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一富丽堂皇的别墅大厅,一股绝望的气息紧紧笼罩着在场的几个人。每个人都面无血色地看着大厅前的大钟,没有一个人说话。滴答滴答的钟声扼住了众人的呼吸,死亡伴随着钟的滴答声越走越近。

    “都是你们几个人的错!当初如果不是你们出的烂主意,现在川家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坐在沙发上不住发抖的美艳妇女终于忍不住这种伴随着危险的寂静,打破了压抑的气氛,不住发抖的声线中透着浓浓的绝望。

    “哼!”坐在她对面的貌似精英西装革履的金丝眼镜哼了一声,冷笑,“二婶可别忘了,她可是你女儿呢!当初你下手的时候可不一点都没手软,怎么能把事情怪罪到我们身上?对了……”该男子笑得很邪恶,“说不定她是来回报你的母爱的!”

    对他而言,与其这样一直拖着,倒不如被痛快地抹杀。所以他的声音中有种鱼死网破的决绝。

    被戳中痛脚的美艳妇女脸色一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的恐惧之色更加浓郁了。却反常地没有反驳。

    “闭嘴!”同样被戳中痛脚的川家家长川夜气的直接把手旁的水杯砸在那出口讽刺自己妻子的侄儿身上。“孽障!你爸都不敢这么在我面前说话!”

    “哟!这么热闹!我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了?”一个熟悉的冰冷刺骨的声音出现在大厅,虽然说的内容带着玩笑的味道,可众人却如同被噎住了喉咙,呼吸都变得更加困难。没有人忘记前几次这个声音出现给她们带来的是什么。

    而当那个妖孽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再精致的模样都改变不了对方是恶魔的本质,那些跟眼前这个女子有关的血腥画面一下子占据了整个脑袋。

    甚至有受不了的已经开始呕吐了。

    “孽子!”看到那熟悉的面容,川夜却没有恐惧,川夜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只是一年,他好像老了十岁,这一年,他亲眼看着川家的覆灭,却只是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作为川家的家长,没有了川家,那自己活着也没有意义了。看着眼前这个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的女子,川夜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没在这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掐死她!结果导致现在整个川家都被毁了!一想起那些自己面前被杀掉的川家未来的希望,川夜就忍不住破口大骂!“孽子!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父不父,母不母!你还希望有个孝子?哈哈哈……”真是讽刺!虽然川梅已经习惯对方的奇葩思维,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讽刺道,“对了,你们的孝子,我的好弟弟怎么不在啊?我可要好好学学他!”川梅当然知道自己那个喝自己血二十年,又因为自己变成了吸血鬼而痛下杀手的好弟弟已经在几分钟前被自己送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川梅看向川夜的眼神越来越冷,呵呵,他们是不是太天真了?还是自己表现得不够强大了?他们居然以为自己会放过导致自己悲剧的罪魁祸首。不过没关系,一会儿就送他们去团聚。到时候他们就懂了。

    “你!你!你把我的松儿怎么了?”中年妇女一听他提到自己的爱子,整个人都像活了过来,变得亢奋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尖叫起来!“他是你弟弟!你个恶魔!你把他怎么了?你把他还给我!”边说边向着川梅扑了过来。

    “太吵了!”川梅不耐烦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挥手。没有人的看到那精致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伤痛。或许看到了也没有人会信。

    只见那妇女立刻便被一只黑色大蝙蝠裹了起来。“这时候才想起来我是你女儿会不会太迟了,你女儿给你口中所谓的弟弟以及这个家供了近二十年的血,我想我已经还了你们的生恩了!现在是不是也该你们还你们欠下的债了!”声音越来越冷,川梅努力平复自己因为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记忆狂躁不安的心。

    本来以为不会再有任何波动的心因为这段无理取闹的叫嚣而颤抖了一下,川梅讽刺地勾起嘴角,居然看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个反应,果然自己缺爱!川睿压下自己心里的异样感受,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应该去质疑自己,这是自己抛弃了信仰,抛弃了自由想要得到的结局,怎么能去质疑?!

