夫,但是毕竟是个小女娃,在雷远山的心里,沐瑶就是再厉害,那一个十六岁的丫头片子能厉害到哪去?而且如果他要是动了真格的,一个反手摔还不把这小丫头本就单薄的身子给摔散架子了?

    所以雷远山自己心情的想法其实和秦彩云是一样的,在不伤着沐瑶的前提下,和这小丫头象征性的过过招,也无伤大雅。

    而且雷远山自认习武数十年,只要和沐瑶走上一招半式,那沐瑶身上功夫的深浅,雷远山自然就能看得出来了。

    晚饭后,沐瑶便跟着雷霆和雷远山去了前面的正院,平日里秦彩云是不会看雷远山和雷霆两人的饭后活动的,可是今天情况不同,她便也披了外套跟了出来。

    不光是秦彩云,就连雷家的一帮佣人今天竟然也都围了过来,显然是知道了小少爷的小女朋友,要和老爷子过招!

    这些人一个个的不由的暗暗惊奇,心下都暗道能被小少爷看上的姑娘果然都不是普通的姑娘,身上竟然的带着功夫。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室外的温度将近零下二十度,还有这一丝蚀骨的寒风。

    如此寒冷的气温下,沐瑶和雷远山竟然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因为太过厚重的衣服是会降低身体的灵活程度的。

    两人中间拉开近十米的距离,雷远山看着和他穿的一样少的沐瑶不禁心下暗暗点头,在这么冷的天气穿成这样,却能面不改色,这已不是一个寻常女孩能够做到的了。

    院子里聚集了近二十个人,从前院看门的到后院浇花的,反正此时人在雷家大宅的人都来看热闹了,雷霆和秦彩云被众人簇拥在中间,雷霆面色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底却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雷霆虽然与沐瑶从相遇到现在虽然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但是这半年里,他见沐瑶动手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的。

    而这几次他亲眼所见的时刻,沐瑶几乎都是一招制敌,不知是敌人太弱,还是沐瑶太强,总之在沐瑶的实力指数上,雷霆依旧持保持态度。

    雷远山自幼习武,至今已有六十多个年头,而雷远山又是个深藏不露的人,虽然表面看上去没什么架子,性格又有些像孩童,可是真正和他交过手的人都知道,雷远山身上的功夫相当的厉害,雷霆就深知这一点。

    所以今晚,雷霆之所以有所期待的原因也就是,或许可以通过雷远山的手,来看看沐瑶身上的功夫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而在观秦彩云,自然就没有雷霆那么多想法了,别说期待了,秦彩云现在依旧是止不住的担心。

    她和雷远山结婚这么多年,最了解他的人莫过于秦彩云,雷远山身上的功夫可是实打实的真功夫,而且是日积月累,早已到了宗师的级别,她还是怕雷远山一个失手伤了沐瑶。

    但当秦彩云看到不远处的沐瑶脸上那一副淡然自如的表情,又让她稍稍的放下了一些心。

    “丫头,咱们点到为止,你阿姨可容不得我伤你分毫。”雷远山此时心里对于沐瑶已经有了一些细微的改观,当下便看着沐瑶开口说道。

    冷风中,沐瑶发梢的几缕发丝也跟着飞扬起来,只见她杏眸之中熠熠生辉,丝毫没有因为面对的是雷远山而显露出丝毫的怯场和不安,反而嘴角还扬起一抹淡笑,闻言后回道:“雷叔叔,切磋之时难免磕磕碰碰,你若畏手畏脚,到时若是输了,可别耍赖。”

    众人一听沐瑶的话便都抿唇轻笑起来,显然都是极为了解自家老爷的性格,沐瑶这番话还真想是雷远山能干出来的事儿。

    而雷远山听了沐瑶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于沐瑶更为赞赏有加,都说巾帼不让须眉,没想到这小丫头小小年纪气魄倒是不小,身上的气势也是浑然天成,说不准真是自己小瞧了人家。

    “你这丫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雷叔叔可就认真起来了,到时候打疼你了,可不许哭鼻子。”雷远山也打趣沐瑶道。

    沐瑶勾了勾唇,眸中神采飞扬:“雷叔叔,我也不会故意让你的。”

