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小种花女 > 060 红衣舞

060 红衣舞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亮的清辉已经洒满了整个夏府,这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天空里星星点点,夏府中灯火通明。

    夏府的花园高朋满座,下面的众人陪着皇帝皇后随意的拉着家常,扶余求欢独自的坐在一旁听着,偶尔的插上两句,却独独不见木青的身影。

    就在众人有些疑惑之时,花园里不知什么时候被幕布遮着的戏台动了起来。

    先是红色的帘子缓缓的被人拉开,露出戏台上的情景。接着就是有些暖黄色的灯光从戏台的高处照射下来,也不知道木青用了什么样的法子,这灯光也不照往其他地方,只是斜斜的打在舞台之上。

    接着,就是一片一片花色花瓣落了下来,先是一片,两片,三片,渐渐的成为了一场花瓣雨!在场众人全都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场上,那样的美景,那样一场花瓣雨,竟似雪景却胜过雪景!

    就着这时,木青一身大红色裹胸戏服,双手抓住一根绿条,缓缓的从天空之中落了下来。

    一边落下,一边眼中早已换上一副有些幽怨的眼神,眼睛清明,肌肤胜雪,嘴唇嫣红,娥眉似蹙非蹙,身边的红色裙摆就着清风微微的舞动,一头青丝在风中飘舞,衬着烛光,竟然美得好似不真实一般。

    旁边早已准备好的乐师,见木青整个人脸已经露出,这才缓缓的奏起音乐,而身为看客的人,却是丝毫不被音乐的声音打断思绪,好似这个时候,这一时刻,响起这般的音乐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虽是夏天,整个花园,却都慢慢弥漫上了一股清凉之意,只看得人忘记呼吸。

    从天空落到地上,木青放下绿条,幽幽的看了众人一眼,眼中似有泪光就要掉落下来,轻启朱唇,歌声从口中传出:

    天茫茫,水茫茫,

    望断天涯,人在何方。

    记得当初,芳草斜阳,

    雨后新荷,初吐芬芳。

    缘订三生,多少痴狂,

    自君别后,山高水长。

    魂兮梦兮,不曾相忘,

    天上人间,无限思量。

    天悠悠,水悠悠,

    柔情似水,往事难留。

    携手长亭,相对凝眸,

    烛影摇红,多少温柔。

    前生有约,今生难求,

    自君别后,几度春秋。

    魂兮梦兮,有志难酬,

    天上人间,不见不休。

    前生有约,今生难求,

    自君别后,几度春秋。

    魂兮梦兮,有志难酬,

    天上人间,不见不休。

    随着歌声传出,木青轻轻扭动身体,就着白色的花瓣舞了起来。

    一身红衣,在花瓣里跳动旋转,飞起又落下,身边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周遭是静的仿佛早已停止的空气,整个夏府,整个赫连,整个世界,此刻只剩下场中的红衣女子。

    她幽怨凄艾,她灵动旋转,她眼神如波,她肌肤如雪,只是一人,就演绎出一场世间刻骨的情爱。

    男子离去,女子望穿秋水,日日苦等,在思念里一次次回忆往夕,一次次瞩目远望,一次次绝望透顶,她怨她恨她流干眼泪,她在对他的思念里,凄苦一生。

    扶余求欢看着场中的女子,她眼里有泪,脸上是一副几近绝望的表情,竟是让自己的心硬生生的疼痛窒息,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小的年纪却有这般刻骨的情愫?为什么看见她的眼泪他会难过的想要掐死自己?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扶余求欢的内心如有这般的痛苦,它不似心里的苦闷,不似无尽的委屈,不似身在高位却不得宠爱的孤独,它只是一种单纯的心疼,一种无法控制的揪心,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爆裂,他看着舞台上如在画中一般的女子,竟然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想要保住她,然后就这么天荒地老,或是双双毁灭,无论做什么,不管时间变迁,只要,只要他们永远在一起就好!

