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不是么。”粉裙村妇接过话去,“昨夜有一拨应天镖局的人马经过,李掌柜见到押送的宝贝,心生歹念,便在酒里下药迷晕了他们,正准备动手,没想到又来了一拨人马,是什么……”

    “是成安镖局的人!”说到“成”字的时候,唾沫星子从老婆婆缺了的门牙里飞溅而出,直直地落在了村妇脸上。再次成为焦点的她挤走村妇,站到人群中央,满脸鄙夷,道:“去去去,记都记不住还好意思搁这儿讲呢。其实啊,成安镖局与应天镖局有过纠葛,此番是来寻仇的,没想到刚好撞见李掌柜杀人劫货,本来也没打算插手,可李掌柜他慌啊,二话不说就放火跑路了!”

    “后来呢?”有人催道。

    “后来……”老婆婆皱了皱眉,“后来成安镖局的人肯定追上去了呗。”

    “应天镖局押送的到底是什么宝贝啊?”有人问道。

    见老婆婆不答,方才被挤走的村妇倒得意了起来,轻蔑道:“别逗了,这她哪儿能知道啊!”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我是怕说出来吓着你们!”老婆婆忽然压低了声音,“据说那宝贝是送往折笑宫的。”只此一句,周围再无人接话,个个面色慌张,扭头便走,看来是对折笑宫发生的惨案心知肚明,生怕知道得太多惹祸上身。不一会儿,本有些拥挤的街道就变得闲了下来,只剩一家破败的酒楼还杵在原地。

    怎么会与折笑宫有关?夏饮晴心生疑惑,却又担心暴露身份,正在犹豫该不该上前追问,忽然瞧见朝村外走去的老婆婆一路左顾右盼,脚步很是急促。她立刻觉出不对,便悄悄跟了上去。

    出村走了百余步,老婆婆在一条小溪前顿住脚步,干咳了几声,只见从林子里摸出个人影,正是刚才与她争执的粉裙村妇。

    “怎么样怎么样?”老婆婆道。

    “我办事儿您还不放心么?”村妇从袖子里掏出几个荷包晃了晃,满脸得意,“两吊铜钱,足够咱娘儿俩吃几顿好的了。”

    原来这二人方才是演了出戏,一个讲故事吸引注意,一个趁机偷人东西,加之相互诋毁,围观的人都看得起劲,根本没有防备。

    “好好好,真是我的好儿媳!”老婆婆道。

    村妇哭笑不得地抹了抹脸,似乎是又被唾沫星子喷了个猝不及防。她将荷包收好,鬼鬼祟祟地看了一圈周围,道:“您当真知道应天镖局押送的宝贝是什么?”

    “我从哪儿去知道啊?我是为了尽快脱身才随口一提折笑宫,果不其然,你瞧瞧他们都怕得跟大白天见了鬼一样。”老婆婆道。

    原来是骗人的。但夏饮晴并没有生气,反倒感觉如释重负,毕竟现在的折笑宫就只剩下两个人,倘若真的遗失了什么师门传承的宝贝,怕是再也难以夺回了。

    村妇嘿嘿一笑,道:“但我听说,成安镖局的人往西面追了几步就没了动静。”

    老婆婆立即会意,摆了摆手,道:“镖局的东西咱娘儿俩可碰不起!”

    “您想想啊,万一李掌柜在路上设了埋伏呢?结果两拨人马斗了个两败俱伤,宝贝就落在那儿没人捡,岂不是暴遣天物?”村妇瞟了她一眼,“要是真能捡回个宝贝,我们就金盆洗手,去城里买间宅子,今后天天睡棉绒褥,顿顿吃‘百油金饼’!”

    这百油金饼乃是一道名菜。先取鸡翅鱼腹羊腿牛肋,剃骨后放入调料腌制,分别烤烧蒸煮,将成品尽数卷入白面薄饼之中;然后挑出鸡蛋的蛋黄打匀,涂于卷饼外层;再以猪皮猪脂和葱姜蒜椒炸油,将卷饼放入其中煎至金黄;最后淋上一层厚厚的秘制肉酱,才算完成。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油腻,一口咬下,油香满嘴,仿佛是在将天下走兽吃进肚中。尤其是在此饥荒之年,实在奢侈难及。

    闻言,老婆婆艰难地抿起嘴巴,又以舌头抵住牙缝,生怕口水流到地上,把小溪涨成了河流。

    “我们就去看看,有则好无则罢,又不会缺胳膊少腿儿。”村妇道。

    “有道理,一见不对劲我们就开溜嘛,怕什么?”说着,老婆婆已迈开了步子。

    夏饮晴对在大路上捡宝贝是没什么兴趣的,但见她们朝着凌天崖的方向走去,便选择了继续尾随,若是半道上再生出什么变故,自己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越向西行,山路就越是陡峭崎岖。老婆婆拾了几根破树枝当作拐杖,但始终没有停下脚步,看来百油金饼的诱惑不容小觑。村妇在两棵门柱般的大树前顿住,稍作休息,拐进了树林。林间小路两旁的树干上插着不少箭支,偶尔还能见着几道刀痕,看样子是发生过一场打斗。

    几人走着走着,望见不远处有一小片空地,中央的营火早已熄灭,四周围着五个依树而靠的男人,都保持着一副睡觉的姿态。

    “前面有人呐!”老婆婆道。

    村妇指了指天上,道:“太阳都开始往西边儿撇了他们还在睡,难不成是要睡到明天?”