    雷远山眸中的光泽定了定,两个人均是止住了话头,开场前的开场白到此结束。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释放出身上的气势,霎时间,整个广场的氛围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雷远山虎目一瞪,双脚同时一个用力,便向着沐瑶而去。

    别看雷远山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可是不伦从他的外貌还是身体上,都丝毫看不出他的年纪,眼下雷远山只一个动作,便让沐瑶微微眯起了眼。

    雷远山这一个俯冲,将力量全部灌输于双脚之上,如此一来,身上其他的部分便瞬间变的轻盈起来,而双脚才瞬间发力,便可起到提速的作用,让整个人在瞬间移动。

    这个俯冲虽看上去只是简单的身体动了起来,可其中的门道只有行家才可一目了然。

    沐瑶从一开始就没有轻视过雷远山,眼下看雷远山一出招便是如此犀利,当下眼神也陡然转变,以同样的俯冲技巧,向着雷远山迎去。

    雷远山还来不及震惊沐瑶小小年纪竟然会这等功夫,两个人便已经在广场的中间迎头撞上了。

    雷远山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顾忌,迎上沐瑶的一刻,他的出招并不凌厉,只是单单的握拳直击。

    虽然在速度上有所保留,但雷远山的拳速依旧快的惊人。

    而沐瑶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退怯,见雷远山竟然在交手的瞬间只是用了直拳,当下嘴角便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她说了她不会故意让他,她可不是开玩笑的。

    沐瑶此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显然没有将雷远山这拳速惊人的直拳放在眼里,当下果真云淡风轻的一个侧头,便避开了雷远山的直拳,而沐瑶却并没打算只是躲避他的攻击,在她侧头的同时,沐瑶的一只手已经反爪成勾,快速的向着雷远山挥出的那只手的腋下而去。

    腋下乃是人类五大弱点之一,如果重击,雷远山的这只手便会瞬间麻掉。

    雷远山本来见沐瑶能够轻松躲过他的直拳就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何曾想到这丫头竟然不退反进,在躲避的同时竟然给他来了如此凌厉的一手。

    雷远山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当下快速回身,用另一只手挡掉沐瑶的指勾,而后同时另一只手再次握拳,又挥出一击直拳。

    如果说刚刚那击直拳是雷远山心存顾虑而放慢了速度,那这一击直拳则是他毫无保留的一拳。

    那拳头带着力压千斤之力,沐瑶只感觉迎面袭来一阵拳风,不用想也知道这拳头的威力有多么可怕。

    就连场边的雷霆都不禁皱起了眉,没想到才一个回合下来,瑶瑶竟然让父亲认真了起来。

    雷远山此时就如雷霆想的一样,他认真了,就如同平日里和雷霆过招一样认真。

    刚刚就有说过,雷远山本就是习武数十年,身上的本领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已到了宗师的级别,他只要和沐瑶过上一个一招半式,便能知道沐瑶的深浅。

    而眼下,他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低估了这个丫头,这丫头身上的功夫,绝对超出他的想象。

    雷远山这一击速度极快,如果用肉眼去捕捉恐怕还没看到,自己便会狠狠的挨上一拳。

    沐瑶和雷远山本就因为刚刚的交手而距离极近,所有人都为沐瑶捏紧了一把汗,想到沐瑶那小身板,这一拳要是打中了,小命估计都飞了。

    然后就当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的时候,沐瑶却在雷远山的拳头距离自己只有几毫米的猛的抬起一只手。

    “啪!”的一声,在这氛围安静的前院尤为清晰,而后所有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没错,是所有人,包括雷霆,也包括雷远山。

    因为沐瑶就那样直直的,面无表情的立在暗夜之下,用她那一只如葱般的玉手,生生的握住了雷远山的拳头。

    这画面简直太酷炫,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沐瑶的手五指大开都无法包裹住雷远山如饼铛一般的大拳头,可即便如此,她还是那样直接将拳头挡了下来,而且一切是那么的随意,仿若她只是随意的一个抬手,然后便有了现在这个画面。

    秦彩云都看傻了,雷远山这一拳力压千斤,别说用手去接了,就算是险险避过,人也会被拳风所伤。

    可是眼下,这如同梦境一般的现实就摆在眼前,那有些略微消瘦的小身影,此时身上的气息却是让人无法忽视一般的强大,雷远山只怔楞一刹那便快速回过神来,随即眼睛中漫上一丝无比兴奋的眸光。

    他这是捡到宝了!

