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小种花女 > 047 夏府遭火

047 夏府遭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小种花女,047 夏府遭火

    太和殿

    赫连勃勃高坐于太和殿之上,身旁只有一个大太监和皇后两人,此时的太和殿中,夏金朗正跪于皇帝下方,垂着头不说话。舒悫鹉琻一时的气氛有些沉闷,赫连勃勃转动手里的茶杯盖子,眼神定定的看着远处出神,皇后立于一旁,双眉紧紧的皱起:“依尚书大人所言,木青确实就是当年哀家托付给你的女娃?”

    夏金朗跪在地上,语气肯定的回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不敢隐瞒,木青就是当年的小公主!”

    皇后一时也有些恍惚:“都过去整整八年了,当年我偷偷的将雪姬的孩子养在我的宫中,却不想被当时野心勃勃想要争取后位的富贵人发现,我迫不得已将孩子交付给皇上身边的肖公公,肖公公又将孩子交付给了你,一转眼,过去八年了,算起来,如果木青真是皇上和雪姬的孩子,那孩子,今年就是九岁了吧?”

    夏金朗点头:“木青公主刚满九岁两个月。”

    “木青,木青,木青……”一直在一旁出着神的皇帝听到夏金朗说起木青公主,口中讷讷的自言自语,想起她在宴会上唱歌的样子,一颦一笑,果真是像极了当年的雪姬,她的歌喉如此美妙,她的才情如此出众,她竟真是自己的女儿!皇帝的眼中有些激动低下头问夏金朗:“她的名字是你取的吗?”

    “回皇上,小公主的名字是老臣之父所取,因为是突然接回家的孩子,怕被丫鬟们欺负,故意取名木青,过继到内子名下,程夏府嫡出大小姐之名。”

    一旁的皇帝的点头,对于夏金朗,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当年肖公公将木青送到夏金朗手里也正是自己的意思,如今看来,自己没有看走眼。

    旁边的皇后却是想起外边的一些传闻,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么些年,外面的传闻什么的我也听到了些,怎么先前一直传说木青公主脑子不好,还患有失心疯呢?”

    听到这个,夏金朗的眼中闪过一抹疼惜:“公主自打到了夏府,老臣每日将公主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却不料公主天生就有些愚钝,还患上了失心疯,老臣也是十分痛惜,只道今年夏初,内子将公主送于花水院静养,公主却是突然病好,再没有发过病,脑子也比先前清醒了许多。”

    皇后点头:“兴许是她娘生她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影响了胎儿的健康,还好上天保佑,让这孩子苦尽刚来,如今也算是熬出来了。”

    皇帝有些惆怅,想起当年雪姬的死,内心一阵悲痛袭来,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是朕对不起她们娘俩啊,是朕没用!”

    皇后忙安慰:“当年的事情不怪皇上,满朝大臣反对,皇上也没有办法啊,雪姬虽然已经去了,但是看着如今的木青,出落的亭亭玉立,知书达理,也何尝不是上天对皇上痛失雪姬的补偿?”

    这话说到了黄帝的心坎上,想起木青,皇帝的心才略微的宽松了一些,忍住悲痛,对夏金朗吩咐道:“暂时就先不要告诉木青她的身世,也不要向外人提起,只要她过得好,朕就一切放心了。”

    夏金朗忙遵旨领命。

    晚宴

    一转眼的时间就到了下晚,各家家眷纷纷歇息足够,夏日的炎热也渐渐的褪去了他的兴头,晚风习习,无比惬意。

    皇后命人在花园里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戏台,其他的家眷纷纷安坐于戏台一侧。

    由皇后起头,不觉的就聊到了花的用处上。

    木青側着耳朵细听,却只见这些个夫人小姐们说什么泡花瓣澡,给指甲染色,做成胭脂之类,细听之下,却不见以花做茶,做糕点。木青心里疑惑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暗自想着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是不懂这些花的用途的。打算回家之后好好问问如画,如果真是这样,木青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漏洞为夏金朗好好的赚上一笔。

    说到花的事情,皇后和皇帝顺口的说了一句夏府的赏花宴。

    皇帝也向苏牡丹问起夏府赏花的一些事情。却不待苏牡丹回话,一旁的扶余求欢就突然冷冷的插了一句:“夏大小姐不是承诺过本太子,要为本太子精心准备一场不一样的赏花宴么?”