    “他们咋这么能睡?”老婆婆道。

    “什么能睡啊……”村妇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死了。”果然,她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营火边,依旧无人反应。

    由于林间便于藏身,夏饮晴便跟得近了些,能够清楚地看到营火旁的情况。只见当中有个被捆住手脚的,想必就是李掌柜了。五人的表情都僵硬在了一种极为惊恐的状态,双手按在颈部,手掌边缘渗出一圈鲜血,看来是在睡梦中被一击割喉。奇怪的是,五人周围都没有四处飞溅的血迹,干净得不像是遭人割喉后应有的场景。

    见此,刚刚跟上来的老婆婆被吓得又退了几步,不敢言语。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村妇也是一时怔住,缓了片刻才道:“找找有什么值钱的,拿完快走。”

    老婆婆极不情愿地挪了几步,对着一人将手伸出却又缩回,反复几次,念叨了几句与百油金饼相关的“咒语”,旋即双眼一闭,夺过了他怀里的行囊。此时村妇已经搜完三人,表情失落,看来是没什么收获。临至最后一人,她忽然眼前一亮,叫道:“快过来!”

    那人手中握着个破了洞的酒葫芦,而在酒葫芦的旁边,摆着个十分精致的木盒,约两个人掌大小,紫檀材质,周边镂空,四角有金纹勾勒,雕有仙狐的盒盖半开半掩,透过缝隙,可以窥见盒内的宝贝散发着微弱的光亮,宛若一颗下凡的明星。

    “夜明珠!肯定是夜明珠!”老婆婆大喜,情不自禁的蹦了起来,险些把自己摔个散架。

    村妇一把捂住她的嘴,慌张地环顾四周:“嘘——您别瞎叫唤啊!招贼呢么不是!”

    突然,盒盖吱的一声掀开,吓得婆媳二人连退数步。只见一只比木盒还要小上许多的小狐狸钻了出来,通体雪白,映着阳光,透亮非凡。它用小爪子在脸上蹭了蹭,眨巴着天蓝色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可爱至极。

    老婆婆咽了咽口水,道:“夜明珠呢?”

    村妇显然也没想到木盒里装的是个活物,眉头紧锁的同时,伸手朝小狐狸摸去。

    “你要干啥?”老婆婆一把拉住了她,“人家都说狐狸晦气惹不得!”

    “死人还晦气呢!”村妇道,“既然有人托镖局押送这小东西就说明它很值钱。”

    “皇帝老儿的龙椅还值钱呢,是你能惦记的么?再说就算把它抓来我们也找不着人卖啊。”老婆婆牙关一紧,“我刚才搜了些铜钱出来,也不想吃什么金饼了,你就听我一次,快走吧!”

    村妇犹豫了片刻,道:“但得把那个木盒拿上,上面镶了金子,能卖不少钱呢。”也不等答应就朝木盒走去。

    然而在她试图拿起木盒的瞬间,小狐狸忽然纵身一跃,连扑三步,踩上肩头,猛地张嘴,在她的颈部留下了一排淌着鲜血的牙印。只听一声略带沙哑的尖叫,村妇摔倒在地,将木盒压成了碎片。她双手按在牙印上,身子抖了几下,再不动弹,远远看去,死状与周围五人如出一辙。

    谁能想到杀人凶手竟是只小狐狸!

    老婆婆已被吓得半死,转身便跑,不料刚跑出去几步,只觉喉咙一疼,也死于非命。

    小狐狸回到营火旁,将嘴巴伸进破了洞的酒葫芦,洗去血迹,接着走到村妇身边,眼睛耷拉着,把木盒的碎片一块一块地叼至空地,似乎是想将其拼回原样。

    阳光穿过叶隙,被削成了一根根利箭,刺在夏饮晴的身上。她屏息凝视着不远处的小狐狸,小心翼翼地抬起脚,正欲离开,谁知刚刚挪动半步,一道凶狠的目光就从那双蓝眸中射了过来。

    小狐狸一边轻步靠近,一边发出各种动物的叫声,先是猫的后是狗的,甚至还有狼的,且叫声凄惨,仿佛受了重伤在向同伴求援,实为混淆视听,狡猾至极,可见一斑。

    夏饮晴握紧了剑柄,心道:它动作太快,就凭我的轻功未必能及,况且背对着它无异于送死,看来只能正面应战。我只要护住颈部,趁它咬空的时候反击,应该不成问题。

    主意落定,她探出脑袋看了看,却发现小狐狸竟不见了踪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