    当下哪里还把沐瑶当成一个丫头来看待,他习武数十年,到了这个年纪已经难遇敌手,沐瑶的出现就像是给他的生活又带来了一抹刺激的色彩,雷远山心中现在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沐瑶此时原本冷淡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丝笑意,而后和雷远山同时出手,两个人瞬间战在一起,一时间拳脚相向,难分高下。

    雷霆看着院落中央的那抹灵活身影,眼底的眸光闪了闪,瑶瑶身上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就连火力全开的父亲都丝毫占不到上风,这个真相虽然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沐瑶在雷霆的心里却是一个无论做出什么事,都是情理之中的人。

    雷远山此时战意盎然,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与人交过手了,平日里虽然偶尔会和和霆宝练上几招,可是雷远山自己心里清楚,霆宝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很多时候还是故意输给自己的。

    所以沐瑶此时毫不相让,让雷远山不禁热血沸腾,将秦彩云的嘱托也早已抛在了脑后,今有如此对手,如果不让他尽力而为,那他就不是雷远山了。

    此时沐瑶正侧面快速踢出一记飞腿,雷远山马虎不得,当下虎目一眯,双手在身前弯曲成勾,而后精准的将沐瑶的腿嵌在手中。

    眼中闪过一抹‘机会’来了的光泽,雷远山快速的抬起一只手,单指弯曲,想要痛击沐瑶腿上的关节,岂料他手刚抬起来,沐瑶竟比她还快。

    虽然一直脚被雷远山嵌在手中,但沐瑶却快速的一个腾空,另一脚顺势飞起,向着雷远山的下颚踹去。

    雷远山一惊,连忙送开了握着沐瑶小腿的手,向后小退一步,避开沐瑶第二只飞起来的脚。

    沐瑶的脚摆脱雷远山的束缚,整个人便在空中漂亮的横向旋转了三周,而与此同时,沐瑶竟然在整个人完全浮空的状态下再次出脚,且力量和速度丝毫没有因为身体在空中而有任何的退化,依旧是腿风强劲,角度凌厉,直袭雷远山胸前。

    因为沐瑶的腿是横向扫来,雷远山唯一躲避的办法便是蹲下身子,可怎奈沐瑶的速度实在太快,雷远山来不及多想,所有的力量瞬间灌注与手臂之上,两只手臂同时在胸前交叉。

    同时间,沐瑶的腿重重的轰在了雷远山的手臂之上。

    雷远山只感觉胸前一闷,而后整个人便快速的向后连退了好几步,下盘一个发力才定住身形,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两只手臂都有些麻了。

    雷远山不怒反笑,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来路,这种身板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刚刚自己如果被她踢中胸口,怕是要喷出一口老血。

    众人见雷远山竟然在沐瑶的手下落了下风,而且整个人竟然被沐瑶给逼的退了好几步,不由的一个个眼神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沐瑶。

    也不怪这些人吃惊,沐瑶要是个体格健硕的男人也就罢了,顶多算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雷远山又不是天下第一,遇上个比他厉害的也不是那么难以置信。

    可怪就怪在沐瑶看上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那小身板虽然这几个月长了些肉,可是在雷远山那魁梧的身躯面前就完全不够看了。

    反差越大,震撼也就越大,沐瑶现在给众人的感觉就是如此。

    雷远山显然兴趣正盛,虽然自己刚刚落了下风却也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脚下一个发力,瞬间又向着沐瑶而去。

    而沐瑶勾了勾唇,她倒是很乐意陪这老顽童活动活动。

    雷远山这一次出招则改变了套路,别看他身材魁梧高大,但身法却也可以十分灵活。

    雷远山刚刚与沐瑶交手的时候完全是想用力量压制沐瑶,却没想到这小丫头的力量完全不输给自己,反而还借力打力的将自己逼退了回去。

    所以此时雷远山该用技巧性功夫,一近身便使出了极富盛名的仙鹤拳。

    这仙鹤拳拳法飘逸,灵动多变,尝尝在出其不意间攻其对手的软肋,是Z国久负盛名的古武武学。

    雷远山的用意沐瑶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眼底不动声色的漫上一丝狡黠的光,使用的招式也开始变化莫测起来。

