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三十二章 鹰犬狂

第三十二章 鹰犬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亥时刚过,更声随之而来,一慢两快,缓慢绵长,令人感到安全舒适,却惊得猫狗让道,鸟雀四起。永阳坊西北角的围墙上,正落着几只悠闲的小麻雀,由冠及翼生有黑白条纹,目映明月,安如静夜,实在乖巧。

    而距离围墙最近的一亩三间院,便是庞芙蓉与她爹庞大的住所了。

    庞大瞪了一眼庞芙蓉,道:“我父女二人都是轻功平平,这黑灯瞎火地跑上街,不被官兵砍死就不错了,更别提出城了。”

    “那你们在坊内有没有什么认识的朋友,可以躲去避一避的?”计不灵道。

    “这小院儿本是亲戚留下的,我二人也才搬来没几天,能认识谁啊!”庞大止不住唉声叹气。

    庞芙蓉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道:“怕什么!大不了就和那个什么灵堂拼了!”

    “呃……”计不灵咂了咂嘴,“庞姑娘……”

    “计郎,都快要成亲了还叫人家‘庞姑娘’嘛?”庞芙蓉敛尖了嗓子,声音像是打鸣的公鸡。

    计不灵只觉胃中一阵翻滚,但面对着“两个”脖子比柱子还粗的“壮汉”,倒也不敢表现出来什么,道:“家里有没有酒啊醋啊之类的东西,橘子更好。”

    “都有都有,尤其是酒,多的是。”庞大答道。

    “这长安城戒备森严,御灵堂驯的凶猛野兽都是进来不得的,至多领了几只恶狗。狗通常都怕刺鼻的味道,你们把酒坛醋坛搬出来,打开盖子,摆在院子四周的墙角,那些畜生应该不敢随便冲进来。”计不灵吩咐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准备。”庞大用力地拍了一掌庞芙蓉,“你是没听见么?还愣着干啥?”

    庞芙蓉也不喊疼,只是捂嘴一笑,道:“我想和计郎待在这……”

    “计计计,命都快没了,还计你个头的郎!”庞大话已出口,才觉得得罪了人,正欲对计不灵解释,才发现嘴笨得不知该如何解释,憋了半天才道,“计公子,我对你没那个意思。”

    “呃……我知道你对我没那个意思……”计不灵摇了摇头,不禁苦笑,“先别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了,快去准备吧。”

    不过片刻,院子内便飘起了酒醋香气,熏得人醉醉沉沉,倒是令月色朦胧了几分。

    “这什么味儿啊?”夏饮晴落进院内,捂住了口鼻。

    计不灵一惊,道:“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你啊。”夏饮晴脱口而出,旋即怔住,“我……”忽闻院外传来一阵狂吠,顿挫有力,接连不断,可见凶恶。

    “还真被你说对了!”庞大手里握着几个橘子,向院外砸去。

    庞芙蓉则忙着把橘子送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傻乐,道:“我家计郎就是厉害!”

    没等多久,犬吠声便停了下来。只见白翼忽闪,五只雪鸮一字排开,落在了屋檐之上。雪鸮体与鹰长,将及两尺,外貌却和猫头鹰有几分相像,圆头圆脑,须羽生面,将它的喙部覆盖,只露出一短条黑色竖道,加之双眼微眯,分明是一脸蠢相。不同于其余四只的翼生黑斑,当中的那只雪鸮通体雪白,身附星光,爪尖鲜红,喙如血滴。

    瞧五只雪鸮生得可爱,夏饮晴本未做防备,却见计不灵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要借酒气将自己灌醉,道:“是‘渎血鸮’,完蛋了。”

    夏饮晴这才横剑身前,道:“什么东西?”

    “领头的那只雪鸮是由公孙古亲手带大,最喜欢啄瞎人眼,再将其主脉撕裂,待鲜血放干,人痛致死以后,它才肯食肉,故名渎血鸮。”计不灵道。

    似是听到有人谈及自己,渎血鸮睁开双目,凶相毕现,露出半边血红的眸子,如行刑前的刽子手一般,审视着院内四人。只听一串哨声,五只雪鸮发出如干咳般的叫声,挺喙立爪,振翅齐飞,直向院内扑来。庞氏父女急忙以背靠背,各护后方,双手持偃月刀相迎。雪鸮体型虽大,却是灵活,两两夹击,分攻上身下盘,一攻一换,迅而不乱,犹行阵法一般。