    扶余求欢捏住手中的杯子,双眼定定的看着场中的女子,一场花瓣雨,一场红衣舞,早已深深的根植进他的心里,他不知道,从此以后,生活就将变成另外的一番模样,再也回不去。

    最后一个音节缓缓落下,最后一袭红衣飘然落下,最后一片花瓣还在空中飞舞,木青在台上站定,终于,落下了眼中的第一滴眼泪。

    没有人鼓掌,没有人动,也没有人眨眼。

    这样的一场舞,不知道为什么,竟是牵动了所有人的心,女子对男子的痴情,让在场所有的女子落泪,她们又何尝没有过这般的绝望?这一场舞,也让所有的男子动情,心里最柔软的一个地方,莫名的疼痛,是谁辜负了谁,心底爱着的那个人,无论就在身边,还是远离自己,都永远在自己心里,哪怕不能厮守,也早已刻骨铭心。

    皇帝看着场中的木青,眼睛里早已溢满泪水!雪姬、雪姬,是你吗?是你让我们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来到我的身旁,有着和你一模一样的脸和一模一样的舞姿,告诉着我,你永远都在我的身旁吗?

    雪姬,那是我们的女儿!那是赫连国最美丽的公主,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我如此的为你感到骄傲,雪姬,十年生死两茫茫,下一世,我不为帝王,必将为你盖上红盖头,娶你为我唯一的新娘!

    就在众人沉溺于木青的舞姿和歌声之时,苏牡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夏木蓝,早已满脸苍白,摇摇晃晃的几欲跌倒!“不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会跳舞,我才是夏府的嫡亲小姐,她只是一个野种,她什么都不会的,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的,她什么都不会的!”

    到了最后一句,夏木蓝终于控制不住双手抱头痛苦的喊了出来:“不会的,她什么都不会的!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场中的众人顿时被夏木蓝的惊叫惊醒了过来,还来不及鼓掌,就全都受到惊吓的看着夏木蓝。

    只见小姑娘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乖巧,眼睛大睁,眼眶突出,脸色苍白,双手不可思议的捂住耳朵。

    苏牡丹反应过来,知道夏木蓝是受到了木青的刺激,天子面前,就怕夏木蓝冲撞了皇帝,连忙捂住夏木蓝的嘴向皇帝告罪之后迅速的将夏木蓝拖走。

    夏金朗看着夏木蓝的样子,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怕是废了,心里责怪自己平日里太娇惯于她,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摇了摇头,压下心中不安的想法,陪着皇帝继续宴会。

    夏木蓝一走,宴上的所有人立马恢复了神情,对于夏木蓝突然的举动和夏木青带给她们的刺激相比,那完全就是一个不和谐的音节而已。

    皇帝也有些木讷的转过头,也不掩藏的伸出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着调侃道:“到底是老了,一个女娃娃就能将朕感动的这般老泪众横,在众夫人面前丢脸了,呵呵呵。”

    底下的众人连忙安慰:

    “皇上一点也不老。”

    “皇上仁慈之心,被舞蹈打动也是情之所至啊。”

    “这般美妙绝伦的歌舞,为之动情也是应该的。”

    ……

    皇帝伸手拿过皇后递来的帕子擦了擦眼角,转而笑道:“夫人们不必为朕开解了,呵呵,这般美妙的歌舞,朕为她流几滴眼泪,那也值了!”

    说着看着不知何时已经下场了的木青:“木青,你这歌叫什么名字?”

    木青恭恭敬敬的回到:“回皇上,就首歌名叫#自君别后#,木青无意惹得皇上眼泪,还望皇上恕罪。”说着就跪了下来。

    皇帝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啊,自君别后。木青快快起来,朕非但不会怪你,还会大大的奖赏于你!”

    “谢皇上。”木青起身。

    “难得你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才情,朕看着实在喜欢,非要好好的奖赏你不可,至于奖赏你什么,等到来日,你自会知道。”

    “木青能得皇上赏识,已是木青的福气,不敢再要奖赏。”木青推辞。

    “嗳,朕说赏就赏,这首歌朕极为喜爱,你将歌词誊抄下来,送与朕,你可愿意?”