    见沐瑶完全跟着雷远山的步调在迎合,雷霆下意识的勾了勾唇,虽然两个人交手时难分高下,但只怕是瑶瑶的实力在自己的父亲之上。

    雷远山此时一脸正色,出手的同时又要小心防范,因为沐瑶的身法实在是太过灵活,竟然在仙鹤拳这种套路缜密的拳法之中来去自如,而且跟个猴子一样一会儿在他前面,一会儿在他后面。

    虽然如此,但雷远山却依旧不见一丝慌乱,将沐瑶的攻击一一化解,两个人足足交手了百余回合,彼此间都没有在伤到过对方。

    突然,雷远山眸光一盛,根据沐瑶脚下的步伐他迅速判断出沐瑶接下来的动作是半回旋肘击。

    果然,沐瑶当下一个回身,手臂弯曲,用胳膊肘向着雷远山的腹部袭去。

    而雷远山当下已经看出了沐瑶的动作,迅速出手,一把便握住了沐瑶的手臂。

    可还没等雷远山高兴,沐瑶的嘴角却闪过一抹急不可查的狡猾笑意。

    在雷远山用力去扯动自己的手臂之时,沐瑶的手臂之上瞬间一个抖动,这一招出自太极里面的招数,故而以柔克刚。

    沐瑶这一抖动,外套里面的手臂便迅速的灵活挣脱出来,而雷远山此时也正在用力,当下便看见手上一松,只抓到了沐瑶的外套袖子,里面的手臂已经逃脱。

    而沐瑶的身形却丝毫没有停顿,她身上的外套一只袖子在雷远山的手上,剩下的一只还套在自己的另一只手上。

    沐瑶当下快速的一个贴身翻转,带着另一半的衣服瞬间移动到雷远山的身后,同时借势脱掉身上的外套,在雷远山还来不及估计身后的时候,沐瑶手臂快速扬起,而后将手中的外套直接缠在了雷远山的头上。

    雷远山顿时感觉眼前一黑,而后便听见一道清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雷叔叔,你输了!”

    雷远山的身子一震,而后便缓缓的放松了下来,抬手将头上的衣服拿了下来,首先看到的便是沐瑶挂着淡笑的脸。

    雷远山脸上也挂着笑意,那笑意透着说不出的舒心,带着一丝愉悦,此时的雷远山显然在意的不是输赢,而是这一次他和沐瑶的切磋,让他在心底里觉得过瘾,酣畅,他真的好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而事实上雷远山也确实输了,最后沐瑶将衣服缠在他头上的那一刻,如果这是生死的时刻,那么沐瑶在那一刻有一百种以上的方式要了雷远山的命。

    雷远山也深知其中道理,当下看着沐瑶的眼神与刚刚明显不同了,只见他拿着沐瑶的外套走到沐瑶身前,亲手将外套给沐瑶披在身上。

    沐瑶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勾唇笑着说道:“谢谢雷叔叔。”

    雷远山不禁大笑出声,此时竟越发的觉得这小丫头张的好看了。

    只见雷远山深呼一口气,有力的大手在沐瑶瘦弱的肩膀上拍了拍,开口说道:“丫头,你雷叔叔这辈子没服过谁,今天,雷叔叔服了你了!”

    雷远山的话掷地有声,在场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而且雷远山这话说的也绝非虚言,如果你对他说这个世界上有比他厉害的人,那雷远山肯定不会怀疑,他儿子雷霆就是其中一个。

    可如果你对他说那个人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那作为大将军的雷远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所以此时沐瑶在雷远山的心里,可以说是一个活生生的奇迹。

    而对于沐瑶来说,她本身确实是一个奇迹。

    “霆宝,这个儿媳妇,老子认了!”雷远山突然回头对着雷霆大声嚷道,而后便又哈哈的放声大笑起来。

    雷霆眼含笑意的看着沐瑶,神色之中满是宠溺的骄傲。

    雷霆知道,这是他的瑶瑶虏获父亲的一种方式,也可以说是捷径。

    雷远山读的书少,从懂事到入伍以至于到现在,他一直都是靠武力解决问题,如果你让他在长得好,家世好和会功夫这三种人里面挑选儿媳妇,以雷远山的性格,挑会功夫这种事儿他真的干的出来,而且他还会觉得理所当然。

