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暮阳方落,新月未升,一切都被灰暗笼罩着,既分不清叶的绿,也分不清花的红,就如同这个世界本来的面目,越是混沌,就越是完整。

    若是个生得瘦弱之人,此时看起来多半会像一具被放空了血的干尸,在看苦木的满脸肥肉,就很好地避免了那种恐怖,至少是外表上的恐怖。当他凭着比夏饮晴好不到哪去的轻功,和两把镰刀出现在凌天崖顶的时候,藏在树后的陆无涯多少是几分惊讶的。

    苦木已被汗水湿透,袖子在脸上抹了几次,结果还没甩两下脑袋来得实在。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望向躺倒在地的夏饮晴,没有丝毫喜悦。他试着睁大眼睛以示严肃,无奈在厚重的眼皮下,一对眸子像是妄图举起象腿的蚂蚁,颤颤巍巍,以败告终。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也希望会是最后一次。”他自言自语道。

    他盯着脚边的“尸体”,沉默良久,像是个砸坏了药罐的孩子。他的脸挤作一团,看不清表情,沉声道:“如果还能想得出别的办法,就算让我瘦成根麻杆儿我也不愿杀你。要知道师父生前可是想尽了方法逼着我减肥,他说我再胖下去多半连出家都活不到。”苦笑的同时,用发抖的手举起了镰刀,“活不到就活不到吧,早下地狱早还债。夏姑娘,对不起了。”

    突然,夏饮晴翻身而起,拔剑欲出。苦木大惊,连忙后撤,忽觉脖间发凉,急忙顿住身子,侧目斜视,只见搭在自己肩上的是一柄破旧却熟悉的剑。他咽了咽口水,声音颤抖道:“陆无涯?”

    而更加颤抖的是在他对面的夏饮晴。她的表情像是因疼痛而刚刚从美梦中惊醒,口吃道:“你是陆……陆……”许久也未能将那个名字说出来。

    晚到的冬天总是格外寒冷,是能冻裂心脏的寒冷。

    “我说了,你还活着。”陆无涯道,“把他捆住。”

    好在经过了黑流星的事情,夏饮晴渐渐适应了出乎意料,至少不会再如昨夜一般僵在原地。

    只是这次,除了恐惧之外她还感受到了别的什么,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乞丐捡着个有毒的苹果,不甘心,但又无能为力。她用之前系在身上的麻绳勉强捆住了那双肥胖的手,却没有看苦木一眼。她不知如何面对这位算得上认识的朋友。她甚至在想:假如师父还活着,会不会也想杀了我?

    如此一来,陆无涯的仁慈倒令她有些感激了。

    “真是可笑,谁能想到为了轮回令杀人的是我救人的是你。”虽说苦木诡计未成又被捆住,却不难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陆无涯没有答话,剑尖微挑,将苦木的袖口划破。只见在那足有常人腿粗的小臂上,印着一块约半个人掌大小的绿色图案。图案为正三角形,当中画着一轮太阳,代表阳光的波浪与三角形各边相抵,无论从哪边看上去都没有区别。而陆无涯依旧面无表情,仿佛早已料到。

    夏饮晴放弃了无意义的沉默与颤抖,开口道:“这是什么?”

    “三大分堂的标志,红为锻血,蓝为御灵,绿为炼寿。”陆无涯道。

    “你怎么会是炼寿堂的人?”夏饮晴诧异看着苦木,“你对得起孙老神医的教导么!”

    “如果只是个小帮众自是对不起,但堂主的话,就要另当别论了。”苦木道。

    陆无涯眉头微皱。

    “看在我替你那疯妹妹接好了胳膊的份儿上,让我这个堂主体面点儿坐下说行么?”苦木道。

    “梨儿?她怎么样?”夏饮晴道。

    “外伤已无大碍,内伤太重只能以丹药调理,不过性命定是保住了。”苦木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你们怎么想,但炼寿堂早已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苦木舔了舔嘴唇,道:“灭魔之战过后,三大分堂就像死了爹的娃,有的想拿光爹的财产,有的想霸占爹的小妾,还有的甚至想自己当爹。结果谁也不服谁,于是不欢而散,各立门户。之后,锻血堂认了突厥人做新爹,以人骨锻刀以人血铸剑,与朝廷为敌。御灵堂则北占天山,明着表态与卖国贼势不两立,装出一副改邪归正的样子,其实暗地里依旧以活人为粮驯养走兽,没过多久便又开始作乱江湖。而由于苗疆的五仙教入侵中原武林后,一直妄想独霸丹药之道,原本的丹药教派无论医毒皆受之打压,炼寿堂也不例外。”

    “没能力做坏事不代表不会做坏事,就和你没杀死我不代表你不想杀我一样。”夏饮晴道。

    苦木对她的后半句话置若罔闻,道:“曾经的夺天教威慑江湖,其下那么多分堂,为何偏偏炼寿堂能成为三大分堂之一?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因它本是依靠摘取活人内脏来炼制丹药,以外体强己体,以外寿延己寿。其中有名为‘骤雨丸’的丹药,服下一粒就能令人在半个时辰内增强数倍内力,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内脏?”夏饮晴难以置信。

