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小种花女 > 048 惩刁奴,搬住宿

048 惩刁奴,搬住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小种花女,048 惩刁奴,搬住宿

    如画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一口气吊着了,木青看着躺在地上满脸是黑灰的如画,眼泪刷刷刷的就落了下来,这一场大火,因为木青吩咐先救人的原因,火势几乎将青林院烧了个遍,还好里面的丫鬟婆子全都被救了出来,伤的最重的就数如画。舒悫鹉琻

    川贝在一旁一边帮着如画擦脸,一边着急的让人找大夫。

    如画睁开眼就见木青满脸泪水的看着自己,心里感动,眼泪也簌簌的落下来:“大小姐,如画没事,是如画没用,没能保住大小姐的院子……咳咳咳!”

    木青难受,忙拍了拍如画的胸口:“只要人没事就好,如画,只要你没事就好。”刚刚看见大火蔓延,又听到丫鬟说如画还在里面的时候,木青只差冲动的自己跳进火海里救人,只是被夏金朗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在木青心里,如果川贝算是自己的姐姐,那如画就算是自己的妹妹一般了,即使目前如画的年龄比自己还大。她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的人,也是这副身体的主人生前最衷心的丫鬟,不管如画对自己衷心是为了生前的夏木青还是因为现在的自己,都是对木青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她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

    如画被抬走医治后不久,青林院的火也终于被扑灭,木青呆呆的站在青林院前,审视着大火过后的一片狼藉,这个院子,始终是与自己无缘的。

    夏金朗看着木青,以为木青是在为自己的院子难受,少不得安慰木青:“青儿别难过,院子烧了再建就是。”

    苏牡丹尖锐的声音传来:“哎哟老爷,您真是个好父亲,这么大个院子,说没了就没了,您说再建就再建,人家只是心疼老爷,辛辛苦苦赚来的俸禄可耐不住几场大火呢。”

    木青知道苏牡丹这是拐着弯的骂自己败家,不懂得心疼自己的亲爹,另一边也是为夏金朗这么宠着自己感到生气。

    夏金朗自然也听出了苏牡丹酸酸地语气,有些生气的吼道:“好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烧了就烧了吧!人没事就好!你还不快去给青儿重新安排一个地方,不然青儿今晚睡哪里?”

    见夏金朗生气了,苏牡丹有些气愤,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木青:“是,奴家这就去安排大小姐的住宿。”说完气鼓鼓的就带着夏木蓝走了。

    本来木青是打算查清好好的院子为什么突然失火的原因,只是碍于天色实在太晚,也只能先睡觉,火因的事,明天一早再说。

    苏牡丹给木青安排的临时住所,竟然是扶余求欢的住的桃花院!

    其实苏牡丹也不愿意这般安排,毕竟扶余求欢始终是她们得罪不起的贵客,只是实在碍于这整个夏府目前也腾不出什么像样的地儿安置木青,而偏偏桃花院又是整个府邸最大的偏院,就算安排了木青住进去,桃花院也同样空旷的足够再容纳好几位主子。思前想后,也只能腆着脸和扶余求欢商量让木青住进去,却不想扶余求欢却是个大度的,听清来意,大手一挥就准了,让苏牡丹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倒是扶余求欢身旁的塔卡有些气不过,觉得夏府怠慢了他家主子。

    就这样,木青带着川贝如画住进了桃花院。

    整个一晚,木青的睡眠都是浅浅的,心里记挂着如画,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吩咐了川贝去如画那边守着,如画醒过来就赶紧告诉自己。直到天有些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日一早,木青被川贝叫了起来,第一句就问道:“如画醒了?”

