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南角的房间里,红烛越燃越暧昧,只为与房外的花天酒地融作一片,怎奈房内的儿女不解风情,静得仿佛山寺草庵,与世隔绝。看来张妈妈没有说谎,在沐芳楼,这的确算得上“常人听都没听过的新鲜花样”了。

    霜儿将床让给了秋梨,端坐在中央的一架七弦琴前。那琴已断了根弦,却是没什么区别,反正她从未弹起,也从未有人想听。这里是冬阁,她有她的姿色便是足够了。

    陆无涯倚在床边,透过空悬的薄纱,将香肩傲峰尽收眼底。既然她没有遮掩,他自是不必面对一块美玉却装作不懂欣赏。他早已过了需要以回避才能控制行为的年纪。当然,也只有行为,否则他就不会非要找个地方坐着了。

    “你的剑法很好。”霜儿本是不爱说话的,这也是她为何如花似玉却只落得冬阁偏房的原因。进了房间,比她更不爱说话的男人是少见的。她的开口完全是出于好奇。

    “何以见得?”陆无涯道。

    “你的剑。”霜儿长腿微勾偏过身子,小臂依在筝旁,撑着左耳,露出淡淡的微笑,“带着一把那么破烂的剑还能活到今天,剑法一定很好。”她的微笑很假,只是出于习惯。

    “买不起新的罢了。”陆无涯的目光懒懒地游走着,在她盛满了月光的琵琶骨间微醺。

    我好看么?霜儿从来都不会将这个问题问出口,却总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果然,天下男人不分爱说话的和不爱说话的,只分好色的,还有死了的。对他失去好奇,她的笑反而自然了许多,道:“公子是三爷的朋友,怎会买不起新的。”

    “你不是么?”陆无涯道。

    “我?我只是与三爷做了个交易。”霜儿道,“沐芳楼以外的交易。”

    她柳腰轻扭,傲峰微颤,如有春风拂过,融化了覆在山巅的积雪:“劳烦公子去杀一人,我会付给你很多钱。”转身打开空荡的衣柜,里面的衣服都已被张妈妈收走了。她俯下身子,放任熟透的蜜桃诱惑并折磨着他,从柜底的暗箱中提出一个鼓鼓的布袋,丢在桌上,看着散出的碎银和铜钱,道:“魏县的胡县令。不过等你去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县令了。”

    “你是在难为我。”陆无涯明白,杀手一旦知晓了目标就要拿钱办事,这是江湖规矩。

    “不敢。公子实在不愿意的话,便替我找个杀手吧。桌上的钱你全都拿走,还能有不少富足。”霜儿立直身子,却更显得玲珑有致,她将薄纱拨开,丰臀在他的大腿上缓缓塌下,纤细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若你答应,什么想要的我都给你。”

    她的动作有些生疏,但已足够陆无涯的欲火自小腹烧至牙缝,毕竟诱人的总归是诱人的。他终于愿意将目光移至她的花容之上,淡淡一笑,道:“我会让朋友来,酬金你直接给他吧。”

    “可我明天就要离开了。”霜儿忽然发力,一只手将他按在床柱,另一只手如灵蛇般钻进了他的衣带,冰冷却难以抗拒。她的细指轻柔而熟练地蠕动着,娇声微弱,道:“答应我。”

    “胡县令会死的,但我最近去不了。”陆无涯盯着她的眼睛,“起来吧。”

    “不打紧,公子答应就好!”霜儿笑得像是个小丫头,急忙起身在木盆里洗了洗手,将银钱重新包好递给他,“多谢。”

    陆无涯坐正身子,向着窗外道:“若是想看不如进来看。”

    只听咯吱一声,夏饮晴从窗外蹦了进来。

    “计不灵呢?”陆无涯道。

    “赌坊。”夏饮晴找了把椅子坐下,把剑摔在桌上,本想抬头瞥他一眼,谁知目光恰巧落在冰肌玉骨之上,竟觉面颊微热,“他今晚就住那儿了,说是让我们明早先走,他随后赶来。”

    陆无涯眉头微皱,盘问了几句赌坊里发生的事情,听见房外突然静了许多,急忙闪至门前,微微推开了一条细缝。如他所料,坐在楼下大厅当中的正是赵野。

    “赵官爷!您大驾光临,小民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啊!”张妈妈迎上前去。

    赵野摊开画像,道:“见过此人没有?”