    “大多是用心脏。”苦木坦然道。

    “恶心。”夏饮晴道。

    “的确。”苦木道,“二十年前,当堂内老一辈的帮众死得差不多以后,堂主下令禁止再以活人内脏炼药,如实在必要可取于刚死之人。”

    夏饮晴觉得更是恶心了,但细加一想,从死人“取材”好歹不用杀害活人,也算是件好事,只是面上忍不住露出了嫌弃之色。

    “对于一个从夺天教立教就存在的分堂来说,这是有着天壤之别的。”苦木道,“虽然刚死之人的内脏会影响药效且具有一些副作用,但至少保证了无人再为炼丹残害性命。”

    夏饮晴冷笑一声,道:“我的命就不算命了么?”

    苦木本就心中有愧,连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叹了口气,续道:“半个月后,五仙教四大圣女之首红梅会来找我比试炼药。要是她输了,五仙教就誓不再找炼寿堂的麻烦。但要是我输了,炼寿堂就必须归入五仙教门下,包括那些被封禁多年的药方。所以我才一时脑热想杀……想要炼仙鼎,有了它就等于胜了大半。”

    “你有了它,百里花会直接屠了炼寿堂。”陆无涯道。

    “当下炼出来的丹药的确不如从前,但堂内存着些老一辈炼的东西,还是有资格与五仙教拼上一战的。”苦木缓缓站起身来,“刚好我带了骤雨丸和‘霸王丹’。昔日我拼死拼活也打不过你一只手,不如你这就将我松开,咱俩比试比试,省得你们今后总说我炼寿堂技不如人。”

    陆无涯淡淡一笑,剑出剑回,将捆住苦木的麻绳劈为碎段。

    苦木揉了揉手腕,从瓶中取出一粒鲜红色的丹药,想了想,又换成了一粒暗红色的,正欲服下,忽见崖边飞出一道人影:“自己人打什么打,要打就去打崖下的啊!”

    夏饮晴立即认出了那布衣布幡,惊喜道:“计不灵!”

    苦木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去,道:“什么就自己人了,你谁啊?”

    计不灵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乃江湖第……”

    “崖下何人?”陆无涯并不给他自我介绍的机会。

    “呃……”计不灵面露尴尬,“御灵堂的,有十几个人,还跟着三只雪狼和两头银虎。”就在这时,从他身后蹦出了个小家伙,飞快地在肩上绕过一圈,钻进了怀里。

    “是那只小狐狸!”夏饮晴不禁喊出了声。

    陆无涯早已握住了剑柄。

    “别慌别慌,这小东西也是自己人!”计不灵急忙护住怀中。

    “我亲眼见它杀了一对婆媳!”夏饮晴道。

    “定是那对婆媳先招惹的它吧?小东西刚刚离开了主人,怕得很。”计不灵解释道。

    被他随口道中,夏饮晴一时难辨。而陆无涯见小狐狸在计不灵怀里格外温顺,也不再细问,只道:“御灵堂是为狐狸而来?”

    “不不不,是苏必然搞的鬼。他花一千两黄金找绿萝买了解药,没死成,而后四处散布夏姑娘的下落,御灵堂自然就被引来了。”计不灵道。

    陆无涯眼睛微眯,道:“与狐狸毫无关系?”

    “呃……这个嘛,嘿嘿,只是顺带,顺带来找它的。”计不灵赔笑道。

    陆无涯摇了摇头,对苦木道:“还想打么?”

    “不想和老虎打,但好像不打走不了了。”苦木眼皮抽筋似的颤了颤,大概是翻了个白眼,却依旧没能撑开细缝般的眼睛。他又取出了一粒深紫色的丹药,应该就是之前所说的霸王丹,与骤雨丸同时含入嘴中,伸头探了探云雾,旋即反身用镰刀钩住崖边,向下踩去。

    “我除了轻功,刀枪棍棒斧钺钩叉可谓是一样不会,就不下去了吧。”计不灵道。

    “我教你。”陆无涯道。

    计不灵瘪了瘪嘴,道:“那我还是下去吧。”

    夏饮晴瞟了他一眼,仍是心有余悸,偷偷对陆无涯道:“小狐狸怎么办?”

    “无碍,要死他先死。”言毕,陆无涯双腿微蹲手臂发力,再次将她横抱怀中,跳下崖去。

    转眼崖顶只剩计不灵一人,还轻抚着小狐狸的脑袋,语气略带无奈道:“本来我还有些担心她性命不保,现在看来,倒是多余咯。”旋即脚踏云雾,追了下去。

    玉钩初露,薄薄的寒光像是斧刃,一劈明暗,分作两半。

    夜幕当空,月光渐柔,惹人相思,拨人心弦,置身其下,谁又会在意是什么成就了它,谁又会记得,混沌曾经主宰过整个世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