    沐瑶心思缜密,从见到雷远山开始,虽然她的注意力好像并没有放在雷远山的身上,但是却在不知不觉间通过雷远山的每一句话来分析他这个人。

    所以这场比赛的结果,也是沐瑶一早就计划好的。

    如果沐瑶畏手畏脚,装作只懂一点功夫皮毛的外行人,那雷远山可能面上不会说什么,心里却会觉得扫兴。

    如果沐瑶表现出一些本事,但是却故意放水输给了雷远山,那雷远山或许会以长辈的身份对沐瑶以资鼓励,告诉她:“你年龄还小,能练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继续努力,以后会更强的。”

    如果沐瑶跟雷远山战成了平手,那么雷远山或许会高看沐瑶一眼,但自己心里却会生出一丝的不服气,会觉得沐瑶是侥幸才与他战成了平手,这样一来,沐瑶反而得不偿失。

    所以沐瑶从一开始便已经知道,自己要赢,只有这样,雷远山才会服气,服气的同时,还会觉得自己出乎他的预料,觉得自己是个宝贝,才会认同自己。

    这些思考虽然看上去繁琐,但却在沐瑶的心里在一瞬间便成了型。

    当然,沐瑶其实并没有使出自己的全力,她的实力远不止于此,但雷远山毕竟是雷霆的父亲,自己如果让他输的太难看,也说不过去,没准还会适得其反把雷远山的小孩秉性激出来生自己闷气那就得悲催了。

    所以沐瑶将自己的实力控制的恰到好处,最后的结局让人看上去就是雷远山棋差一招的感觉。

    秦彩云对于雷远山输了难免吃惊,但更大的却是惊喜。

    她的儿子到底在哪找的媳妇?秦彩云看着沐瑶都快要热泪盈眶了。

    当下拉着沐瑶进了别墅在沙发上坐下,秦彩云便难掩激动之情,看着沐瑶的眼睛都冒着光。

    “瑶瑶,你真的是太厉害了,阿姨真是没想到。”

    秦彩云情绪有些激动,当下开口便有些语无伦次,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沐瑶刚刚和雷远山交手的画面,她当时都看的傻了,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沐瑶实在是太帅了。

    沐瑶知道秦彩云会是这种反应,其实她重生回来,真正动手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基本上都是将对手一击致命,这次与雷远山的交手其实算得上是认真的了,而雷远山的实力也确实很强,而且他会的招式很多,所谓技多不压身,再加上他丰富的实战经验,实力应该和火狐几人属于同一个级别。

    沐瑶当下微微一笑,看着秦彩云说道:“阿姨,我在怎么厉害也还是瑶瑶。”

    秦彩云高兴的点头,拉过沐瑶的手一脸骄傲的说道:“也还是我的儿媳妇。”

    秦彩云说着便转头看向一直不说话的雷霆,开口表扬道:“霆宝,你真是给我们雷家找回来个宝。”

    雷霆眼睛微眯,平时总是紧皱的眉头此时也完全舒展开了,当下看着秦彩云说道:“她总是这么出人意料,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让我爸认可了他。”

    秦彩云心下高兴,脸上却翻了个白眼道:“你爸就是有受虐倾向,非得让人揍一顿才看见别人的好,我真是懒得理他。”

    沐瑶和雷霆相视一笑,没有说话。

    沐瑶和雷远山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自从那一天晚上的比武切磋之后,沐瑶也完全得到了雷远山的认可。

    虽然这认可的方式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但谁让他是雷远山呢?

    而且雷远山最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每当他告诉别人自己的儿媳妇比自己还厉害的时候,对方脸上那吃惊的神色。

    虽然恶趣味,但他却百试不爽。

    沐瑶在雷家住了几天后便也习惯了起来,跟雷家大宅里的佣人也都熟了,这些人都是当日见识过沐瑶本事的人,而且是老爷和太太亲口承认的雷家少奶奶,所以他们对于沐瑶的态度都十分的和善恭敬。

    还有几日便是元旦了,往日这个时候都是海叔带着家里的几个佣人去京城市里置办年货,但是今年沐瑶来了,秦彩云怕她总在宅子里呆着会无聊,所以打算亲自带着她去京城里面买年货。

