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二十二章 诡怪僧

第二十二章 诡怪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饮晴见陆计二人迟迟未归,忙将秋梨藏好,独自折返去寻,谁料所到之时,只见一辆破败的马车塌在路旁,边上有两片被寒霜冻住的土地,除此之外再找不到半个人影。见状,她一时心乱如麻,也不知是为担心他们的安危,还是为发觉自己对他们太过依赖。

    或者说,只是对他依赖。

    她仅仅愣了片刻便回过神来,转身走入田间找到村民,花光盘缠买来一头瘦怏怏的老牛,又询问了无鸣寺的位置,而后骑上老牛载着秋梨继续向西而行。她并不想坚强,却只能坚强,这是她几日来认清的第一件事。

    老牛慢慢悠悠地走着,一晃已过了午时。依照村民所说,她顺着小路来到一片树林前,而无鸣寺便隐在树林深处。这树林实在寂静,没有人声,没有鸟叫,甚至连一缕吹动叶子的微风都没有。

    夏饮晴仍未加鞭,老牛却主动加快了方才舍不得迈开的老蹄。于是没过多久,一座古老的山寺便出现在了眼前。破败不堪的石墙,锈迹斑斑的寺门,散若零星的瓦片,若不是提前知道此处就是无鸣寺,她定是连路过避雨都不会选在这里。

    她将牛拴在门边,背起秋梨,本想上前扣一扣门环,谁知手指刚刚触到,门环竟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打破了牢笼般的寂静。在一串沉重的金属声中,寺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位小和尚,面带微笑,向着她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便领在前面向寺内走去。

    没走多远,又是一串沉重的金属声,原来身后的寺门已自己合上了。

    寺内比外面看上去更要小一些,也更要破旧一些。倘若直白说,这里完全就是废墟。走上几节已经塌了石阶的斜坡,穿过几间只剩半截屋柱的房间,三人来到了正厅前的院子里。眼前的厅房不仅有墙有瓦,还关着四扇木门,完整得出奇。

    小和尚从厅前的石阶上拾起一本沾满灰尘的经书递给她,做了个合十,微笑着钻回厅内。

    夏饮晴小心翼翼地将秋梨放院内的石墩旁,拍了拍手中的经书,在一片灰飞尘扬之中,已分不清是蓝是黑的封面上终于现出了《地藏经》三个字。她从未读过经书,随手翻开几章,却发现连其中的字都认不全,只得一头雾水地立在原地。

    寂静之中,周围的事物宛如静止,只有太阳悄悄地躲到了背后。她注意到,寺内虽然破败,却不见杂花绿苔,颇有寸草不生之意,不禁打了个寒颤。

    “夏姐姐,我是不是睡了好久好久呀?”这时秋梨醒了过来,抬起双手揉着惺忪睡眼,迷迷糊糊道,“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夏饮晴怔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秋梨恍然大悟,用力地握了握左手,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我的伤?好了?”旋即扯开绷带,只见整条胳膊完好无损,连半道伤疤都没有留下。她大笑着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夏饮晴,激动道:“夏姐姐夏姐姐!我的伤好了!”

    夏饮晴也抱住了她,面上喜忧参半。她虽不懂医术,但前几天多少听苦木说过,秋梨的胳膊需以膏药缓慢治疗,百日之内定不能动弹,而她的内伤更是得借高人内力相助才有希望缓解。怎么到了这里,她一身的重伤竟说好就好了?难道是空渡大师已经出手?

    正所谓物极必反,回光返照之事自古便有,她突然痊愈,倘若复发多半是直扰性命。夏饮晴散去额上的眉头,只留下一脸微笑,缓缓将她推开,道:“好了就好,今后千万小心。你大病初愈,快去边上坐着休息会儿吧。”转身向着正厅拱了拱手,恭敬道,“我乃折笑宫弟子夏饮晴,因师妹秋梨受了极重的内伤,特来贵寺向空渡大师求助。倘若方才确为大师出手,还请屈尊出面,指点迷津,也好允我二人聊表谢意。”