    扶余求欢的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全都惊讶的看着这个高冷的扶余太子,这是近晚他说的第一句话!

    还是皇帝率先反应过来,满脸惊讶的问到:“是吗?木青果然这般说过?”

    “臣不敢欺骗皇上,夏大小姐确实这般承诺过。当时大皇子也在旁边。”

    木青坐在下方愣了愣,反应过来,心里顿时气急,她什么时候承诺过要为他准备一场不一样的赏花宴?明明是他说的!现在却变成她主动提出来!木青在心里将扶余求欢全家都骂了一遍。然后就听到一旁的大皇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确有其事。”

    木青在心里彻底崩溃!两个无赖!骗子!居然一同约好了设计自己!

    但是在场的人却是完全看不到木青内心里的崩溃,纷纷转国头来,齐刷刷的看着木青,眼里有鄙视有惊讶有看好细的幸灾乐祸。

    皇帝也看向木青,满脸笑容:“哦,既然是这样,那到时候朕倒是应该前去看看了,木青会为我们准备一场怎样特殊的宴会。”

    皇帝老子都下命令了,木青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站起身答到:“木青定不会辜负太子和皇上的期望。”心里却是早已将扶余求欢全家都问候了一遍。

    坐下来的时候,木青趁着身旁的人不注意,选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将眼神狠狠的剐向扶余求欢,却见人家早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定的拿了茶杯喝茶,连眼神都懒得留给木青一个。木青内伤!

    刚刚坐定,就感觉到一道伶俐的眼神充满杀气的看向自己,不用回头木青也能猜到是谁。这一次的赏花宴本由苏牡丹主办,木青却半途杀了出来,夺了自己的差事,想想也知道苏牡丹要有多恨木青。

    木青懒得和苏牡丹计较,只学了扶余求欢的样子,淡定的拿起杯子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苏牡丹气的胃都疼了起来。

    至于其他的人,也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纷纷看向木青,要办出一场别致的赏花宴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他们倒是也想看看,木青出丑的样子。只是此时碍于皇帝皇后的面子,也都不敢出言讽刺。

    关于夏府赏花宴的事情一过,皇帝的意思本是想要继续观看各位才子佳人的才艺,只是皇后考虑到此时天色已晚,各位官家夫人小姐晚上回府不安全,于是提议大家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各自散了。

    回去的路上,木青依旧坐着扶余求欢的马车,一路上赌气的不看扶余求欢,扶余求欢也乐得清静,兀自闭目养神。

    一旁的川贝看着两人的脸色,只能低着头坐于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马上一路行驶,快到夏府大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外面热闹了起来。木青到底没忍住,掀开帘子往外看了去。

    只是一眼,就看见夏府的门口围着无数的百姓,纷纷指着夏府探着头往里面看。木青顺着众人的眼光往自家的府邸看去,这一看吓了一跳!

    夏府上方一片火光!火势大的将整个夏府照的犹如白天一般!

    木青一着急,也顾不得什么大家闺秀的形象,一纵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扒开人群看见苏牡丹和夏木兰也下了马车,忙跟着苏牡丹的步伐匆匆的入了府。

    苏牡丹看着眼前的火势,也是吓得腿都软了,一进府就大声的问府门口的小厮:“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火光?”

    小厮是夏金朗安排在门口迎接扶余求欢的,听到苏牡丹这么问,忙机灵的回到:“回禀夫人,是大小姐住的青林院着火了。”

    苏牡丹一顿:“青林院?”然后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木青,张口骂道:“败家子!”就急匆匆的朝着青林院的方向赶了过去。毕竟,就算是青林院,那也是夏府的财产!