    雷家的元旦可不比寻常,到时候雷霆的大哥和二哥都会回来,两个哥哥都已经成家,而且两个人也都是在重要机构担任要旨,在京城都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沐瑶都是鲜少听雷霆提起过他的两个哥哥,只知道雷霆是雷远山老来得子,雷霆出生的时候,大哥都二十了。

    不过沐瑶还记得雷云泽,他虽是雷霆的侄子,但却只比雷霆小了几岁,夏天的时候还逃学自己跑去了青城县,不过后来还是乖乖的回了学校。

    得知秦彩云要带着自己去京城,沐瑶自然是高兴的,虽然每日在雷家大宅过的很舒心,但是沐瑶觉得难得来一次京城,总应该去市里转悠一圈。

    而且她也想闫启娆了,红番卡塔因为正在不断的扩大规模,沐瑶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几乎所有的事宜都是闫启娆和她的团队在做,如果自己这一次来京城都不去见她一面,依照闫启娆的性格,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秦彩云也是个雷利风行的人,今天决定要带着沐瑶去京城,第二天一早就把沐瑶从雷霆的怀抱里给拉了出来。

    沐瑶早就习惯了秦彩云的作风,虽然此时距离元旦还有一周,但得知今天去采办年货,沐瑶还是点了点头。

    有一个人来疯一样的婆婆和一个孩子气的公公,沐瑶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嫁进雷家的责任任重而道远。

    好在今天是个好天气,大太阳从一早便笼罩了整个京城,雷霆见今日秦彩云带着沐瑶准备去市区,当下便决定趁这个时间去军队处理一些事物。

    沐瑶也不强求,她也不想让雷霆一个大男人跟在她和秦彩云的身后拎东西,沐瑶觉得那不该是霆爷的范儿。

    这次依旧是雷家的小司机开车,秦彩云和沐瑶坐在后座,同行的海叔坐在副驾驶。

    之所以让海叔同行,是因为秦彩云自己对于置办年货根本一无所知,她连去哪里买都不知道,这次置办年货纯属突发奇想而已。

    而沐瑶显然也不知道年货都该买什么,她活了两世,有记忆的时刻全都算上,这算是她过的第一个年。

    车子顺利的驶进京城,但是雷家人向来低调,车子的车牌并非政府或军区车牌,而是私家车牌。

    海叔说先去买春联和鞭炮,然后再去市场买鸡鸭鱼肉海鲜蔬菜水果等物品。

    按理说现在京城的大户人家,尤其是向雷家这般的大户人家早就不在门上贴春联了,但是雷远山在这方便却很是保守,他自己觉得既然是一家团圆的日子,那春联和鞭炮这种喜庆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海叔每年都会记得买这些东西。

    秦彩云自然是醉温之意不在酒,一听海叔的话才知道买年货要跑好几个地方,当时就噘嘴摇头道:“我不去了,海叔你和豆豆去吧,我带着瑶瑶随便逛逛,你们买完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来接我们。”

    豆豆就是开车的那个小司机。

    海叔在雷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夫人的性格,当下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便点了点头,跟着豆豆开车走了。

    秦彩云也好久没来市里了,再加上今天天气也好,秦彩云不禁心情也十分舒畅,拉着沐瑶便开口问道:“瑶瑶,你有想去的地方吗?阿姨带你去。”

    沐瑶闻言点了点头,直言到:“阿姨,我想去市中心的红番卡塔总店。”

    秦彩云闻言不由的一喜,看着沐瑶就跟看到知音一样:“哎呀瑶瑶,咱俩可真是心有灵犀,我也可喜欢红番卡塔的衣服了,就算你不说,我也打算去的。”

    沐瑶闻言只能干笑两声,她现在还没打算把自己是红番卡塔背后老板的事情告诉秦彩云,便有些尴尬的开口说道:“阿姨,我不是去买衣服,是去见一个朋友。”

    秦彩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回头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沐瑶坐了上去。

    红番卡塔此时已经走出Z国,上升至国际一线大牌,而且是Z国目前为止第一个被国际奢侈品机构认证的Z过品牌,其在国际的影响力非常之大,各大知名的服装杂志都强迫了头刊登红番卡塔的换季新装。