    众人都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毕竟是猎人界的川家的本家人,但当众人看到那只黑色大蝙蝠慢慢地变成红色的时候,众人的脚都在抖。

    看着众人脸上的痛苦,川梅告诉自己,这是他们罪有应的得!这是他们欠自己的!

    真是讽刺,在吸血鬼界待了这么久,自己居然还是会心软,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别白费力了,没用的。”川梅看了一眼一次又一次发动自己的驱魔咒,结果却不断地失败的川夜。“你觉得在我面前有什么驱魔咒会有效?”

    包裹着中年妇女的蝙蝠突然放开翅膀,然后一具干尸被抛在了地上。

    看着众人一下子更加惨白的脸,又看了一眼地上那恐惧得瞪大眼的干尸,,川梅却突然觉得没意思,折腾十年,抛弃了自由,彻底抛弃了自己的信仰,用命在拼,就是为了今天这个场面,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这个场景,用来告诉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仇恨,不要忘记自己的境遇到底是谁造成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变成了真的,当年推自己进入地狱的人变成了这个样子,但似乎自己却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开心,不仅并没有感到快乐,而且还无比的失落

    体内吸血鬼的*因为鲜血的缘故在不断叫嚣。川梅却感到迷茫,自己现在活着有什么意义吗?在这以前,川睿的全部精力和热情都用了提升自己和为自己报仇这件事上,可现在大仇得报,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虽然心里失落,川梅还是没忘记这群人,让她现在放过这群人,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突然不想自己动手了而已。

    川梅面无表情地放出被自己饿了几天的血魔。然后退出了这个有自己大半辈子痛苦回忆的地方。

    撕心裂肺的尖叫在身后响起。川梅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听着那些在想象中出现过的惨叫声,川梅的心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象中的那种轻松,反而感到更迷茫。

    从川家的本家大宅里走了出来,川梅感到不知所措,对,不知所措,从有记忆开始,川梅就是一个人,然后被关在一个黑色玄铁盒子里,直到十八岁那年意外的变成了吸血鬼,在这期间,川梅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被关在铁箱子里的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懂,每天做的最多就是等,等那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哪怕每次他们一来,自己不但会因为抽血而疼,还会全身无力虚弱无力几天,但小小的川梅还是盼着他们来,因为只有那个时候,自己不是一个人。后来有一次,川梅那个是自己弟弟的人被一个温柔的女人抱着来自己的窝的时候,小小的川梅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渴望。后来……后来……后来,川梅宁可没有后来,宁可自己没有那么愚蠢的想法。

    没有目的性地走在热闹的夜市上,耳边听着各种叫卖声,眼前走过或是一个人,或是手牵手的两个人,或是有说有笑的一群人,看着他们洋溢着幸福的脸,川梅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笑过,无论是在川家还是后来当了吸血鬼。川梅揉了揉自己的脸,无论自己怎么下令,都好像没有办法让它和其他人一样展开一个笑。肌肉已经僵硬了吗?

    第一次,川梅心里萌生出一种强烈的*,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那个想法,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像这些人一样,可以笑?

    可是为什么她们会笑?川梅不明白这种感觉。

    川梅拉住经过自己旁边的一个大笑的女孩子,“你为什么笑?”

    川梅疑惑地伸出手去触摸对方扬起的嘴角。

    女孩子被吓了一跳,但看到拉住自己的女子的脸,顿时楞了。

    看着对方呆滞的目光,川梅皱了皱眉,“吐真。”

    女孩的目光从川梅身上发散了出去,两眼变得闪闪有神。

    “我笑是因为我感到高兴快乐,或者是说满足幸福。”女孩的语气充满了满足感,好像想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整个人都散发着愉悦。

    川梅还想说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一阵强光,川梅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到一股撕裂的痛感袭来,川梅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的川梅错过了女孩看到消失在空气中的川梅时露出的苦笑。

    这是我能帮到的唯一一件事,其他的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幸福。不要像这一生这样浪费自己的生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吸血鬼的冰山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彭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彭泽并收藏重生之吸血鬼的冰山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