    “是,木青明日便抄了让人送去。”木青回道。

    “接下来木青可还有什么安排?”看完了舞,皇帝有些乏了。

    木青自然看出了皇帝眉间的疲惫之色,想起自己的生意,连忙回到:“已经没有什么安排了,只是这最后,木青为皇后娘娘准备了一些东西。”

    木青刚说完川贝就带领着丫鬟们端了几个盒子走上前来。

    “哦?还为本宫特意准备了礼物?”皇后不免有些好奇。

    木青轻笑,故意让开一点位置,好让场下的各家夫人小姐也看清楚,声音也故意的提高了八度伸手打开一个金色的盒子:“皇后娘娘您看,这是木青特意为您制定的桃花红肤膏,这桃花红肤膏是木青亲手所制,时间仅此一份,此膏对于皮肤美容及皮肤病的治疗虽有良好的作用,使用此膏三二日后,可令面脱白如雪,身光白如素。”

    “真的?”果然,皇后一听木青的膏药有如此神效,脸色立马变得激动起来。

    “千真万确,木青不敢欺瞒皇后娘娘,此膏秘方是木青偶然从一本书里所得,听说是一个远古的帝国,以为公主的美容秘方,书里记载此公主肤若凝脂,美艳不可芳物,不老童颜,青春永驻。”木青胡乱的说道。

    其实这个秘方是真的存在的,而那个传闻中的公主,也是唐朝的太平公主,木青只是前世看电视的时候看过太平公主的美容秘方:用桃花阴干磨成粉,混合乌骨鸡血做成面膜敷面。想不到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

    皇后心里激动,面上也是一喜,让人收下桃花红肤膏:“那本宫就收下了。”

    “木青还有两样东西送给皇后娘娘。”说着取出另外两个盒子:“这一盒是木青自己熬制的美容良品,木青将其取名为唇膏,此膏是专门用于唇部的,经常使用可使唇部水润饱满有关泽,也可以防止嘴唇开裂,里面配有桃花的粉末,摸于唇上自有一股桃花的清香,无论男女都可使用。”

    介绍完唇膏,木青又取出一个盒子:“这个只是木青自己做的雪花膏,皇后娘娘可在洗脸之后擦于脸上,然后再进行下面的妆扮,这样既可以水润我们的肌肤,还可以防止肌肤老化,长时间使用可令女子好颜色。”木青将两个盒子递到皇后的手中。

    皇后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嗯,果然有股淡淡的桃花香,我倒是及其喜爱,只是,木青一时送本宫这么多美容良品,本宫要在什么时候使用呢?还是一齐使用?”皇后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这雪花膏是每日都可使用的,只要净肤之后都可用上一些,在面上抹匀即可,而这桃花红肤膏则是晚上临睡前使用,皇后娘娘可以将此膏厚厚的敷一层在脸上的每一个地方,然后待到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取下洗净脸,没三日一次即可,如果遇到特别的事情,也可以耽误几日不用。”木青详细的说道。

    “此膏真的能让女子好颜色吗?”皇后还是有些不相信。

    木青笑了笑,将早就安排在一旁的夏府的大夫请了出来,让其当着皇帝皇后的面验验。那大夫取下一点红肤膏放于嘴里尝了尝,又拿在鼻子边闻了闻,这才慢悠悠的说道:“回皇上皇后娘娘,此膏乃是美容上品,大小姐聪慧过人,竟然想出如此好的方法做出此膏,老夫佩服。”

    听到大夫这么一说,皇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情绪完全被喜悦取代。

    在那后宫,皇上如同其他帝王一般,有着佳丽三千,自己年老色衰,虽然皇帝对自己一直很好没有变过,但是女子的敏感之心还是感觉到了皇帝情谊的动摇,自感容颜已败,帝心也将动摇,内心正是苦闷不已,此时木青却送来这般美容佳品,怎么能不激动呢,于是连忙命人将礼物收下,看着木青笑道:“木青的礼物本宫很喜欢。”

    “皇后娘娘喜欢就好。”木青乖巧的回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小种花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土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土土并收藏小小种花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