    总店依旧是北京市中心的那家店,其实在Z国和其他国家的很多分店,面积都比北京的总店要大,但是北京这家店是红番卡塔的第一家店,那这家店便永远都是总店。

    秦彩云对于红番卡塔的衣服情有独钟,跟沐瑶进了店面便被里面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吸引了眼球,一开始还顾及着沐瑶,没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逛的忘了形,开始频繁的来往于试衣间内。

    沐瑶也不急着去找闫启娆,店内虽然每个进店的顾客都有负责接待的专业导购,但沐瑶还是先陪着秦彩云逛了起来,趁着秦彩云试衣服的时候才拨通了闫启娆的电话。

    “呦,快瞧瞧,这是谁啊,竟然还记得我。”

    闫启娆一接起电话便一副对于沐瑶长时间不联系她而心怀不满的语气。

    沐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当下也不多做解释,直接开口说道:“知道你心有怨气,所以我转成来看你了,我在店里一楼的试衣间这。”

    沐瑶话刚说完电话那头便挂断了,沐瑶知道她这时下来了。

    秦彩云这时从里面穿了一件深蓝色仿皮草披肩走了出来,在沐瑶眼前高兴的转了一圈,看着沐瑶问道:“瑶瑶,这件好看不?”

    沐瑶自然不会说自己家做的衣服不好看,当下点了点头。

    红番卡塔从来不做真的皮草,所有的皮草系列都是高仿,但是却因为独具一格的设计理念和美丽的外形,卖价往往要比真的皮草还要贵。

    秦彩云得到了沐瑶的答复也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很喜欢身上这件仿皮草。

    两人正说话间,闫启娆便风风火火的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闫总。”

    站在沐瑶身边的导购眼皮子倒是利索,比沐瑶还早一秒发现冲下楼来的闫启娆。

    沐瑶闻声回过头,见到果真是闫启娆下来了,不禁脸上漫上一层笑意。

    闫启娆依旧是酒红色的波浪大卷发,身上穿了一件既奇怪又好看的衣服,与其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一块布,一块绿黄色花纹相间的布,从肩膀一直交叠缠绕到膝盖处,像是连衣裙,却又不太像。

    沐瑶颇有深意的打量了一眼闫启娆的造型,不由的开口说道:“请问你身上这是桌布还是窗帘?”

    闫启娆一边向着沐瑶走去,一边毫不客气的翻了个完美的白眼道:“庸俗,明明是床单。”

    话落,两个人便来了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启娆!”

    秦彩云这时也认出了闫启娆,当下便开口叫到。

    闫启娆闻声一愣,这才发现沐瑶身后站着的人竟然是秦彩云,当下便连忙有些惊喜而又尊敬的开口应道:“秦阿姨!您怎么来了。”

    秦彩云这时也反应过来,原来瑶瑶说的那个朋友竟然是启娆。

    “瑶瑶来我家过元旦,我带她来市里转转。”秦彩云这时也走到沐瑶和闫启娆的身边,而后看了闫启娆一眼不禁开口夸到:“好久没见过你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闫启娆闻言也不害羞的咧嘴笑了笑应道:“阿姨才是越活越年轻,上个星期回家,我妈还说元旦的时候抽时间咱们两家一起聚聚。”

    雷家和闫家是世交,这也是雷霆和闫启诏是发小的原因,只是现在因为各种因素,两家人明里暗里的表现的并没有那么亲近罢了,但是偶尔走动走动到也是正常。

    秦彩云也点了点头说道:“那是一定的。”

    闫启娆这时看向沐瑶的眼神里颇有深意,其内容不过就是:丫头挺厉害啊,能搞定雷霆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连婆婆公公都见过了,女人该为提早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是不假,但是你丫的提的也太早了吧?

    沐瑶对于闫启娆的目光不置可否,微微一笑没有搭腔。

    “秦阿姨?”

    这时,一道娇滴滴的,带着些许不确定的声音自某处传来。

    秦彩云本能的顺着目光望去,而沐瑶和闫启娆也同时抬了眼看去。

    只见店面的大门处,那个穿着光鲜,长相甜美,瞪着一双因为见到秦彩云而颇为高兴的大眼睛的女人。

    不是叶婉诗又是谁?

    ------题外话------

    瑶姐这么牛逼,有票不投的妹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超级女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硕并收藏重生之超级女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