    川贝点头:“昨晚就醒了,还好救的及时,此时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小姐快些起床吧,老爷夫人此时正在前厅审青林院的丫鬟婆子们呢。”

    木青一听,赶紧起床梳洗,匆匆的往前厅赶去。

    夏府前厅

    夏金朗和苏牡丹一左一右的高坐于前厅正中的椅子上,其他三位姨娘带着自己的孩子和夏木蓝夏木橙坐于两旁。屋子中间空出来的地方跪着整个青林院大大小小的丫鬟婆子和三个小厮。

    苏牡丹生气的用力大拍椅子的扶手质问下方跪着的人:“说!昨晚青林院走火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牡丹一改往日贤良淑德的形象,颇有一番当家主母的气势。

    底下的丫鬟小厮们见苏牡丹这般生气,一时也都害怕起来,却不敢说话,只是瑟瑟的抖着。

    苏牡丹气极,反倒笑了起来:“你们以为你们这般装哑巴不说话我就会饶过你们?既然你们不肯说,那就不要怪我无情!”转身吩咐身后的大丫鬟落月:“落月,给我把他们全都拖出去打二十大板!然后在拖进来审问!要是还不肯说,就打到有人说话为止!”

    落月领命,作势就要让小厮拖人,一个小丫鬟立马吓得瘫软在地:“我说我说,夫人,是如画,是如画熏艾草的时候把屋子点着了的,不关奴婢的事啊。”

    丫鬟旁边的青林院管事婆子也忙附和到:“是的是的,夫人,就是如画,是如画把屋子点着的。”

    如画一听大家都把矛头指向自己,一时心也慌了,连忙反驳道:“你……你们胡说!明明是管事婆子打翻了油灯院子才烧起来的,你们诬陷我!”

    “你个小贱蹄子,明明是你熏艾草的时候把屋子点着的!居然赖到我的头上了!”管事婆子耍起泼来,朝着苏牡丹的方向跪着挪了几步:“夫人,夫人,就是如画,是如画把屋子点着的,我们都看见了,是如画!”

    “不是我!”如画反驳。

    “够了!”苏牡丹再次发怒,“你们一个一个说,究竟是如画还是管事婆子?要是谁要胆敢给我说谎话诬陷人,小心我拔了她的舌头!”

    苏牡丹话一出口,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人人秉着呼吸不敢出声,生怕祸及到自己头上,苏牡丹惩罚下人的手段,整个夏府除了夏金朗无人不知无人不怕。

    见苏牡丹说话太过头吓到了底下偶的奴才,夏金朗咳嗽了一声安抚到:“好了好了,你们慢慢说,也就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起火的,院子烧也烧了,我不会责怪你们的。”

    见夏金朗语气和善,奴才们纷纷松了口气,之前开口的丫鬟说道:“回老爷夫人,是如画,奴婢看见如画拿着艾草进了大小姐的耳房,然后就见耳房烧了起来。”

    “你胡说!你撒谎!我没有!火不是我放的!”如画急了。

    “好了!管事婆子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苏牡丹出言制止如画。

    “回夫人,正如宝儿所言,老奴也看见了,就是如画熏艾草才将耳房熏的着火的!”管事婆子一口咬定!

    如画不敢相信的摇头:“不是我!夫人,真的不是奴婢,奴婢没有,没有放火烧房子!是管事婆子烧的,奴婢亲眼看见的!”

    “好你个如画!放了火烧了屋子却还敢抵赖!”苏牡丹完全不听如画的解释:“来人,给我把如画这个丫头拖下去打死!”

    苏牡丹说完就有小厮冲了上来拖着如画就要走,如画则是满脸惊恐和不甘的喊道:“冤枉,冤枉啊夫人!不是我!火不是我放的!老爷,求求您救救我,不是我啊!”苏牡丹却是将脸转向一边:“好了,元凶既然已经找到了,你们就下去吧。”

    “慢着!”门口传来一声娇呵,接着,一抹杏色的身影就闪了进来,“木青见过爹爹,见过母亲和各位姨娘。”

    木青气喘吁吁的冲进来,先是规规矩矩的行完了礼,然后在屋子中间站定:“母亲凭什么一口咬定火是如画放的!”声音铿锵有力。

    苏牡丹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木青还能赶来,本想着趁着木青没过来赶紧结案,先将木青的贴心丫鬟如画打死又说,却不想还是晚了一步,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其他人都看见是如画放的火了!怎么,难道你想包庇你的丫鬟不成?”

