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六十三章 酒醉

第六十三章 酒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客本想为庆祝结拜之喜大张旗鼓,办置酒席,却被陆无涯拦住,要求一切从简,有酒即可。于是李客只是请来几位亲朋,开坛畅饮。酒酣人醉之际,陆无涯了解到玄武石牌的确是在木承沙手中,这就解释了之前木承沙为何提防陆无涯,显然是对轮回令抱有私心。而寻找龙昕的探子也有了消息,据说她正兵从云州,为薛仁贵薛将军的部下。

    次日夜里,陆无涯终于放下酒坛,踉踉跄跄地走出屋子,见夏饮晴正坐在对面的石阶,仰头而望。夜幕之上,月朗星稀,幽光皎洁,飘飘洒洒,滋润着她的玉面明眸。陆无涯看得微微出神,加之酒醉,忽觉脚下一轻,急忙横跨半步,险些摔倒在地。

    夏饮晴当即上前将他扶回石阶坐下,道:“你喝醉了?”

    “喝醉?早着呢!”陆无涯白了她一眼,“你去瞧屋子里,他们都趴下了,那才叫喝醉!”

    “看来世间喝醉之人说的都是同一种话。”夏饮晴在他身边坐下,“玄武石牌在木帮主手里,你有何打算?”

    “听贤弟说,白沙帮的一切大小事宜,都是由驻地门前的那个擂台决定的。我只要上去打败木承沙,石牌自是我的。”陆无涯的语气满是狂傲,丝毫没有把木承沙放在眼里的意思。

    夏饮晴不禁抿嘴摇头。

    陆无涯忽地仰天大笑几声,旋即一阵长叹,道:“你可知道,我从来都没想过,像我这样的人还能结拜到什么推心置腹的兄弟。”

    夏饮晴好奇地看着他,道:“你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

    陆无涯转回头来,用深眸怀住她的目光,道:“和你一样,该死之人。”

    四目相对的瞬间,月光似是变得格外朦胧。

    夏饮晴心头微颤,却不再面红耳斥,也不再羞涩难耐。相反,她感到的是一种愤怒,一种夹杂着矛盾的愤怒。有怨恨,她怨恨他的冷漠无情,怨恨他的不闻不问,怨恨他竟险些对她痛下杀手;也有同情,她同情他的百般无奈,同情他的孤僻成瘾,同情他竟将报仇看得比性命还重。她想要责骂,却又不知该从何责骂。

    毕竟陆无涯说的没错,他们本就都是该死之人。

    浪迹越久,她就越清楚那些简单生活,那些儿女情长,早已随着折笑宫一去不返。或许,计不灵带来的笑容曾令她有过一丝希望。但计不灵的神秘莫测,计不灵的飘忽不定,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过不可捉摸,像风,像沙,像死亡。

    她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姑娘,除了对秋梨的责任,剩下的,就只有对陆无涯的依赖了。

    她终于有些明白,对于面前这个历尽沧桑的中年男人,她不再是倾心,也不再是亏欠,而是彻彻底底的依赖,不可替代的依赖。

    生死之间,值得依赖的,便是一切。

    酒烧心头,陆无涯不得不抽回目光,扭过头去,喘起粗气,道:“计不灵是被我气走的,我不信他。”

    夏饮晴一下子回过神来,道:“为什么?”

    “茫茫江湖,哪有什么不为所图之人?”陆无涯道,“所谓的‘行侠仗义’,也不过是想功成名就,流芳百世。就像当年我和流苏在酒楼喝完了酒,正愁泱泱皇都无人敢打架滋事,闲得心慌,恰巧遇见了李贤弟,说是将其救下,不过是为一时拳脚之快。”

    “若是只为一时拳脚之快,你大可就近砸坏酒楼便是,又何必跑出去救人呢?”夏饮晴道。

    这一问,陆无涯当真答不上来。

    这个小姑娘的确令人意外。

    夏饮晴犹豫了一下,续道:“但你又怎么知道计不灵不是与你一般呢?”

    “我不知道。”陆无涯道,“但仔细想想,四年前,他骗寻白羽和石棱中去找紫缕蛇妖的时候,就已算他日可借蛇毒疗伤。而当他偷走铁夫人的《兵器谱》之后,便早早备好了一颗人头,以为逃命。你当真觉得,他会做对自己没有价值的事情么?而当一个人死活都不愿对你说出所图谓何的时候,他想要的东西,往往正是与你有关。”

    “既然如此,那么你一路保护着我,是为什么?”夏饮晴脱口而出。

    “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赎罪,赎误杀龙肃之罪。”陆无涯猛地从腰间拽下了酒葫芦,继续豪饮,“我以为自己可以向他的在天之灵证明,证明我有所改变,证明我不会再杀人如麻。但我渐渐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做不到?”夏饮晴只觉背后一凉,“你……你杀了什么人?”

    陆无涯极力地抬起眼皮,再次凝视着她,张口欲言,却又将萧香雪的名字顿在嘴边。

    这一刻,他眼中的夏饮晴唇红齿白,黛眉青丝,肤如凝脂,实在美得过分,令他不忍伤害。他只觉烈酒在体内燃烧着,躁动着,一点一点地,唤醒着他埋藏心底的那个风流公子。

    如果坦白,他喜欢被欲望支配,起码能令他有短暂的轻松和欢愉。而之后的自责,都会淹没在无穷无尽的仇恨之中,变得不值一提。

    就像被他顿在嘴边的萧香雪。

    在夏饮晴小心翼翼的呼吸之间,他嘴角提起一抹邪恶,缓缓地偏过头去,贴在她的耳边,柔声地说着什么。然而话未说完,他的忽地眉间闪过几道迟疑,之后便任由沉甸甸的脑袋落在了她的怀中,似是安然睡去。

    夏饮晴痴痴地怔在原地,连眼珠都不敢转动分寸,只是用力地咽了咽口水,透过短须,凝视着那张笑意未散的脸庞,沉默许久,终于向浅浅的酒窝之中盛入了一汪月光。

    长夜漫漫,月色勾人。

    他究竟是不是真的醉了过去,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身处颠簸,四周寒风习习。他猛地睁开双眼,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居然是在马车之上,而夏秋二人正昏迷一旁。

    那么驾车的是谁?

    他急忙探出头去,见到的是一片荒地,而驾车之人,竟是浑身是血的石镶玉!

    他左手一把夺过缰绳,勒马停车,右手同时扼住了石镶玉的喉咙,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石镶玉使尽力气挣开他的右手,咳嗽几声,“老娘救了你的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