    木青本来也挺着急的,听到小厮说是自己的青林院着火的时候更是急的不行,却被苏牡丹一句“败家子”骂的冷静了起来。

    败家子?苏牡丹这是什么意思?青林院是她木青放火烧的吗?居然骂她是败家子!自己今日一直在宫里,这青林院着火关她什么屁事!木青心里愤怒,却也懒得和苏牡丹斗嘴,此时此刻,还是去看看火势比较重要,也不知道,如画有没有什么事?想到这里,木青的心里一紧,朝着青林院的方向匆匆的赶了过去。

    青林院

    所有的丫鬟小厮们乱作一团,到处是提着水桶的人,也不管什么是哪门哪院的,全都跑到了青林院救火。

    夏金朗拿着一把扇子,一边不停的来回走动,一边敲击着手中的折扇,看着火势干着急。身旁站在萧姨娘贾姨娘和余姨娘,见苏牡丹木青过来,连忙走上前来拉住苏牡丹的手:“夫人,你看,这……唉!”

    苏牡丹伸出手拍了怕夏金朗:“老爷别着急。”一边转身对着夏府的管家王伯吼道:“还不快加紧灭火!让人赶紧抢救里面的家具财产,把损失降到最小!”

    木青早在赶到青林院的时候就四处找了起来,没有看见如画的身影,就拉着旁边的丫鬟小厮们一个劲的问,此时听到苏牡丹的吩咐,顿时冷下脸来,朝着王伯吩咐:“财产什么的不要紧!求人才是最重要的!先把困在里面的人救出来!”

    苏牡丹见木青跟自己抬杆,心里憋了一天的火终于爆发了出来:“你还有脸吩咐王伯救人!也不看看,这么大的火,要不是你院里的人没出息,也不知是做了什么,烧了这整个的青林院,这里面的财产你赔吗?老爷辛辛苦苦在朝中做官,处处小心谨慎,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府邸,你现在却还嚷嚷着救人,是非要把整个夏府烧了你才甘心?”

    “钱财乃身外之物,烧了再赚就是!人烧了就没了!”木青也火了起来。

    “那几个贱奴,就是死一千次也不够换这青林院的,她们看不好院子,烧死了活该!”

    “你……”木青气急,心里知道不能和这种掉进钱眼里的人讲理,于是转而继续吩咐王伯:“王伯,按我说的做,救人要紧!”

    “你敢先救人!不要忘了谁才是这夏府最大的女主子!给我派人去抢救财产!”苏牡丹在一旁吼道。

    王伯看着争吵的木青和苏牡丹,一时拿不定主意,只能无助的看着夏金朗,希望夏金朗能给出一个确切的主意来。夏金朗看着眼前争吵的两人,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木青看着夏金朗,想着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院里还有人,再拖一会可能就没命了,只能咬牙说道:“王伯,先救人!府里损失的财产,我赔!”

    苏牡丹冷笑:“你赔得起么?用你爹爹的钱来赔,这和没赔有什么区别?”

    “我不用府里的钱赔!”木青急了。

    “要是赔不上怎么办?”苏牡丹步步紧逼。

    “赔不上我就搬出夏府!”木青斩钉截铁的说道。

    苏牡丹笑了,要的就是就是木青的这句话:“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老爷和几个姨娘作证,我可什么都没说,那是你自己说的,要是损失的财产赔不上,你就自己出府去,永远都不要回来!”

    “是我说的!赔不上我就出府,永远不回来!”

    “好!有骨气!”苏牡丹拍手笑,转过身对管家吩咐:“王伯,还不按照大小姐的意思,把里面的人救出来!”王伯得令,立马答应一声动了起来。

    王伯一走,苏牡丹也懒得再担心火势,反正木青说了会赔,现在她倒是希望这火势能再大一点,损失了一个青林院就能将木青赶走,这比生意,划算!

    救人还是救财产的事情解决了,木青立马转身问旁边的一个自己院子里的小丫鬟小翠:“小翠,如画呢?”

    小翠正拿着水桶打水,见木青问,一声哭腔的回到:“回大小姐,如画还在院子里没出来呢。”

    木青脑子轰的响了一声,瞬间石化,心里的某个地方立即崩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小种花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土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土土并收藏小小种花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