    张妈妈看都没看就摇了摇头,道:“没有,小民今后定会注意。”

    赵野倒也不追问,道:“那你见没见过一个姓陆的,三十出头,面留短须,拿着一把破剑。”

    “姓陆的?”张妈妈想起下午计不灵说的话,“之前倒是有个客人提起了位陆公子,不过我这记性不大好,一时想不起来了。”说着,轻轻搓起了手指。

    赵野笑了笑,掏出几块碎银丢在桌上。

    张妈妈也笑了笑,依旧站在原地搓着手指,仿佛根本就没看见桌上的几块碎银。

    “私藏逃犯可是重罪,要砍头的。”赵野起身振袖,将手按在刀柄之上。

    “对不住了赵官爷,小民实在想不起来了。”张妈妈转身便走。

    赵野一脚踹烂桌椅,拔刀而出,抵在她腰边,凶声喝道:“说!”同时七八名官兵跃门进厅,将众人围住,厅内顿时叫嚷哭喊,乱作一团。

    张妈妈不惊不慌,脸上肥肉一横,喊道:“老娘开了这么多年沐芳楼可不是吓大的!”只见十余个壮汉应声而出,冲进人群,楼上又有数人站出栏边,个个虎背熊腰,手持兵刃。

    就在这时,忽有人影飞出,轻功跨过众人,落在赵野身前,双指一并,弹开刀刃。赵野大怒,正欲发招,却见那人两指当中夹着一枚金骰,只得作罢。

    那人向他拱了拱手,恭敬道:“兴爷请你到府上一叙。”

    “没空。”赵野道。

    “你去不去的,兴爷其实不太在乎。但他还说了,除了他的打手,今夜万钱坊不准出现任何带着兵器乱逛的人。”那人将金骰收回袖中。

    赵野冷哼一声,道:“怎么,莫非你们要与朝廷作对?”

    “不敢。”那人看了看四周,“就是不知,你和你手下的家中老小是否都当上了官爷?”

    “你!”赵野咬牙切齿,猛地劈向石屏,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收兵!”跳进人群横冲直撞,带着官兵们离开了沐芳楼。

    “看来计不灵又是料到如此才会和左嵩兴打赌,有时候他还真像个算命的。”不知何时,夏饮晴也靠在了房门边,瞥了一眼陆无涯,冷冷道,“我刚来的时候听见几个官兵小声议论,好像是说上头的人不让抓你。”

    “上头的人?”陆无涯道。

    “听他们的语气,应该是个大官之类的。”夏饮晴坐回了椅子上,“也没准儿,指不定是谁家同床共枕过的大小姐呢!”

    陆无涯没有答话,思索片刻,却并未得出结果。

    这时房内竟有琴声扬起,他回过头来,只见月光斜照,落在霜儿的脸颊。琴声清柔,偶有略顿,间以沙沙之声,与余音相绕,恬静安详;细指急颤之下,欲扬又听音落而抑,欲止却闻音转而起,如南雁群飞,忽远忽近;将止之际,愈缓而愈有力,如古钟暮鸣,悠长飘远,荡于人心。

    没想她竟能将断弦之琴弹得如此好听!陆无涯本是不懂琴的,此刻却因弦音而醉,心生畅快,又觉隐隐作悲。于他而言,伤感总是要比快乐更为稀少的。他长舒了口气,道:“此为何曲?”

    “此曲名为《平沙落雁曲》,是在我被卖来这里之前,一位进京赶考的陈公子教我的。”霜儿道,“许久没弹,已是有些生疏了。”

    “那便再弹一曲吧。”陆无涯道。

    霜儿淡淡一笑,道:“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