    “母亲此言差矣,这火烧的是我的青林院,院子里的人,不管是谁放的火,都是我的丫鬟,何来包庇谁!”木青回到,“母亲刚刚听有人说看见如画放火了就一口咬定是如画放的火,那母亲难道就没有听见如画说管事婆子放的火?母亲为何不打死管事婆子却要打死如画?”

    “这个……”苏牡丹哑口,“其他人都说看见是如画放的火,那还有假?”

    “其他人都看见了?”木青问,不理会苏牡丹心虚的脸,转过身找到那晚的小翠:“小翠,你说,你看见了没有?”

    小翠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小翠在夏府也算是老丫鬟了,苏牡丹的手段她都了解,心知苏牡丹有意弄死如画,也不敢和苏牡丹对着做,只能咬紧嘴当哑巴。

    木青无法,只能转身接着问宝儿:“你说你看见如画拿着艾草进了耳房?”

    宝儿发抖:“是的,奴婢亲眼看见的。”

    “你看见如画点燃艾草了?”木青追问

    “看见了。”宝儿心里没底。

    如画却插进来:“大小姐,奴婢没有点艾草,奴婢只是拿着艾草放到正房里去,奴婢根本就没有进过耳房,也没有点过艾草。”

    木青点头,给了如画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对着宝儿厉声呵斥到:“你撒谎!你觉得会有人大晚上的熏艾草吗?”

    宝儿被吓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大……大小姐前几日不是叫奴婢们打扫房间吗,熏艾草不是正常的事情吗?”明显的语气不足。

    木青见宝儿还是不肯说实话,只能接着说道:“就算如画真是大晚上的熏艾草,那又怎么会去到耳房!要熏不也应该是熏正房吗?前几日我叫你们打扫房间,却唯独没有打扫耳房,因为我要住在耳房里,现在你说如画拿着艾草熏耳房又怎么解释!”

    宝儿一听,见自己露馅了,忙跪下来磕头:“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是宝儿看错了,不是如画,奴婢看错了,如画确实是进了正房,奴婢看成了耳房。”

    木青有些满意的点点头,回过头问管家:“王伯,昨晚的火势,是院里那一间屋子先着火的?”

    王伯回到:“回大小姐的话,是耳房先着的火。”

    木青点点头,看向夏金朗:“爹爹,刚刚您也听见了,昨晚着火的时候如画根本就不在耳房,而是在正房里,火却是先从耳房着起的,由此可见,放火的人绝对不会是如画!”

    夏金朗见木青分析的头头是道,满脸笑容的点头:“青儿分析的有理,放火的人不会是如画。”

    苏牡丹在一旁立马苍白了脸色:“如果不是如画,那会是谁?”

    木青冷笑着转头:“这就要问宝儿和管事婆子了。”然后低下身,看着害怕的宝儿:“说!昨晚着火的时候究竟是谁在耳房里?”

    宝儿发抖,却还是咬紧:“奴婢不知道,奴婢没看见,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木青站起身笑:“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就先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再回来回答我的话!来人,把宝儿拖下去!”

    宝儿一听大小姐居然要打她?吓得裤子都尿湿了:“大小姐饶命,我说,我说,是管事妈妈,昨晚轮到管事妈妈值夜,知道大小姐一会就从宫中回来了,又知道大小姐住在耳房,所以管事妈妈这才忙着回去耳房点灯,过一会奴婢就见耳房着了火。”宝儿本来也不敢得罪苏牡丹和管事婆子,想着反正木青向来是个好拿捏的主子,倒不如咬死不说就是了,却不想木青竟然真的要打自己板子,这才不得不说了实话。

    管事婆子见事情败露,一下子也慌了,忙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奴才不是故意的,请夫人看在奴才为您做过事的份上饶过奴才。”

    苏牡丹却是不给她求饶的机会,对着门外的小厮就喊:“来人,把这个刁奴拖下去打死!”

    小厮得令,拖了管事婆子就下去,不一会外面就传来阵阵惨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小种花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土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土土并收藏小小种花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