    夏饮晴正欲相助,却被渎血鸮缠住。渎血鸮在她头顶盘旋半圈,以左翼为心,猛出利爪,锁住剑脊,气力之大,竟令夏饮晴抽剑不得。渎血鸮再出右翼,斜落而下,朝她头部拍击。夏饮晴举鞘格挡,却被单翼震退半步,灵机一动,急松剑柄。渎血鸮右翼未归,一时失去重心,偏侧而倒,只得松开长剑。夏饮晴纵身一跃,再握长剑,奋力刺去,本是有机会伤敌的一招,无奈剑速不及,被它翻翼闪过。渎血鸮抓住空隙,反出利爪,在夏饮晴小臂留下了三道血痕。

    忽闻哨声响起,五只雪鸮归空变阵,人字排开,向着夏饮晴流血之处,猛袭而下。

    见状,庞氏父女急忙各自提刀,往夏饮晴身边护去。不料五只雪鸮势头急转,半空做弧,趁庞芙蓉不备,利爪齐攻。刹那之间,血花四溅,在雪白的羽翼上放肆地泼洒着,似是要涂画出某种诡异的符号。庞芙蓉与偃月刀同时倒落在地,她的颈部被扯开了一道掌宽的伤口,主脉破裂,鲜血汩汩,塞住了喉间的最后一声“计郎”。渎血鸮还立在她的面上,双爪深陷在她的眼眶之中,朝着庞大抖了抖羽毛,像是在嘲笑着什么。

    “芙蓉……芙蓉!老子跟你们拼了!”庞大踹起血泊中的偃月刀,俯身接过,左右同舞。但听哨声响起,五只身披血色的雪鸮没有丝毫逗留,扭头飞回了屋檐之上。

    “吹哨子的狗杂种给爷爷滚出来!”庞大流星大步,一脚踹开院门,瞪着门口的六条恶犬,仰天怒吼,一跃而出。

    乱刀狂劈,斩月色为碎缎;獠牙撕扯,洒红墨染春花。

    终于,庞大跪倒在地,两把偃月刀上各插着一坨狗头。是的,的确是一坨,血肉模糊之中已看不出头的轮廓,肮脏,腥臭,如同夜色。

    计不灵后悔曾用这个词形容过庞芙蓉。他从不在乎死亡,只是厌恶无辜的人为自己而死。他微微抬头,与屋檐上的渎血鸮冷目相对,如利刃交锋。

    哨声再起,但这一次,吹响的不再是躲在黑暗里的公孙古,而是计不灵。哨声刚落,四面传来翅扇羽动之声,渐近渐响,似有万马行军,只见近千只麻雀齐飞而来,遮天掩月,众甚繁星。见此场景,五只雪鸮一时慌乱,腾空欲离,却见雀群振翅疾飞,声势浩大,好似狂风呼啸,顿时将雪鸮与院子围在当中,盘旋而绕,犹如风暴临城!

    失去了哨声指挥,五只雪鸮已成失蹄之马,各自奔逃,四处冲撞,仗着体长身壮,每次撞入雀群都能击落十余。但雀群之中混有百只生着黑白条纹的麻雀,十分小巧,极善奇袭。几番下来,条纹麻雀损伤近半,却将四只雪鸮啄得浑身是血,接连坠落。

    突然,渎血鸮转头急下,直撞计不灵,似有鱼死网破之意!

    千钧一发之际,有短箭射入雀群,穿风落羽,径直刺入了渎血鸮颈部,一击毙命。

    计不灵倒吸了一口凉气,缓吹哨声,周围狂风忽止,雀群如沙而散,五十来只条纹麻雀在计不灵周围环绕片刻,凄凄低鸣,也终散去。走出院门,只见一褐衣女子骑于白马,头戴帷帽,面遮皂纱,手持鎏金强弩,想必正是方才发箭之人。她身后跟着十几个手下,皆是黑衣裹身,甲具挡面,腰挂仪刀,已将四个御灵堂的汉子按倒在地。

    “没想到你当真会使这招‘百鸟朝凰’。”女子语气温柔,隐隐能觉出一丝笑意,似是在浅诉回忆,“跑了两个,这四个你想怎么处置?”

    “你觉得呢。”计不灵面无表情。

    手起刀落,又有四朵血花迎春风绽放。

    女子勒马调头,欲走又止,道:“不如,今夜就随我回去吧。”

    计不灵瞥了一眼夏饮晴,道:“不了。”

    女子轻叹一声,率兵驾马,奔明月而去。

    永阳坊西北角的围墙上,还落着几只生有黑白条纹的麻雀,目映明月,安如静夜,实在乖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