    院内依旧是一片寂静。

    她看了看夕阳,又看了看秋梨,心道:天色就要黑了,得赶紧找大师将梨儿的伤势利害问个清楚,就算真的是……再不济也能有个心理准备。

    “恕晚辈得罪。”夏饮晴快步上前,推开厅门,顿时大惊,一连数步退回院内。

    正厅之中,有七人面朝石佛双手合十,跪坐在拜凳之上。其中最左边一人的上半身足有三尺之长,而最右边的却不足一尺。从左到右,每个人都要比后一人高出半个脑袋,不多不少,相错相接,似是巧匠修出的七级石阶。

    魏州七恶!夏饮晴当然听过他们的名头。这七人常年在魏州一带为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故而得名。他们本不会什么武功,倘若硬拼,只怕连夏饮晴的打不过。但因他们身高相差奇特,能使许多常人使不出的阵法,加之变幻,自成一套《七鬼游魂阵》。阵法当中,七人来回游走,哭笑相杂回响不断,视听难辨,加之他们能够取长补短,遇善攻下盘者高攻矮御,遇善攻心脉者高御矮攻,长此消耗,令人攻之不得又逃之不出,最终疲惫而亡。

    夏饮晴仔细看去,才发现厅中七人皆已净发,身着海青,手持念珠,一副诚皈佛门的模样。她唤了两声,见七人仍无反应,只好悄悄探回厅中搜寻大师踪影,不料刚走至石佛面前,就看见七人尽是周身干枯,面无血色,双眼凹陷,分明已成了七具尸体!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拉起秋梨便向寺门走去。未出几步,身后突然传来苍劲之声:“既不念经,也不拜佛,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夏姑娘,你当我无鸣寺是什么地方?”话音未落,两人只觉内力在丹田内七上八下一通乱撞,不得不顿住脚步,稍作调息。

    此人竟能借内力发声又同时伤人,高深莫测,定是空渡大师。但他既为高僧,杀人不说,还将其尸体摆在寺内,实在诡怪至极。夏饮晴连喘了半刻粗气才缓过劲来,道:“晚辈无意冒犯,只因见过了佛前七恶,还以为大师的寺里住的都是尸体,一时失措,才欲离开。”

    “尸有为人日,人有成尸时,住尸住人,有何区别?”空渡道,“再者,魏州七恶个个恶贯满盈,我杀一恶便是救百人,又有何不可?”

    听他言辞当中隐有自满之意,夏饮晴便再不提尸体的事,道:“晚辈斗胆请教,不知大师方才是如何医好我师妹的内伤的?”

    “内伤?”空渡道,“我方才打了个瞌睡,迷迷糊糊的,听到你们自报师门,吵得厉害,刚准备说话却见你们要走,觉得鬼祟,便将你们叫住了。方才发生何事?”他的语气和善了许多,似有为之前的质问表歉之意。

    夏饮晴已是全然摸不着头脑,只得将方才发生之事重述一遍。

    “此等怪事我也是头一回听说,你把女娃娃送进来瞧瞧吧。”空渡显然把她当成了大人,“不过,此地虽不是医馆,医人看伤还是要收些费用来维持香火的。”

    “可……可我们现在没钱。”夏饮晴道,“请大师宽限几日。我以折笑宫之名担保,七日之内定将费用送上!”

    “那你七日之后再来吧。”空渡道。

    “大师既有杀七恶救千人之心,为何不能行个方便先救了我师妹?”夏饮晴道。

    “杀是杀,救是救,若是杀了哪个恶人可以救女娃娃,我现在就动手。”空渡道。

    夏饮晴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几欲哀求:“大师……”

    “你们走吧。”空渡道,“或者说,还有什么是你为了医好她而能付出的?”

    能付出的?夏饮晴咽了咽口水,看向秋梨,脑海中闪过无数过往:“命,我的命。”

    秋梨一惊,忙拉住她的胳膊道:“夏姐姐你在胡说什么?我的伤已经好了我们快走吧!”

    “我要你的命何用?”空渡道。

    夏饮晴挣开秋梨的双手,立至厅前,道:“我是轮回令的悬赏目标,杀了我便可得到炼仙鼎。”

    “炼仙鼎么?”空渡沉默了一阵,“好,我就收了你的命!”话音未落,一股凌厉之风由厅中袭出。只听哐当一声,夏饮晴的剑已掉落在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